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寒!」

「張寒!」

旁邊接連兩聲的喊聲響起,那是林紫和唐音的聲音。

「張寒,你想不開也別這樣。」林紫皺著眉頭,有些弄不明白張寒想要做什麼。

旁邊的唐音,更是直接上前一步,拉著張寒的衣服,一臉擔憂的模樣。

在場的幾人都明白,源力時代,舉世皆敵會發生什麼。

當所有人都在仇恨同一個目標,都在巴不得同一個目標死的時候。

那麼人心所向,精神所發,匯聚全球這麼多人牽動起來的詛咒意念,絕對是恐怖的存在。

「有疑問嗎?」

張寒沒有理會林紫和唐音的反應,而是看著伍建學,又重複問了一句。

「沒有,我會按照張先生的意思執行下去,必定達到您要的目的。」

不知不覺間,伍建學對張寒又用上了敬語。

「可以。」

張寒點點頭,說著轉過身,伸出一隻手摸了摸唐音的腦袋,笑道:「放心,我什麼時候不做沒把握的事情,就算全球的人類,在輿論的引導下對我產生仇恨。

但實際上,除了那些真正有親朋直接間接死在我手上的外,其他人就算仇恨,沒有因果關係,那麼引發牽動的力量也不會很強。

再則,就算所有人都真正仇恨我,那我也不是沒有抵抗的手段。

並且輿論掌控在我們手上,一旦有問題,隨時也可以調整。」

「你騙人,上次桐麻山你還不是沒把握,現在你又想騙我!」唐音委屈的喊到。

她不傻,知道一旦真正出現問題,那麼第一批巴不得張寒死的人,就會是目前掌控國內社會秩序,掌控國內輿論的伍建學和陳旭兩人。

所以,張寒所說的,一旦出現問題隨時可以調整輿論的引導,在根本上就是不成立。

念及此,唐音突然轉過頭,目光直盯盯的看著伍建學和陳旭兩人。

唐音知道,張寒的決定她是無法干涉改變。

那麼這樣的話,做為張寒此時決定中唯一不可控,十之八九落井下石的伍建學和陳旭,只需要幹掉他們,這樣接下來就算真正出現意外,事情也能在第一時間控制和挽回。

「唐姑娘,你這樣看著我讓我滲著慌。

你要是實在不放心,接下來的國內的社會秩序以及輿論的權勢,我暫時交給你,等張先生那邊確定沒問題你在給回給我們,這樣可以吧。」

唐音眼中的寒芒和莫名的仇恨,讓伍建學和陳旭心頭有些發毛。

伍建學也知道此次張寒的決定,對張寒來說,他們就是其中最大的風險所在,所以只好連聲表示,自己手中掌控的權勢可以暫時交出去。

說實話,他們也是有親人朋友的人,所以相比較張寒,伍建學他們更加不願意招惹的還是張寒身邊的唐音。

不是唯女子難養,而是最起碼他們對張寒還算了解,知道張寒要想對他們動手,也無需擔心自己的親人朋友,會突然不明不白的就掛了。

不過唐音,當女生擔心自己心上人時,你就別想她還能保留多少份理智。

並且對方的能力太詭異太逆天,甚至不需要認識你的親朋,一個預言,追尋著他們和親朋之間的聯繫直接發動攻擊,那根本就是防不勝防。

面對一位能力無法防備,心智有些失態的小女生,那麼還是避讓為妙。

「小音,別嚇到人家。」看到唐音的舉動,張寒有些無奈的笑了笑,道:「我們回去吧,放心我會沒事的,有事情你可以再對他們報仇。」

說著,張寒伸手拉住唐音的手,空間閃爍離開原地。

張寒抱著小文星,帶著唐音離開后,另一邊的林紫站在原地思考了幾秒,也跟著離開。

轉眼間,深市沿海戰場,還清醒的人就剩下伍建學和陳旭,至於向華天,還被張寒走之前留下的一道意念壓制著,依舊在海底沉著。

「張寒到底想要做什麼?」

目光看了看周圍昏迷的進化者,伍建學眉頭輕皺,轉過頭對著一直沒說話的陳旭問道。

「沒什麼,只能說夏蟲不可語冰。」 「什麼意思?」伍建學皺了皺眉頭。

「就是我們是夏蟲,張寒是冰,是冰河時代那綿延覆蓋全球的冰層。」

陳旭看了伍建學一眼,隨即轉身離開,一邊走一邊道:「回去第一時間按照張寒的意思開始執行吧,這裡的殘局就交給你收拾了。

或者等上一會兒,等那大塊頭從海底出來了,交給他也行,想必他會比較關心比較樂意做這些事情。」

「陳旭,到底是什麼情況?」伍建學敏感的察覺到,自己似乎疏忽遺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沒什麼情況,就是張寒正式放下他的過去,拋下過去對他的影響,想要加快腳步了。

