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手下敗將都還活著。不殺了你,我怎麼好意思死在南月崖下?」

一言一句,都像刀割一樣扎在月秀靈心頭。她無法忍耐,妒忌發狂,怨恨瘋狂。月秀靈伸手指著月千歡,「閉嘴!閉嘴!」

「月千歡你有什麼資格?你不是廢物又怎麼樣,你打敗了我又怎麼樣?現在已經不一樣了!」

月秀靈打開丹田,五階武君的威壓籠罩四周。看見月千歡皺眉,月秀靈癲狂瘋魔般的哈哈大笑起來。

她大笑道:「哈哈哈看見了嗎?月千歡我已經脫胎換骨了!我現在已經是五階武君,而你呢?還是三階。你於我而言,一根手指頭就能掐死你!」

目光怨毒,月秀靈眼睛里發出詭異的綠光。

因為情緒激動。好不容易遮掩的妖化再次顯露出來。可怖詭異的鱗片爬滿月秀靈的臉頰和脖子。

她獰笑道:「這一次,我會更加殘忍的折磨你!我要把你的肉,用小刀一片一片割下來。我要挖出你的丹田!還要毀了你那張臉!」

「你行嗎?」

「什麼?」換了誰。都會被月千歡不按常理出牌給震住。月秀靈現在就是一臉茫然。

月千歡嘴角微勾,淺淺一笑。漫不經心開口:「折磨我?就你,行嗎?」

「月千歡!」

月秀靈瞬間炸毛。換了哪一個反派,都驚不住月千歡這麼挑釁。月秀靈當即紅了眼,五指成爪撲向月千歡。

她要撕碎月千歡,她要殺了她!讓她徹底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妖王寧洛盯著月千歡,心底有些狐疑不安。他提醒月秀靈,「小心點。月千歡竟然不怕你,恐怕有詐!」

「哼。怕什麼?我可是五階武君,她跑不了!」

「你!」妖王寧洛翻白眼。

有時候太過自信,無疑是在找死!

可是寧洛又看向月千歡。面對月秀靈殺來,月千歡一動不動。不對,她不動是正常的!寧洛稍稍鬆口氣,就憑實力碾壓控制,月千歡想動都動不了。

然而下一秒,寧洛瞬間發現自己想的有多麼離譜!而月秀靈有多麼輕敵。

眨眼的功夫,利爪迫近。鋒利的爪風颳起月千歡的頭髮,月秀靈惡狠狠抓向月千歡臉頰。

她要折磨月千歡,必先毀其容貌! 我還沒有看清楚衝進村子里的人,就先聽到了他那痛快的叫囂聲。這聲音有些熟悉,我最開始沒有聽出來。等他提著一把明晃晃的長刀走進后,我這才看清楚了衝進來的人,正是那黑車師傅!

此時的他一臉猙獰,看起來很是窮凶極惡,握著長刀的手也還在哆嗦著。我看得出來,他此時很激動,和我之前為麻溝村報仇時一樣激動。

而他的聲音也驚醒了地上的小男孩和老婆婆。不對,不應該說是小女孩和老婆婆,應該說成是黑車師傅口中的那個老漁翁和小女孩。

之前我還沒有想明白這一點,看到黑車師傅出現的時候,我才後知後覺的想通了這一點。那藏在石床里的人皮,正是老漁翁和小女孩脫殼蛻下的人皮。

當年他們出現在長壽村的時候,正是老漁翁和小女孩的形象。後來他們經歷了一次脫殼蛻皮,老漁翁借取了小女孩的壽元,使用返老還童之術變成了小男孩的形象。

而我們現在出現看到的容貌,正是他們換了身體后的容貌。當時第一次看到老婆婆和小男孩時,心裡就覺得他們和黑車師傅口中的老漁翁以及小女孩相似。只不過,因為性別和身體的緣故,我沒辦法確認這一點。直到他們使用了神奇的返老還童之術,我才解開了心中的疑惑。

黑車師傅故意給我們說的這個故事,其實也是想騙我們,恐怕也是為了讓我們幫他復仇!

