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丹青斜乜了慕南天一眼問道。

「我這幅身體,也只能用那個方法吊著了,不然的話我可活不久了,你以為呢?」

慕南天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忍不住嘆了口氣。

「我還不想那麼快死,與其說是苟延殘喘,但不如說是我放心不下思晚那個丫頭,當年我哥哥拚命護住我們兩個,讓我們逃了出來,我可不能辜負哥哥的一片期望。」

「南山的事情你還請節哀吧!」

柳丹青也嘆了口氣,伸手搭在了慕南天的肩膀上,輕輕地按了按。

「廿四樓,真的惹不起啊!」

「是啊!三教之一,豈是我們惹得起的?但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慕南天激動地捏住自己的雙拳,語氣開始變得激動起來。

「我們明明跟廿四樓的人沒有任何交集,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實力當道,人家想打你就打你,這些都是無可避免的。」

柳丹青坐在了慕南天的旁邊,仰著頭嘆息了一聲。

是啊!

這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一旁的項天笑深知這個道理,不過他可不想聽這兩個老男人敘舊。

「開啟鍛造模式!」

昨天系統激活的鍛造模式他還沒時間去查看,現在剛好抽出時間查看一下。

錚!

一道大型的屏幕突兀般出現在了項天笑的面前,登時便嚇了他一跳,當他看到慕南天和柳丹青二人還有交談的時候,便忍不住鬆了口氣。

看來……這個屏幕只有他一個人能看到。

只見屏幕裡面,一個純金鍛造的爐鼎正在緩緩旋轉著,在爐鼎的右手邊,有著一個個的小格子,格子裡面靜靜地放著一些東西。

項天笑一眼望盡,那格子裡面的東西赫然便是千陸,「全村最好的刀」。

而在爐鼎的上方,還有幾個選項,分別是進階,鍛造,煉丹。

而目前所在的界面便是進階。

項天笑用意念去控制一下,把界面轉換為鍛造。

鍛造區的格子空空如也。

緊接著便是煉丹,煉丹區的格子靜靜地置放著一顆項天笑從廖成賢那裡搜刮來的逍遙丹。

項天笑把界面再次轉換到了進階區。

他試著把格子裡面的「全村最好的刀」放進爐鼎裡面。

「滴!宿主若是想要進階『全村最好的刀』,需要精鋼四塊!」

系統的提示聲在項天笑的腦海中響起。

「原來如此,這……簡直就是一個BUG啊!」

項天笑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眼中滿是精光。

砰!

就在這時,一道爆炸聲響起。

「不好了不好了!爺爺,哥哥……哥哥煉丹炸爐了!」

這個時候,從遠處傳來了一道尖叫聲,只見柳東籬滿頭大汗地從裡間跑了出來,對著柳丹青說道。

「什麼!這臭小子!」

柳丹青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嘴裡罵罵咧咧了一句。

「我們快點過去看看吧!」

慕南天也站了起來,三人火急火燎地走了進去,項天笑在好奇之下,也跟了進去。

入眼是一片偌大的庭子,庭子的左手邊種著一片竹林,竹林中有茅屋一間,竹林外有石桌一張,石凳五張,還有一處約莫三米高的假山,潺潺流水緩緩從上面流下。

往裡進去便是柳家的祠堂,供奉著柳家的每位先祖。

右手邊則有屋子四間,其中一間靠里的屋子正在冒著黑煙,一股燒焦氣味夾雜著淡淡地藥味不由得竄進每個人的鼻子里。

「臭小子!你到底在幹些什麼!又搗鼓出了一些什麼東西出來!」

柳丹青怒吼了一聲。

「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一道好聽的女聲響起。

只見從竹林里匆忙跑出來一道倩影,一襲青衣展現出了她那完美的曲線,臉上帶著慌亂之色。

美!

美得不可方物!

一雙彎彎的黛眉緊緊皺著,一頭長發盤成了一個髻,剛出水的皮膚白裡透紅,脖子間還氤氳著熱氣,一張精緻絕倫的瓜子臉正微微滴著水滴,脖子上的水滴慢慢滑到她那迷人的鎖骨處,甚至流進了她的乳溝裡面。 砰!

柳丹青暴力地踢開了那扇門。

呼!!!

