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酩艾在江楚楚四人組當中,是最性感,也是最小氣的。

在第一次見面時,李唯用籃球吊打顧超和崔曉雄之後,陳語晗是震驚且愧疚的,顧超和崔曉雄的心情是完全崩潰的,江楚楚則是覺得有點丟臉,只有張酩艾對損失的一台路虎耿耿於懷。

加上昨晚音樂會上,李唯更是用音樂羞辱了張酩艾,可以說現在,陳語晗這個小圈子裡除了高藝凡,大概就是張酩艾最恨李唯。

現在的情況是,這個最恨李唯的張酩艾,繞過了陳語晗,直接邀請自己去看賽車……

這世上有好這種好事么?

李唯琢磨琢磨大概就明白了。

自己打籃球贏了顧超和表姐夫,彈鋼琴又贏了高藝凡,可以說以一個素人身份,以一己之力攪亂了這個小圈子,讓這些自命不凡,自以為高人一等的闊少紛紛抬不起頭來……

所以他們必須反擊!

籃球,鋼琴,這兩樣運動說白了,只要有點天賦,加上持之以恆的訓練,都是有機會出頭的,但是賽車就不一樣了。

賽車完全是有錢人的運動。

韓寒十年前曾在自己的博客里寫道過,作為國內頂尖的賽車手,他一年的賽車收入只有120萬,而光練車就要花掉自己60萬,韓寒因為是在車隊,因此這還沒包括車錢和器材損耗。

如果放到現在,以個人名義玩改裝車,還要經常參加比賽的話,一年沒個幾百萬根本下不來。

像李唯這樣的小官之子,家裡除了房子,撐死也就一兩百萬存款,是斷然不可能精通賽車的!

這樣一來,眾人就又可以奪回原本屬於他們的逼格,讓李唯這個窮吊絲自慚形穢,深深認清自己的身份差距,從此在再無臉面與陳語晗見面……

「打的一手好牌啊!」

李唯輕輕嘆了口氣,只是沒想到自己讓他們這般在意。

也罷,這次去夏鳴山自己就不出風頭了,讓他們好好威風一下,在他看來,和這些凡人根本沒有爭風的必要,他可是被主神選中、改變無數位面格局的男人!

忽然,李唯想到了什麼——

「等等,這個車賽不會有獎金吧?」

李唯心中一動。

趕緊上網搜了搜,這不搜還好,一搜嚇了一大跳。

這場國際下坡邀請賽,亞軍和季軍各有200萬和100萬的獎金,而冠軍沒有獎金,只有一台車——

最新款邁凱倫P1。

「卧槽!」

李唯雖然不會賽車,但他也是懂車的。

邁凱倫P1可是邁凱倫的旗艦跑車,全球限量375台。

由3.8升V8雙渦輪增壓發動機+電動機進行驅動,綜合功率為916馬力,峰值扭矩900N·m,百公里加速時間只需要2.8秒,售價更是超過千萬人民幣啊!

李唯睡前還在苦思冥想著如何快速賺錢,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主神,準備穿越!」

【哈……咳咳,請宿主確定穿越位面!】

「《頭文字D》!」

—————————————————

預告:第0022章,當然是選擇……甩了她! 這不但是關之林,還是沒有高爾夫球的水嫩關之林,高爾夫球是啥?好吧,不該八卦明星之事,這不是關之林,這就是金老爺子欽點的女主任盈盈……李唯豈能錯過?

考慮到任盈盈對令狐沖的愛,李唯也不叫醒她,直接來個先斬後奏,擅作主張的拿下了任盈盈的一血。

事後,任盈盈見自己與令狐沖赤果相見……

頓時明白髮生何事,心中又羞又憤!

「我不是在黑木崖嗎?」

一句地道的苗疆話聽起來很帶感。

剛才還淫如魔的李唯頓時聖如佛,一本正經道:

「你中了敵人的奸計,被扶桑人有迷情葯放倒,準備拿去獻給東方不敗(任盈盈還不知道東方不敗自宮之事),我剛好救下了你,可你慾火焚身無葯可解,眼看著就要爆體而亡,所以我就……畢竟你曾經也為我做過類似的事情(果體治療),我豈能見死不救?」

任盈盈將信將疑:

「是這樣么……」

「是這樣的。」

「那阿爹呢?」

「唉……」

李唯長嘆一聲,便帶著任盈盈俯瞰黑木崖。

此刻的黑木崖上早已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黑木崖變成了紅木崖!

實際上,在推到昏迷的任盈盈之前,李唯一直在萬米高空,用高倍率天文望遠鏡,觀察著黑木崖上的戰局。

前方高能 總裁大人,別玩我 半個小時之前,任我行遭遇東方不敗,經過半個小時的激戰,任我行被東方不敗萬針紮成了馬蜂窩,全身飆血而死;主將身死,余兵頓時泄氣,很快也被圍殲一空,最終全軍覆沒。

望著一臉凝滯的任盈盈,李唯拍了拍她的肩背:

「對不起,我也無能為力,之前我和你爹夾擊東方不敗,卻遭奸人暗算,你爹拚死保護我,讓我來救你,照顧你一生……」

任盈盈泣不成聲:

「阿爹……」

「東方不敗經此一役,已元氣大傷,剩餘一萬多軍隊很快就會被明軍圍剿,所以你不要再想著報仇了,我們一起退出江湖吧,我帶你去牛背山,藍鳳凰已經沒事了。」

任盈盈只覺自己一無所依,好在還有令狐沖和藍鳳凰,而且自己與令狐沖已經有了夫妻之實,就算心中再仇恨東方不敗,也沒有再繼續下去的心力了。

「牛背山?」

「牛背山。」

「那你的師妹怎麼辦……」

「讓她做個小妾堵住她的小嘴。」

「……」

「另外,我老家還有了大老婆,你暫時只能做二老婆,過幾年我也要把她接過來住,你不介意吧?」

「……」

.

