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魂祭彷彿被洛天撼動,心中徹底憤怒起來,仰天長吼一聲,身形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洛天的身前,黑色的元氣暴動,大手狠狠的朝著洛天拍去。

洛天臉上毫無畏懼,再次一拳轟出。

轟鳴間,兩人倒退,只不過洛天卻是倒推到牆邊,身體狠狠的撞擊在了牆上才停下了後退的趨勢。

魂祭則是好了許多,僅僅只是後退了兩步而已,便再朝著洛天殺去。

「能夠硬拼化骨中期,這洛天也太過妖孽了吧!」屠元正和龐昊然等人此時已經目瞪口呆起來。

「因為他已經肉身化骨!」冰冷的話音從冷秋蟬的口中傳出。

「肉……身……化……骨!」屠元正幾乎是顫抖的重複了一下冷秋蟬的話,臉上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

眾人雖然知道洛天的肉身很強悍,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洛天已經進入到了傳說中,憑藉煉體境便成就的肉身化骨,在他們的印象中,還從來沒沒見過這樣的煉體境,無論是北域,還是天才雲集的南域。

「妖孽!」眾人的心中有些感嘆,洛天的妖孽程度已經超出了人們的想象。

「而且,他的元氣強度,由於體質強悍的原因,也足以經堪比化骨境!」似乎打擊眾人還不夠,冷秋蟬再次開口,在眾人的心中填了一把火。

「草!」屠元正率先開口,一開口就是罵出聲來。

「他這樣,讓我們這些人還怎麼活!」龐昊然臉上帶著苦澀,似乎已經看到了洛天進入化骨境將他們這些所謂的天驕壓住,名震北域的風采。

陳長生心中也是帶著感嘆,當初在大安森林中的時候,自己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還能將洛天壓住,洛天也只能靠著融合殺戮之珠來震懾自己,現在自己已經被洛天遠遠的落下了。

在陳長生看來,以洛天前兩層的表現,自己進入到天人合一的境界,還能與洛天一戰,現在看來,自己即使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也不是洛天的對手,洛天現在可以說是毫無疑問的煉體境,同階無敵!

在眾人心中苦澀時,洛天和魂祭也是進入到了白熱話的階段,兩人拋棄了武技,肉身硬捍,都不想在一方面輸給對方。

但是,洛天心中卻是無比的苦澀,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和魂祭的肉身差了太多,自己已經隱隱的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已經有了快要崩碎的感覺。

魂祭也是暗暗心驚,自己身體又多強他自己是知道的,不但已經答到了外界所說的化骨中期,同時身上的那些神秘的符篆也是增強了不少身體強度,即使這樣,這麼長的時間還贏不了洛天,讓他有些心中煩悶。

不過,看到洛天那身體上那絲絲裂痕,魂祭自信,只要在過一刻中,自己便能將這個難纏的小子給踩碎。

轟鳴間,兩人再次分開,洛天此時渾身都在顫抖著,彷彿隨時都要倒下一樣。

「不能硬捍了,在這樣下去,我必死無疑!」洛天心中暗自嘆息,自己比起魂祭還是差了不少。

想到這,洛天決定全力爆發,動用武技,雙手飛速變化起來,丹田中的元氣液滴彷彿沸騰起來,化成濃郁的元氣,傳遞到洛天的雙手之中。

「又是武技!」魂祭彷彿被洛天搞的有些煩躁,知道自己在武技之上吃虧,身形閃動,想要在武技施展出來打斷洛天!

