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獨角獸已經將她們的意見告訴了楊風,這兩個人堅定得要跟著楊風走。

「恩,我們留在這,實際上就是跟著你。不是嗎?咱們怎麼說也是來自於一個地方,這個時候,不會把我們拋下吧?」蘇婉兒淡笑著對楊風說。

「跟著我,可是很危險的。」楊風不由的說:「如果留在這裡,我可以安排你們在城裡,這樣的話,相對比較安全。」楊風看著林如夢還有蘇婉兒說道。

說實話,楊風帶著林如夢總覺得很是彆扭。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什麼。

「楊風,這麼討厭我們啊?非得趕我們離開嗎?」蘇婉兒看著楊風,反問道,意思已經是很明顯了。她們不想去城裡。還是想要跟著楊風。

誘妻入室 「既然你們不怕危險,那就跟著吧,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楊風很是無語的說,他也不知道為何,自己就答應了。

「放心吧,絕對不會的。」蘇婉兒立刻的笑了。

實際上,她們經過那段痛苦的經歷之後,讓她們對神界都有恐懼的感覺了。她們必須得找到可以保護她們的人。在這神界,估計也就只有楊風了。

在城裡,或許可以稍微安全一點,但是,神界絕對不是真正的安全,如果誰要是打她們主意的話,那也有的是辦法。

城裡只是不能當街殺人罷了。

在她們心裏面,還是覺得跟著楊風最保險。

「走吧,我們先去收拾了血雲殿。」楊風點了點頭,直接的就要出發了,該見的人都見了,該安排的都安排了。

楊風,夢幻獨角獸,林如夢,蘇婉兒乘坐著飛鳥快速的朝著血雲殿的方向飛了過去。

大概兩天多的時間,飛鳥來到了血雲殿的上空,就這麼直接的停在了那裡。

「刷。」

「刷。」

「刷。」無數道的身影都是立刻的出現,然後將飛鳥給包圍了起來,有人將金屬生命就這麼的停在空中,那就是對他們的挑釁。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何人?」其中一人怒聲的質問道,並沒有直接的出手。

敢來他們這裡,並且公然的進行挑釁,那絕對不是一般的人。他們即便是很惱火,也要暫時忍著,如果要是能和平解決問題的話,那是自然不過。同時,也是注意觀察他們的實力,如果他們要是實力不夠,不過是虛張聲勢的話,那他們就立刻的滅了對方,如果要是真的很強,那就該低頭就低頭,該認錯就認錯。

「哼。」楊風冷哼了一聲。這些人竟然還不知道他來做什麼。

「不知道閣下來我們這裡何事?」這個時候,血雲殿的殿主也是走了過來,站立在空中,開口問道。

他剛才通過神識已經觀察到了楊風和夢幻獨角獸,自然也是認了出來了。

楊風和夢幻獨角獸這幾年也是很出名的。

關於他們的模樣都有描述,現在楊風和夢幻獨角獸都沒有改變模樣,他認出來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

「為了何事?呵呵,你們不知道嗎?」楊風冷笑道。血雲殿請那麼一個高手來對付他,這些高層們們可能會不知道嗎?

「楊風閣下,我們真的不知道啊。」血雲殿主也是很鬱悶的說道,他要是知道的話,那就好了,最起碼也知道到底該如何的應對了。現在的他,完全是一臉的茫然啊。

「哼,三年多前,你們可是請了一個超級強者要滅了我,滅了黑風堡。現在這麼快就忘記了?還問我來這裡幹嘛?覺得我是來你們這裡旅遊來了嗎?」楊風淡淡的說道,對方忘記了?那他就讓他們想起來。

「沒有,絕對沒有,我對天發誓。」血雲殿殿主立刻的辯解道。

他這個時候也是懵了,他做過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啊。

超級高手?他怎麼可能會請到超級高手呢?

而且,還是楊風眼裡的超級高手。那就更不可能了。

「沒有?」楊風笑了,這些傢伙做了不敢承認啊。

「當真沒有,我絕對可以發誓的,沒有做。」血雲殿殿主著急的說。

在他看來,這絕對是無妄之災啊。

自己明明沒有做,他相信其他高層也沒有做,卻引來了楊風來興師問罪,要知道,楊風可是有名的煞星啊,豐城多少大勢力據說都是在黑風堡栽在楊風的手裡面了。

那些去黑風堡的強者可都是一個沒有留。楊風的手段可見一般。

他必須得解釋清楚。不然的話,血雲殿就可能成為歷史了。

連豐城的大勢力都擋不住楊風,別說是他們血雲殿了。

「恩?」楊風的眉頭一皺,看著血雲殿殿主和血雲殿高層的反應,還真是沒有。那是怎麼回事呢?楊風能夠判斷出來,絕對是血雲殿的請來的高手。

「到底是誰派人追擊你們?」楊風對著林如夢和蘇婉兒問道。

那道能量分身要的也是林如夢和蘇婉兒,那些血雲殿的人也是追擊林如夢和蘇婉兒,只要問是誰派的人,那應該就清楚了,以前的時候,楊風只知道肯定是血雲殿的人,但是,具體是誰還沒有問呢。