我正回想到這些關鍵的因素,黑車師傅就大笑了起來,「你們這兩個惡魔,就是因為我爺爺發現了你們的秘密,你們便用黑鱗魚害死了我們村子所有的人。你們把他們的屍骸埋在石碑之下,讓他們無法安生。要不是當年我爺爺把我藏了起來,我恐怕也難逃你們的魔爪。為了給長壽村的人報仇,我苦苦等了幾十年。讓人在外面釋放假的消息,告訴他們此地有仙藥,就是為了要引其他人來殺你們。只可惜,之前來的人也被你們害死了。這次是老天爺眷顧我,他們三個人的出現,正好給了我殺你們報仇的機會!哈哈……」

黑車師傅說到最後,還用明晃晃的長刀指了指我們三人。而聽他這麼一說,我也大致猜到了當年的真相。恐怕當時老漁翁和小女孩並沒有救長壽村的村民,反而是利用黑鱗魚來害死了長壽村所有的村民。

黑車師傅故意告訴我們是老漁翁和小女孩救了他們村子里的人,目的就是為了把我們引到這個地方,幫他復仇。要是我猜的沒錯,這黑車師傅為了復仇,起碼苦心經營了好幾十年。

我雖然同情他的遭遇,但也想到了一句話,知人知面不知心,是人是鬼太難分!一直以為老實巴交的黑車師傅是個好人,完全沒想到他也是一個爾虞我詐的人。

別說是我,就算是老江湖的老鬼頭也沒有看出來。

「你讓我們活著,我給你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怎麼樣?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生活,你不想要嗎?」而這時,那老漁翁也終於開口說了起來。

我看得出來,老漁翁和小女孩此時很虛弱,剛剛經歷了脫殼蛻皮,恐怕需要一些時辰才能恢復過來。

「呵呵!」黑車師傅不屑一笑,冷聲道:「我不想要什麼榮華富貴,也不想要過上等人的生活。我苟且偷生的活著,就是為了找你們報仇!長壽村這麼多村民,還有我的家人,全都慘死在你們手上。我當時就躲在周圍,看著你們把他們的血肉一塊塊剔下來,只剩下一堆白骨。我那會兒就暗暗發誓,此生要是不殺你們,我就誓不為人!」

聽到這黑車師傅的話,老漁翁又繼續說道:「小夥子,我們當時也不想害你們村子的人,也要怪他們發現了我們的秘密。我們之前住在長壽島隔壁的沉水彎,向來沒有和你們發生過矛盾。殺了他們也是無奈之舉,只要你放我們一馬,不管你要什麼,我都滿足你!想想那些上層人的生活,金錢美女,要什麼有什麼!我看你的樣子,應該還沒有子嗣吧?你要是死了,你怎麼對得起你們的家人?忘記這段仇恨,好好活著,我會給你最好的生活!」

老漁翁在故意拖延時間,也在暗暗恢復力氣。要是等他穩定下來,黑車師傅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老漁翁和小女孩的身體都很蒼白,也不知道在等什麼東西來恢復。

「哈哈!」黑車師傅大笑了兩聲,冷聲道:「別給我說這些沒用的,我這輩子就只想殺了你們!」

黑車師傅心裡只有仇恨,老漁翁的話對他根本沒有作用。隨著黑車師傅話音一落,我就看到他提著長刀沖向了老漁翁。

在衝到他們面前之時,揚著長刀就朝老漁翁的腦袋劈了下去。老漁翁想往後退,可好像身上沒有力氣,根本無法躲開這一刀。

而就在我以為黑車師傅會砍死老漁翁之時,老漁翁也不知道哪兒爆發出來的力氣,竟然一把抓住了他身邊的小女孩,直接用小女孩擋在他的身前。

幾乎就是電光火石之間,黑車師傅的長刀便一刀砍在了小女孩的後背上,當即砍出了一條很深的傷口,連背上的白骨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你……你……為什麼?」小女孩仰著頭,眼睛瞪的很大,根本不相信老漁翁會用她來擋刀子。老漁翁沒有回答她,等著黑車師傅收刀之時,竟然趴在小女孩的背上,大口大口的吞噬著小女孩背上流出來的鮮血。

