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內響起油炸的啪啪聲,幾分鐘過後,兩個煎荷包蛋便被他端上了餐桌,又從冰箱里找出幾片吐司麵包片,將兩者直接夾在一起,陳濤大口大口的吞咽起來。

不一會,便吃了個精光,感覺還算滿足,畢竟不是一個吃貨,食物這種東西,在他看來能吃飽就行。

擦了擦嘴,陳濤來到客廳坐在沙發上,拿出了從《斬赤》中得到的帝具【香格里拉】,將精神探進內部,發現裡面那些閃亮的綠色星辰,也就是以前席拉設置的坐標裝置,此時全都十分暗淡,很明顯已無法傳送。

按正常來講,陳濤與【香格里拉】的契合度已達到100%,只要是【香格里拉】標記的地方應該都可以進行傳送。

「看來不可以嗎?」

陳濤目光微微閃爍,那些次元世界究竟是真實存在還是某個偉大的神祗所創造的遊戲? 妙妙荷爾蒙 因為他每次進入不同的次元世界都不是本體,而是精神亦或是靈魂穿入。

不對。

陳濤若有所思,更確切的說,應該是降臨,一瞬間附著在該世界土著的軀體,並且還能攜帶自身全部的實力,死亡后也不會真正的死掉,而是損失一部分力量以及登錄間隔期大幅度延長。

像是一場虛擬的遊戲,但是卻又足夠真實,但作為穿越者的陳濤卻想的更多,因為這些被這個世界所登錄的無數次元赫然是他前世時的那些影視動漫作品,儘管在登錄第一個世界時陳濤是無比興奮的,但其實內心深處一直潛藏著一種恐慌。

當一個人比其他人了解的更多時,帶來的雖然有大量的優越感,但其實也有優越感背後更大的未知。

一個世界就是一個完整的超巨空間,【香格里拉】可以實現空間上的傳送,那麼不知道能不能打破兩個世界的空間?本來陳濤選擇這件帝具,也是想在現實世界嘗試一下看能不能用本體回到《斬赤》世界,現在看來試驗是失敗的。

這令陳濤有一絲絲的失望,當然這種情緒很快便被他拋在腦後,因為在最初產生了這個想法時,其實他也並沒有抱著太大的期待。

將席拉在【香格里拉】中設置的坐標全部清除,帝具內部彷彿星光黯淡的蒼穹之上,群星大片大片不斷開始消失,最後只剩下一片黑夜。

「先把家設置下一個坐標。」

陳濤輕聲說道,隨後黑夜中又迅速亮起了一顆璀璨的星。

「好了。」

把【香格里拉】收起保存好,這件帝具可不是純粹的戰鬥型道具,因為在交戰時,以這件帝具發動時需要消耗的幾秒時間,足夠一個高手作出反應了。

陳濤這時取出【觀察者】將其鑲嵌在額頭,眼球狀的玉石此刻呈關閉態,現實世界里奇形怪狀的人太多,他戴一個頭飾已經是很低調了,根本不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妖刀【村雨】被陳濤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以便他隨時可以拔刀出鞘。

「現在又要等一個月,現實世界真是無聊。」

習慣了次元世界的精彩,現實世界總是令他有些束手束腳,畢竟這是他最終都要返回的歸宿,無法讓其無所顧忌,現在他的實力經過連續三個次元世界的鍛煉,已然達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也許還達不到四階,但絕對在三階頂峰,他的各項能力在三個世界的積累沉澱之下,已經沒有了短板。

唯一剩下的便是繼續精進,以及選擇一項核心能力來打破極限。

陳濤發著牢騷,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這是精神在對他進行示警,這種感覺陳濤以前也曾有過,那還是在《叛逆的魯魯修》中,來自她愚蠢妹妹好朋友的一次窺探。

「這是有人在監視我?」

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他自從穿越到這個世界以後除了登錄次元就是老實在家做宅男,認識的人不超過十個,誰會來監視他?

難道是夢部長那群人怕他不靠譜,特意派來的?

「不可能。」

陳濤暗暗想道,他上次在超凡者分部將磐石一頓吊打也算是立威,夢部長他們不傻的話沒理由會來監視他,萬一被他發現,豈不是很尷尬?

