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斯滿臉陰狠的看著林辰道:「好,很好,好久沒有人敢這麼直接的挑戰我們武魂殿的威嚴了,看來武魂殿沉默了這麼久,已經有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威嚴了,都開始挑戰武魂殿的底線了。」

林辰一臉不屑的看著薩拉斯說道:「別在哪兒逼逼了,什麼你們武魂殿,你能代表武魂殿嗎?說白了你不過是武魂殿的一條狗而已,就算把你滅了,難不成武魂殿還會因為你來找我的麻煩啊。」

聽到林辰的話,台下的人倒吸了一口氣,林辰太瘋狂了,這是在挑戰武魂殿的權威啊。

看著貴賓席上面暴怒的薩拉斯,林辰不屑的搖了搖頭,然後從自己的戒指裡面拿出了一個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后,林辰只聽見那邊傳來的聲音:「什麼………嗯………事兒。」

林辰臉色一黑,他打的電話是林一的,為了免得自己有事情找林一的時候需要到處跑,林辰就給他兌換了一個黑科技手機,這樣聯繫的時候很方便。

而從電話穿出來的聲音判斷,林一現在正在吃東西。

林辰無語的道:「你怎麼又在吃東西啊,過來我這兒一趟,有人想裝逼,需要打一架。」

林辰的話剛說完,林一那邊就把電話掛了。

林辰也沒有覺得有什麼,林一就是這個脾氣,辦事雷厲風行的,不喜歡拖拖拉拉。

貴賓席上面的白金主教薩拉斯已經來到了台上,全身的氣勢不遺餘力的朝著林辰壓去。

一雙眼眸看上去能把林辰給吃了,畢竟作為武魂殿在天斗城的代表,他從來沒有被人這麼詆毀過。

而一旁的寧風致看到這一幕也帶著劍斗羅和骨斗羅飛身而下,來到林辰的身邊,弗蘭德和柳二龍也站到了林辰的身邊。

薩拉斯看到這一幕,滿臉陰冷的看著寧風致和他身邊的人說道:「寧宗主,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打算帶著你們七寶琉璃宗對抗我們武魂殿嗎?」

寧風致還沒有說話,林辰就一臉無語的看著薩拉斯說道:「你是不是記性不好啊,我前面都說了,武魂殿不是你能代表的,你知不多是武魂殿的一個….額…一條走狗而已,就算殺了你,武魂殿又能拿我怎麼樣?」

一旁的千仞雪瞪了林辰一眼,恨恨的說道:「你這樣詆毀我武魂殿的威嚴,會讓我很難做的。」

林辰搖了搖頭,指著薩拉斯說道:「這種人你們武魂殿都委以重用,你們武魂殿有點兒腐敗了。」

千仞雪沒有說話,她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的,薩拉斯這種情況是在維護武魂殿的利益而已,並沒有做錯什麼。

看著千仞雪沉默,林辰說道:「好啦,雖然我會削弱你們武魂殿的威名,不過以後你們武魂殿能夠更好的發展,這樣不是更好?」

千仞雪愣了愣,沒想到林辰會這麼說,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林辰說的話並不懷疑。

薩拉斯看著千仞雪道:「聖女,您讓開一點兒,我怕一會兒戰鬥傷到你就不好說了。」

聽到薩拉斯的話,台下的很多人都驚訝的看著千仞雪,薩拉斯可是武魂殿的白金主教,讓他叫聖女的人應該就是武魂殿的聖女,而他們都聽說過這屆武魂殿的聖女和現任教皇比比東的關係匪淺,沒想到會在這兒和林辰他們參加比賽。

千仞雪搖了搖頭道:「你下去吧,你不能傷害他,他和我還有一筆交易沒有做。」

薩拉斯深吸了一口氣,恨恨的看著千仞雪身後的林辰,似乎是想要把林辰給吃了一樣,千仞雪的在武魂殿的地位比他的高得多,所以他不得不聽千仞雪的話,但這並不影響他對林辰的恨。

林辰笑了笑,然後看著薩拉斯道:「你看我幹啥,有本事你來打我啊。來來來,今天我就看看你到底敢不敢動我一下,你要是不敢打我你是我孫子。」 不行!

戒備如此森嚴下,草木皆兵。他們一旦動手,就算是成功了。也會招惹來滿城的守衛追殺!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兩相權衡之下,月千歡他們只能收起這個心思。繼續緩慢的往前走,去尋找出口的位置。

就這樣躲躲藏藏的找了三天,月千歡他們才找到了出口的位置!

