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個扣籃,袁滿連得6分,並且進球越來越精彩,騎士已經完全把球場上的氣氛扭轉了過來。

33-42,差距重回兩位數。

「還差9分。」進球后的袁滿抬頭看了看比分。

袁滿沒有發現的是,在瓦萊喬受傷之後,憤怒的自己的好幾項屬性有了不小的提升,速度由76增長到了86,彈跳由88+1增長到95,籃板也由59增長到了70!而提升的數值部分顯示的均為紅色。

袁滿的連續精彩表現終於激活了騎士全隊,賈米森的中投、帕克的三分球、威廉姆斯的傳球都回來了!

NBA的比賽進程真的是瞬息萬變,剛才還打了騎士一波高潮后,騎士立即還以一個13-0的進攻波,兩隊的比分差距只剩下2分!

埃文斯拚命的搶佔位,終於再次搶到前場籃板球,被袁滿搶到了風頭的埃文斯準備來一個殘廢彈跳的扣籃,壯一壯球隊的士氣,沒有想到剛剛起跳到一半,就被一雙手拍打在自己的手臂上,裁判的哨聲立即響起。

埃文斯回頭一看,犯規的不是別人,正是袁滿。

袁滿舉起手來,示意自己犯規,這才是袁滿本場比賽的第一次犯規。

埃文斯非常不情願的站在罰球線,穩定了一下心態,非常專註的兩罰不中。

就在埃文斯還在後悔第二球沒有將手型擺對的時候,騎士隊已經發起了進攻。

JJ-希克森主動跑出來為袁滿擋拆,威廉姆斯也將球準確的傳到擺脫了克雷扎的袁滿手中。

面對袁滿的進攻,克雷扎已經完全收起了比賽開始時的輕蔑心態,眼睛緊緊的盯著袁滿的一舉一動。

正在低身運球的袁滿突然有一種衝動,這種衝動沒有任何預兆,但是感覺就那麼來了。

袁滿持球突然站起身來,克雷扎立即提前向後退了半步。

因為在克雷扎的心裡,自己防守的對象似乎只會進行扣籃,要知道袁滿倒目前為止,只有過一次中投,所以克雷扎提前後退了一步,就是為了防守袁滿的突破,袁滿的第一步速度實在太快了,克雷扎完全沒有信心能夠跟得上。

可惜克雷扎這一次失算了,袁滿的腳沒有任何移動,直接原地跳了起來,在跳到最高點的時候,將球投了出去。

看到這個熟悉的動作,史密斯吶吶開口:「這是…」

「干拔跳投!」巴克利發現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被球場上的那個23號球員完全吸引住了! 得益於賽前的熱身練習,袁滿的干拔跳投比一開始的時候純熟了不少,雖然不可能指望這項技能的等級從C+立即提升,但是臨時抱佛腳肯定也是有幫助的。

「當」的一聲,球打在籃筐的前沿反彈了出來。

這「當」的一下,也觸動了好多人的心弦。

「幸好沒進,這一場比賽我才是主角,差一點就成配角了。」

這是雷吉-埃文斯。

「果然,他的投籃不行。只要防住他的突破和扣籃就行了。」

這是利納斯-克雷扎。

「這種投籃我可沒有和袁滿訓練過,他是怎麼學會的。如果是通過視頻學習的話,那他真是個天才!」

這是騎士助教拉里-德魯。

「額…頭疼。」

這是剛剛從更衣室包紮好后返回球場板凳席的安德森-瓦萊喬,這「當」的一聲讓瓦萊喬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了剛才與埃文斯的手肘親密接觸的聲音,傷口的地方彷彿突然又疼了起來。

就在眾人愣神的一刻,剛才還在跳投的袁滿竟然又出現在籃下,高高跳起單手接住反彈回來的籃球,近距離將球補扣進筐!

「糟糕,忘記搶籃板球了!」克雷扎和埃文斯同時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注意力沒有集中,同時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剛才的確完全被袁滿的干拔跳投吸引住了。

「看到了嗎,查爾斯,剛才的投籃真的很不錯啊,有點當年麥迪的影子。」肯尼-史密斯拖著下巴對身旁的巴克利說道。

「形似,但神不似,投籃的姿勢也沒有麥迪干拔的飄逸感覺,不過剛才的那記補扣還不錯。」巴克利說道。

比分扳平!第二節開始的大坑已經被填平了!

42-42。

袁滿剛才的干拔跳投就差了一點,但是就在剛剛袁滿投籃的時候,發現眼前竟然隱約出現了自己投籃的影子,在自己面前的影子上,某些身體部位的位置有著紅色或綠色的標記,旁邊還標註著解釋說明。

在袁滿的肩部位置,有紅色標記,旁邊的註釋是:投籃的時候肩部太緊,需要更加放鬆和舒展。

在腰部的位置也有紅色標記,註釋是:腰部非常僵硬,與姿勢的要求完全相反,需要特別注意腰部的使用。

而在袁滿的手肘位置,則有著綠色的標記,註釋是:標準的90°,姿勢完全符合投籃要素,保持!

