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第一,萬界最強,放著這樣的功法不修鍊,除非他腦袋被驢踢了。哪怕在困難,再危險,他也要嘗試嘗試。

龍髓聖液在體內炸開,化成滾滾洪流,形成萬千金色的小龍在體內亂竄。

「萬劫道體,運轉!」

閉上眼睛,搬運功法,體內桀驁不馴的滾滾洪流剎那間便老實了,如溫順的小綿羊一般,萬流歸原,流入了全身各處,煉化入血髓、骨骼、臟腑之中。

一炷香時間后,丁峰睜開了眼睛,他神情似笑非笑,十分古怪。

「稀釋百倍后的龍髓聖液,讓我的修為直接突破到天級巔峰,甚至連肉身都得到了淬鍊,而現在……!」

丁峰站起身,全身骨骼頓時一陣爆響,從上到下猶如鞭炮一般,微微伸展了下雙臂,在房間中就掀起了一股氣流,「一瓶龍髓聖液,勉強將功法搬運了一個周天,就徹底的被消化殆盡了。這種功法……!」

他忽然慶幸。要是沒有在無歸石門中得到機緣,獲得五百萬魂點,恐怕修鍊萬劫道體會讓他愁死。

「不過。提升也是顯而易見!」

丁峰清楚的知道,只是吸收了一小瓶龍髓聖液。功法才搬運一個周天,他的力量,他的防禦,他的速度等等至少提升了一倍。

「諸天第一,萬界最強,這種功法真是太恐怖了。」

戰慄的同時,是無盡的興奮。

可接下來他就感覺到極度的疲憊,知道這是精力過度消耗。就一頭栽倒,呼呼大睡。

黎明時分,丁峰早早的起床,洗漱之後就來到了東院的池塘邊,面朝池水盤坐在一塊岩石上,取出一個瓷瓶將裡面的龍髓聖液吞服下去。

他一心二用,搬運功法的同時,探查體內的變化。

丁峰看到,隨著功法運轉,他的血髓。他的骨骼,他的肌肉,他的五臟六腑都在劇烈的蛻變著。還有刮骨割肉的劇烈疼痛。

「這應該是進化!」

身體緩慢重組,宛若凌遲的疼痛,也只是讓他皺皺眉頭。

勉強搬運一個周天,丁峰平息靜氣,過了一會才站起身。

「恐怕下一次,一小瓶龍髓聖液不夠搬運一個周天了!」丁峰拳頭一握,凌空朝著前方的池水轟出了一拳,拳風化雷鳴,風雲呼嘯。一拳打出個空氣通道,池水炸開。直接將池底打出個深洞。

「消耗巨大,可這種提升……讓人著迷啊!」

丁峰笑了。腳步一轉,踩著逍遙步,猶如凌空御風,瀟洒自在,隨意一晃,左右無端,踏前一步,便是三丈開外。

閉著眼睛,修鍊逍遙步的同時,孕養精神。

一個時辰后,丁峰再次盤坐下來,取出了兩個小瓷瓶,毫不猶豫,立即灌入了口中。

他完全沉浸在修鍊之中,不知外面日月。

這一天,丁峰剛用過午飯,盧福走了進來。

「少爺,今天神選之地關閉,有一人通過了考驗,被接引走了。」

盧福站在丁峰身前,感受到主人身上散發出來若有若無的恐怖氣息,讓他都心神狂震,忍不住臣服拜下。

他不知道丁峰是如何修鍊的,只是知道,每一天,這個年少主人的氣息便暴漲一大截,哪怕是天級巔峰的他,也不認為能擋住現在主人的一拳,哪怕隨意一拳。

「真有人通過了?是誰?」

丁峰喝了一口茶,有些意外,將茶杯放下道。

「隱世家族子弟,戰虎」盧福道。

「原來是他,不奇怪!」丁峰恍然,在石門古迹中的雷海內,他就見識到了戰虎的強大,哪怕是當時的他都不一定是對手,「其它人呢?」

「其他九人都活著回來了,獲得了不少機緣,或神兵,或神功,只是相比戰家獲得的好處,就差的太遠了。」盧福露出羨慕之色,「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因戰虎之故,戰家獲得大量的神賜!」

「神賜?」

丁峰疑惑。

「是的少爺,在戰虎通過考驗之後,戰家隱居之地就神光衝天,大放光明,在戰家祖地上空出現了一道門戶,從裡面落下很多神兵寶典,還有神丹!」盧福驚羨道,「可以想象,不久之後,本就強大的戰家,說不定能力壓三大宗派一頭。」