這個世界能夠登錄次元才過了多久,幾年而已,正常的玩家們過個新手世界都不知道要嘗試多少次,浪費多少時間,哪怕是那些一次性通過的,在正式世界中一次任務沒完成,也要荒廢數月,死一次,更是實力削減一半!

因此哪怕是登錄次數最多的玩家,也頂多登錄二三十次,實力最強的便是四階,而陳濤僅僅三個世界,便快要接近這個極限,一個世界頂人家十個,三個世界,最終評價全部都是S!

上次夢部長他們得知陳濤第二個世界也是S時已經驚訝到差點掉了下巴,這次三連,難度又何止提高十倍!

夢部長他們要是再知道這個消息,恐怕都會嚇得懷疑人生……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咋就這麼大捏?他們還在為完成主線任務或是獲得一次B級評價而拼了老命時,人家都已經素質三連了!

他們登錄的一定是一個假世界……

估計陳濤這次哪怕是直接告訴他們,夢部長等人也不一定會相信……

言歸正傳,陳濤一臉思忖,假如不是夢部長他們的話,那會是誰呢?他的感知雖然強大但並不是無敵,精神上的示警也只是給他提供了一個模糊的方位。

「開!」

心裡發出一聲低吟,陳濤直接開啟了萬花筒,同時額頭上的【觀察者】也一同睜開了自己的眼球,彷彿活了過來,中心的十字星標誌不停收縮,好像人的瞳孔。

透視、遠視能力瞬間發動,翻版白眼正式上線了…… 真正的白眼觀察範圍是可以無死角360°監視周圍一公里以外的事物的,最遠甚至可以達到十公里!

陳濤此刻寫輪眼配合【觀察者】,雖然沒有那麼誇張,但是五公里以內還是沒有任何問題,而且【觀察者】有一點優勢是白眼無法比擬的,那就是透視,【觀察者】的透視更清晰、更邪惡,更紅果果,只要體力跟得上,【觀察者】的視線甚至能穿透所有障礙物。

陳濤朝精神示警所提示的方向望去,一點點的排查,敏銳的視線就像是X光,將擋在他面前的高樓通通透過,尋找最終的源頭。

……

……

距離陳濤家小區三公裡外的一棟大樓,天台上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身上披著黑色斗篷,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另一個則是一個金髮美女,塗著黑色眼影的雙眸很明亮,宛若一面擦拭后的鏡子。

「隊長,對付這種角色我一個人就夠了,您在秘境里戰鬥一直都沒有休息,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他的人頭第一時間送到您的面前。」金髮美女面向著陳濤所住小區的方向,對身旁披著黑色斗篷的同伴隨意的開口。

雲伊明搖了搖頭,天台上風很大,吹得他身上的斗篷獵獵作響。

「死的畢竟是我的親弟弟,而且露伊卡,不要小瞧你的任何一個對手,我通過關係調查了一下這裡分部的人員資料情況,那個叫做陳濤的傢伙信息記錄已經是一名二階上位的超凡者!」

「什麼!?」

露伊卡眼神中頓時露出一絲驚駭,二階上位超凡者!?豈不是和她的等級一樣?不是說殺死隊長弟弟的兇手是一個才度過試煉世界不久后的新手嗎?怎麼可能會是二階上位超凡者!?

說起自家隊長的那個親弟弟,露伊卡的眼神又很快變為不屑,和強悍的隊長比起來,那個叫做雲伊凡的傢伙簡直就是一個廢物,度過試煉世界好幾年還只是一階超凡者,自家隊長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秘寶都給了他,沒想到竟然還死了!?

不過——

露伊卡將自己的注意力又迅速轉回到陳濤身上,以過去的這兩個月的時間來看,最多也只夠登錄兩次正式世界,可實力卻能與她比肩,可見至少要獲得過兩次A級別的評價才可以,甚至還可能得到過傳說中的S!