「是他們少主。」蘇婉兒立刻的回答。

楊風隨即點了點頭。

「讓血雲殿少主過來給我說話。」楊風沉聲的說,基本上已經確定了,肯定是這個人。

「我兒子離開這裡已經幾年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悄無聲息的就離開了,我也奇怪呢。」血雲殿殿主也是連忙的回答道,這個時候,他臉上全都是冷汗。他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一定是這樣的,自己的兒子竟然請人了,只是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怎麼請到超級強者的。

這個時候,他恨不得將自己那個兒子給碎屍萬段了。

自己惹了禍,也不說一聲,自己跑了,讓他們整個血雲殿來陪葬,如果要是早說的話,他們這些高層去負荊請罪,或許他們這些高層最後都得死,但是,最起碼能夠保住血雲殿吧,現在呢?他都不知道到底該怎麼面對了。

自己這個兒子,真是該死啊。

「楊風,我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應該就是那個傢伙的,是他的本體,就在這宮殿之下。」就在這個時候,夢幻獨角獸對楊風進行了神識傳音。

「就在宮殿之下?」楊風不由的一愣。這個時候,楊風有些奇怪,那傢伙的本體應該是比他們更強大的,夢幻獨角獸能夠發現那個傢伙,那個傢伙也是應該能夠發現楊風的,既然如此的話,對方應該對他們發動攻擊才對。但是,對方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是非常怪異,非常反常的行為。

「對。」夢幻獨角獸立刻的答應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被困住了,沒有能力出來對付我們。如果是這樣的話。」

說到這裡的時候,夢幻獨角獸不由的笑了,雖然話沒有說出來,但是,意思卻是很明顯了。

夢幻獨角獸準備出手,這是一個機會。

「風險會不會很大?」楊風問道,楊風不希望夢幻獨角獸出事。

要知道,夢幻獨角獸那可是楊風手底下的王牌,如果沒有夢幻獨角獸的話,楊風在這神界基本上是寸步難行的。

「老大,放心吧,這次或許是我的機緣。」夢幻獨角獸笑道。

「那小心一些。」楊風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楊風總不能說要破壞對方的機緣吧。如果是這樣的話,夢幻獨角獸以後跟著他楊風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甚至會離開楊風。

「恩。」夢幻獨角獸開口。

隨即,夢幻獨角獸就消失了。

離開了飛鳥,來到了血雲殿的底下,至於楊風,開著飛鳥暫時的躲在遠處了。

真是沒有辦法,這樣級別的戰鬥,楊風根本就無法攙和。但是,楊風也沒有多想。自己現在已經很不錯了。自己未來有一天肯定會達到這個境界,也肯定會超過這個境界。現在自己只是修鍊的時間太短罷了。

實力,那都是有一個積累的過程的。

一步登天?也不是沒有,只是太少罷了。

血雲殿的殿主看到這樣的變化,非常的不解,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楊風這是掉頭就走,不準備追究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只是他覺得這種可能性應該是比較低的。

但是,他也不敢問。只能是站在空中,不知道該怎麼辦。

血雲殿底下。

夢幻獨角獸來到了這裡。

當他看到有個人被鎖鏈鎖住的時候,不由的笑了,果然,果然和他想的是一樣的啊。

「你還敢來?找死嗎?」那被鎖鏈鎖住之人看著夢幻獨角獸,冷聲的說。

他的實力要比對方強不少的。

對方竟然敢來這裡?他覺得他不出手已經是很不錯了,對方卻是想要滅了他,這讓他很是惱火。

「我還真是找死。」夢幻獨角獸說著直接的就發動了攻擊。

一道光芒從他的身上射了出來。

直接的轟在了那被鎖鏈鎖住之人。

那人根本就沒有動,實際上,他也動不了。

但是,夢幻獨角獸的攻擊根本就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他的攻擊就好像是一根繡花針落到了大海裡面一般,靜悄悄的,連一朵浪花都沒有起。

「恩?」夢幻獨角獸不由的一愣。

自己的攻擊那是相當強的。為何落在他的身上,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就這點本事嗎?繼續攻擊啊,得像一個男人。不然的話,我看不起你。」那被項鏈鎖住之人看著夢幻獨角獸大笑著說道。

「哼。」夢幻獨角獸冷哼了一聲,然後不再說話,直接的發動攻擊。

他怎麼能允許別人這樣說他?

