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樣一來就會引起狂象魔帝的警惕,方昊天在等,等他完全掌控陣法后才與唐火火配合聯手,關鍵時刻給予狂象魔帝最大的打擊,最好是一擊則殺。

唐火火不知道這一切,他只感覺到祭壇內除了他和狂象魔帝對戰的動靜之外,其他動靜都沒有,這讓他有點不安,不知道方昊天等人進來后現在是什麼情況。

但唐火火現在分身乏術,只能全力應戰了。

「看劍。」

唐火火手中的劍陡然變化。

「還有更厲害的劍法?這劍法更熟,小子,你,你這些劍法到底從哪裡來的,我怎麼感覺到了我魔界至高絕學的影子……」

狂象魔帝浮現驚訝之色。

唐火火不吭聲,劍法一變后,人劍合一,身體化為一團劍光瞬間將所有魔氣拳擊碎,然後輕輕一閃便如離弦之箭到達狂象魔帝的面前。

轟!

一團劍光狠狠的與狂象魔帝的拳頭撞在一起。

「嗯!」

狂象魔帝發出一聲痛哼,他的拳頭被劍光絞碎了。

但劍光也消失了,唐火火臉色發白的被拳頭的力量震飛出上百米遠,身體撞到一根石柱后一個大反彈便摔落地,張嘴就噴出血來。

「想兩敗俱傷?你還是低估了在這裡我的強大。」

狂象魔帝向唐火火衝去,前沖中他被毀去的拳頭居然迅速的生長出來。

「這……」

唐火火這下子真的震憾到了。

對方居然能藉助魔氣身體重長,那簡直就是不死之身。

修為比人家低,又要抵抗魔氣入侵,對方又有不死之身,如果可以的話唐火火絕對是不打了,絕對會掉頭就跑。

但現在他不能跑啊,他確定方昊天等人已經進入祭壇了,但現在任何動靜也沒有,生死未卜,他不能不管不顧的就這樣走人。

他剛才之所以選擇兩敗俱傷,是想將狂象魔帝打成重傷后自已施展一門秘術暫時遠離狂象魔帝去找方昊天等人,然後再吃下那一枚天級上品丹讓自已迅速恢復,到時將祭壇破壞掉后他就有足夠的力量護著方昊天等人撤退了。

可是現在狂象魔帝居然有肢體重長之能,簡直不死,那他怎麼打啊?再打下去他必死無疑。

「要不要施展秘術離開這裡,去找昊天他們?」

唐火火看著衝過來的狂象魔帝,之前的戰意消失了,內心中有了退意。

「咻!」

「轟!」

一道劍光暴刺而至,同時有一道掌影直接拍擊過來。

目標皆是狂象魔帝。

「東小東,西小西!」

唐火火一看來的是四小當中戰力最強的東小東和西小西,知道來了強援,頓時精神一震。

咻!

神醫狂妃:邪王的心尖寵妻 唐火火也是咬牙將手中的赤霄炎龍劍揮出。

三人聯手,威力可怖,簡直可毀日月天地。

狂象魔帝立即臉色大變:「一群廢物!」

他罵的是萬幻生他們九人。

方昊天等人進入祭壇的事狂象魔帝是知道的,但他對陣法有自信,認為方昊天他們進來肯定會很快就被萬幻生他們利用陣法滅殺了。

剛才下來時祭壇內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狂象魔帝越發覺得方昊天等人已經完蛋了,他還想著最後真的奈何不了唐火火他就讓萬幻生他們發動陣法配合他了。

這也是他將唐火火引入祭壇的最大目的之一。

進入這裡,有陣法相助,他不認為唐火火還能活著離開這裡。

但現在居然有人類強者出現,正是跟唐火火一起來,前不久才進入祭壇的人,這代表著萬幻生等人掌控陣法的情況下都奈何不了對方。

但狂象魔帝到現在都還沒有從東小東和西小西的出現更深層次想一想,要是他能多想想的話,也許他能想到萬幻生九人可能出意外了。

當然,現在唐火火三人聯手,狂象魔帝也確實無暇去多想了。

一個唐火火就讓狂象魔帝難以轟殺,無法短時間內戰勝,現在再加上東小東和西小西這兩個雖沒金丹氣息但感覺深不可測的強大存在,三者聯手,狂象魔帝感覺到了危險。

轟轟!

