地勢坤·石掌遮天!

山洞上方的岩壁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隻十丈寬的岩石大手,夾裹著泰山壓頂的力量,對著長睡公怒拍下去。

掌法·翻天印!

長睡公反手就是一掌,與岩石大手來了個硬碰硬,掌心之中凝聚千百法則,化作了一個發光的天字。

就聽一聲轟爆巨響,岩石大手破碎開來。

然而地師這一招並沒有那麼單純,岩石大手之中暗藏玄機。

一道黃光閃爍,產生了奇妙效果,長睡公出招的手掌開始迅速石化,好端端的一隻手變成了石頭雕塑。

這種石化不斷蔓延,接著石化了他一整條手臂,再這樣下去,就會蔓延全身,把他變成一個石頭人。

這可是地師的拿手好戲,同境界的上位神,沒幾個能扛得住。

長睡公當機立斷,來了個壯士斷腕,直接震斷了石化的手臂,阻止了石化的蔓延,面露凝重之色。

「殺死巡遊使,栽贓嫁禍給老朽的是不是你?」地師大聲喝問,手上后招已出。

地勢坤·石破天驚!

轟!

轟!

轟!

轟!

轟!

地師用權杖砸地,引爆了周圍的大地與岩石,爆炸威能極其恐怖,大量的土石四散飛濺,若不是有結界阻擋,周圍方圓萬里都要遭殃。

長睡公並不搭話,出招護住己方的三人,與地師來了個硬碰硬。

另外三人紛紛出手幫忙,六手蜘蛛開啟召喚卡,從中召喚出了六具不同的傀儡,大多是用活人煉製而成。

這六具傀儡加在一起,勉勉強強可以跟上位神一戰。

剩下的兩人,一個是安梓豪,一個是少年副官,都不是弱手。

當然,他們的身份,地師是不知道的。

一場混戰就此展開,四人聯手對抗地師,幾度交鋒之後,反而是地師更佔優勢。

雖然這是在故意演戲,但還是足以證明地師的實力,其實長睡公並沒有放水太多,是用了真本事來應對的。

地勢坤·大地驚雷!

地師將手中權杖重重插在地上,周圍的地面雷聲大作,從地底迸發出一道道紅色雷電,比正常的雷電要可怕得多。

六手蜘蛛的傀儡,當場就被毀了兩個,剩下幾個也有了損傷。

「不妙,我在這裡殿後,你們快點逃!」長睡公大喊道。

「你多加小心,快點跟上來!」安梓豪應了一聲,另一邊的少年副官取出碧空晶,要製造傳送通道。

地師豈能放這些人從眼皮子底下逃走,一閃身出現在了傳送陣的雛形附近,揮舞權杖砸了下去,將傳送陣生生擊破,斷去了眾人的去路。

「想逃,沒那麼容易!」

地師的強招層出不窮,動用秘術操控周圍的大地土石,凝聚成為了一頭巨大的石龍,身軀吸收了周圍大部分的土石,石頭表面堅硬如鐵,力量直逼上位神。

「吼!!!」

石龍發出龍嘯,向著長睡公四人氣勢洶洶的攻了過去。

長睡公雙目一凜,雙掌划動滔滔之水,早在剛才,他的斷臂就已經重生了,現在是用新的手臂戰鬥,對於上位神而言,斷臂重生不是難事。

他以大壩決堤之勢,一掌拍在石龍之上,將水注入其中,讓原本堅硬的石頭身軀軟化成為了泥漿。

整個石龍被打得稀巴爛,再也難成氣候。

破掉一招,后招緊隨而來,地師閃身出現在長睡公上方,手中權杖怒然砸落,力大勢沉。地師善於土遁類秘術,但近身搏殺的能力同樣不弱。

雙方來了個近距離碰撞,長睡公在雙掌之上凝聚流水,藉此來避免遭到石化,他的掌法巧妙,以柔克剛,用挑、點、撥的巧勁,撥開了地師這雄渾一擊。

地師一招落空,並不收回權杖,而是用杖頭點住腳下,藉此旋轉而起,雙腿連環踢出,每一次踢出都會引發大地震。

長睡公見招拆招,或者格擋,或者點撥,將地師的攻勢一一化解。

近身廝殺永遠比拉開距離更加兇險,兩名上位神在短時間內鬥了幾十招,動作快如閃電,令旁觀者目不暇接。每一次碰撞,都會震蕩空間,摧毀八方。

地師步步緊逼,長睡公連連後退,雙方形成了一個微妙的差距,這個差距越來越大,到最後化作了一招之差!

