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不是錢糧就是情報!這也算了,這些初見還能負擔得起,可將軍我們都多久沒見了?」

「我還聽說將軍這裡出了屍兵,我還聽聞,有個叫念小七的小姑娘纏著將軍。」

「……」

蕭讓無言,天下情報初見都知道,知道自己自然算不上難事,卻不知道為什麼初見只抱怨念小七,卻決口不提蘇雅。

「說正事!」蕭讓不敢糾結於此,只得提醒。

「好吧。」初見訕訕一笑。

「將軍現在雖然看似困難,卻有別人沒有的優勢。」

「哦?」蕭讓好笑,看著初見。

「說來聽聽?」

「別的軍隊都只有一個主將,而將軍軍營里卻有很多主將,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眾人歸心,自然不是那些看似強大的軍隊所能比擬的,所以說,將軍的軍隊戰不不勝所向披靡是有道理的。」

「確實如此。」蕭讓淡淡一笑,算是承認。

蕭讓不得不承認,一個軍隊,全讓自己來管理的話,上下左右,柴米油鹽各種事情,自己大概需要再多長一百個腦袋,可能還不夠用。

「可也有壞處。」

初見淺笑。

「嗯?」

蕭讓看著初見。

「因為將軍這般做的話,如果將來下屬反了的話,將軍怕是也不好阻止吧?」

蕭讓看著初見,不言。

「但是將軍似乎也不是那麼笨的人。」

初見看著蕭讓,似乎要看清這個一直很淡然的將軍臉上到底藏了什麼表情,半晌,蕭讓一動沒動,連臉上表情都是一個樣子。

初見嘆氣,真想從他身上多看到一點表情啊,可惜好像時間不多了,暗自嘆了口氣。

「那初見會反么?」 劍問大道 蕭讓笑看初見。

「會!」

初見回答斬釘截鐵。

「哦?」

蕭讓好笑地看著初見,面色平淡。

「要是將軍再跟我說什麼家國天下的話,初見就反了!」初見咬牙切齒。

「……」

蕭讓沉默不語。

「那家國天下到底是將軍的什麼,值得將軍費心費力?」

「……」

「將軍要是不說的話,我就斷了將軍的錢糧,想來將軍也拿我沒什麼辦法?」

「我們還是說正事吧。」蕭讓嘆氣。

「好啊。」

初見淺淺一笑,「只要將軍不再跟我提什麼家國天下,什麼價值觀,我就絕不為難將軍。」

「……」

蕭讓感覺好像快無話可說了,自己還沒提,初見倒是先提起。

「將軍只要不提那什麼家國天下就好說,一旦提及,那我就坑將軍了。」初見微笑看著蕭讓。

「嗯?」

蕭讓轉頭微笑看著初見,「你想幹嘛?」

「將軍的軍隊,兵馬錢糧現在全在我的手中,將軍考慮一下?我可不信銀月城能撐起銀麟軍的所有一切用度,雖然說銀月城相對來說還算是九黎的第二大城,但是想要不動聲色的靠交易行裝備銀麟軍的裝備和各種用度,現在怕是不行的。」初見笑看蕭讓,滿臉戲謔。

大意就是,你要是再提這些的話,我斷你銀錢,看你怎麼招兵買馬!

「……」

蕭讓無言,竟然突然有了些開心,看著初見。

「打住!」

初見輕咬貝齒瞪著蕭讓:「將軍要是再說……」

初見俏臉微寒,煞氣不由而生。

蕭讓瞅了眼初見,不由笑了。

初見咬牙,「我們談正事。」

蕭讓笑。

初見在一邊看得頭疼,左看右看蕭讓都是笑,半個有用的話題也沒說,反倒是自己好像是太著急了。

「那,將軍,如果那一道聖旨下來了,將軍怎麼辦?」

「沒辦法。」蕭讓笑。

「沒辦法?」初見皺眉。

蕭讓笑了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初見滿頭黑線,「你到底得有個想法吧?」

蕭讓點頭。

「想法就是,讓我培養的那些獨當一面的大將自己去折騰吧!」

「……」

初見眼睛都要綠了,「這就是你甩手將軍的當法?」

「自然!」

蕭讓笑。

「培養他們那麼久,還不能獨當一面,全讓我來,我恐怕也不要活了。」

「……」

初見咬牙切齒,「將軍是不是也如此對我?」

「不是!」

蕭讓舉手發誓,「我對每一個人都是真心的!」

「那你的下屬?」

初見提醒。

「那是……」

蕭讓笑。

「那是他們活該!」

初見終於知道了,原來自己不能和蕭二將軍談這個話題的。談來談去,結果著急的事情沒做,全折騰在一堆毫無意義的事情身上了。

雖然自己也好想好想和將軍獨處,便是這般鬧下去,也無不可。可是時間還長,現在的困難卻不是那麼容易應對。要是別人知道向來淡漠的蕭二將軍是這樣的性格,不知道多數人會嚇壞。