然而他們終於找到時,眼前看到的一幕讓她們變了臉色!

出口是一座古井。

此刻無數的雙頭人守衛在此,它們一個接一個的,用手裡的工具裝著沙海里的沙子。全部倒入古井中。

他們這是在封井!

月千歡握拳,「怎麼會?它們怎麼會這個時候把出口封起來。這明明就是在爭對我們!」

「娘親你快看那裡。」霽華伸手指過去。

他們看去,層層雙頭人守衛中。抬著一座高大的轎子。

轎子里,一個三頭六隻手的人正在和一個半人半蛇的人說話。等走近了一點,看的清楚了,大家臉色更加難看了。

蛇姬,蛇姬竟然在這兒!

沒錯,跟那個三頭六隻手說話的人,正是蛇姬!

蛇姬嘴角勾起猩紅得意的微笑,她又看了眼逐漸被填平的古井出口,嘶嘶吐信。

她把出口堵了,看月千歡他們怎麼出來?哼,她蛇姬報仇十年不晚。專門在這一關等著他們呢!

似乎已經看到月千歡他們被困死在這裡,又被雙頭人追殺后。蛇姬笑容更加燦爛惡毒,她吐信舔了舔手指,看向三頭六臂的神族王說。

蛇姬:「多謝王的幫忙。這份恩情,我蛇姬記下了。」

「這不算什麼。只要蛇姬你幫我族,解決掉沙海怪物的麻煩。我古城神族別說是幫你抓人,就是做別的,也絕對沒問題!」

神族的王,目光熱切的看著蛇姬。

它身為古城神族的王,心知肚明。它們是生活在聖塔九重的第四層空間裡面的。

它們數萬年前就被封神境納入其中,永生永世不能出去。知道無法反抗封神境,古城神族的王只能期望它們的日子過得更好。

蛇姬身為聖塔九重的監管者,如果她能幫忙。解決掉沙海怪物,無疑是除掉它們心頭一害蟲!

所以,神族的王很爽快的答應蛇姬。封住一個從來沒什麼用的古井,再派人去抓月千歡他們。

現在古井已封,就差抓到人了!

神族的王迫不及待問:「蛇姬,我們要怎麼才能解決沙海怪物?」

「很簡單。只要你把月千歡他們抓住,然後丟進沙海里,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蛇姬笑的陰險狡詐。

神族的王並沒有信,他狐疑追問:「有用?」

「當然!你可別小看月千歡他們。他們一行五個人中,其中三個都是神族。剩下兩個,也十分不凡。只要丟進沙海,他們肯定會逃出來,然後和沙海怪物殊死搏殺。」

蛇姬放低的語氣,循循誘導。「等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王你再出手,豈不是很簡單?容易?」

秀色田園:農家醜媳凶又甜 沒錯!

兩敗俱傷了,沙海怪物也沒那麼大的威脅性。神族的王滿意點頭,「好!」 成功騙到了古城神族的王,蛇姬抽身離開聖塔九重的第四層。

她出去后,立馬不再隱藏。哈哈大笑十分囂張得意,「白痴一個! 陰陽乾坤顛 所以你縱然是古城神族的王,也只能永遠被關在聖塔裡面。而我蛇姬,是頭一個從裡面出來的人!」

比起她,那些蠢貨統統都是白痴!

再想到月千歡他們,蛇姬更加得意了。她獰笑道:「沙海怪物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它們比世界迷宮的大章魚還要兇殘百倍!」

「古城神族幾萬年來,都沒能絞殺了沙海怪物。區區月千歡他們怎麼可能做到?哈哈哈,等死吧!」

她利用了古城神族的王,設下這個局。

只要封住了古井,月千歡他們出不來。遲早會被古城神族給抓住。

然後他們就會被丟入沙海,去喂那些沙海怪物!

等到他們死了,古城神族的王反應過來她騙了它們。但那又怎麼樣,它們還能殺出第四層來找她算賬嗎?

哈哈哈,她蛇姬果然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女人!

……

直勾勾冷冷盯著蛇姬和古城神族的王對話,然後離開了第四層。

因為距離,還有層層雙頭人守衛。月千歡他們並沒有聽清楚仔細,蛇姬都說了什麼。但他們敏銳能感覺到,這一定和他們有關!

