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啊,其實也不是什麼秘密。聽說蓉城的何市長的老爸得了腦溢血還有什麼肝癌,是一個叫華新的小醫生救的,這個華君好像是華新的大哥,所以……」

「我懂了。」

陸長天道:「這事沒問題。」

……

「蓉城?何市長?」陸長天眉頭皺了起來:「何高官市市長,這下麻煩了。」

臨山監獄監獄長馬皓的辦公室內,陸長天找了上天,把有人替華君求情的事情說了出來。

「你是說省級市市長何正欠了華君弟弟一個人情,想要替華君辦理個保外就醫?」馬皓反問道,陸長天並沒有反駁點頭稱是。

「沒想到啊。」

馬皓琢磨著:「這個服刑人員居然能找上省級市的市長替他求情,面子夠大啊,可惜……想要弄華君

(本章完) 「你沒做,怎麼會知道沒有這個可能。」

李青嚴肅道:「我把這個任務交給你,需要多少錢,我支給你。」

鄭國躊躇了半晌,咬了咬牙沉思道:「是,我這就去做,務必完成任務。」

「把華志安全的送回國內。」李青囑咐道。

「我明白。」鄭國並沒有拍著胸脯保證,畢竟俄國黑手黨是出了名的兇殘,他只能盡全力去做。

鄭國辭別了李青,便飛往了內蒙。

……

京城近郊高檔別墅群。

李青驅車直達別墅小區,他準備把找到華志的消息告訴華新。

雖然孔家演武堂被滅只是過去了一兩日時間,但是整個京城風平浪靜。孔家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動,這讓李青更加重視華新來,見識到了華新的恐怖能量,發至真心的願意與華新結交,他心裡也有了自己的一點點小九九。

別看李青老爸李敖是青幫龍頭,青幫的勢力遍布整個華夏。

泊心公寓 但是,青幫龍頭李敖卻被政府牽制著。

名義上是青幫龍頭,暗地裡卻被政府掌控著。

只要青幫不做出過分的舉動,政府是不會對付青幫的。

但是,這讓李青有種兩頭不是人的感覺。

他受夠了這種日子。

要麼擺脫政府的控制,徹徹底底的做青幫龍頭的大公子。要麼直接拋棄青幫這個偌大的產業,轉做正行。可是,政府不願意,他李青就必須一輩子打上黑道這個字眼。

李青不願意,他想要改變現在這種局面。

華新的出現,孔家演武堂的覆滅,讓李青看到了這種契機。

「青哥。」

別墅草坪上,華新面對著朝陽,修鍊著聖獸古拳。

他倒是沒想到李青一大清早會來找自己,不由沖著後者招呼道。

李青從車上下來后,沖著華新笑道:「華醫生,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華新一愣,好奇道:「什麼好消息?」

京城到了即將換屆的時間段,整個京城暗潮洶湧。

京城四大豪門貴胄都不希望這個時候,出現太大的變數。

他倒是想要把孔家抹掉,可陳家讓他暫停,他卻不得不暫時停止自己的計劃。除了滅掉孔家,殺一儆百,這段時間還能有什麼好消息?

「天大的好消息!」

李青笑著迎向華新道:「關於華叔的消息!」

華新一驚,狂喜道:「青哥,你有了我爸的消息了嗎?他在哪裡,你快點告訴我,快點。」

華新急不可耐,李青也感到驕傲。

不過,想到華志現在的處境,他也替華新焦急。

「華醫生,華叔的處境,現在有些不妙,不過,你也不要太焦急,我們已經開始交涉了。」

「什麼處境?」

從李青的口氣,華新提出華志的情況有些不妙,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李青感受到了華新渾身湧出來的氣勢,不由感到呼吸一滯,心頭掠過一絲驚駭,好深厚的功力,難怪孔家演武堂會被華新滅掉。想到這裡,他更加期望華新能夠幫助他擺脫現在的困境。

