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靖南目光泛起淺淡的笑意,若仔細看,不難發現那深邃的眸底伸出,溢滿了似寵溺。

不張揚,不刻意,只要有心人去看,便能一眼發現。

而司徒雲舒不想去發現,也不想去深究。

慕少璽噘起小嘴巴,「姨姨~」

哼哼唧唧的小糯米,也開始叫,「姨姨,你就給二伯呼呼嘛~」

這小奶音,這撒嬌……

司徒雲舒按著眉心,腦補了一下她給慕靖南呼呼的畫面,簡直不要太辣眼睛。

猶豫良久,她才抬眸,問一直沒吭聲的男人,「你想要我幫你呼呼么?」

「要。」為什麼不要?

千載難逢的機會,他求之不得。

又豈有拒絕的道理?

更何況……她已經很久沒有對他這麼溫柔過了,托慕少璽和小糯米的福,他今天享受到了。

哪怕只是短暫的溫柔,他也心甘。

隨著那一聲低沉沙啞的「要」字音落下,司徒雲舒陡然瞪大了眼,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彷彿都是慢動作一般。

瞪大的眼眸,充滿了不敢置信,以及……震驚。

他竟然……要呼呼?

「慕靖南……你不是小孩子了。」言下之意,你怎麼還好意思要呼呼呢?

小糯米和慕少璽給你呼呼也就罷了,我給你呼呼算什麼事兒啊?

「姨姨,快點快點。」

「二叔等著呢~」

兩個小傢伙又在起鬨了。

不僅兩個小的,就連慕靖南這個大男人,也在一臉期待的等著她。

司徒雲舒渾身僵硬,緊張不已,哪怕出去執行任務,也沒有這麼緊張過。

偏偏,栽在了所謂的呼呼上。

「呼……呼哪裡?」

「背。」慕靖南噙著一抹淺淡的笑,並沒有過度的熱情,實則是擔心嚇到她了。

他能感受到她的緊張和局促不安,讓她給小糯米和少璽呼呼還行,可對象是他,她就要做一番心裡建設了。

不過沒關係,他願意等,也願意給她時間慢慢做心裡建設。

他的背上,傷口一大片,直接連接到了後頸處,呼呼……

要呼多久才能呼完?

她認命的嘆息一聲,垂眸,看著兩個小傢伙的手,「鬆開。」

慕少璽和小糯米觸電般的,立即鬆開了小爪子。

咧嘴笑,後退了兩步。

司徒雲舒睨了慕靖南一眼,「你……你閉上眼。」

「我看不到背後。」

「……閉上眼!」廢話那麼多幹什麼。

還想不想要呼呼了?

「好,聽你的。」慕靖南緩緩閉上眼。

司徒雲舒俯身,對著他背上的傷,輕輕吹了吹。

其實,包裹著厚厚紗布的傷口,根本就感受不到她的呼呼,可慕靖南還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吹了好一會兒,她直起身,聲音有幾分僵硬,「好了。」

睜開眼,慕靖南看到了她耳根處泛起一抹極淡的緋色,啞然失笑,他道:「謝謝你,雲舒。」

本就是小事一樁,他突然一本正經的道謝,反倒讓她不習慣了起來。

腦袋別開,「不客氣。」

「姨姨,還有愛的親親~」

起鬨的小奶音又響起了。 「吼!」

白猿似乎聽懂了顧白的話,眼綻凶光,怒吼一聲后,巨掌往地上狠狠一拍。

地面當即四分五裂,露出蛛網一般的縫隙。

四周的參天古木,也一陣劇烈搖晃,好似發生了一場地震。

「吼吼!」

白猿拍打胸膛,嘴中發出得意的叫聲,眼睛俯視顧白,帶著一種強者對弱者的蔑視。

喔喔喔……

樹上那些黑猿,也一陣上躥下跳,為自己首領吶喊助威。

「就這麼點能耐?」

顧白卻是輕輕一搖頭,臉上透著一絲失望。

這頭白猿首領,雖然比那些黑猿小弟強上許多,但也強不到哪裡去。

比起紅牛哥,簡直是個渣。

不過,只是一頭坐騎罷了,也不必挑剔,能趕路就行。

「不想死的話,就乖乖坐著。」

顧白抬起一隻手,對著白猿所在的方位,輕輕打出一拳。

呼!