月千歡開口:「看來古城戒嚴,是蛇姬搞的鬼!」

「她一直記恨著。在這兒設下陰謀,想要害我們。實在可惡!」霽華握拳,眼神冰冷厭惡。

蛇姬根本沒有做到一個監管者的職責。

她貪婪陰險,小肚雞腸。就是一個陰險可惡的小人!但偏偏,月千歡他們拿她沒有辦法。

只要她是聖塔九重的監管者,他們就無法下手。至少在沒有通關聖塔九重的時候,和蛇姬動手並不是一件好事。但現在,他們被困在這裡,更糟糕了。

墨九卿:「我們必須離開這兒。」

「但出口被封住了。蛇姬能讓人把沙海的沙子倒入其中,就努定我們出不去。」鳳九黎說。

出不去,難道就要被困死在這裡嗎?

這時,古井旁的雙頭人守衛們有動靜了。

體型高大,區別於其他守衛的雙頭人守衛護送著轎子離開。但也留下來數千雙頭人守衛,等著月千歡他們自投羅網。

古井是不能去的。

去了也沒有用任何的意義。他們必須要想別的辦法!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

月千歡捏了捏眉心,嘆口氣靠在墨九卿的肩膀上。她看了眼大家,都沉默著思考對策。想要報仇,也得離開這兒才能找蛇姬算賬!

月千歡開口:「我問問月雲,看看這裡有沒有別的出口。」

取下蝴蝶簪子。月千歡輕聲呼喚月雲,然而月雲並沒有回應他們。似乎每次進入聖塔九重闖關時,月雲多數都在裝死。

就在月千歡失望的時候,蝴蝶簪子上突然冒出光芒。這光芒最後匯聚成了兩個字。

「沙海!」月千歡皺眉。

鳳九黎沉吟道:「難道沙海有出口?可沙海中,有沙海怪物存在。」

他們根本沒法去尋找!但總要試試的。 本來薩拉斯聽到千仞雪要保下林辰,薩拉斯還覺得有點兒不太服氣,不過現在林辰繼續挑釁薩拉斯就不是千仞雪聖女的身份能夠壓下的了,畢竟薩拉斯在武魂殿還是有不低的地位的,這麼被詆毀誰能忍得住。

薩拉斯滿臉暴怒的看著千仞雪道:「聖女,你看..這..我…我忍不了啦,請您讓開,就算這次的事情之後受到懲罰我也認了。」

薩拉斯說完以後就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武魂,頓時他的身下九個魂環逐漸顯現出來,手中凝集了一個看上去威力十足的光球,似乎想要一下弄死林辰的樣子。

看著薩拉斯顯現出了自己的武魂,林辰身邊的除了寧風致,劍丶骨斗羅和柳二龍幾人也顯現出了自己的武魂,然後一臉凝重的看著林辰對立面的薩拉斯,雖然薩拉斯不是他們這些人的對手,不過問題在於薩拉斯身後的武魂殿,打了薩拉斯就意味著要和武魂殿開戰。

不過他們也沒有多想,畢竟寧風致能夠晉陞到封號斗羅級別都是林辰幫的忙,光是這一點兒七寶琉璃宗就欠林辰一個超級大的人情,而且林辰並不是那麼沒有腦子的人,不會做自討死路的人,林辰這麼做肯定有他的道理,而且很多人早就看不慣薩拉斯了,正在就喜歡在別人的身後搞點兒小動作。

千仞雪無奈的回頭瞪了林辰一眼,然後道:「你消停一點兒好不好,你這樣做他真的會殺了你我的,難不成你還想死嗎?」

看到千仞雪一臉無奈的樣子,林辰不屑的笑了笑,然後推開自己身前的千仞雪,看著一臉暴怒的薩拉斯說道:「來,今天我就看看你能不能殺了我,今天你要是殺不了我你就是我孫子。」

看到林辰身前的千仞雪被推開,薩拉斯就想要攻擊林辰,不過看到他旁邊的寧風致眾人以後,沒有立刻的出手,因為他們都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自己現在攻擊的話會被他們擋下來,然後就不好出手了,畢竟他不覺得他一個封號斗羅能夠對戰兩個封號斗羅和一個魂聖級別的魂師的聯手。

看到薩拉斯一臉顧慮的樣子,林辰扭頭看著寧風致他們幾人說道:「寧宗主,多謝你的美意了,不過今天你們不用出手,我今天就要看他薩拉斯能不能動我一根毫毛。」

說完林辰看著薩拉斯說道:「來來來,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能奈我何,你要是動不了我你就是我孫子。」

寧風致他們幾人聽到林辰的話以後,都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辰,雖然他們知道林辰的實力不錯,不過林辰這麼年輕實力能夠強到哪兒去,要知道薩拉斯可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

重生之薔薇花開 想了想寧風致看著林辰道:「林辰,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要知道薩拉斯可是一個成名已久的封號斗羅強者,你…..」