「全部解決!束魂咒!」奔跑間,魂祭身體上的黑色符文不斷的轉動起來。

「十條……百條……」無數的黑色符文化作黑色的神識長蛇,在魂祭奔跑間,自他的周身散出。

「五行行相生,人王印!」不等魂祭近身,洛天手中大印脫手飛出。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之中再次爆發出了驚人的光芒。

全力爆發,洛天不在有絲毫保留,所有的底牌全部亮了出來。

「該死!這光屬性,太克制我了!」魂祭身形在次一頓,心中大罵,不過他也沒在意,之前洛天已經施展過人王印,他並不在乎洛天的列印攻擊。

「砰……」大印再次狠狠的砸在了魂祭的後背之上。

「五行相生!金蛇狂舞!」裂天槍再次嘶吼而出,化成金色的長龍沖向了魂祭。

「雕蟲小計!對我無用!」魂祭冷哼出手,一拳轟出,黑色的神識符文在他的手中化成黑色的長龍迎上了金蛇狂舞。

「我說過,對我無用!」魂祭冷哼中,再次沖向了洛天。

「二十丈……十丈……」距離越來越近。

看到越來越近的魂祭,洛天嘴角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冰冷的聲音從他的口中傳出:「攝……魂……印!」 第二百二十九章進去

「嗡……」一枚神識凝聚而成的大印在洛天的手中形成。

神識大印剛一形成,便有一股強悍的威壓,這透明的大印身上形成。

那自魂祭身上散發而出的黑色符文,彷彿老鼠見了貓一樣,剛一衝到洛天的身前,便化作的漫天的黑霧。

洛天將攝魂印,狠狠的朝著正在朝著自己奔來的魂祭推去。

兩人身形也不過差了幾丈遠而已,縱然魂祭在逆天也不可能躲過,神識大印狠狠的砸在了魂祭的腦袋上。

魂祭本就是神識強大之人,自然能夠感覺到洛天手中那形成的神識大印的威力,但是他同樣也知道,如此近的距離,他,跟本就躲不過去!

咬了咬牙,將剩下的神識全部凝聚起來,形成一面盾牌,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砰……」無形的波動傳出,眾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么,但是卻能感覺到洛天施展的東西肯定不簡單,看那漫天的黑色符文在他的面前都崩碎開來,洛天的武技可見一般。

「咔嚓……」彷彿什麼東西碎裂了一樣,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魂祭感覺到神識盾牌的破裂,便知道不好,想要閃躲,但他的速度在快,哪裡能夠快過神識。

一股鑽心的疼痛在魂祭的腦中升起,魂祭下意識的雙手抱頭蹲下身軀,這也是魂祭神識強大原因,否則僅僅這一下,便能讓一般化骨境強者,倒地不起。

「哼!」洛天冷哼一聲,身體躍出十幾丈高,大手一揮,亮出了最後的殺手簡。

「鎮魂鼎!」沒錯,洛天這一系列的攻擊,都是在為能夠放出鎮魂鼎做著準備。

雖然攝魂印能將魂祭傷到,但是,洛天知道也僅僅只是傷到而已,想要真正的解決魂祭,還要有更強大的攻擊手段才行。

鎮魂鼎,洛天最後的底牌,即使是有著保命手段的上官宏圖都傷在了鎮魂鼎下,他不相信這魂祭有什麼手段能夠抵擋。

滾滾的雷光包裹著鎮魂鼎,在一瞬間站在高空上的洛天身邊出現,帶著如同山嶽一般的壓力。

鎮魂鼎剛一出現,便消失在了洛天的身前,彷彿能夠擊穿虛空一樣,落在了魂祭剛剛抱頭的魂祭的身上。

血霧四散,化骨中期,魂族最後一個活著的人,便被鎮魂鼎砸成了漫天的血霧。

這一切僅僅只是發生在一瞬間而已,屠元正等人還沉浸在洛天施展的攝魂印的驚顫中,下一瞬間,魂祭這個在他們看來,強悍無比的對手,便化作了血霧。

「這就是全力爆發出來的洛天?」屠元正等人面帶驚恐的看著剛剛落在地面上的洛天。

洛天口中喘著粗氣,這個魂祭是他對戰過的人中最強的一個,如果不是魂祭小看自己,又不會什麼武技的話,那麼洛天也只能避其鋒芒,躲在鎮魂鼎中,等待他人的救援。

洛天,剛一落地,便收起了鎮魂鼎,地面上一個儲物袋出現在了洛天的腳下,洛天想都沒想,就收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洛天便朝著陳長生等人走去,一道帶著魂祭的鮮血的腳印在洛天的腳下生成,讓眾人的心中再次驚顫了一下。