在吞下了幾口鮮血后,我就看到老漁翁的身體慢慢出現了紅潤之色。

「老不死的,我殺了你!」黑車師傅怒吼了一聲,舉刀再次砍向了老漁翁。可刀還沒有落下來,老漁翁忽然站了起來,一把掐住了黑車師傅的脖子,同時重重一拳打在黑車師傅的肚子上。

這一拳的力氣很大,直接把黑車師傅打的倒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在了石碑上,手中的長刀也是哐當一聲落到了地上。

黑車師傅想要掙扎著爬起來,可一抬頭,一口鮮血便從口中噴了出來。掙扎了幾下,還是沒辦法站起來,眼神怨毒的瞪著老漁翁。那眼神里,除了怨恨,還有不甘心!

老漁翁沒有理黑車師傅,而是看向了地上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冷笑道:「你的命是我給的,如今我只是取回來而已。我讓你活了這麼久,你也應該知足了!」

那小女孩聽到老漁翁的話,猛的抬起了頭,怒道:「你這老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沒有了我,你一樣會死!」

「呵呵!」老漁翁冷冷一笑,道:「返老還童之術必須一老一小兩人才能使用,沒有了你,我還可以去找其他的小孩子。等靈族的人送來了潮汐的力量,我就可以再度重生。六十年之後,我就可以再次擁有年輕人的身體和壽元!我死不了,沒有人可以殺死我。哈哈!」

老漁翁說到最後變大笑了起來,那小女孩還想要罵他。可最終還是沒有罵出口,身體一軟直接倒在了地上,生死未卜。

我已經見慣了這種大難臨頭各自飛的慘劇,對於這些人而言。他們心裡沒有情義,也沒有感情。為了自己的利益,為了可以讓自己活下去,不惜出賣甚至殺死身邊最親近的人。

這樣的人,心裡早已被心魔控制。而我們修道之人,就是要解決這些被心魔控制的人。我現在也才理解了師父的那番話,修道之人,不光要對付妖魔鬼怪,更要對付那些邪惡之人,伸張正義!

而在我感慨之時,老漁翁便看向了黑車師傅,輕笑道:「沒想到當年竟然讓你活了下來,這的確是我做的不對,沒有把你們長壽村斬盡殺絕。你也別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珍惜命。你大可以忘記這段仇恨在外面好好活著,可非得要來找我復仇。我是不死的神,你區區一個凡人,又如何能殺得了我?既然你決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送你上路!」

老漁翁說話之時,便撿起了地上的長刀。我看他要殺黑車師傅,立馬用玄真真氣掙斷了麻繩。可就在我要動手之時,夜空突然出現了一道驚雷聲,接著便是狂風暴雨同時襲來。

而在那閃電消失的瞬間,我就看到海面上有三膄扁舟正朝我們的方向快速駛來…… 就是這張臉!蠱惑了太子姬子黎。奪走了她的心愛之人。

雖然是月秀靈自己殺了姬子黎。可月秀靈偏偏將這個仇恨添加到了月千歡身上。要不是月千歡,她就能和姬子黎恩恩愛愛一生。都怪她!都是月千歡的錯!