一個被鎖鏈鎖住的人,他不信滅不了對方,剛才之所以沒有用,那是因為攻擊不夠,如果攻擊上去了,那就足能夠滅了對方了。

而且,他現在攻擊的時候,那是用神器攻擊的,這是火神給他煉製的武器,那級別是相當的高的,能讓他的攻擊增加好些倍。

「轟。」的一聲,那神器直接的攻擊在了被鎖鏈鎖住之人的身上。

頓時,那人鮮血直流。

很明顯,這一次攻擊起到了作用。

「啊。」那被鎖鏈鎖住之人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你竟然擁有絕世神器?」那人看著夢幻獨角獸,痛苦的說道。

絕世神器,就是在神界,那都是極其罕見的。

「呵呵,知道你今天必死就好。」夢幻獨角獸沉聲的說。

「你為何一定要殺我呢?本質上我們是無冤無仇呢,何必呢?」那被鎖鏈鎖住之人不由得說。顯然,這個時候,他也是害怕了,所以才會如此的說。

「呵呵,無冤無仇?無冤無仇是你的虛影先找我們麻煩的。再者,我為什麼殺你相信你自己很清楚,你身上可是有一件東西的,我很感興趣,你捨得給我嗎?」夢幻獨角獸淡笑道。

「哈哈哈,殺了我吧,殺了我你也得不到的,動手吧。」聽了夢幻獨角獸的話,那被鎖鏈鎖住之人大笑了起來,再也不談其他的了。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夢幻獨角獸開始不斷地出手,那傢伙的身上也是留下了一道又一道傷口。但是,他卻都忍住了,就是一聲不吭,什麼都不說。

這讓夢幻獨角獸也是一點脾氣都沒有。

不得不說,這傢伙還真的是非常的硬氣。好像一點都不怕疼,好像一點都不怕死一樣。

「你當真覺得我不敢殺你嗎?」夢幻獨角獸看著已經被他的神器重創之人,沉聲的說道。他現在也沒有一點勝利的喜悅,他要的不過是那件東西罷了,現在看來,是難以得到了。

如果這傢伙死了,那件東西肯定也是沒有了。因為,那件東西已經和眼前這傢伙融為一體了,如果這傢伙自動將東西交出來的話,那他還能得到,但是,如果要是這傢伙死了的話,那東西跟著一塊就完了。

「我在這裡被困了無數年,早就是生不如死了,如果你要是能殺了我的話,那最好不過,這樣的話,還滿足了我的心愿呢,要殺,速度點。別說那麼多廢話。」看著夢幻獨角獸,被鎖鏈鎖住之人大笑著說道。

「那就死吧。」夢幻獨角獸沉聲的說。

隨即,手裡面的神器狠狠的砸向了那傢伙的頭部,他也是沒有辦法,對方執意不肯,雙方本身就是死敵了,那就沒有必要留著對方了。

夢幻獨角獸在神界太久,已經習慣如此了,在神界,這樣的廝殺很正常,每時每刻都有無數起。

「砰。」的一聲,那傢伙的頭部遭遇了重創,他直接的就沒有了生命氣息。

「我給過你機會的,但是,你卻沒有珍惜,這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著,夢幻獨角獸就準備離開了。

但是,他剛走兩步,立刻的就聽到了後面的動靜,這讓他不由立刻的扭過了頭,他感覺情況有些不太對。因為,一股無比恐怖的氣勢突然間的爆發了。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他看到了剛才被鎖鏈鎖住的人直接的斷開了鎖鏈,大笑著說。

「你,你沒有死?」夢幻獨角獸看到這樣的情形,也是大吃了一驚,對方明明是死了,但是,現在卻是活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還得感謝你,從此以後,我自由了。完全的自由了。」那人大笑著說道。

現在,他的心情很不錯,同時,他身上的傷勢也全都恢復了,這更是讓夢幻獨角獸感覺到了不可思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你剛才的時候,明明已經死了。」夢幻獨角獸開口,他現在是滿臉的吃驚。

對方到底是怎麼復活的呢?到底是怎麼斷開這鎖鏈的呢?要知道,自己只是殺死了對方啊,僅此而已。

「哈哈哈,是,我剛才的時候確實是死了。但是,這又如何呢?」那人大笑著說:「我憑什麼告訴你呢?為了感謝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殺了你。」

隨即,一道恐怖的光芒從那傢伙的身上發了出來,夢幻獨角獸連忙的躲避。

不過,對方釋放的速度太快,太過於突然,夢幻獨角獸雖然是竭盡全力的阻擋了,但依然是沒有躲開,他的身上出了一個大洞。

這個時候,這個空間開始塌陷了。

在外面,楊風發現血雲宮殿一下子就塌陷下去了。

來的非常的突然。

「雙方的戰鬥這麼的激烈?」楊風的心裏面不由的想。

Prev Post
另外,為了您的病情考慮,我還想要請馬丁先生,在為您治療的期間,對您和母親身邊的幾個侍女,進行一些必要的培訓…畢竟,如果她們能夠掌握一些,簡單的醫學常識,也就能更好的服侍您,以及母親…」
Next Post
對於楊風來說,最好的選擇就是加入葯神公會,而且,還要有一定的地位,如果沒有地位,誰會保護你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