「華叔被抓到了國外,被強迫做工!」

李青神情嚴肅的道。

「國外?」

華新臉色陰沉出水來了:「究竟怎麼回事?」

李青搖了搖頭道:「具體怎麼回事,我們不知道,不過我們查到華叔最後去了內蒙,而通過內蒙道上的朋友,我們了解到邊境外的俄國佬知道華志的消息,一番打聽后我們知道華叔很可能被俄國佬擒住,監禁了起來,被迫做了勞工。」

「俄國佬!」

「勞工!」

想到父親這麼多年沒有回家,家裡的情況每況日下。

一家人飽受鄰里,親戚們的各種輕視,各種瞧不起的白眼,華新心裡就感到一陣陣揪痛。甚至,有傳言說父親在外面養小老婆,不管不顧這個家。

華新一家沒少受人嘲笑,他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但是,華志幾年不回家,他也無從反駁,只能默默承受。

今天聽到李青說華志被擒到了俄國做勞工,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湧出了熊熊的怒火。

「勞工?」

「誰做的?」

華新眼中燃燒著熊熊烈火。

李青看到華新眼中的怒火,本能的感到恐懼:「是俄國黑手黨做的。」

「俄國黑手黨?」華新反問道。

「是的。」李青點頭確定。

「俄國黑手黨是俄國境內最大的犯最組織集團,也是國際上著名的國際犯罪組織集團。在世界各地都有俄國黑手黨的身影,他們兇殘暴虐,勢力甚至滲透到了俄國的政府之中,勢力堪稱恐怖!」華新雖然不了解國外的黑道組織。

但是,俄國黑手黨卻是世界上知名的犯罪組織集團。

現在不少影視作品之中,便有俄國黑手黨的身影存在。

他們兇殘暴虐,為了自己的利益,一旦發現背叛者,告密者,甚至是損害組織利益的警察,都會遭到俄國黑手黨的血洗。

「怎麼會招惹上了俄國黑手黨?」

華新也感到事情有些棘手。

李青知道華新的憂慮,道:「我已經安排青幫的兄弟與內蒙那邊道上的兄弟接洽,盡量想辦法把華叔從俄國邊境弄回來,只希望錢能夠通神。」

「青哥,謝謝你。」

華新知道李青想要用錢把華志保出來,不過卻擔心錢不管用。

「不論多少錢,都要把我爸從俄國佬的手中解救出來。」華新斬釘截鐵的道。

李青神情嚴肅:「華醫生,你放心,錢不是問題,我只怕……」

「怕俄國佬不配合?」華新看出了李青的擔憂。

「是的!」

李青點頭表示肯定:「畢竟,還沒有聽說過從俄國黑手黨手中活著離開的階下囚!」

華新聞言,臉色陰沉似水。

渾身驟然湧出一股森寒,冷冽刺骨的聲音回蕩在李青的耳邊,讓他渾身發寒:「他敢動我爸一根汗毛,我滅了他!」華新口氣中的森寒殺意暴露無遺。

如果是過去,李青渾然不會在意。

但是,經歷了孔家演武堂覆滅一事。

他知道華新真的能做出覆滅俄國黑手黨的事情來,心頭駭然:「希望這群俄國佬不會自取滅亡!」

(本章完) 京城近郊,一別墅小區。

蔣莉隨同華新返回京城至今已經過去了好多天的時間。

但是,她卻還未蘇醒過來。

蔣欣看著床上陷入昏迷之中已經五六天時間的蔣莉,眼中閃過憂慮之色。

華新替蔣莉檢查,當初子彈射入蔣莉的腎臟之中。

經過手術治療,華新已經成功的從蔣莉的體內取出了子彈,並且利用『固本培元行針之法』替蔣莉固本培元,更是不惜代價把體內的聖獸古拳五行真氣導入蔣莉的體內,滋養她的五臟六腑。

可是,五六天過去,蔣莉居然沒有蘇醒的跡象,華新的眉宇間有著深深的憂慮。

「新哥,她怎麼樣了?」蔣欣關心的望著蔣莉。

「手術很成功,身體已經沒有大礙。」華新皺著眉頭問答,心中有著揮之不去的疑惑。

「那她怎麼還沒蘇?」蔣欣問出了華新心頭的困惑。

「我也不知道。」華新搖了搖頭:「她沒有蘇醒過來,不是身體的原因,我想應該是心裡的原因。」

想到蔣莉在蓉城把蔣欣交給自己,她表露出死志時。

華新便肯定蔣莉心中有著化解不開的心結,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讓她不願意求生從而選擇了求死。