月秀靈目光怨毒,恨極了。爪間凝聚武力,這一爪下去不僅僅是毀容。恐怕腦袋都要被月秀靈掐爆。

眼見月千歡近在咫尺。她指甲都要抓到月千歡臉上了,月秀靈露出惡毒猙獰的笑容。然而嘴角笑容剛揚起,瞬間一窒。

「咔擦!」

月秀靈身體僵住。不可置信緩緩低頭,胸口前秀氣的拳頭,一拳卻將月秀靈胸口打進去一個凹陷。

月千歡的速度快的,不僅月秀靈沒有看見,妖王寧洛也沒發現。下一瞬,拳頭張開為刀,兇猛快准狠的擊中月秀靈喉頭。

「噗!」一口血噴出。

月秀靈表情痛的猙獰。下意識伸手捂著脖子,眼睛瞪的大大的。

扭腰抬腿。一腳踹中月秀靈肚子。冷冷看著月秀靈被踹飛滾出去,挑了挑眉。月千歡嘴角綻開笑容,戲謔輕慢道:「月秀靈,你還是這麼垃圾啊。」

「噗咳咳。」

月秀靈痛的說不出話。驚駭,表情扭曲的瞪著月千歡。

妖王寧洛都傻眼了。「這不可能!怎麼會這麼快!月千歡怎麼可能動?明明等級壓制,她不可能出手的。」

寧洛唰的扭頭瞪向月秀靈,「是不是你手下留情了?」

怎麼可能!

月秀靈有可能對任何人手下留情。也絕對不會放過月千歡。她恨不得折磨死月千歡,怎麼可能留情?

月秀靈也不肯相信剛剛的結局。她不可能被月千歡打敗!她可是五階武君,她比月千歡高兩階,整整兩階!

但腦海中的記憶又在提醒月秀靈。曾經在月家族比上,她不是也比月千歡修為高嗎?結果,照樣慘敗。甚至差點死了。

月秀靈因為嗓子受傷,聲音沙啞刺耳:「妖王幫我!」

「不管是不是意外。一定要她死!一定要殺了月千歡!」

「嗯。」寧洛點頭,表情嚴肅而暴虐。

他也絕對不會放過月千歡。他和月千歡沒仇,可寧洛懼怕月千歡背後的墨九卿。

要是讓月千歡活著離開。讓墨九卿知道是他做的。恐怕這次,墨九卿會讓他灰飛煙滅,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被抹殺!

孔雀妖王寧洛轉身衝進月秀靈體內。頃刻間,月秀靈實力飆升。蹭蹭往上漲,直到停在九階武君之上。

一瞬間跨越四階!

強大可怕的威壓,以摧枯拉朽的力量橫衝直撞向月千歡。「噗!」這次換月千歡吐血了。

「哈哈哈!月千歡,這下看你怎麼跟我打?你放心,看在往日的情面上。我會讓你死的很痛苦!」

「是嗎?」

月千歡輕笑勾唇。她表情淡漠平靜的擦去嘴角鮮血,抬眸輕蔑看著月秀靈。她說:「那麼,我也看在往日情面。不會殺了你,只是會打的你爹媽都不認識。」

丞相夫君不好惹 「你找死!」

洶湧可怖的力量,月秀靈再次殺向月千歡…… 就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原本寂靜無聲的夜,瞬間又開始電閃雷鳴,狂風大作!豆大的雨滴傾盆而下,當場把所有人淋成了落湯雞。

雨實在是太大了,視線受阻,看的不是很清楚。只能趁著閃電劃過之時,我才看到了海面上朝我們行駛而來的三膄扁舟。

那三膄扁舟和我在十八層地獄下面看到的扁舟一模一樣,船身很窄,船尾和船首向上彎翹。船頭的地方,還立著一根黑色的旗幟。

借著那閃電的光亮,我看到了那旗幟上面刺繡的東西。是一副圓形的雲圖,而中間的地方則是有一個空的小圓圈。那小圓圈裡面,正好就寫著一個古老的靈字,和我娘留給我的玉佩圖案如出一轍,這正是靈族的圖騰。