林辰笑了笑道:「寧宗主不用擔心,他就是一個封號斗羅而已,就算他是一個超級斗羅也沒有什麼事情。」

看著林辰信心滿滿的樣子,寧風致想了想沒有說什麼,畢竟沒有十足的把握的話,林辰不會做這麼愚蠢的事情。

對著劍斗羅他們點了點頭,然後幾人就退到了林辰的身後,不過還是一臉戒備的看著薩拉斯,似乎是薩拉斯有什麼動作的話他們可以立刻擋下來。

看到林辰主動叫寧風致他們讓開,薩拉斯嘴角掀起了一絲殘忍的笑容,然後看著林辰道:「不知道我該說你勇敢呢還是該說你愚蠢,就你現在的實力你覺得你能夠對抗一個封號斗羅級別的魂師嗎?如果你下地獄去的話記住殺你的人叫做薩拉斯。」

說完薩拉斯就把他手中的光球朝著林辰扔了過來,然後嘴裡念叨著:「死吧,可惡的小子,竟然敢挑戰我的威嚴。」

只看見薩拉斯扔過來的那個能量十足的光球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林辰的面前。

林辰沒有一點兒動作,就好像那個光球不是朝著自己來似的。

在場的很多人都屏住了呼吸,靜靜的看著朝著林辰飛過去的光球,因為誰都能感覺得到這個光球散發出來的能量非常的恐怖。

在場的也就是兮兮三女和蕭炎他們幾個沒有感覺到緊張,因為兮兮三女都是知道林辰的手段的,而蕭炎的話就更不用說了,要知道林辰是什麼身份,那可是萬界交易城的城主,怎麼可能簡單就死了。

就在光球到達林辰臉上的時候,光球詭異的停了下來。

眾人一臉驚奇的看著停在林辰臉前的光球,然後又看了看薩拉斯,本來看樣子薩拉斯和林辰是不死不休的關係,怎麼薩拉斯突然間就停手了呢?

不過問題在於別說是台下的眾人,就算是薩卡斯都不知道自己的光球是怎麼停下來的。

就在這時候,他的眼神不由得盯著一個方向凝固了起來。

眾人疑惑的看了過去,然後朝著薩拉斯看的方向看了多去。

只看見一個拿著雞腿的老頭從那個方向走來,邊走邊啃著他自己手裡面的雞腿,似乎全世界的事情都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似的。

林一一臉淡然的走到了林辰的身邊,然後咬了一口雞腿看著林辰道:「打誰?快一點兒,網咖那邊還等著我回去吃飯呢。」

林辰一臉無語的說道:「早知道當初就不帶你去吃飯了,想不到你現在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了,一天就只記得吃東西。」

林一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站在林辰的身邊。

林辰笑了笑,然後看著薩拉斯說道:「唉唉唉,你怎麼不動手了?不是說好的你今天不打我你就是我孫子,難不成我的白金主教薩拉斯先生喜歡做別人的孫子?」

本來薩拉斯在林一出現以後就沒有注意林辰了,只是死死的盯著突然間出現的林一,因為他能感覺到,剛才自己朝著林辰放出去的那個光球就是被林一給擋住的。

現在聽到林辰在調侃自己,薩拉斯的目光又重新放到了林辰的身上,然後他身上的第八個魂環閃亮了起來,同時他朝著林辰攻擊過來。

林辰並沒有動作,有林一在,他不需要任何的動作。

啪——

台下的眾人都驚呆了,眾人只看見薩拉斯衝到林辰身邊的時候,林辰身邊的林一伸出了一隻手,然後一巴掌就把衝到林辰身邊的薩拉斯給拍到了地上,吐血不已。

就連林辰身邊的骨斗羅和劍斗羅都是一臉凝重的看著林一,要知道薩拉斯的實力可不弱,和他們相差無幾,林一能夠一巴掌把薩拉斯呼在地上,看上去還受傷不輕,最少也有逼近極限斗羅的實力。

寧風致回過神來,然後走到林辰的身邊說道:「早就聽聞林小兄弟旁邊的高手如雲,沒人膽敢在你的店鋪裡面撒野,現在看來所言不虛啊,難怪林小兄弟剛才會如此的淡定。」 盈華觴

Prev Post
這對於大多數本身武器等級就不高的人來說,那就真的完全不如在聖城中根據自己實力匹配到的更好了。
Next Post
大房的江孝林和二房的江扶離,一個長孫,一個長孫女,手裡都有實權,是明著不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