看來當擁有一項技能的時候,在自己使用的過程中,系統也會不斷的提醒著宿主如何去快速的學習和掌握技能的要領,這可是和自己主觀的進行修鍊完全不一樣。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看一個健身的人做著一些動作,你覺得你看明白了,也去做,並且從鏡子里看,你和那個健身的人做的動作一點也不差。

但是!

雖然你們的動作完全相同了,但是部位的發力有可能完全不同,這就導致了雖然你們做的是一樣的動作,但是實際的效果可能完全不同,健身的成果自然也不會相同。

所以當袁滿獲得了「干拔跳投」這項技能時,袁滿自然的就想起了去學習麥迪干拔的動作,但是如果沒有系統的指點,那麼袁滿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夠掌握這項技能的精髓,也可能練習到完全形似而神不似,就像巴克利說的那樣。

在騎士隊追平了比分后,猛龍隊終於由德羅贊的突破上籃開張了。

而當袁滿拿球的時候,克雷扎再次後退了半步,他已經完全相信自己對於袁滿的防守戰術是非常有效的。

袁滿拿球低下身子,面對克雷扎伸手的防守干擾左右擺動自己持球的雙手,同時仔細的回想著剛才系統教給他的動作指導。

毫無徵兆的,袁滿突然再次原地起跳,這一次袁滿特別注意了自己的動作和發力的部位,完全按照系統上一次的提示做出了干拔跳投的動作。

「好飄逸的投籃。」在場的幾乎所有人看到袁滿的這記投籃,都忍不住在腦海中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淺婚深愛 就在球剛剛從袁滿的指尖投出的一刻,克雷扎就有一種非常不好的異樣感覺。

「唰~~」球空心命中!

「成了!麥迪的干拔!」投中這一球,讓袁滿也興奮不已,一直以來只有在夢裡面才能實現的場景,在真實的現實中竟然實現了!

「這一球怎麼樣,查爾斯,我彷彿看到了另外一個麥迪,他真的是一名二輪新秀嗎?」史密斯說道。

重新抓了一小把茶葉放進茶杯的巴克利正在倒水,看到袁滿的這記中投之後也有點愣神,回應著史密斯的話說道:「他真的是一名亞洲球員嗎?太不可思議了,在我的印象里,像袁這樣的非典型派打法,除了美國球員之外,就只有阿根廷的馬努-吉諾比利能讓我感到如此驚訝了。」

「少年,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神奇寶貝:我變成了皮卡丘 巴克利激動的唾沫星子都嘣出來了。

「查爾斯,你的水已經溢出來了。」史密斯趕緊介面提醒道。

「啊,好燙!」巴克利這才發現杯子里的水早已經倒滿了,而自己的水壺還在保持著倒水的姿勢,熱水從杯子里溢了出來,正好流向了巴克利的襠部。

巴克利立即跳了起來,使勁的用手在自己的褲子前扇著,臉上則帶著有些痛苦的表情。

史密斯忍不住笑了起來,「查爾斯,我發誓,你已經很久沒有跳的這麼高了。」

沉醉不知愛歡涼 在袁滿投中這一球后,系統再次形成了虛擬圖像,呈現在袁滿的眼前,但是這一次標記的位置都顯示為綠色!

袁滿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在1分鐘后,袁滿再次獲得了進攻的機會。

克雷扎有點賭氣似的再次後退半步,放投防突。

袁滿微微一笑,再來一記干拔。

趁著有感覺的時候,就要堅決的投籃。

袁滿的這次干拔毫不猶豫。

「不可能連續兩次進的。」看著袁滿在自己面前高高的跳起出手,放投的克雷扎只能象徵性的做一下封蓋的動作,接著就是祈禱這球投不中。

「唰~~」球再次空心穿網而過。

「這怎麼可能?!」克雷扎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心慌起來。

斯科特在球隊追平的時候才剛剛坐下休息了一會兒,此刻卻再次站了起來。

「這不是巧合,沒有想到在特雷西之外,竟然還有人能讓干拔跳投再次現世!」 「總之,還是謝謝你。」

「不客氣。」陸胤雙手閑適的插在西裝褲袋裡,饒有興緻的問,「你跟我結婚了,就不怕他傷心?」

商羽紅了眼眶,「我做好了陪他一起披荊斬棘的準備,可他……卻因為那莫須有的為我好,而放棄了我。你覺得,我會害怕他知道我結婚?」

陸胤雖然沒有體會過因為門不當戶不對而被拆散的感覺,但……聽她寥寥幾句,還是挺讓人唏噓的。

「要是他死心放棄了,另尋所愛,你會怎樣?」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是我的命,我認。」商羽往前走了幾步,又折返回來。