在那船頭的地方,我還看到站著三個黑袍人,雙手背負在身手,身板挺的很直。不管那扁舟如何搖晃,他們也是站的紋絲不動,絲毫不受海浪的影像。

那海浪已經是翻起了滔天句浪,如同要發生海嘯了一般。海水已經漲到了沙灘的位置,要是繼續漲潮下去,肯定會把整片沙灘給淹沒。

而那三膄黑色的扁舟,就如同是從巨浪中穿過來的一樣,正朝我們踏浪而來。

「是靈族,他們終於現身了!之前我們的猜測也全都猜對了,子龍有救了!」看清楚了他們的情況后,我心裡也是激動了起來。

靈族能去到九幽地獄,那就說明冥河極有可能就在長壽島附近。只要抓住了他們三人,我就能找到真正的靈族大本營。

而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假裝繼續昏迷狀態,等著他們進村我就可以動手。

老漁翁在看到靈族的人出現后,也是放棄了地上的黑車師傅,轉而看向了那已經行駛到海岸邊的扁舟!等著他們下了扁舟之後,這才慢慢向我們走了過來。

「老漁翁,你日日夜夜為我靈族守護秘密。今日乃是你甲子之期,我等特奉大法師之命送來潮汐之力。有了潮汐之力,你便可以擁有返老還童之前的力量!大法師一直擔心著你,還希望你能繼續為我靈族服務!」這三個黑袍人實力不弱,話音未落,便已經出現在了村子里。

老漁翁很尊敬他們,連忙頷首感激:「有勞大法師惦記,我一定不會辜負大法師的期望,絕不會讓外人涉足靈族一步!」

「很好!」那為首的黑袍人點了點頭,說:「潮汐就快退去,你趕快啟動陣法吧,我等也要回去復命!」

「好!」老漁翁嗯了一聲,隨即提著長刀走向了昏迷不醒的養屍人洛。洛此時離他的距離最近,我看他的樣子,是要準備對洛下手。

我此時身上的麻繩已經全部解開了,隨時警惕著老漁翁的動靜。如果他動手,我肯定會第一個對付他。而老漁翁走到養屍人洛的面前後,沒有立即動手,而是說了一句,「你吃了黑鱗魚,除了我之外,沒有人可以救你!三天過後,你的身體會開始腐爛流膿,直到完全化作一灘血水!今日我就讓你死的痛快些,免受腐爛之苦!」

老漁翁說話之時,便一把撕開了洛的衣服。我還沒有來得及動手,老漁翁的身體就好像觸電了一樣,竟然踉蹌著往後退了幾步,「怎麼會?你怎麼會是……?」

聽到老漁翁那驚慌失措的語氣,我這才明白了過來。老漁翁是大漠巫師,而養屍人洛也是大漠巫師的身份。雖然洛沒有學會大漠巫師的巫術,可他胸膛上的圖騰假不了。

這老漁翁雖然慌亂,但很聰明,沒有把洛的身份說出來。那為首的黑袍人也是沒看出個所以然來,呵斥著問了一句,「老漁翁,你在幹什麼?我們出來的時間不多,必須趕回去復命。要是遲了,大法師會怪罪於我們!你要是無法放這些活人的心頭血,那我們幫你動手!」

「不用!」老漁翁看到黑袍人要動手,緊張的喊了一聲。隨即注意到他自己的語氣不對,又趕緊語氣委婉的解釋道:「不勞幾位費心,取心頭血,會濺一身血,這種小事兒交給我便行!」

「好吧,你趕快點!」為首的黑袍人不耐煩的督促了一句,老漁翁連忙點點頭,但卻是放棄了對付養屍人洛,而是走向了另一個普通的漁民。

看他的樣子,是準備刺穿他的胸膛,取其心頭血。那心頭血滴到地上,就會順著地上的凹槽流進最中間的太陽圖案。

這應該也是大漠巫師的巫術,但根據我所看到的一切。他使用的巫術,也是一種殘忍的邪術!