地師快了一招,抓住長睡公的空當,握拳轟了過去,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長睡公的胸口上,將其打得倒飛而出,口中狂吐鮮血! 長睡公受了傷,一路退到結界邊緣才止住去勢,還不等他穩住身形,地師後續的攻擊就已經追殺而來,猶如一浪高過一浪的狂風暴雨。

地師完全壓制住了長睡公,一招險過一招。

情急之下,長睡公大喊道:「你們快逃,我來斷後!就算我們四個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

「那你自己多加小心!逃走之後,我們在丙字型大小藏身地匯合!」六手蜘蛛回應道。

這番話都是用意念交流的,但是這些意念並沒有來得及進行加密,全都被地師給截聽了。

地師鐵了心要將四人一起拿下,連一個都不打算放過。他下了大本錢,一招逼退長睡公,然後分心施法,將各種珍貴材料注入到大地當中,一同注入進去的,還有足足三顆本命星辰。

地勢坤·媧皇造人!

地面轟然隆起,以地師的本命星辰為核心,凝聚出了一尊地師的分身,與他本人相貌相同,身上的服裝打扮跟手中的權杖都幾乎一樣。

這尊分身擁有本人將近六成的實力!

分身遠比化身高級,是實實在在的生命體。

只是這尊分身的壽命很短,有著巨大的缺陷。

如果隨隨便便就能製造出自身六成實力的分身,那地師早就大批量製造了,豈會等到現在臨時製造。

這種短命分身,就是留著在關鍵時刻臨時製造的。

地師本人牽制住長睡公,派出分身去追殺另外三名敵人,用這尊分身壓制三名中位神綽綽有餘了。

「一個也別想逃!」

地師分身閃身出現,高舉手中權杖,製造出一個四四方方的岩壁牢籠,將三名敵人同時困在其中。

少年副官面沉似水,他不喜歡幫范浪演戲,可還是非演下去不可。

這齣戲,到了一個比較關鍵的時刻,是時候捨棄六手蜘蛛這個誘餌了。

「以為只有你會秘術么?讓你見識一下我們道家的手段!」

少年副官在牢籠之中施展秘術,取出一把銅錢,口中念念有詞,鬆手將銅錢丟了下去。

這些銅牆落在牢籠下方,起到破解效果,整個牢籠就好像遇到了剋星,瞬間土崩瓦解,化作了鬆軟的逆流。

被困三人順勢脫出,與地師分身拉開了距離。

少年副官出手施術牽制地師分身,讓安梓豪動手開啟傳送通道。

六手蜘蛛其實早就被安梓豪給控制住了,連他的傀儡都是安梓豪在背後操控。殘存的幾具傀儡一起沖向地師分身,要將他給拖住。

地師分身大顯神威,手中權杖橫掃,主宰著大地與岩石,將六手蜘蛛的傀儡統統打飛。

與此同時,安梓豪動用碧空晶,開啟了一個傳送通道,招呼眾人逃走。

少年副官與六手蜘蛛一起沖向通道,六手蜘蛛要落後一些。

地師追殺而來,甩動手中權杖,權杖頂端凝聚出一條岩石鎖鏈,猶如蟒蛇翻身,要將三人捆住。

這鎖鏈剛剛好掃中了六手蜘蛛的胸腹處,將他的身體攔腰擊碎,來了個萬朵桃花開,他慘叫了一聲,分裂的身體四散開來,生命氣息迅速減弱,眼看著活不成了。

地師一愣,他本來還想留活口,只是想抓住人而已,沒想到下手重了,直接殺死了六手蜘蛛。

「死了也得把靈魂留下來問話!」

地師一掌拍出,結合大地與輪迴兩種法則,放大了靈魂留戀死亡之地的特性。

大地縛靈!

地面散發出絲絲縷縷的黑氣,就好像一塊磁石,吸引著六手蜘蛛的靈魂。

長睡公見狀,一下子「急了,」,捨棄了身邊的地師本尊,衝到六手蜘蛛附近,伸手成爪,凌空一抓,開啟了自己的小世界,吸收那些散落的屍體碎片。

地師橫加阻攔,打斷長睡公,將屍體碎片統統搶了回來,收入了自己的小世界。

長睡公臉色驟變,彷彿遇到了天大的麻煩,他一咬牙,揮手丟出一件佛門寶物,轟然爆炸開來,霎時間金光萬丈,其中有一尊佛像爍爍放光。

地師發現自己的招式,沒能吸收到六手蜘蛛的靈魂,懷疑是被佛門寶物給超度了。他勃然大怒,施展出更加猛烈的攻勢,決意至少要抓兩個活口。

長睡公等三人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不再戀戰,一一進入空間通道,唯有長睡公在後面斷後。

之前他一直故意落入下風,但現在不能再挨打了,必須脫身才行。

他取出一大塊碧空晶,將其完全吸收到雙掌之內,然後伸手刺破身前的空間,用力向著左右分開。

雙手分混沌!

轟隆隆!!!