她語帶懇求:「他很聰明,也肯吃苦,好學,我知道商場不是好混的,希望你……多提點他,讓他少走一點彎路。」

「你把我當慈善家了?」

「就當我求你,以後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儘管開口,上刀山下火海,絕不皺一下眉頭。」

契婚:腹黑老公要復婚 陸胤笑意微斂,「開個玩笑,當真了?」

「我是認真的。就當我求你,欠你的人情,我一定想辦法還。」

女人啊。

陸胤只餘一聲感嘆。

想到了她那個寒門男友,都說寒門難出貴子,他似乎也明白這個道理。

要想進入上流社會,沒有背景,沒有雄厚的資金,甚至連一塊敲門磚都沒有,簡直難如登天。

大抵是不想拖累她,所以,他才會同意分手。

男人看男人,一看一個準。

那個男人,很愛她。

彼此相愛的兩個人,被命運折磨,拆散,真是讓人同情。

…………

「麻麻,你在給誰打電話呀?」

喬安拿著手機,剛撥了電話,就看到卧室門口,一個小傢伙扒著門框,探頭探腦,可憐兮兮的往裡望。

「給你粑粑。」

「那……那麻麻打完電話了,可以陪陪你的小寶貝嗎?」

「誰呀?」

「你的小寶貝我呀!」

喬安樂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招了招手,小糯米噠噠噠的跑到她面前,不用她開口,便自覺的爬上她的腿,穩穩的坐在她腿上,香香軟軟的小身子,一軟,直接倒在她懷裡。

就像一隻纏著主人,要主人順毛的小貓咪一樣,在她懷裡撒歡打滾。

喬安一手抱住她,一手拿著手機,「等會兒,等麻麻先打完電話,再陪你。」

「好噠。」水汪汪的眼眸,忽閃忽閃的瞅著她。

電話打通了,卻一直沒人接。

喬安拿下手機,疑惑的道,「奇怪了,怎麼沒人接?是在休息么?」

小糯米自告奮勇,「麻麻,用小糯米的手機給粑粑打!」

「好。」

結果,也一樣。

小糯米的電話,陸胤也沒接。

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已經休息了。

於是,母女倆只好作罷,打消了跟他通話的念頭。

抱著喬安的脖子,小糯米嘟著小嘴巴撒嬌,「麻麻~」

「嗯?」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不要飯糰呀?」

喬安:「……!!!」

寶貝,你在說什麼?

「飯糰他一點也不乖,麻麻是你說的,不乖的孩子要被扔進垃圾桶里的。」

「所以,你想把飯糰扔進垃圾桶?」 袁滿首節的多次扣籃以及次節的連續干拔,完全超出了賽前猛龍隊戰術布置的預料,在猛龍主帥簡-特里亞諾的眼裡,騎士隊目前球場上還有攻擊火力的,就只有賈米森和威廉姆斯了,但是沒有想到除了這兩人之外,竟然冒出了第三個點,而且還是一個強點。

賽前寄希望將進攻交到克雷扎和德羅贊的手裡,但是克雷扎除了剛開場的時候表現不錯,接下來的比賽就被對方那個23號新秀封鎖住了,完全失去了歐洲得分王的風采,至於德羅贊,也完全陷入了帕克的防守陷阱中。

特里亞諾的面色嚴峻,沒有想到雄心萬丈的球隊在開賽第一場就會陷入這樣的苦戰,對手還是自己不屑一顧的騎士隊。

隨著JJ-希克森的籃下放籃,上半場比賽結束,騎士隊以60-53領先猛龍隊7分,令人不可思議的在第二節一度落後15分的情況下反超到領先對手7分!

中場休息的時候,騎士隊的更衣室里士氣高昂,每個球員都對拿下本場比賽信心十足!

「袁,乾的不錯。」

之前很少與袁滿搭腔的莫-威廉姆斯在半場休息的時候也主動與袁滿擊掌。

「嘿,袁,你那個跳投可真帥啊,這招可不容易練。」

坐在袁滿身旁的瓦萊喬一邊吃著香辣雞腿堡補充著體力,一邊對袁滿稱讚道。

「安德森,你的頭還疼嗎?」

看到瓦萊喬兩口就把漢堡吃完,袁滿不禁看了看瓦萊喬額頭上還隱隱透著紅色血跡的紗布。

Prev Post
大房的江孝林和二房的江扶離,一個長孫,一個長孫女,手裡都有實權,是明著不合。
Next Post
「錢兄加油,我全部身家都買了你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