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客氣了。」

華新也不由得被這群可愛的網民感動了。

「金醫生是我帶的實習醫生,我必定全力以赴搶救他。」

「這還是華醫生你的手術太棒了。」

「是啊,你得醫生簡直太棒了。」

「我們雖然不是醫生,但是看金醫生的情況,又是被手雷從那麼高的地方直接炸飛,又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能搶救過來,簡直就是奇迹,如果不是華醫生你,誰還能創造這個奇迹。」

「我們這裡代表金醫生真心感謝你。」

「感謝華醫生。」

「謝謝華醫生。」

一群自發性過來的網民,不由沖著華新感激不已。

「嘿嘿。」

「大家客氣了。」

「等金醫生好了,你們再過來看她吧。我想金醫生心裡一定很感激你們過來替她祈福,這是她的榮幸。」 「我們會的,不過,我們也更感激你成功的完成了手術!」

自發性的網民,不由沖著華新感激的道。

「客氣了。」

「你們這麼對待金醫生,金醫生會很欣慰的。」

咚咚,咚咚。

就在自發性的網民同華新交流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響了起來。

愛情是另外一件事 華新和自發性的網民同時看向門口,就看見了兩名身著警服的警察矗立在門口。

「華醫生,聽說你已經出了手術室,所以我們想過來了解下情況。」刑偵隊長周東澤歉意的道,「抱歉,耽誤你休息了。」

「都知道耽誤我休息了那你還來。」

華新不由翻了個白眼。

「職責所在,請華醫生體諒。」刑偵隊長周東澤道。

「好吧,好吧,有什麼你們就快問。」華新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實在是沒興趣搭理周東澤

「你們好,我們需要同華醫生進行調查取證,請你們先行離開。」周東澤同自發性的網民說道。

「華醫生,我們走了。」

「過段時間,我們再來看金醫生。」

自發性的網民不由同華新告辭。

周東澤同穆英英兩人旋即關上了病房門,不由看向華新和王荔枝。

「華醫生,市一醫院發生的這起惡性爆炸案件,請你告訴我們一下詳細的經過,方便我們拘捕犯罪嫌疑人。」周東澤同穆英英來到病床邊道。

「還調查什麼,人都已經死了。」華新懶洋洋的道。

「人都已經死了?誰?犯罪嫌疑人么?」周東澤立刻就意識到了華新口中的誰死了。

「摁。」

華新點頭。

「怎麼死的?」周東澤不由追問。

「被炸死的!」華新聳肩。

「被炸死的?」周東澤疑惑道,「怎麼回事?請你告訴我們一下詳細的經過。」

「好吧,好吧。」

華新懶洋洋的道:「事情是這樣的……」

旋即,華新就爆破玩手在醫院裡面發生的一切簡略的訴說了一遍。

「這麼說,那具被炸成兩截的屍體,就是犯罪嫌疑人的屍體?」周東澤不由追問道。

「是的。」華新點頭。

「他為什麼要針對你,要來殺你?你知道原因么?」周東澤探尋道。

「這個,就要靠你們調查取證了。」華新道。

「雖然犯罪嫌疑人已死,但這起爆炸案件,性質十分惡劣,給蓉城百姓造成了嚴重的恐慌,所以,我們一定要搞清楚其中的原因。即使是人來殺你,而這個人也是職業性質的,那麼背後一定有幕後黑手。」周東澤推斷道,旋即看向華新,「那請問華醫生最近得罪過什麼人呢?他為什麼要請職業殺手性質的人來殺你?」

「得罪什麼人?」

華新不由翻了翻白眼:「這個還用說么?當然不是我得罪了什麼人,而是什麼人嫉恨我。」

「誰?」

周東澤立刻來了性質。

「當然就是万俟南山了。」

宴先生纏得要命 「難道你們不知道万俟南山的醫院南山醫院裡面一名醫生夥同市一醫院的李俊豪謀殺我的病人小敏的事情么?」華新不由反問,「然後讓我給揭穿了,南山醫院也遭到了病人和病人家屬的譴責,就連万俟南山也被波及,還挨了頓打。」