一股濃重的黑煙不禁從屋中竄出來。

「臭小子,居然搞出這麼大的陣仗!」

柳丹青不停地扇著風,罵罵咧咧地說道。

「喂!臭小子,你還閑炸爐炸得不夠嗎?這已經是你炸壞的第三個葯鼎了,我說你小子,老老實實跟我學煉藥丹,你偏要去弄這些有的沒的,真的是氣煞老夫了!」

「咳咳!爺爺,您就饒了我吧!您叫我練的那些葯丹,我都已經煉完了,品質明明都已經達到上品,您為什麼還總說不過關!」

黑煙散盡,一名男子盤坐在地上,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經被燒得有些不成樣子,只看看遮住他的重要部位,一張臉蛋烏黑無比,看不清真容,但是聲音卻富有磁性,屬於那種身下受的類型。

「臭小子,我就是為了不讓你去碰這些歪門邪道的東西,才這麼說你的,你這麼不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啊!」

柳丹青猛地上前一步,抓住了男子的耳朵,一把把他扯了起來。

「疼疼疼!爺爺!疼!」

男子倒吸了一口涼氣,不停地求饒道。

「今天你南天伯伯來了,快去梳洗一番,現在這個模樣成何體統!」

柳丹青罵了一句,鬆開了捏住男子耳朵的手。

「得嘞!您老稍等片刻!」

男子嘿嘿笑了一聲,便腳底抹油溜走了。

「淮安生性聰慧,你就不用管他的愛好了。」

慕南天望著柳淮安消失的身影,不由得笑了一聲。

「這個我也知道,我只是害怕他會誤入歧途。」

柳丹青嘆了口氣,話語間滿是擔憂。

「淮安隨了他爹的性,你就不用擔心了。」

……

總之,發現炸爐之後柳淮安並沒有任何事情,眾人也就放心下來了。

「南天,我事先不知道你要來,所以葯我暫時沒備好,你們今天就在這裡落塌一晚,明天我再把葯備齊。」

飯桌上,柳丹青夾了口菜說道。

「無妨。」

「正好今晚是夏沁城一年一度的飄絮節,自然可以觀賞一番。」

「年初之時,夏沁夜晚風飄絮……沒想到還能有機會見上一面,哈哈哈哈!好啊!好啊!」

「我要去我要去!」

柳東籬一臉興奮地說道。

這一頓飯,便在歡聲笑語之中結束。

夜幕降臨。

咻!

砰!

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陣響聲,火光照亮了整片天空。

「好漂亮啊!」

項天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純粹的煙花,比他們那邊買的那幾百塊錢的煙花還要好看多了。

「每年的飄絮節一開始,街上就會買一些用稻絮花做成的花糕,可好吃了!」

柳東籬蹦蹦跳跳地說道。

「思晚姐姐,你快點帶我去吧!去晚了就沒了。」

「好好好,思晚姐姐帶你去。」

慕思晚摸了摸柳東籬的腦袋,臉上洋溢著一絲笑容。

那宛若能將四周的冰雪全都消融的笑容,項天笑還是第一次見到。

美!

項天笑竟不知不覺間有些看呆了。

「嘿!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

一旁的柳淮安不由得拍了一下項天笑的肩膀。

「可以啊!」

柳淮安是個自來熟,原本看到在飯桌上一言不發的項天笑,便坐在他的身邊跟他聊起了家長里短,漸漸地也算是熟絡了起來。

項天笑也知道柳淮安性子不壞,於是便跟他結交成為了朋友。

沐浴一番之後的柳淮安顯得帥氣無比,一頭綢緞似的黑髮束起后仍垂到腰間慵懶的隨風微微擺動,一襲黑棉做成的衣物正配他那頭秀髮。細緻的面龐頗有幾分國色天香的味道,狹長的雙眉如彎月,微揚的唇看起來柔軟無比,吹彈可破的肌膚,優雅迷人的脖頸,修長的身材比項天笑還要高出一些。

一雙眼睛微微眯著,伸手攬在項天笑的肩膀。

看著柳淮安的樣子,項天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話。

眯眯眼都是怪物。

而柳淮安的特徵便是屬於這種眯眯眼的人。

「走吧!」

看到慕思晚牽著柳東籬的手走了出去,柳淮安也輕笑了一聲,摟著項天笑跟在後面走了出去。

但就在踏出門口的一瞬間,兩人卻非常一致地停頓了一下。

「你也注意到了吧!」

柳淮安對著項天笑輕聲問道。

「這氣息不止一個人。」

項天笑臉色有些凝重地說道。

他感受到的這股氣息跟之前踏入十里長街的那股氣息完全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這股氣息從早上一直跟到現在。

到底是所為何事。

項天笑也就不知道了。

「事情變得稍微有些有趣了。」

……

夜幕下的夏沁城一片燈火通明,在走出十里長街之後,便看到街道的兩旁擺滿了琳琅滿目的商店。

夜色如濃稠的墨硯,深沉得化不開……

「真漂亮啊!」

已經習慣夜市喧囂聲的項天笑緩緩步在繁榮的街道上,聞著空氣那沁人心脾的香氣,全身心慢慢地放鬆了下來。

「有些蠢蠢欲動了。」

Prev Post
被林沁兒狠狠瞪了一眼,他才悻悻的摸了摸鼻尖,「開個玩笑,別太認真。」
Next Post
半響之後,外面傳來輕盈的腳步聲。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