空間爆裂開來,就好像打碎的玻璃,然後分向左右,形成了一道直貫上下的巨大虛無深淵。其中湧現出混沌風暴,好似宇宙初開的狀態。

地師所在的空間受到了波及,碎裂成了無數塊,他用自身的小世界化作新的空間,這才有了容身之處,否則就會與空間一同碎裂。

他在純黑的虛無當中穿梭而過,生生破開混沌風暴,但是速度受到了影響,許多手段也不方便施展了。

等他突破虛無深淵,再看四周,敵人都已經不見蹤影,傳送通道也消失了。 婚前試愛 他大罵一聲,感知傳送通道的方向,然後開闢空間追了上去。

這一追就是數萬里之遙,地師追了很久,直到蹤跡徹底消失,他這才恨恨作罷。

「可恨啊!竟然讓他們給溜了!」

地師憤怒不已,腳下的大地都為之顫抖。

他略一思量,決定向無天大帝報告此事,但是轉念一想,又改變了主意。

「先查探一下六手蜘蛛的屍體再去稟報也不遲,剛才我殺死六手蜘蛛,那個不知名的上位神急忙過來搶奪屍體,屍體的身上,或許有些什麼。」

地師念及此處,元神沉入到自己的小世界中,開始調查屍體,調查的非常仔細,每一個隨身之物都不放過,每一張儲物卡都會打開看看。

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張高等級的儲物卡,裡面的空間非常之大,裝了許多東西,應該是六手蜘蛛身上最重要的容器。

地師調查了很久,在儲物卡的最深處,找到了一個緊鎖的箱子,箱子需要用特殊的方式才能打開。他試了幾下,沒能破解成功,想要打開只能用一些比較暴力的方式了。

好在這難不倒他。

他將箱子取出,用權杖往上一點,釋放石化效果,將整個箱子石化,然後一擊粉碎。

藏在箱子當中的東西終於展現出來,原來是一本書。

這本書看上去非常古老,上面沉澱著歷史氣息,封面上寫著四個字——《斷空遺密》

地師翻開書頁,細細的看了起來,看了幾頁之後,臉色為之動容,有了重大發現! 能讓地師驚訝,自然非同小可。

這本《斷空遺密》當中,記載了無法之國的來歷,以及一些不為人知的驚天之密。

其實無法之國並非無天大帝親手創造,而是由另外一個名為「斷空派」的正道門派費盡心血所創。

在遙遠的過去,斷空派消耗了海量的碧空晶,為門派創造了一個獨立世界,讓門派的聲勢達到了新的高度。

沒成想,斷空派從此盛極而衰,走上了下坡路,之所以會發生這種情況,是因為斷空派得罪了無天大帝。

那時候的無天大帝還不叫這個稱呼,而是另外一個名字,但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從古至今都是不好惹的邪道魔頭。

世人對他有一個評價,叫做「非魔而更勝於魔」,意思是他並非魔族,卻比魔族還要可怕。

斷空派大體上屬於正道門派,以銷售本門出產的碧空晶做為立足之本。

正邪不兩立,行俠仗義是要付出代價的。

因為斷空派的門人壞了無天大帝的兩次好事,雙方徹底結了仇,無天大帝開始變著法的對付斷空派。

經過無天大帝一連串的算計與攻擊,斷空派遭遇了滅頂之災,昔日的正道門派,淪為了邪魔外道的地盤,然後慢慢轉變成為了現在的無法之國。

無天大帝跟斷空派之間的仇恨很深,滅了斷空派還不滿足,故意讓這裡變得一片混亂,罪孽叢生,以此來玷污這個正道門派,發泄自己的仇恨。

他甚至喪心病狂到了不放過死去的仇人,把包括斷空派掌門在內一干人等的靈魂囚禁了起來,讓這些靈魂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門派被邪道佔領,上演各種邪惡之事。

那些靈魂受不了歲月的侵蝕,一個一個的魂飛魄散,只有掌門的靈魂一直保留到了現在,仍在日日夜夜的飽經摧殘。

這就是無法之國的來歷。

這些來歷算不上什麼秘密,只是時間太久遠了,人們已經漸漸淡忘了斷空派。

真正讓地師驚訝的,是書中關於無法之國一些機關秘要的記載,詳細的描繪出了此地的內在結構,以及中樞的具體位置!

這可是天大的秘密!

如此大規模的工程,是難以輕易更改的,這麼多年過去,無法之國的內在結構應該還保持著原貌。

利用這本書的記載,就可以找到中樞所在,對中樞動手腳,或者加以破壞,或者進行煉化。

書上記載的很清楚,連中樞的種種玄機都記下來了,提供了破壞的方法,以及煉化的方法。

按照這種方法執行,就可以切斷整個無法之國與無天大帝之間的聯繫,讓他失去對無法之國的控制權。

Prev Post
手下軍官正要說一聲好,可齊齊愣住,有個萬戶長問道:「張副帥,瓮中捉鱉什麼意思,難道不是裡應外合么?」
Next Post
「你這個手下敗將都還活著。不殺了你,我怎麼好意思死在南月崖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