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能反天了!?」李瀟當即大怒,抬手一巴掌擊出,輕飄飄的一下。

但,就是這麼一掌,卻震碎了那一道玄光!

並且,手掌擊出后,一道掌印,散發著四色光輝,如紅霞,夾帶著恐怖的氣息,直接轟擊在了對方的身上。

界主又如何?

在這一掌之下,這錦衣少年肉身瞬間崩碎,只剩下一個神魂,在風中搖曳,明滅不定的閃爍!

「哼!若非你是天星家族的,我賣瘋子一個面子,若不然,這一掌,便可殺你!」李瀟冷聲道:「滾出去!此地乃我兄弟所住!」

「你!找死!」

然而,讓李瀟意外的事卻發生了。

只見這個只剩下神魂的少年,居然傳出了一道神念波動。

緊接著,四周,突然出現了二十多個界主!

這些人,穿著打扮都一樣,就連境界,也都在界主境!

「少主!?」

「誰把你打成了這樣!?」

……

這一刻,這二十多個界主,看到那個只剩下神魂的少年後,紛紛驚呼而起。

「給我殺了他!」

此刻,這少年怒吼,面色猙獰,遙指李瀟。

「果然是天星家族的。」李瀟看到這些人衣服上的標誌后,不由皺眉。

瘋子,真名為天星琳琅,正是天星家族的家主!

整個天星家族,都是因天星琳琅而聞名!

甚至,就算是現在,原本默默無聞的天星家族,因為瘋子的回歸,再次名聲大噪!

而眼前這群人,準確的說起來,都是瘋子的徒子徒孫。

如此一來,李瀟雖然怒,但也已經教訓過對方了。

本想著,這件事就這麼算了,賣瘋子一個面子。

但現在看來,這些人,可真是給臉不要臉了!

「何人敢欺我兄弟!?」

就在此刻,一個身穿黑色錦衣,長得眉清目秀,身姿猶如蒼勁的古樹一般挺拔的少年從遠處走了過來。

此人一來到這裡,也沒問什麼,盯著李瀟,冷聲道:「將我堂弟打成這般模樣,你當我天星家族好欺不成!?」

「那你想怎樣?」李瀟戲虐道:「我勸你一句,退一步,海闊天空,若不然,得寸進尺,只會讓你萬劫不復。」

(本章完) 此人,依舊是一個界主。

但,其身上,黑白兩色光輝繚繞,宛若陰陽在流淌一般,十分不凡。

並且,他的眼中,似有一輪太極圖在轉動!

「這是我天星家族,界主境最強的弟子!小子!我勸你趕緊低頭道歉,自廢修為,否則,你和這個小子,都要死!」

……

四周,另外有幾人在叱喝,態度極差。

李瀟聞言,眉頭微微一皺。

他本想著給這件事就算了,畢竟徐如林雖然受傷不輕,但對方被打的只剩下一個神魂。

論傷勢來說,對方比徐如林要嚴重多了。

但,李瀟想算了,可對方咄咄逼人,還不肯罷休!

既然如此,那麼,李瀟何必讓步?

「今天哪怕是天星琳琅來了,這件事,也不好說了!」

這一刻,李瀟的暴脾氣上來了!

只見他身上四色光輝浮現,如一道道漣漪擴散。

漣漪所過,似萬法皆滅!

那些天星家族的人,甚至連動手的餘地都沒,在被這一道道漣漪掃過後,當即消散,

如那漫天煙花一般,在此地綻放,最終隨風消逝。

一群人,趾高氣揚,若天下獨大。

結果呢,到頭來,終究煙消雲散。

而就在此刻,瘋子從房間內走了出來,皺眉道:「剛在修鍊,聽到外面有動靜,什麼情況?」

說話之間,他便看到了重傷的徐如林。

這一刻,瘋子眼中閃爍過一絲殺意,冷聲道:「誰幹的!?」

「呵,你說呢?」李瀟撇嘴,盯著瘋子,道:「整個大千世界,只有一個天星家族吧?」

「是啊。」瘋子點頭,卻是有些懵逼。

他出關,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徐如林重傷,和天星家族有什麼關係?

但,瘋子雖然精神有些不太正常,但反應很快。

他想了一下后,突然大怒,道:「是我天星家族的人乾的!?」

「別發怒了,都已經死了。」李瀟說道,心裡卻有些擔憂。

畢竟,他和瘋子是兄弟,如今他殺了瘋子的族人,瘋子要是怒了。

那,這件事就麻煩了,讓人頭大。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李瀟和徐如林大感意外。

「傳我令!徹查此事!誰幹的,株連三族!」瘋子冷聲道。

話音落下,便看到瘋子身邊,兩個帝王突然顯化,並且尊敬的點頭。

不過,瘋子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一臉尷尬,弱弱的問道:「剛才動手行兇的人,三族內,應該沒我吧?」

「這個……主人,天星家族,嫡脈就你一人,其他的都是支脈,門生。」其中一個帝王說道。

「這樣啊?那就好,趕緊去辦事吧。」瘋子說道。

瘋子也是擔心,雖說只是株連三族,但萬一這三族中,正好有他呢?