感覺到眾人看向自己那有些畏懼的眼神,洛天輕笑了一下沖著陳長生幾人說道:「去第九層吧!」

「恩!」陳長生點了點頭,大步走向了第九層的台階。

看著陳長生等人走上了第九層的台階,屠元正和龐昊然臉上露出複雜的神色,洛天的強悍,已經將他們的身心震懾住,有洛天的存在,對於一開始信心倍增的兩人,是一個強大的打擊。

尤其是屠元正,甚至不惜重金,將冷秋蟬四人請了過來,為的就是幫助自己拿下這場試煉。

但是兩人怎麼也沒想到,一開始看起來最不起眼的洛天,卻成了左右他們成功與否的關鍵,想到洛天那另人髮指的實力,兩人甚至產生了一絲退避的心裡。

兩人知道,他們不能退,如果退了的話,那麼就等在自己的心中埋下了不如洛天的種子,會影響兩人以後修為的晉陞。

其他人臉色也有些掙扎,似乎在看屠元正和龐昊然的意見。

「走!」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屠元正龐昊然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大步的走上了第九層的台階。

剛一走到第九層,便看到洛天等人站在了第九層的的門外面,只不過陳長生的蹤影卻是消失不見,顯然是陳長生自己進入到了第九層里。

一道光幕將洛天等人留在了外面,顯然是人為製造出來,至於是誰洛天用屁股想,也能想的出是水源道觀的強者,自己家發現的洞府,怎麼能讓別人將最重要的傳承奪走。

看到屠元正等人的到來,洛天幾人臉上帶著一絲微笑,想到陳長生進去之前留下的話,輕笑道:「屠元正,龐昊然,你們兩個進去吧!」

「嗯?」聽到洛天的話,屠元正和龐昊然心中疑惑,同時心中也是暗自鬆了一口氣。

如果洛天阻攔他們兩個的話,他們也沒有辦法,雖然洛天現在看似受了傷,身體情況很是不穩定,但是他們知道,洛天那恐怖的實力,讓兩人心生無力。

但是現在聽到洛天允許兩人通過,就說明兩人還有機會在去爭奪一下。

「謝謝!」屠元正和龐昊然兩人對著洛天抱了抱拳。

「是長生兄讓你們兩個進去的,他,要讓你們兩個輸的心服口服!」洛天和柴向明幾人,臉上帶著一絲無奈,沖著兩人說道。

「我希望你們能夠公平競爭,如果讓我發現有人聯手的話,你們出來的時候,不管誰獲得了傳承,我都會讓他吐出來!」當屠元正,龐昊然兩人從洛天的身邊路過之時,洛天的聲音傳進了兩人的耳中。

屠元正和龐昊然兩人身軀一震,同時臉上也是露出一縷自信的神色,沖著洛天抱了抱拳開口說道:「放心吧,洛天,我們還沒有不要臉到那種地步!」

聽了兩人的話,洛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示意二人可以進去了。 第二百三十章爭奪鎖靈塔

「唉……這是最後一層了吧,終於能休息一下了啊!」柴向明幾人無聊的站在了第九層的光幕外,一臉輕鬆的說道。

「你們在這裡呆著吧,我去走走!」洛天也是一臉輕鬆,想到了二層之中那個古怪的烏金椅子,想要前去研究一翻。

「恩那!你去吧,我們在這裡守著便好!」柴向明幾人也沒阻止,顯然知道這鎖靈塔中應該是沒什麼好東西了,好的東西應該都在這第九層中,只等著裡面的三人出來之後,誰若是成功,將報酬分給他們便好!