白猿只感覺一陣風,從身旁吹過。

然後……身上不痛也不癢,這一拳,根本沒打著。

吱吱……

白猿歪歪嘴,一副嘲笑表情。

這個人類,也太笨了,這麼近的距離都能打歪。

轟隆隆……

白猿還沒笑出聲,身後猛地傳來一連串轟隆噼啪之聲,大地劇烈的顫抖,好似天翻地覆一般。

「……」

白猿轉頭一看,當場懵了。

身後一大片巨木,全部蒸發了,只剩下一條長長的溝壑,一直蔓延到視線盡頭。

「這麼變態的嗎。」

望著自己的『傑作』,顧白也有點小吃驚。

剛才那一拳,他明明只動用了煉體五十層的力量,卻造成如此兇殘的破壞力。

再大力一點,那還得了。

本以為逐漸熟悉掌握了自己的身體,以及對力量的精確運用。

結果,他對自身的力量,還是一無所知啊。

太強了,也是一種煩惱。

顧白嘆了口氣,撿起包袱,輕輕一躍,跳到白猿那寬闊平坦的肩膀上。

「不錯,夠大夠軟。」

白猿的肩膀,不僅夠大,而且覆蓋了一層厚厚的皮毛,坐在上面很舒服,讓顧白相當滿意。

懶神在上,終於不用走路了。

接下來,就一路吃吃睡睡到紅蓮教吧。

感受到肩膀上的動靜,被嚇呆的白猿,終於回過神來,它腦袋一轉,正好對上一張和善的臉龐。

「來,咱們做個交易。本座饒你一命,你送我去紅蓮教。答應的話,就點個頭,不答應的話……」

顧白揚起一隻拳頭,在白猿眼前晃了晃,「打死你。」

白猿狠狠打了一個哆嗦。

它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智慧,雖然不是很懂顧白話中的意思,但至少明白一件事,自己必須向對方表示臣服,否則的話,必死無疑。

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擁有相當智慧的白猿首領。

於是,它舉起雙手,嘴中哇哇大叫。

「閉嘴。」

顧白掏出地圖看了看,然後伸手一指,「這個方向,跑起來。」

在某人的淫威下,白猿不得不賣力狂奔。

白猿體型雖大,卻異常靈活,在地形複雜的叢林中,上躥下跳,如履平地。

以顧白之前的速度,趕到紅蓮教,至少要一兩個月。

有了這頭白猿坐騎,估計一兩天就能趕到了。

……

第二天。

烈日高照,叢林深處白霧蒸騰,潮濕且悶熱。

一條巨大的黑色山脈,平地而起,如同一條卧龍,將無邊無際的森林,一分為二。

這是黑神山脈。

南荒最古老,最神秘,也是最危險的山脈。

據說,那些令人聞風喪膽的大妖魔,都是來自這裡。即便是紅蓮教的人,也不敢在此地活動。

不僅僅是修行者,就連那些肆無忌憚的強橫妖獸,都不敢靠近這個地方。

在南荒,黑神山脈就是一個禁地,生靈勿入。

然而,此時此刻,一道白色的身影,正沖著黑神山脈,一路狂奔而來。

「老鐵,穩一點。」

顧白靠在白猿的肩膀上,一邊嚼著紅牛肉乾,一邊眯著眼打盹。

白猿跑了整整一天,他維持這個狀態,也整整一天了。

白猿雖然跑得很穩,但多少有些顛簸,讓習慣安靜的顧白,無法真正睡著。

當然。

如果顧白真的想睡,就算是被火烤被雷劈,他也能瞬間睡著。

畢竟,他可是將《龜息養生訣》練了整整九萬年的男人啊。

他最擅長的,就是睡覺。

「哇!」

就在顧白專心打盹時,白猿突然大叫一聲,來了一個急剎車。

「怎麼回事?」

顧白揉揉眼睛,坐直身體。

「嘰里咕嚕……」

白猿一邊亂叫著,一邊伸出雙手,不斷地比劃著什麼。

顧白眉頭微皺。

雖然聽不懂這貨說什麼,但他能感受到,白猿很害怕,似乎在恐懼著什麼,不敢向前走。

他抬頭看向前方。

一座巨大的黑色山脈,攔住了去路。

「莫非這山有什麼古怪?」

Prev Post
他憤怒的咆哮了起來。
Next Post
香艷無比的味道洋溢在豐鎬城小小的鳥巢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