那到時候,豈不是他要被自己殺死?

這玩笑可就開大了。

好在,天星一族,只有瘋子這個嫡脈,其餘的人,和他沒多大關係。

「兄弟,這個安排,滿意嗎?」

此刻,瘋子對著徐如林說道。

「這……還算滿意吧。」徐如林說道。

「還算滿意?」瘋子聽了,當即就急了起來!

還算滿意?那到底是滿意呢,乃是不滿意?

「兄弟,你該不會真的讓我株連九族,你才滿意吧?」瘋子苦笑道:「株連三族,我不在其中,若株連九族,我肯定在內啊……你該不會想著把我也給宰了吧……」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徐如林急忙搖頭,道:「我只是想著,動手的人已經死了,這件事也用不著株連三族了吧。」

「那必須要!」瘋子正色道:「我雖然是天星家族的家主,但我認識他們個屁啊!現在,在我眼中,你們就是我的兄弟!動我兄弟者,死!」

「可是……這是不是太殘忍了?」徐如林嘀咕道。

這話一出,李瀟的臉色瞬間古怪了起來。

只因,徐如林乃純粹的黑的繼承人,曾經號稱黑賢王!

那時候的黑賢王,何等強大,手段更是堪稱殘忍,血腥,殘暴!

而現在,轉世重生的徐如林,居然這般「仁慈」了!

「行了,你先療傷,明天就要舉行評級戰了。」李瀟說道,分了一滴精血給徐如林,助其療傷。

隨後,李瀟避免意外再次發生,讓徐如林和他一起入住了天字一號。

然而,這才剛住進去沒多久,大門就被人一腳給踹開了!

這一刻,只見一個神主,一臉傲然的站在門外。

「此地,乃我家少主所住,你們兩個,趕緊收拾東西滾!」這神主怒喝道。

這話語,極為狂妄!

此人的態度,更是張狂!

「真當我等好欺負?還是我李瀟的名字,在這裡不夠用?」

這一刻,李瀟豁然起身,心裡的怒火,在熊熊的燃燒!

李瀟就不明白了,這群人,腦子是不是有病!?

找誰的麻煩不好,偏偏來找他?

難道,他這聖域女婿的身份,還不夠!?

難道,邪王和無形佛的存在,還不夠!?

難道,王帝是他的兄弟,還不夠!?

好!

既然不夠!

那麼!

我自己來!

剎那間,只見李瀟起身,不等對方開口,直接一巴掌拍了下去。

手掌如山嶽,凝聚著四色光輝,轟然之下,直接將對方鎮壓了下來。

並且,這一次,李瀟很果斷,更是冷血!

修之道的氣息,在李瀟身上瀰漫,雙眼通紅,一股狂暴的殺戮之氣爆發!

手掌力壓,對方的肉身跪在了地上,但其體內的神魂,卻直接被震死!

「道主一重,我便能與最強的神主生死相搏,如今,我即將踏入道主九重,你這個普普通通的神主,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當我李某人好欺負不成!?」

砰!

話音落下,李瀟一腳踹出,將那一具屍體踢出了天字一號的大門!

但,下一秒,一道極為冰冷的氣息瀰漫。

甚至,四周的空氣中,都瀰漫上了一層寒氣!

這寒氣,不是太陰,而是至高的玄陰之力!

甚至,李瀟能感覺到,這玄陰之力,幾乎快要蛻變,成為最強的道陰之力!

「這是一個強者!」李瀟暗道,看向大門外,想要看看,能擁有這等玄陰之力的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本章完) 論陰陽之力,李瀟見過的最強的,便是蒼塵世。

那傢伙,如今具體什麼境界,李瀟也不知道。

但他知道,蒼塵世的陰陽之力,非同一般!

蒼塵世的陰陽之力,已經修鍊到了玄陰和玄陽,距離最強的道陰和道陽,也差一步之遙。

而關於陰陽的事,也是當初蒼塵世跟他說的。

當初,蒼塵世還提醒過李瀟,一旦遇到了擁有玄陰,或者玄陽的人,要小心一點。

只因,擁有這種力量的人,戰力絕對非凡!

而此刻,門外之人,雖然沒有擁有玄陽,卻擁有玄陰!

並且,那玄陰之氣,散發出來時,已經有種要成為道陰的感覺!

那麼,此人,絕強無比!

Prev Post
白雪柔打開宿舍大門走了進來,就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樣。
Next Post
「每次不是錢糧就是情報!這也算了,這些初見還能負擔得起,可將軍我們都多久沒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