「從那之後,他就嫉恨上我了。」

華新憤憤不平的道:「你們應該知道吧?万俟南山居然還因為這事公然威脅於我,還用車撞我。」

「你說万俟南山就是指使殺手殺你的人?」周東澤不由反問。

「這還用說。」華新翻了個白眼。

「這不得不讓我懷疑,第一次的重卡把我所乘坐的黑色SUV給擠壓成肉餅的車禍,並不是車禍,而是謀殺。至於天然氣爆炸和今天市第一人民醫院發生的爆炸案件就更不用說,都是同一個殺手做的,這三次事故都是刻意針對我華新的,不是想要來殺我還能是誰,這個万俟南山真不是個東西!」華新憤憤的說道,一點不介意給万俟南山上眼藥水。

「還有你,凶大無腦的警官同志,以後就不要動不動就說什麼有麻煩的地方就能看見我。因為我是受害者啊,是他們要來殺我,如果不是我運氣夠好,恐怕就已經死翹翹了。」華新不由撇了一眼穆英英道。

「你……」

本來已經被華新這個壞蛋,隨意的把玩自己的凶。

而且,是連衣服都被撕扯開了的把玩。

穆英英心中就一陣火大,可她卻不是華新的對手。

後者隨意一指就能讓自己一動不動,然後任由華新肆意把玩。

她才壓抑著內心的怒火,此刻被華新這麼一說,就險些爆發,不過卻被她壓了下去。

「穆英英!」

周東澤撇了穆英英一眼,後者不由瞪了華新一眼,這才收攬了火氣。

「那你知道万俟南山現在已經墮樓了么?」

「墮樓?這是好事啊,從幾樓墮樓的,死了沒有啊?」

華新不由來了興趣,希冀的凝視著周東澤。

「你這麼說,不得不讓我們懷疑,你對万俟南山有著動機!」周東澤眼睛不由眯了起來。

「這種人還不該死,聽到他墮樓這麼開心的消息,你都不知道要開心一下么?我當然希望他死翹翹了,麻痹的不是他指使兇手殺我,還能有誰呢?」華新渾然沒在意周東澤對他的質疑。

民科的黑科技 「來來來,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万俟南山那混蛋,是從幾樓掉下來的啊,死了木有?」

華新渾然不在意這句話飽含著對万俟南山的恨意。

「從五樓掉下來的,還沒死,只不過也還沒蘇醒過來。」周東澤說這話的時候,不由仔細的盯著華新的眼睛。

「5樓啊,特么怎麼樓層這麼低。不過,5樓掉下去,也有可能會死,他沒死,真特么的****運啊,這閻王也是沒長眼睛,這種人還不死。」華新憤憤不平的說道,旋即不由狐疑的看向周東澤道,「我說周隊,你不會是懷疑我吧。抱歉,如果當時我不是燒成了重傷,我還真特么想過去,把他從N層樓那麼高的地方推下去,万俟南山不死,誰死。」 「你這麼恨万俟南山?」

周東澤詢問著華新,眼睛一直凝視著華新的眼神變化。

「你該不會是懷疑我吧?」

華新不由看向周東澤,懶洋洋的躺在病床上。

「說恨么?」

「你讓我是說假話呢還是假話呢?」華新不由戲虐的看向周東澤。

「自然是真話。」周東澤目不轉睛的盯著華新的眼神。

「抱歉,我不告訴你。」華新聳肩道。

「……」

周東澤和穆英英兩人一陣無語。

「華醫生,請你配合警方的工作。」周東澤鄭重的道。

「好吧,好吧。」華新聳肩,一臉無奈,「要說恨么?確實恨?自然恨不得他死。不過,那是過去,不是現在。現在?他還沒那個資格讓我把他恨到骨子裡。」

「為什麼?」周東澤能夠從華新的神情變化上感覺到什麼,不由追問道。

「這個啊。」華新不由看向周東澤,隔了半響才道,「我不告訴你,你不是刑偵隊長么?這個就需要你自己去調查了。」

「華醫生,請你配合警方的調查。」周東澤眉頭一皺。

「抱歉,我很累了。」華新不由翻了個白眼,「你們做刑偵的,難道一點也不考慮受害者的身體狀況么?我遭受了天然氣爆炸,渾身嚴重燒傷,今天更是豁出去命了替金醫生做了十幾個小時的手術,你難道一點也不考慮?」

「你看起來並不像受傷很嚴重的樣子,精神也很好。」周東澤不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眼華新。