看在我們好歹也合作過的份上,給你個忠告吧。

你沒那個大塊頭這麼純粹,沒那麼有毅力,能夠專註的看著腳下,一步一腳印紮實的前進。

所以,別讓你的出身,限制了你的眼界格局。

多跟參謀團那群妖孽瘋子,多跟之前退下來的那群老人請教,別因為他們不是進化者就看不起他們。

今後目光別一直只盯著國內,只盯著亞洲這裡的一畝三分地,目光要看廣闊看長遠一點,這樣才不會哪天就失去了價值,不明不白的成為棄子,不明不白的死去。」

已經突破數倍音速,生命力場完美的收斂自身的力量,消除音爆的陳旭,遠遠的通過意念傳遞過來一段話,這是屬於他對伍建學的忠告。

張寒的突然變化,讓他感受到莫大的壓力。

他知道,一直隱藏在背後,力量卻又足以蔑視一切鎮壓一切的張寒,此番突然站到前面,必定給局勢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

新的改變即將來臨,此番改變,帶來的變動必定不下於源力時代開始那段時間的變動。

至少,那會兒源力時代剛剛開始的時候,還有林紫和張寒,在一明一暗的鎮壓控制著局勢,沒讓局勢惡劣。

但現在。

當初用自己力量鎮壓控制局勢的這兩人。

張寒一躍從暗中的操控鎮壓局勢的人,準備搖身一變,即將變成全球人人喊打,人人仇恨的大反派。

化身為源力時代以來,製造了人類最大幾次混亂和傷亡的黑暗boss。

林紫的心態也脫離了原有國家對她的影響,開始越發的獨立冷漠,漠然又默然的行走在自己的進化道路上,變得外界的波瀾再也經不動她的一絲心神。

那麼接下來的局勢,會有怎樣的變動,會是怎樣的混亂,沒人能知也沒人能曉。

「爸。」

離開深市的陳旭,回到自己的家中,找到拿著把小剪刀,正在悠閑修理著花花草草的陳浩良。

「回來了?」

陳浩良低著頭認真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小心翼翼的剪掉一根細枝,抬起頭對著自己這位難得回家的兒子點了點頭,說著對屋內喊道:「秀蘭,你的寶貝兒子回來了,今晚做多兩個菜。」