「好手段!」

丁峰撇撇嘴,打發盧福離開后,他取出了最後兩小瓶龍髓聖液。

「三千魂點的龍髓聖液,竟然沒有將第一步修鍊成功。」

萬劫道體的基礎篇共有三步,第一步是轉化體質,變成萬劫道體,可兌換的龍髓聖液馬上就要消耗完了,可體質還沒有轉化十分之一。

「這種功法,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修鍊的!」

越到後面,丁峰吸收龍髓聖液的速度就越快,現在可以一次吸收五小瓶了,體質轉化的速度也提升很多。

半月之後,丁峰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間將後院鋪的石磚震碎成粉末,又掀起了漫天的塵霧。

唰……!

一道劍光衝出塵霧,丁峰踩著玄金劍落在了東院之內。

御劍飛行,丁峰做到了。

站在池塘中的一塊石頭上,無聲的笑了。

「十滴龍髓聖液。轉化了五成萬劫道體,可身體強度比淬體功修鍊到巔峰時何止強大了百倍?本已經開闢到極限的竅穴,隨著體質轉化。進一步得到擴充,現在的真氣質量和渾厚度提升的至少也有十倍吧!要是萬劫道體完全轉化。那……!」

丁峰激動,心跳加快,「這還只是基礎篇的第一步!」

「可接下來的五成體質,要是完全轉化,消耗的龍髓聖液……恐怕至少也要二十滴,甚至更多!」

至於消耗過大,丁峰完全不在乎。

哪怕三千魂點一滴的龍髓聖液也是一樣。

丁峰眉頭一挑,心頭一動。走向了前院。

「少爺,有客人拜訪!」

剛來到前院,馬廣就上前稟報。

「我知道了,下去吧!」

丁峰點點頭,這個馬廣是盧福招攬的手下,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天級強者,盧福不在時他就成了管家。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打開大門,丁峰說道。

「西門兄,叨擾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東方無敵,在他身後還跟著十來位年輕俊傑,個個氣質不俗。氣息渾厚,除了兩人之外,其餘的他全部認識。

東方白雪,西門明月,劍無雙,鄧小燈,洛水,南宮無殤,還有姬水瑤、張天德兩位黑水宗的弟子。至於另外兩人,一個器宇軒昂。龍行虎步,帶著尊貴氣息。一個身材壯碩,背背長刀,氣勢霸道。

「這幾位是?」

丁峰淡漠道。

「來,我給西門兄介紹介紹,這都是當今大楚年輕一代最傑出的天才!」

東方無敵很熱心,一一介紹,也讓丁峰知道了另外兩人的身份,背背長刀的是宋家當代最傑出的天才宋大寶,也就是被丁峰殺了的宋小寶的哥哥,另一位是當今皇室第一天才的楚雲飛。

可西門明月看到丁峰的眼睛時,卻嬌軀一顫,眼神朦朧,這一幕正好被鄧小燈看見。

「東方兄,你大張旗鼓的邀請我們前來,說的劍道天才,修為不下我們的就是他?」鄧小燈不屑的撇撇嘴,「一個連天才戰都不敢參加的毛頭小子,又厲害到哪兒去?」

東方無敵臉色一沉,哼了一聲,「鄧兄,你若不信,可以試試!」

「東方兄,恐怕你被騙了吧!」鄧小燈撇撇嘴,「讓我瞧瞧,他到底怎麼個厲害個法?」

說著他走向前來,下巴一抬,傲視丁峰,「小子,我給你個出手的機會,要是你的實力不能讓我滿意,我就廢了你的雙手,讓你知道浪費我們時間的代價!」

「廢了我的雙手?」

丁峰笑了,笑的很古怪,他氣息收斂,就好似一個年少的書生,笑容雖冷漠,卻也人畜無害。

「趕快出手,別浪費爺的時間,否則就將你斬殺這裡!」

鄧小燈十分狂傲,作為四大家族的天才子弟,哪怕不久前死了一個家族長老,依然無法讓他放下自身的高傲。

丁峰眼神一冷,心中的殺意就要噴涌而出,被他強行壓了下去,他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朝前一點,一道螺旋劍氣噴出,直射鄧小燈的咽喉。