露伊卡不由有些嫉妒起來,她費盡心機最高也只獲得過一次A-級評價,而且還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得不服侍身旁早就變得不人不鬼的隊長,一想起那彷彿腐屍似的身體,她直到現在也會感覺到噁心,就像是一團爛肉趴在她的身上聳動。

「現在你明白我為什麼寧可放棄掉進入秘境的機會,也執意要親自過來的理由了吧?不得不說,殺死我弟弟的人是一個真正的天才,對付這種人,只要出手,就一定要萬無一失!」

「可是隊長,您已經突破了三階,以您病毒側同階無敵的實力,區區一個二階超凡者還不是手到擒來?而且我想那個陳濤也一定是才達到二階上位不久,我想我還是能夠對付的。」

抱著討好隊長打算的露伊卡連忙開口,而且作為一名神秘側精神系中特殊的心靈感應者,她的實力在同級別里也十分強大,她的能力是從一個叫做《X戰警》的世界里獲得的,不僅具有操控、傾聽人心靈的能力,而且還同時具備著精神系超凡者堪稱雷達一樣的偵查力。

「那好吧,如果你到時候要是失手,我一定會狠狠的『懲罰』你!」雲伊明覺得露伊卡說的也有道理,想了一會最終還是同意了,不過在說到懲罰二字時,語氣顯得有些意味深長,露伊卡聽到後身體本能的一顫,不知是又想起了什麼不堪回首的往事。

兩人站在天台上不再說話,露伊卡繼續使用自己的感應能力觀察著陳濤的一舉一動,不過之前毫不在意的心思此刻已經改變,不再把其當做一個隨手就能解決的菜鳥,而是一個有威脅的對手,她哪裡知道陳濤何止是一個有威脅的對手那麼簡單,簡直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暴龍!

二階超凡者?《斬赤》世界中隨便拉出一個帝具使便擁有這樣的實力,頂尖帝具使更是三階,而哪怕是頂尖的帝具使,陳濤也殺了不止一個……

……

……

那種被監視的感覺還縈繞在心頭,陳濤不斷尋找著,最後終於還是被他找到了源頭所在,雲伊明和露伊卡赫然映入他的眼帘,不斷在腦海中像警報一樣響起的精神示警告訴他,監視他的正是那個女人!

「呵呵,長得還挺漂亮。」

陳濤挑了挑眉,此刻他已經完全平靜下來,既然目標已經找到,那就絕對不會跑出他的掌心,至於漂亮?只不過是他的調侃。

至尊劍皇 將視線轉移動雲伊明,望著這個看不見臉的斗篷人陳濤不由加強了【觀察者】的透視能力,多消耗出的體力對他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一眨眼,高級仙人體就能恢復過來。

「嘶!」

陳濤忽然倒吸一口涼氣,剛吃的荷包蛋差點直接被他吐了出來,這還是人!?

扯了扯嘴角,本來他以為以前遇到過的那個喰種、吸血鬼能力者變身後就長得很有突破性了,可跟這一位比起來,簡直是差了老遠!

這特么根本就是一團紅色的人型爛肉,身上還爬滿了白色的蛆蟲,什麼眼睛、嘴巴陳濤通通沒有發現,只有一個個肉瘤在體表流動,毫無疑問,除了傳說中的病毒側超凡者,陳濤還真不知道要怎樣才能長成這個德性。

可病毒側也有帥的吧!?你看看人家黑光病毒,就帥的一塌糊塗,再看看這個,陳濤無語了……

「不過病毒側的超凡者……」

陳濤目光一閃,想起了在現實世界中一個月前去超凡者分部時夢部長對他所說的話,如果他沒記錯,雲伊凡的那個大哥便是病毒側的超凡者,而且綽號『血屍』。

將目光再次集中到斗篷人的身體上,嗯,確實是紅彤彤的!

陳濤輕輕點了點頭,他突然有一種好想用天照燒掉他的感覺……

「所以說,真的是來找我報仇的?」

陳濤忽然有些想笑,這年頭急著送死的人還真多啊,對了,他上一次獲得飛天御劍流的那枚神秘水晶應該也是這個醜比送給雲伊凡的,正好,他正想看看還有沒有存貨,如果有,那可真是兄弟齊心,組成送寶小分隊,變著法的來取悅他。

陳濤內心有些慚愧起來…… 陳濤在發現雲伊明監視他並想著要找他報仇以後,並沒有直接找上門去,這裡畢竟還是現實世界,貿然在大街上直接動手絕對不行,他可不想被超凡者協會通緝。