瞬間,四者打成一團,激烈無比。

也就是祭壇內部夠堅固,不然的話單是他們四個動手產生的氣勁波及都能將祭壇毀了。

「血刀輪迴。」

狂象魔帝終於逼得施展最強大的刀招了,整個身體都化為了刀光。

人刀合一,至高境界。

「殺!」

唐火火三人毫不退讓,同時施展最強殺招轟殺而出。

唐火火的劍爆發強大的穿透力刺進刀光中,東小東和西小西一劍一掌左右夾擊,展開連綿不斷的可怕攻勢,逼得狂象魔帝無法全力應付唐火火的劍。

唐火火,東小東,西小西,三人是第一次聯手,但配合的默契程度簡直三人一起練過幾百年。

「破!」

雙劍一掌終於將刀光擊散,全部落到了狂象魔帝的身上。

女鏢師的白領生活 狂象魔帝高大的身體倒飛,狠狠的撞到祭壇的石壁上。

「可惡。」

狂象魔帝大怒,他雙臂一張,突然大量的魔氣湧進他的體內,他的氣勢一下子瘋狂飆升。

「小心,他要施展秘術了。」

唐火火第一時間大聲叫起。

「陣法助我!」

狂象魔帝的身體一下子大了一倍有餘,變成了真正的巨魔,他一聲大吼中像一座山般的撞向唐火火三人。

轟!

陣法應聲啟動,一把全由魔氣化成的十丈巨劍瞬間凝聚,散發極端毀滅的氣息暴斬而出。

「你們死定了!」

瘋狂前撞的象魔帝看到這把魔氣巨劍出現就知道是陣法發起了最強的一擊。

但下一瞬間狂象魔帝神色突然微怔:「怎麼會是劍,怎麼不是刀……怎麼回事,不!」

轟!

魔氣巨劍斬落到狂象魔帝的頭上。

與此同時,唐火火,東小東和西小西,三人聯手的強大攻勢也到了! 「我靠,我就說嘛,你這分明擺的是鴻門宴……噢,我突然

想起還有點事情要忙……」說著,秦瓊就作勢要離開。

三更半夜的,再加上秦菲也在場,秦瓊可不想跟東方玉卿發生什麼爭執。

秦菲及時插嘴道:「啊……好香啊,你確定不吃嗎?我剛才在車上都聽見你肚子叫了。」

接下來就看到東方玉卿皺眉望向站在餐桌前垂涎欲滴的秦菲:「喂,老婆,你當著自己男人的面說這些,不覺得臉紅心跳嗎?」

有那麼一瞬間,秦海竟然有些期待,他很好奇秦菲將如何化解此刻的小尷尬?

很快,聽到了秦菲那銀鈴般的笑聲:「呵呵,嘚瑟!你再這樣,我也走了,我回家找鈺兒去。」

東方玉卿及時拽住了秦菲的手臂,憨笑道:「老婆,我跟你們開玩笑呢,不要這麼小氣嘛!」

接下來聽到的是秦瓊的假咳聲……秦海默默地摁斷了通話。

看著窗外疾馳而過的夜景,秦海突然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秦菲。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頻繁地出現在秦菲房間內的各色鮮花和小禮物,應該是秦瓊的傑作吧?

判斷依據就是,他今天有留意到秦瓊刻意趁著秦菲熟睡的時候,認真打量過她手腕上的那條手工編織的手鏈。

當時他還隨口問了一句,「哥,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就是覺得秦菲的手鏈不錯,你知道是誰送的嗎?」

「不知道,我還以為是你送的呢?」秦海有些鬱悶地放下了手中的財經雜誌,實際上他壓根就沒心思看。

原本以為秦瓊不會回應,誰知聽到的是人家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我倒是想送,就怕人家嫌棄,實踐證明我錯了。」

秦海當時沒反應過來,此刻再細細揣摩的話,秦瓊豈不是間接地承認那個神秘的送禮人就是他。

呵,真沒看出來,他哥還是個悶騷的主兒。

簡單地吃了點宵夜,秦菲就回卧室了,沒過多久秦瓊也離開了。

東方玉卿收拾完餐桌回卧室時,秦菲正懶洋洋地整理著行李箱:「老公,你們不是要喝酒,怎麼這麼快就結束了?」

東方玉卿從背後抱住了秦菲,然後湊到她耳邊輕聲說道:「想你了,所以就迫不及待地過來找你。還想給你看一樣東西,說不定會有額外獎勵哦。」

本來從後背被突然抱住,就已經夠讓秦菲小鹿亂撞了,居然還如此溫柔地在她耳邊說著煽情的話,聽得秦菲渾身一酥。

秦菲幾乎是沒多想,就脫口而出:「有什麼獎勵?」

東方玉卿笑著吻了幾下秦菲的耳朵,頓時便有一股電流貫穿了全身,哪裡還看得出她之前的長途跋涉?