洛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緩步朝著樓下走去。

闖過了之前三層到七層,洛天發現這五層並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只不過不知道之前的傀儡都跑去了哪裡,各層空間都是空空蕩蕩的,時間不大,洛天便來到了第二層。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傳進了洛天的鼻子中,不過很快,洛天的眼神便犀利起來,視線所至,正中央的烏金座位之上正端坐著一個人,一個洛天認識的人。

「拓跋野!倒是把他給忘了!」洛天眼神微凝。

此時,拓跋野正襟危坐在烏金的座椅上,雙目緊閉,臉上帶著一絲微笑,彷彿在想著什麼美好的事情一樣,就連洛天走到他的身前都沒發現洛天的到來。

疑惑的走到拓跋野的身前,感覺到拓跋野的變化,洛天心中暗自疑惑,這烏金座椅到底有什麼用途。

不過隨後洛天便發現了拓跋野在幹什麼,強大的神放了出去,探測到第一層的時候,洛天臉色大變,口中驚呼:「原來如此!」

就在洛天驚呼的時候,一道冰冷氣息出現在洛天的身後,這氣息洛天再熟悉不過,正是第四層那個屢次讓自己失敗的擅長速度的傀儡。

封天步瞬間施展,躲過了冰冷氣息的匕首,洛天肯定,如果自己剛才不及時躲避的話,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死在那個傀儡的手中,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冰冷傀儡的殺意。

不等洛天細想,傀儡的攻擊便再次來臨。

洛天連忙閃躲,心中暗自猜測,這傀儡應該是受到了拓跋野的控制,來阻止自己。

越想洛天越覺得是這種可能,眼中露出一絲冷意,嘴角為翹:「我能擊敗你一次,同樣也能擊敗你第二次!」

封天步再次啟動,朝著金屬性的傀儡殺去,有了封天步的存在,洛天對付起這曾經就擊敗過的金屬性傀儡,已經是綽綽有餘。

「砰……」十個呼吸不到,洛天便一拳轟在了金屬性傀儡那乾瘦的身軀之上,乾瘦傀儡再次失去了行動能力。

做完這一切,洛天嘴角微翹的看了一眼坐在烏金座位上的拓跋野,眼中冷光閃動,剛才那傀儡分明對自己帶著殺意,應該也是受這拓跋野的控制。

裂天槍出現在洛天的手中,洛天輕聲嘆道:「既然你想殺我?那麼我也就沒有什麼必要客氣了,這烏金座椅,本來就是我洛天看上的東西,還輪不到被你搶奪的地步!」

一槍刺出,裂天槍帶著撕裂之意,刺進了拓跋野的咽喉之中。

「呃……」拓跋野睜開雙眼,臉上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這第二層還會有人到來。

本來,拓跋野在恢復完之後,便也想去闖另外幾層,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了自己丹藥根本就不夠,也只能再次回到第二層,無聊之下,便坐在了這把烏金的座椅之上,這一座,讓拓跋野大吃一驚。

他剛一坐下,便感覺到了這烏金座椅的不同,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因為一句話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煉化此鎖龍椅,得鎖靈塔!」

這哪裡還不能夠讓拓跋野激動,很快便開始煉化起來,而當是洛天他們也正在和魂祭交戰著,這也成了呃拓跋野最好的機會。

但是拓跋野剛剛開始煉化,便感覺到了這鎖龍椅是多麼的難,煉化了半天也只是將第一層能夠控制住而已,這也跟他神識不強有關,這鎖靈塔,畢竟是地級的東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拓跋野彷彿跟外界失去了聯繫一樣,專心的煉化著,終於能夠感覺到第三層,發現了第三層之上的木屬性傀儡,試探之下,發現他居然能夠控制這傀儡。