所以他像平常一樣,該吃吃、該睡睡,不時還去夢部長那裡報個道,但是卻悄無聲息的將整座城市都設下了自己的傳送坐標,他在等對方先動手,這樣他就有了反擊的理由。

而準備獨自殺掉陳濤的露伊卡也同樣如此,在得知陳濤是和她同級的強者后,並沒有貿然採取行動,而是先收集詳細的情報,因此也一直保持著遠程監視。

「目標的能力是《火影忍者》中的寫輪眼,已經開發到極高的程度,精神抗性應該很高。」

露伊卡坐在一間咖啡屋內,手裡的湯匙慢慢攪拌著杯子里的卡布奇諾,隨後將杯子端起輕輕抿了一口,在她精神能夠擴散到的範圍內,只要是存在生命的地方,就充斥著她的眼線。

她的心靈感應可以感知到任何生命的心理活動,並且短暫控制被她感知到的生命的身體,並且感官共享。當然,這需要精神屬性遠低於她才可以。

「這傢伙的生活還真是無趣,除了待在家就是去超凡者協會分部的訓練場鍛煉能力,不去任何娛樂場所還不好女色。」

露伊卡十分無語,在她看來,陳濤簡直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苦行僧或是宅男,她還記得前幾天在街上精挑細選了一個美女,然後由她控制著前去勾引,沒想到竟然會被無視。

這讓露伊卡難以想象,難道這世界上還有不偷腥的貓?還是說這小子是一個充滿了神秘氣息的哲學家?

露伊卡不由神色一動,她忽然想起本地超凡者協會分部的副部長好像就是一個有名的肌肉兄貴,而且通過她這些天的觀察,發現陳濤與那名肌肉兄貴關係看上去十分不錯,莫非——

露伊卡扯了扯嘴角,將腦海中剛才想到的不和諧畫面快速驅趕走,繼續專心致志的監視起對方的行動,此時目標赫然正在購物,挑選著各類食物。

「情報基本收集的差不多了,除了擁有開發度極高的寫輪眼外,他應該還擅長刀法,雖然身體素質至少是普通人的五倍以上,但是不具備任何高等級的能量體系,不喜好社交活動,沒有其他特殊能力,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他額頭上戴著的裝飾,樣子和《斬赤》世界中的一件帝具很相似,『五視萬能【觀察者】』,擁有五種不同的視覺能力。」

露伊卡注意到了被陳濤戴在額頭上的【觀察者】,卻沒有注意到他手裡的妖刀【村雨】,畢竟一柄造型普普通通的太刀,哪裡有【觀察者】醒目,而且露伊卡也沒往陳濤會擁有兩件帝具的方向去想,畢竟作為《斬赤》中最強力量的代表,玩家能得到一件已經是不得了,哪那麼容易會得到兩件?

但是她卻不知道,陳濤何止是得到了兩件?懷裡還揣著一件更珍貴的空間類帝具!

「看來本地分部給予他的階位評測應該沒有水分,確實擁有二階上位的實力,不過沒有精修任何高等級的能量體系,大部分實力還都基於體術,呵呵,無疑是最好對付的那種類型。」

露伊卡淡淡的想道,覺得對於陳濤的了解基本已經足夠,能夠只經歷三個次元世界就能做到如此程度,已經令露伊卡驚艷不已,她覺得這便是陳濤的全部了。

殊不知她其實只看到了陳濤實力下的冰山一角,不論是萬花筒寫輪眼還是『蘭斯洛特』機甲,這些信息夢部長都沒有在陳濤的檔案上記載,畢竟她以後還需要陳濤去幫他參加那場試煉,自然是將殺手鐧隱藏的越深越好。

而現在陳濤在經歷《斬赤》世界后更是將仙人體升級,並且還恢復了右眼的萬花筒,三件帝具在手簡直讓他的實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露伊卡明亮的雙眸此時突然染上了一層藍色的熒光,身上的氣息開始變得有些晦澀起來。

……

……

「還挺能忍,竟然還不動手?」

陳濤一邊挑選著自己喜歡吃的食物,一邊嘴裡不斷小聲的嘀咕,距離他回歸現實世界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在問了下磐石雲伊明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後,他還以為雲伊明會立刻選擇為弟報仇,沒想到一等就是這麼多天。

按照磐石的說法,雲伊明是個很瘋狂的人,或者說病毒側的超凡者大多都很瘋狂,因為他們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並且很多還因為病毒進化將自己給搞成了畸形……

對於這一點陳濤表示深以為然。

「哎呀,選什麼口味的好呢?是紅燒牛肉味的?還是老壇酸菜味的?」

陳濤站在兩箱庚師傅速食麵的貨架前,陷入了糾結,最後決定還是兩種口味都選。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將兩箱速食麵都搬上自己的購物車,陳濤這個月的食物終於採購完畢,哼著歌準備去收銀台付賬,就在這時,他的四周突然圍上來一群陌生人,看樣子也是來這家超市購物的,很快陳濤便發覺有一絲古怪。