老漁翁雖然會返老還童之術,可每次重生,他的力量就會失去。唯有用這種奇觀的陣法加上靈族的潮汐之力,這才能夠獲取之前的力量。

老漁翁撕開那漁民的衣服后,那漁民嚇的瞳孔都放大了,眼珠子上全是血絲。尤其是看到老漁翁的長刀舉起來之時,更是嚇的連小便都失禁了。其餘的漁民也嚇的夠嗆,一臉蒼白,連吚吚嗚嗚的聲音都叫不出來!

我看到這一幕,心裡很憤怒。這是修道之人的規矩,絕對不能用法術來殘害普通人。但凡破規矩之人,那便該殺!

「老漁翁,別傷害手無寸鐵的普通百姓。要取心頭血,我的任由你取!」

「誰?」一聽到我的聲音,老漁翁當即一驚,同時回過頭來,正好就看到我朝他走了過去。在看到我嘴角揚起的冰冷笑容時,眉頭一皺,咬牙問我:「你中了我的迷香?沒有到天亮之前,你覺得不可能醒過來!你能化解我調配的迷香,肯定不是普通人,告訴我,你到底是誰?」

「呵呵!」我冷冷一笑,道:「就憑你這小小的迷香,還對付不了我。實話告訴你,我百毒不侵!故意假裝昏迷到現在,就是想看看你這個喪盡天良的惡魔到底有多麼殘忍?!」

「哼!」老漁翁冷哼了一聲,輕笑道:「就算你能化解了我的迷香,你以為就能殺死我嗎?我現在雖然沒有力量,可靈族的人在此。有他們在,你殺不了我!」

「是嗎?」我掃了三個黑袍人一眼,譏笑道:「我也順便告訴你們,我來長壽村,並不是為了找老漁翁。我真正的目的,是要等你們靈族的人出現。只有找到了你們,我才有機會找到靈族的大本營!」

「大膽!」我話音一落,那為首的黑袍人便指著我怒斥了一聲,「這是我靈族的地盤,也豈容你再次撒野放肆?敢不敢報上名來,我從來不殺無名之輩!」

我沒有理會他的口出狂言,自顧一笑,淡淡的回道:「你們記好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李初九是也!」

「李初九?是你!」這黑袍人好像知道我的名字,語氣變得有些恨意,道:「你滅掉了我們設在道教的靈族分支,也殺了靈長生!你要知道,靈長生可是我們靈族天賦最高之人。你殺了他,就等於毀了靈族的希望。你竟然如此大膽,還敢來尋我靈族的大本營,你當真不怕死嗎?」

「怕,怎麼會不怕?我還沒活夠,還不想死!」我淡淡的笑了笑,隨即眼神直直的盯著這為首的黑袍人,反問他:「既然你知道我是李初九,你覺得憑你們三人就能阻止我?」

「呵……」這為首的黑袍人輕蔑的冷笑道:「都說你李初九是道教最難對付的人,連靈長生也栽在了你的手裡。我一直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強?只可惜沒有機會,如今老天爺給了我這個機會。那我就向你討教討教,看看你是不是像他們流傳的那般難對付!」

「別著急,你執意求死,我一定會成全你!但我是正統的修道之人,絕不會濫殺無辜。就算你是靈族的人,我也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放棄抵抗,我留你一命。」

聽到我這句話,為首的黑袍人當即勃然大怒,厲聲吼道:「李初九,一會兒我就讓你知道我靈族的真正力量!你們兩個,趕快幫老漁翁重生。李初九,交給我對付便行。」

這為首的黑袍人一下命令,我就看到他身後的另外兩個黑袍人同時抽出了彎刀。我見狀,立馬喊道:「別對付他們,你們三個一起上吧!有我李初九在此,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傷害他們!我給了你們機會,是你們自己不珍惜,出招吧!!!」 九階武君?以墨離嬈七階為範本的話,都無法比較之間的差距。

Prev Post
地勢坤·石掌遮天!
Next Post
張酩艾在江楚楚四人組當中,是最性感,也是最小氣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