「指劍氣!」

鄧小燈驚呼一聲,臉色大變,間不容髮之際,他舉劍抵擋,劍尖山噴出三尺劍光,卻被劍氣輕易的破碎,將他手中劍差點震落。

不等他回過神來,又一道劍氣破空而來,撕裂護體罡氣,將他震飛十米之外,肩膀汩汩流血。

一系列的變化,讓東方無敵等人全部變了臉色。

只兩道指劍氣便將一代天才鄧小燈敗了,敗得乾脆利落,敗得毫無還手之力。

「西門兄,沒想到你實力又進步了。」

東方無敵苦笑,這何止是進步,完全將他超越了。(未完待續)

ps:裸.奔上架了,很凄慘,能支持就支持吧! ?劍無雙和楚雲飛同時上前一步,兩人一愣,相視一眼,楚雲飛退後。

「西門兄,我來會會你!」

劍無雙出劍龍吟,劍道氣息從身上噴發而出,凌厲破天,銳不可當。

「天級八重?」

丁峰眉頭微動,心中啞然,他記得當初在無歸石門之內時,劍無雙的修為根本沒有這麼高,而後來又遭到無歸布置的神陣,抽取身上的生命力,修為本該下降才是,可現在看到,不但沒有減退,反而提升了幾籌。

「會不會是?」

丁峰想到了那個托著一個小世界的大手,還有無歸給他的神水宗的傳承功法無緣無故的消失,隱隱有了猜測。

眾人來到莊園左側的竹林內。

「出劍吧!」

劍無雙完全變了一個人,整個看起來就是一柄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

「那要看你能不能讓我出劍了!」

丁峰倒背著雙手,傲氣凌雲,冷漠無情。

「狂妄!」

劍無雙大怒,喝道,「劍盪八方!」

八道劍氣橫空而來,將丁峰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而劍無雙身形閃動,緊跟劍氣,這一劍含而不露,隱藏在八道劍氣之中,適時而出。

砰砰砰!

丁峰手指彈動,一道道螺旋劍氣噴出,將飛射而來的劍氣紛紛擊碎。

「三才殺劍,破空殺!」

劍無雙也知道剛才劍氣奈何不了對方,此時才是他的殺招,劍光一轉,他身形一陣模糊,竟然化成了三道身影,分成三個方向。襲擊丁峰而來。

看到這一劍,東方無敵倒吸口涼氣。

「劍無雙一上來竟施展出了絕學劍法,三才殺劍啊。一劍化三,擋無可擋。實在難纏,只是對付現在的西門兄,恐怕依然不夠啊!」

始於曖昧,終於愛情 東方無敵說道,「楚兄,你可看出西門吹雪現在的修為境界?」

「至少天級九重,或者已經圓滿。」楚雲飛的眼睛至始至終都在丁峰身上,十分嚴肅,而且兩眼中燃燒著灼熱的火焰。哪怕回答東方無敵的問題時都沒有轉動一下,「這是一個很強大的對手!」

「什麼?這麼強!」東方縱橫吃了一驚,「我記得不久前……真是一個妖孽,楚兄,你有把握嗎?」

「沒有看到他出全力,不知道!」

楚雲飛回答的很乾脆。

戰場之上,丁峰依然站著沒動,甚至背著的左手都沒有抬起來。

唰唰唰!

手指連點,三道螺旋劍氣噴出,直接將兩道人影點碎。另一道將已經撲倒身前的劍無雙震飛出去。

「好快的指尖,好強勁的霸道!」

劍無雙退到十米開外,臉色嚴肅。吐出一口濁氣,眼睛一眯,喝道,「天劍決,人劍合一,有我無敵!」

他凌空縱起,長劍綻放出萬千劍光,將他整個包圍進去。

人劍一體,我既是劍。劍就是我,劃破長空。直刺丁峰而來。

「這就是天劍決?名不副實,不過人劍合一卻不錯。將自身的修為實力,完全融於劍法之中,一劍出,鬼神辟易,只是你的境界太差了,雖達到了劍心通明,可依然不夠啊,除非你領悟了劍意,否則……不夠看!」

丁峰說著,一指點向了劍尖。

砰砰砰!

劍氣炸開,將周圍的竹子整個絞碎,就是大地都被犁了一遍,甚至有幾道劍氣裂開的痕迹直達幾十米開外。

一指一劍,僵持半空。

不過兩個呼吸,長劍一顫,懸停半空的劍無雙被震飛出去,跌落十米開外,一個沒站穩就跌坐地上,臉上蒼白如紙。

「我敗了?」

劍無雙兩眼無神。

Prev Post
這青年正是劍練塔中被踢出來的那人,看到羅徵發現自己,青年略微尷尬的笑道:「我……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獨門秘籍。」
Next Post
「這就是資料中提到的龍涎樹,看起來還真是神奇。」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