因為這群人的身體看上去竟十分僵硬,彷彿被提線的木偶,而且眼神中還流露著慌亂。

「哦?還是忍不住了?這是那個女人的能力?」

因為路都被封死,所以陳濤也索性直接停在原地,他倒想看看對方究竟要耍什麼花招,作為三階巔峰的存在,在現實世界雖然還有一些人比他更強,但這其中絕對不包括雲伊明等人。

這群突然出現的陌生人終於將陳濤團團圍住,還沒等陳濤繼續多想,身上瞬間冒出火光,紛紛變成了一團團橘黃色的大火球,火藥味充斥在陳濤鼻孔,眨眼的功夫,這家陳濤小區附近唯一的大型超市便化作一片火海,巨大的連環爆炸聲不絕於耳,大量的普通人直接喪生,哭喊和哀嚎回蕩在超市封閉的空間。

「自殺式的人體炸彈?怪不得剛剛會給我那樣古怪的感覺,這群人是被人操控的!?」

陳濤臉色一變,心裡也恍然大悟,不過對方也真夠狠的,為了殺他竟然搞出這麼大的場面,而且自己還沒親自露面,無疑也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看來對方和他有著同樣的顧忌,還是忌憚超凡者協會的通緝令的。

「可惜,這種威力——呵呵呵,」陳濤冷笑幾聲,眼神中同時閃過一縷精光,「我可是一直也在盯著你呢!」

額頭上玉眼中的十字星不斷收縮,千米之外坐在一家咖啡屋的露伊卡瞬間出現在陳濤眼前,與此同時,陳濤打開萬花筒,初始狀態下的須佐瞬間出現,將爆炸帶來的火焰和衝擊波通通擋下,足以摧毀一棟別墅的連忙爆炸,卻突破不了須佐能乎那強大至極的防禦!

「正好,我記得離那不遠,我恰好設置了一個傳送坐標。」

火光下,那恐怖的半身能量巨人像頓時出現在露伊卡的精神感應中,本來她還待在咖啡屋為自己的手筆而沾沾自喜,但當發現須佐能乎的一剎那,露伊卡立即驚訝的站了起來,很明顯,須佐能乎的出現令露伊卡根本沒有想到,在她的情報中,陳濤是沒掌握高級能量體系的,可那個威武的鎧甲半身巨人卻告訴她,她調查到的不過是表象。

隨後,一道綠色陣圖的出現,更是令露伊卡徹底臉色大變,因為當綠色陣圖出現的瞬間,她赫然已經失去了陳濤的蹤影!

空間類能力!而且是瞬間移動類的空間能力!

露伊卡難以想象,一個只經歷過三個次元世界的新人竟然能掌握空間類的能力!?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空間類能力和時間類能力是公認的最強大的兩種能力之一,每一個擁有這類能力的存在哪一個不是赫赫有名的強者!

但是現在,區區一個新人?

「不好。」

露伊卡此刻已經意識到哪裡有些不對,心裡不斷升起危機感,她感覺自己可能早就暴露了,只見她匆匆跑出了咖啡屋,然後朝雲伊明所在的位置跑去,一個擁有瞬間移動能力的敵人,簡直就是一場噩夢,先天就立於不敗之地,除非你能封鎖住空間,否則就算是能夠擊敗他,也無法將其殺死。

更何況在見識到須佐能乎以後,露伊卡連擊敗陳濤的心思都不在抱有,此刻在她的心裡,陳濤絕對擁有著三階超凡者的實力!

三次次元世界,便成為了三階超凡者?

露伊卡只要一想到這樣的可能,就忍不住腳下發軟,這得是何等怪物般的存在才能做到的事情!? 開飯吧,小輝煌 而且她現在竟然會主動去招惹這個怪物?!露伊卡簡直快要瘋了,只希望自己能儘快跑到自家隊長身邊。

Prev Post
易水寒已經明白了絕大部分妖魔鬼怪對人類的態度,那就是血食!
Next Post
這青年正是劍練塔中被踢出來的那人,看到羅徵發現自己,青年略微尷尬的笑道:「我……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獨門秘籍。」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