「心結?」

蔣欣疑惑的看著華新:「你知道嗎?」

蔣莉與華新之間走的這麼近,而且已經有了肌膚之親滾了床單,蔣欣下意識的問道。

華新搖了搖頭,反問道:「你知道是什麼嗎?雖然她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但是你如果能夠幫她解開心頭的心結,她能夠明白你說的話的,那時便能自動蘇醒過來了。」

蔣欣秀眉的柳眉微蹙,撅著小嘴,眼中儘是委屈,心頭暗自不平:「你都和我老媽滾了床單,難道還不知道她心中想的是什麼嗎?騙鬼呢。」

蔣欣顯然不相信華新的解釋,但她卻沒有表現出來。

「新哥,你一定要救救她。」

「我會的。」

華新保證道。

王敏,魏馨兩女女站在門外望著房間內的華新與蔣欣兩人,心頭閃過各種念頭。經歷過蓉城綁架一事,兩人已經打心裡接受了蔣莉成為華新女人的事實。

兩女女也替蔣莉感到焦急。

「新哥,你說蔣阿姨什麼時候能夠蘇醒過來啊?」王敏,魏馨兩女女以前都是稱呼蔣莉蔣姐姐的,但是礙於蔣欣,當著她的面便只能這般稱呼蔣莉了。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我也不知道,這個要看她的求生意志。」

華新擔心的正是因為這一點,如果蔣莉自己不願意蘇醒過來,恐怕……他不願意去想這個結果。

柔弱病王沖喜妃 「這樣啊。」

王敏,魏馨兩女女同情的看著蔣欣。

但是,蔣欣卻並不領情,撅著嘴偏過了頭去,心裡卻暗自咒罵著王敏,魏馨兩女女:「你們兩個都是她的情敵,情敵。」

王敏,魏馨兩女女一眼便看出了蔣欣心頭的想法,尷尬的對視了一眼。華新不知道四女女間的糾葛,沖著蔣欣安慰道:「蔣欣,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蔣阿姨有事的。」

他走出蔣莉的房間時,還不由沖著王敏以及魏馨兩女女吩咐道:「敏姐,馨姐,你們多看著蔣欣一點,多陪陪她,不要讓她胡思亂想。」

「好的。」

王敏,魏馨兩女女只能無奈的對視了一眼,點頭答應了下來。

如果蔣欣願意,兩女女倒是不解釋,只是……蔣欣未必會接受她們兩人的好意,恐怕只會把她們兩人當做仇敵看待。

還有兩三個月時,便是換屆的時間。

這段時間,京城表面上看似很平靜。

但是,身為京城四大豪門貴胄的任何一家,都在暗中運作。

他們都希望把自己的人推上權力的巔峰,即使不能把自己的人推上權力的巔峰,也不能讓自己的死對頭走上那權力的巔峰,或者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內,各個方面都會受到對手的牽制。

陳豪,京城陳家人,中紀委組長。

陳豪常年遊走在官場之中,各種飯局應酬不斷,早已經落下了胃病的病根。胃病三分葯,七分養。饒是他吃了很多葯,但是因為生活規律的原因,胃病始終不見好,有時候痛起來,簡直要人命。

陳家招攬華新做了私人醫師,陳豪便嘗到了甜頭。

他的胃病經過華新的調理,發作的時間遠沒有過去那麼頻繁了,即使發作時痛疼也遠比過去小了很多,他很感謝華新。

Prev Post
萬劍谷的劍無雙出聲了,他是劍修,更是一位青年才俊,他將價格直接提升到了一千萬,雙目銳利地掃射了周圍一眼,有著一種勢在必得的孤高之姿。
Next Post
另外,為了您的病情考慮,我還想要請馬丁先生,在為您治療的期間,對您和母親身邊的幾個侍女,進行一些必要的培訓…畢竟,如果她們能夠掌握一些,簡單的醫學常識,也就能更好的服侍您,以及母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