念及此,初見笑笑,神色又變幻半響,到底還是不知該高興或者是其他,終是嘆息。

「你這丫頭,笑起來好看一些。」蕭讓笑。

「我想和將軍笑得更長久一些。」初見淺笑。

「……」

蕭讓無言,終是嘆了口氣,「談何容易。」

自己倒還好說,這些年本來就想著可能會狡兔死走狗烹,因此這些年來自己倒是培養了不少好用的助手,與其說是助手,不如說是朋友。

如果按照別的軍營里的規章制度的話,單單就莫小白那放蕩不羈的性格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再說郎群,本來也該是一員睿智的將軍,卻偏偏因為性格容易劍走偏鋒,向來是貪功好進,要不是自己丟了個解解在他身邊,想來只要不是自己在身邊,軍營命令也不知道違背了多少次,按照律例,還是一個死。

自己不願意多做殺戮,因此才沒有聽了皇命直接滅羽族和天涼,雖然說可能被發現,但是現在看來倒是很好的,至少天下聞名的兩位將軍,現在還是自己的朋友,或者說是下屬。

蕭讓不認為自己能一個人能幫太康王拿下天下,但是這個天下拿下的後果蕭讓卻是大概知道的。

幽冥剪紙人 因此早些年自己一直培養尋找著志同道合的朋友,好在現在算是找到了。

如果真的是全讓自己來承擔的話,望山跑死馬,完蛋是遲早的事情。

可是現在的情況依然難以應付。

父親蕭戰是一員猛將沒錯,也忠君愛國,可是現在最好的結果也就是父親回到九黎城,勉強陞官加爵,實際上是明升暗降。

而自己卻不想要這樣的結果,即便是自己想要,那麼這些兄弟呢?無數浴血奮戰的日子,看慣了生死別離,數萬相信自己的弟兄要怎麼安頓?

就算是推託說銀麟軍損失慘重,安頓了多部分弟兄,剩下的呢?諸多主將難道一應給太康王推脫一句戰功不佳被流放?

如果只有自己的話自己頂天了帶著一眾將領反了就是,可是現在還有父親,自己怎麼也忍不下心讓父親一身功名毀於一旦,而現在最大的難處就在這裡。

初見在一邊定定看著蕭讓。

蕭讓明白初見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自己雖然喜歡名利雙收,但是到了情非得已的時候,難兩全的時候,自己也沒有必要做全了。

如果九黎城的王真的照顧下屬的話,想來不會如此,這幾個月銀麟軍的軍餉都降低那麼多,這就是想著收了自己兵權罷。

一旦沒有保護自己的實力,蕭讓付出那麼久的東西將所有的都不復存在,將不可以保護現在任何已經擁有的東西,不可以保護任何一個自己在乎的人。

初見自不言,卻不代表自己不夠聰明,如果不夠聰明,當初蕭二將軍也不會冒著危險救下自己。

看著蕭讓,盈盈一笑,緩緩道,「將軍不覺得現在實際上並不難么?」

「說來聽聽?」

蕭讓微微一笑。

「我想我即便不說,將軍也早就有了應對方法了吧。」

初見梨渦淺笑,看著蕭讓。

蕭讓為難笑了笑,確實自己有辦法,但是就這辦法就不是那麼好了,而且還容易出現意外。

蕭讓想得有點頭痛,突然看見遠處季紅慌慌張張跑過來,滿臉青紫,還有臉上還有幾個腳印,一身灰塵。

蕭讓看得目瞪口呆,瞪著季紅。

「你這是逃難的嗎?」

「不……不……」

季紅彎下腰,勉強用手支著膝蓋,上氣不接下氣。

「不是那你這麼慌張做什麼?」

初見皺眉看著季紅,季紅向來還算冷靜,雖然平時大家嘻嘻哈哈,但是季紅本事卻是有的,這麼慌張的時候那是真的少見。

「不……」

季紅捂著胸口喘氣,瞪著半眯著都睜不開的眼珠子。

「不是你倒是說啊你!難倒你調戲了哪家姑娘,被暴打了?我說就是活該!」

「不是啊!」季紅險些栽過去。

「那你倒是說啊!」初見笑著看著狼狽的季紅。

「不好了將軍!雷將軍,朗將軍還有莫將軍他們和雷將軍打起來了!」

季紅好容易喘了口粗氣,這才把話說完了。

「你倒是早說啊你!這麼著急的事情你怎麼不早說?」

總裁的甜心特助 初見瞪圓了美眸看著季紅。

「初見大當家,你倒是也給我時間讓我說啊你!」

季紅欲哭無淚,即便是自己要說,你也沒給自己時間說啊!

「他們三個怎麼會打起來的?」

蕭讓皺眉,三個打起來?要是兩個打起來還有個說法,三個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

季紅眨了眨眼,一臉茫然和無辜,指了指自己臉,滿臉委屈。

Prev Post
「你還能反天了!?」李瀟當即大怒,抬手一巴掌擊出,輕飄飄的一下。
Next Post
馬上甲龜海王族的強者,立刻分開行動,他們要用實際行動阻擋大秦王庭的腳步,同時他們相信大梁王庭等王級勢力會支援他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