回到牛背山。

任盈盈雖然有些稍稍的不爽,但明朝三妻四妾也是常有的事情,自己又與令狐沖有了肌膚之親,令狐沖為人有情有義,對自己也是真心的,做個二老婆就二老婆吧。

藍鳳凰已經痊癒,但是生活在牛背山的漢人堆里,多少有些不自在,好在任盈盈來了,自己還能繼續伺候壇主。

爹地盛寵 在與任盈盈談心時,她有意無意的提到:

就算退出江湖,自己也要一輩子伺候壇主,尤其是現在這種狀況,滿山的華山派弟子,岳靈珊又是令狐沖的正牌小師妹,如果不想點心思,壇主肯定會被孤立起來……

任盈盈豈能不知藍鳳凰的心思,為了擴大苗人的勢力,任盈盈在當夜把藍鳳凰脫光藏在了自己被子里,等待令狐沖的臨幸。

「這特么也可以?」

李唯剛準備離開劇情,發現還有這等「彩蛋」,只好捨命陪君子,一下子又浪費了一個小時……

之後李唯才意猶未盡的離開了劇情。

……

來到主神的半穿越空間,李唯繼續瀏覽接下來的劇情。

見任盈盈和藍鳳凰成功上位,岳靈珊很是不爽,每天搞各種花招打扮自己,最後又鬧出各種幺蛾子,為牛背山平添了很多笑料。

幾年後,令狐沖的眾位師弟,都已經娶妻生子,令狐沖也有了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牛背山漸漸熱鬧起來,變成了牛背村。

可令狐沖的大老婆東方阿姨,還遲遲沒有到位。

幾年前的黑木崖決戰中,雖然任我行全軍覆沒,但其的部下都是死忠,同時這又是一場日月神教清繳叛徒的正義之戰,士氣和戰鬥力極強,雖然全軍覆沒,但最終也讓東方不敗的三萬大軍折損過半,想要靠這點兵力去撬動大明江山,無異於蚍蜉撼樹。

瀏覽到這裡的劇情時,李唯頓悟了:

「沒想到我不費一兵一卒,就滅掉了任我行,攻略了大BOSS東方不敗,看來只需要腦子和雞兒,就能征服整部笑傲江湖!」

當時,李唯本來想引來十萬明軍偷襲東方不敗,將日月神教徹底清除,然後剩下東方不敗一個孤家寡人,自己再去救場。

但這樣無法讓東方不敗認清現實,以為自己只是輸在被偷襲上,以為光靠武林力量就能撼動朝廷,以為就只有武林中人會武術,朝廷中人個個都是傻逼……

所以李唯便讓她自由發展,給她幾年時間發展了個五萬大軍(考慮到苗疆的人口,很難)去干明朝,然後被胖揍成狗,這樣她就明白了這首詩的真諦——

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

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不如喝酒!

.

果然,在朝廷的連續清剿后,日月神教最終滅絕,東方不敗也成了孤家寡人,在江湖流浪。

雖然日月神教土崩瓦解,但皇帝對東方不敗的個人武力還是有些忌憚,於是派東廠都督曹正淳和西廠都督季長明,聯合率領十萬錦衣衛,從八個方向夾擊東方不敗一人,在損失五萬錦衣衛后,成功將力竭的東方不敗,逼到了懸崖邊。







李唯雙目一凜:

「是時候了。」

【請宿主選擇第三次的穿越時間點。】

「就在東方阿姨跳崖的半個小時前。」

穿越開始。

李唯腦中一陣眩暈,緩緩睜開了雙眼。

「尼瑪!」

左手攬著任盈盈,右手抱著藍鳳凰。

四隻溫軟的大白兔緊貼在自己胸前……

李唯一腔鼻血噴在了被子上。

趕緊找個借口離開了牛背山。

.

半個小時后,在屠殺了五萬錦衣衛之後,東方不敗內力耗盡,被逼至懸崖邊,因為拒絕投降,曹正淳下令萬箭齊發。

「射!」

在與李唯有了肌膚之親后,東方不敗就暗暗發過毒誓,此生除了令狐沖的雞兒,再也不會被任何東西侵入體內。

望著密密麻麻遮蔽天空的箭雨,東方不敗只覺渾身一緊,一刻也沒有思考,好似本能一般的,縱身跳下了懸崖。

耳邊風聲呼嘯,頭髮散亂如紗,沾血的衣袍簌簌作響,坎坷悲壯的一生在眼前慢慢浮現,直到眼前浮現一個瀟洒的身影后,淚水終於決堤,在風中揮灑。

「再見了,令狐沖。」







就在東方不敗粉身碎骨之際——

一道巨大的黑影,從她身下劃過,將她驀的承拖起來,再一個拉升,直衝天際,飛回了懸崖上空,凜凜望著身下如螻蟻一般的五萬錦衣衛!

東方不敗坐在粗糙的龍皮上,震驚不已,卻不想,一隻邪惡的右手伸入她的胸口,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龍袍加身算什麼,我們現在把龍騎在胯下,不但天下是我們的,連天上都是我們的。」

東方不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令……令狐沖?」

李唯繼續揉捻著小白兔,一如既往的溫柔道:

「是我。」

東方不敗雙眼泛紅,轉身撲在了李唯的懷中:

「真的是你?」

「是我。」

Prev Post
「你這個手下敗將都還活著。不殺了你,我怎麼好意思死在南月崖下?」
Next Post
「柔兒,你五個試煉任務都接齊了吧?」白雲飛關心姜柔的問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