「那是因為,我是神醫唄。」華新翻了個白眼道。

「……」

周東澤和穆英英兩人又是一陣無語。

「好吧,謝謝你配合警方的調查。如果有需要,我們還會來拜訪你。」周東澤也不好再強行追問。

「慢走,不送!」華新揮手道。

周東澤淡淡的撇了一眼華新,而穆英英狠狠的撇了一眼華新。

「你怎麼看?」

周東澤同穆英英離開后,不由問道。

「華新和万俟南山之間的事?」穆英英看向周東澤。

「摁。」周東澤道,「說說你的看法?」

「不好判斷。」

穆英英不由認真的看著周東澤:「至於華新和万俟南山這次的墮樓,會不會有聯繫,可能性不大。華新遭受天然氣爆炸,渾身燒傷的情況,我還是看見的。」她腦子裡面瞬間就回想到了上次她去找華新的時候,同華新撕扯的時候,扒掉了他手腕上的繃帶,血淋淋的模樣,觸目驚心。

「不過,華新和万俟南山之間,必定有什麼事!」穆英英猜測道。

「你分析的很對,我也這麼想。」周東澤神色鄭重,疑惑的道,「可是,華新的精神狀態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嚴重燒傷的病人,還能做十幾個小時的手術。」

「這點,的確值得懷疑。」穆英英點頭,這不由讓她想到華新詭異的手段,就彷彿武俠電視劇裡面的點穴手段,居然能夠讓自己一動不動。

「關於華新和万俟南山的事,就交給你調查了。」周東澤說道。

「收到。」穆英英道。

「對了,周隊,從万俟南山的套房裡面收集的證物都已經經過了鑒定,你有何看法?」穆英英不由同周東澤商量起万俟南山的案子來了。

「你的看法是?」周東澤反問。

「根據我們沒日沒夜的查看南山醫院的監控錄像,我們發現万俟南山的助理曾經領著一名女子去了南山醫院的董事長辦公室,也就是万俟南山有著套房的辦公室,那裡是屬於万俟南山專屬的地方。」

「之後,万俟南山的助理和這名女人就從未再出現過,也就是說沒有離開万俟南山的專屬辦公室。即使離開了,監控錄像也沒有留下任何的記錄。」

「根據我們的調查,監控錄像並未被人做過手腳。也就是說,万俟南山的助理和那名女人並未通過監控攝像頭下面路過。或者,刻意通過監控錄像監控不到的死角離開得。」

「這不得不讓我們懷疑万俟南山的助理和那名女子的關係。而且,通過證物的調查,我們在万俟南山套房裡面的床單上發現了男人的精ye。」

錯入豪門:總裁爹地 「而且,當天晚上,万俟南山就有消息傳出,那就是安家千金小姐安欣雅是他的女朋友。而後,万俟南山就墮樓了,万俟南山的助理也失蹤了。」

「這讓我有理由懷疑,万俟南山的助理和安家千金小姐安欣雅有這麼一腿,兩人偷`情的時候被万俟南山給發現了,所以就做出了把万俟南山推下樓的舉動。這便解釋了,万俟南山墜樓之後,万俟南山的助理和安家千金小姐安欣雅沒有在監控錄像上留下記錄的現場,他們故意規避,而万俟南山的助理消失了,更讓我懷疑這個推斷的可靠性。」穆英英篤信的道。

「推斷的合情合理。」周東澤不由贊道,「我也是這個想法,不過,華新和万俟南山之間一定有事,這個需要你去調查,雖然當時的華新不具備做案的能力,也未曾出現在監控鏡頭下,但他同万俟南山之間一定有著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恩怨,這兩個身份地位懸殊如此巨大的人會產生恩怨糾葛,其中必定有蹊蹺,這必定就是華新做案的動機,雖然我也覺得不可能,但我們身為刑偵一員,就絕對不能放過一絲一毫的線索,而往往事實的真相就隱藏在不可能之中。」

「明白,周隊。」穆英英點頭。

而另外一邊,南山醫院裡。

万俟南山的父母同時趕到了南山醫院。

兩人看著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万俟南山,臉上神色,一陣陰沉。

「查,一定要給我查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兒不會這麼無緣無故的墮樓!」万俟南山父親沉聲道。

而昏迷了幾天幾夜的万俟南山,卻在這個時候幽幽的醒轉了過來。

「南山,你醒了。」

「醫生,醫生,快叫醫生,我兒醒過來了。」万俟南山的母親不由沖著助手吼道。

Prev Post
當徐海寶在觀陣解圖之時,趙極藉助衛星電話,開始跟藍軍師進行聯絡。得知樓蘭遺址附近,出現大量恐怖且危害甚大的毒物,藍軍師的指揮官也極其震驚。
Next Post
「小雜種,殺我手下,燒我海賊船,看老子今天不把你大卸八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