「待會你就知道了。」

這一刻,東方玉卿越發覺得逗趣秦菲是一件特有成就感的事情,彷彿比他成功簽約幾千萬的生意還能讓他身心愉悅呢。

所以說?

剛才的那個「吻耳朵」,難道還不是額外的獎勵?

秦菲的整顆心都快要炸開了,她真的只差轉過身來對著東方玉卿伸手索要獎勵了。

不到十分鐘,某皮膚科的專家拎著一個醫藥箱進了客廳,東方玉卿這才問起秦菲在海中被獅子魚刺傷的事情。

秦菲只顧著心猿意馬了,連專家都忍不住驚嘆道:「您太太的傷勢恢復的還不錯,那個藥膏可以繼續用。近期最好少洗澡,以免傷口感染。」

東方玉卿跟專家在走廊閑聊了幾句后才回來,發現原本坐在沙發上的某個花痴不見了。

聽到浴室傳來的流水聲,東方玉卿誤以為秦菲是在洗澡,所以有些著急地跑了過去,「秦菲,你沒聽大夫說,盡量少洗……」

映入眼帘的是秦菲那白皙的脊背,還有纖細的腰肢,好在秦菲背對著東方玉卿,而且衣服只脫了一半。

非愛契約 秦菲倉促地回眸,出於本能地驚呼出聲,「啊,你怎麼不敲門就闖進來了?」

「我以為你在洗澡,碰到傷口不好。」東方玉卿難得一本正經地解釋,卻是理所當然地走了過來。

不得不承認,他女人纖細的腰肢和豐滿的胸口,在昏暗的燈光下有著致命的誘惑。

「你先出去,我可以自己洗。」伴隨著某人的靠近,秦菲說到最後,聲音里似乎都帶著幾分顫音。

應該是察覺到了秦菲的緊張,東方玉卿無所謂地挑了挑眉,眼神似乎在說:「你全身上下有哪兒是我沒看過,有什麼好害羞的?」

短暫的垂眸后,眼裡又是說不出的寵溺,剛剛勾勒出的性感笑弧就被東方玉卿很快抿直了。

秦菲整個人也是傻了,明明之前還抗拒東方玉卿的冒失,對他也是下了逐客令。可是這突然而來的寵溺一笑,又讓她怦然心動,似乎還期待了些什麼。

不難想象,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按理說夫妻倆也沒分開多長時間,然而他們彼此卻感受到了小別勝新婚的快感。

比起東方玉卿的八面威風,蕭景瑞就顯得有些失魂落魄。

話說他剛剛給秦海打過N多了電話,起初還提示說不在服務區,緊接著再打就已經成了關機狀態。

他今晚確實有些衝動,不該將一切怨氣都灑在秦海的身上。

「行了,你少喝點,老三興許是累了,改天我找他去解釋。」陳俞文突然搶過了蕭景瑞的酒杯。

「沒用的,他真的生氣了。」蕭景瑞抬頭看向舞池,眼神卻是前所未有的空洞。

短暫的沉默后,陳俞文莫名其妙說了一句,「不就是一個女人,你們至於嗎?」

「是,她秦菲有什麼好的。老子為了她連多年的兄弟都得罪了……」

嘟嘟囔囔地說了好多,卻也是越想越氣,蕭景瑞突然站起身,沖著舞池的方向走去。

今晚蕭景瑞喝了不少酒,心裡又憋著一團火,所以當一個男人不小心碰到他的時候,直接沖對方砸了一拳。

瞬間整個舞池就炸開了鍋,陳俞文衝上前拉架時也被人趁機揍了。

對方人多勢眾,很快就有了勝負。 「你特么的,敢打我?你也不擦亮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誰?」男人罵罵咧咧地沖著蕭景瑞的後背狠狠踢了一腳。

一聲悶聲后,蕭景瑞沒有即刻還嘴,但瞪向對方的眼神卻充滿了蝕骨的殺意。

距離不遠處的陳俞文也好不到哪去,他被一夥小混混們推來推去地戲耍著,卻又無計可施。

Prev Post
半響之後,外面傳來輕盈的腳步聲。
Next Post
因此,對於這種不是敵人、也不算朋友的人,林寒倒是不想太過為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