但是拓跋野也知道,這第三層的傀儡弱的可憐,跟本就不可能幫上自己什麼忙,索性也就沒有將其召喚出來守護自己。

拓跋野專心煉化的同時,心中也是暗自祈禱,洛天等人不要下來,機會只有一次,如果被打斷了,也就意味著自己失敗。

但是使了半天力,拓跋野才煉化到了第四層,第四層的傀儡不同於第三層,雖然防禦有些弱,但是那速度和攻擊力,卻不是一般人能夠抵擋的了的,所以拓跋野便將其召喚到了第二層,融入到虛空當中,保護自己的安全。

恰巧碰到了洛天趕了下來,這才發生了剛才那一幕,拓跋野雖然考慮到了會被人打斷,但是怎麼也沒想到會有人敢殺掉自己,畢竟自己的宗門在南域也是有些名望的。

這也怪拓跋野死的冤,他給那個金屬性傀儡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價,保護自己。

但是傀儡畢竟是傀儡而已,在傀儡看來,只有殺掉來人,才能不對主人產生威脅。

更倒霉的是拓跋野碰到的還是洛天這個殺星,只要有人敢對他有殺意,就必然會還回去的主。

洛天甩手將拓跋野甩在了一邊,臉上帶著思索之色,坐在了烏金座椅之上,不過很快臉色便變的凝重起來。

洛天自然也是經歷了拓跋野的經歷,睜開雙眼,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他不知道陳長生等人什麼時候下來,如果此時自己要煉化這鎖龍椅的話,不知道要用多長時間,如果真的被人發現,那麼自己就危險了,拓跋野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這鎖靈塔的誘惑力真的是太大了,堂堂地級寶物,任誰都會動心。

洛天臉色陰晴不定,最後眼中狠色一閃,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富貴險中求,媽的!賭了!」 第二百三十一章陳長生勝

洛天下了決心,心中暗自祈禱在煉化之前不被人發現的同時,再次閉上了雙眼,強大的神識開始煉化起這鎖龍椅來。

洛天的神識比起拓跋野來,不知道強了多少,煉化的速度自然也是比拓跋野快了不少,一個時辰的時間,洛天便煉化到了第三層,能夠感覺到了第三層的氣息。

而讓他奇怪的是,他發現那金屬性的傀儡被他打的失去行動能力后,便又再次回到了第三層,在洛天的感應中,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金屬性傀儡在自行修復著,而且速度還很快。

時間緊迫,洛天也只是分出了一絲神識來感受一下,便又繼續全身心的開始煉化起來。

「咦?他在幹什麼?」冷秋蟬和她的三名同伴出現在了第二層上,緩步走到了洛天的身前。

看到自己前來,洛天居然都沒有發現自己,冷秋蟬的眉頭不由的微微緊皺起來,緩步走到了鎖龍椅子的身前,不過隨後便也同洛天一樣,發現了這把椅子的特殊之處。

而他身後的黑一人,卻是猛的睜大雙眼,臉上帶著強烈的不可思議之色,看向洛天,眼神之中帶著赤裸裸的貪婪。

「他在煉化這把椅子,控制著鎖靈塔!」一名黑一人,驚呼出口。

「小姐,要不要!」一名年輕人眼中殺機一閃,將一把彎刀握在了手中。

冷秋蟬自然知道這鎖靈塔是件重寶,但是看了一眼洛天,眼神之中沒有絲毫變化,將抽出長刀的黑衣人拉了回來,輕輕的搖了搖頭:「算了,當初他也算救過我,這次就當還他一次吧!」

聽到冷秋蟬的話,她身後的三名黑衣人,臉上帶著一絲不可思議,看了冷秋蟬一眼,顯然在他們開來,此時的冷秋蟬好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鎖靈塔的誘惑何其大!雖然他們的門派不簡單,但是對於地級寶物也是很少有,就連冷秋蟬這樣的身份,也沒有地級兵器在身,只能等到化骨境,才有可能掌管一件地級兵器,作為其防身的東西。

Prev Post
細聽,院子里有聲音,是駱家的二小姐在外頭講電話。
Next Post
於是,多來戈一隻手繼續保持著摟著托爾的肩膀姿勢,另一隻手平舉在兩人面前,按下了拍攝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