「爸,我不在家吃飯,待會兒還有事情。」看到樓上自己母親從窗戶里探出頭,在看到自己后那欣喜的表情,陳旭臉色有些為難的道。

「不在家吃飯那現在就給我滾蛋。」陳浩良瞪了自家兒子一眼。

自從當初伍建學為了逆襲上位,主導國內的一場混亂,而陳旭卻沒有絲毫作為的時候,自那時起,陳浩良就有些不待見自己的這位兒子。

對於自己兒子當時不作為的選擇,他能夠理解,知道在那會兒輿論矛頭隱隱對著進化者管理部,一觸即發的情況下,退避風頭不作為是最好的選擇。

但理解不代表著接受。

源力時代之前,農村平民出身,一步一腳印爬到封疆大吏地位的陳浩良,靠的不單單是自己的能力和野心,同時還有著那一份始終關心治下百姓生活,關心民眾的熱心。

自己的兒子有能力去阻止去避免,卻沒去阻止。

每時每刻,那數百萬人的性命,都像是一塊壓在陳浩良心上的石頭,壓得難受。

「事情就定了,吃了飯再走。」陳浩良放下手中的剪刀,背著手向著屋內走去。

走進屋內,陳旭的母親這時已經從樓上下來,讓自家保姆退下,自己圍上圍裙則準備親自下廚。

「說吧,是遇到什麼問題看不懂,趕緊問,問完吃完飯再陪你母親一會兒,然後就別礙著我眼,自覺的離開!」

陳浩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坐在沙發上看著陳旭。

終究是自家的兒子,他知道,自從那會兒父子倆吵翻一次后就再也沒回家的陳旭,今天肯定是遇到難題才會回來。

陳旭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來到陳浩良對面坐下,說道:「爸,局勢要變化了。

張寒準備從暗處中站到前面,而且還是以反派黑暗boss的身份站出來。

林紫也脫離孤兒時期對她心態的影響,開始越發的不問世事。

所以我想把你和我媽,接到上京去。」

「還有呢?」陳浩良點點頭,接著問道。

自從混亂之後就從位置上退下來的陳浩良,對於這一天早就有準備。

還是普通人沒成為進化者的他們夫妻倆,註定會成為自己兒子的弱點。

隨著局勢的不斷變化,終有一天他們是要去到陳旭身邊,站在自己兒子的保護下,杜絕陳旭的敵人利用他們對陳旭進行攻擊。

「局勢變幻,接下來的局勢我看不透,我想根據爸您的格局經驗,給下意見參考。」

陳旭冷靜的站在客觀的角度,一言一句把自己了解到的信息,把自己的能力實力以及底牌,包括在西歐的那個分身,以及其他的所有東西,都完完全全的告訴給陳浩良知曉。

「事後你把我的這段記憶抹除了,務必消除一切可能從我身上外泄的痕迹。」

陳浩良聽完陳旭的講述,第一時間給出的不是意見,而是一臉嚴肅的提醒陳旭,事後記得抹除自己的記憶痕迹。

陳旭愣了下,反應過來他沉默了。

看到陳旭的表情,陳浩良似乎明白了什麼。

但他沒遲疑,反而洒脫的笑著對陳旭教誨道:「你爸我只是普通人,這些東西放在我腦海里是守不住的,所以不用管會不會對我造成傷害。

這次這個教訓,我這做父親的就幫你買單了,只希望你今後做事,自己考慮的周全一點。」 陳旭默然,沉默良久說道:「好,可能會對爸您的生命本源造成一定的傷害,會削減您十幾年壽命。」

普通人不比進化者。

普通人的生命本源一旦損害就無法再次恢復,所以陳浩良的傷害註定是不可逆的,經過一次記憶抹除,壽命就要被減去十幾年。

而已經年近60的陳浩良,就算源力時代普通人平均生命有所增強,十幾年的壽命,可以說他剩下的生命也一下子沒了一半。

「只是十多年,那怕什麼。」

陳浩良笑了笑,沒繼續這個問題,而是轉口問道:「我想知道,張寒的能力開發程度和他的實力,你是怎麼看的。」

「張寒的能力,是引力操控,和我一樣都是處在二階的階段。

不過經過今天的觀察,我推斷他的引力操控,已經發展到空間掌控的程度,已經開始觸及時間的力量。

至於他的實力,其實進化者的實力比較,主要還是看進化者的意念。

意念決定規則,意念改變規則。

意念強度足夠,可以阻擋任何形式的攻擊,可以完全壓制對手的實力,甚至壓制對手的思維。

張寒的意念,深不可測!無人能及!」

陳旭思索了下,斟酌下口吻,盡量以客觀的角度對張寒進行評價。

「小旭,不知道你有沒發現,或許你應該被張寒給坑了。」

陳浩良不斷思考著陳旭之前說的各種信息,突然他嘆了口氣道:「意念,就是意志和精神的合稱,意志可以靠自我磨練,然後吸收源力提高。

但是精神,你有沒有想過是靠什麼提高的?」

「精神,在一階的時候,都可以通過吸收源力而提高,不過這個提高是有限度,在達到二階的程度時,吸收源力就無法再提高精神的強度。

不過,後續通過對二階進化者的研究總結髮現。

不是源力對精神的提高停止,而是這個提高需要自我的認知跟上才行,自我認知跟上了,吸收源力精神就會繼續提高。

並且,自我認知越清晰,心態越平穩,心境念頭越通達,心靈越透徹,且提高效率就會越好。」

「錯!」

陳旭的話說完,陳浩良就一口斷絕道:「意志可以通過磨練,自我越純粹效果就越好。

但精神的話,應該和格局有關,格局眼界越寬,精神的提升就越大。

自我認知的那些心態、心境、心靈等東西,只是維持自身不失控,增加自身源力契合度,支撐格局的東西。

正是因為自我認知是維持支撐格局的東西,所以你們的研究數據總結才會發現,自我認知越高,精神提升的就越快。

我猜測,按照二階進化者的重要性,想必你們的二階試驗品,除了一些至關重要的實驗外,其他的肯定是使用自我快要失控,面臨淘汰的進化者。

格局是氣球,自我是空氣,這些自我都快要失控的進化者,他們的空氣根本沒能完全撐起這個氣球。

所以你們在這些試驗品身上,研究總結出來的自我認知越高,精神提升的就越快的結論,都是錯的。

因為這些試驗品的自我認知很低,低的遠遠在格局之下。

一旦自我超過格局,或者格局的提升低於自我的認知,你們就會發現,自我認知和精神沒有直接關係。

不過這樣的情況應該不會出現。

格局和自我是相輔相成的,格局先行,自我在後。

格局是自我的認知的前提,格局提高,自我才能提升。

Prev Post
於是,多來戈一隻手繼續保持著摟著托爾的肩膀姿勢,另一隻手平舉在兩人面前,按下了拍攝鍵。
Next Post
風師回頭看她,指著斜對面那條幽靜的小路,平時也很少有人進去的一條路,「穿過那條小路,然後一直往北走,就能看到綠色到玫瑰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