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不狠!那時候講究個,對待敵人那就要像寒冬一樣嚴酷啊!那可是雷叔叔說的話啊!汗!對待反革命那肯定是往死里整的。

感覺的不可置信,但事實上都是真的發生的,國人整起自己人來,那是從來不手軟的,而且狠毒無比,現在好了,這些知青還不知道他們的命運,已經被上層這些人定了。

看見了吧,這人還是要有權利啊!

「…這可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的,這可是人代會的代表們投票決定的事情!…我只能提議而已!…這些知青們….呼!…我看這樣吧!…這件事情你就負責把它解決了!我看著四十條,通過應該是沒什麼的!….」

老爺子也不知道說什麼,當年他也被整的很慘,要不是有駱林這個穿越客的「亂搞」,只怕是他還在那政治鬥爭中浮沉著,窯洞那位也許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呃!…老爺子我是救火隊員啊?….」

駱林有點不滿了,的確,哦,合著我跟你說什麼事,你就叫我去辦,其他人全是吃乾飯的啊?

「呵呵…不高興了?這樣吧!你可以動用總參部的人力資源!而且,你這次是秘密的私訪!怎麼樣!頭銜就用你總參部的就行了!…誰叫你能力強呢?…不找你找誰呢?你要知道!這件事情真按照你說的處理不好,那就真的是大件事了!全國的知青可有二千多萬人啊!….」

老爺子帶著笑意,看著駱林搖了下頭,夾著香煙的手指,點了點駱林很無語的說道。

「…呼!…好吧!…誰叫咱是勞碌命呢?…」

駱林心在才知道,當官並不是想他想的那樣輕鬆地,起碼這個責任就不輕,官越大責任越大,駱林很無奈的搖頭答應了。

鄧老爺子這才呵呵大笑起來,和一臉苦笑的駱林喝了一杯。

///////////////////////

南雲省,耿馬縣勐定農場,是位於,南雲省,靠西邊的一座連綿不絕的原始森林,山峰險要,這裡別看風景優美,但是這裡其實極其貧困,是南雲省最貧困的地區之一。

而南定河畔縣,真是駱林一行人秘密行程的第一站。

這次出來,駱林帶了一直嚷嚷要跟著他的馬青松,還有他的貼身護衛關友明,還有幾個馬青松的手下特工,還有一個人就是嚴研了,她怎麼也要來呢?

這還得從從頭說起,自從潘建軍落網后,嚴研自覺自己這趟廣南之行不虛,雖然沒把所有的罪犯一網打盡,但是也抓到了首腦不是?但是,令她氣憤的是,潘建軍自從進了總參部,就失去了蹤跡,她還想去盤問,結果,跟她現在平級的馬青松,馬處長淡淡回答了她,駱少的命令,要親自審問。

這一句就把嚴研給氣得半死,而且還沒啥反抗的餘地,現在那個總參部的劉部長,更是聰明得緊,他可知道駱林是啥來頭,雖然他現在還是2部主管部長,但是,這位駱爺回來了,那麼他就要自己放聰明點,這是他家的老爺子親自交代的,原話就是,那個少將喊你做什麼就做,不要以為你現在是他的領導,那你就真傻了!

現在駱林也是部長,不過是副的,要知道,他在南河當市長的時候,總參部不可能沒人管吧?

馬青松不可能提拔他成為部長的,他沒那個資歷的說。

那肯定是要選又紅又專的紅二代了。

不過呢,抓住主犯的這一件事情,嚴研還是落了好處的,據說,還得到了中央某首長的點名表揚,讓知道這個消息后的嚴研高興得當晚硬是沒睡著,可憐的孩子,表揚下就高興成這樣?

是的,那個年代的人還是比較淳樸的,很相信一些沒有實際意義上的東西。比如獎狀,優秀工作者,優秀黨員等等這些沒有半點實際意義的獎勵。

那個時候可不能獎勵金錢,你要這樣干,那麼你就和資本家沒啥區別,那就是要搞資本家那一套,不然,怎麼叫有社會主義特色的改革呢?

懂了吧!對於嚴研要參與這次行動,駱林是抱著歡迎的,嚴研是個什麼人他很清楚,不過呢,她的參與還是薛老點了頭的,要不然,駱林也不會同意的,看樣子,薛老是要培養嚴研了。

畢竟,駱林在怎麼牛,也跟薛老還是有點距離的不是,他跟誰,薛老是很清楚的,雖然薛老也是哪位的一陣營的說。

科技霸權 南定河,繞過耿馬大梁子,蜿蜒進入了平緩的勐定壩。簡陋的邊境公路像一條長長的飄帶,傍著南定河順流而行,兩次穿越河道,經過0298邊防團,然後從五營(建設兵團,也是知青的駐紮地)最偏遠的連隊擦身而過,消失在茫茫的深谷幽壑之中……

以往車馬稀落的碎石公路上,這期間陡然變得熱鬧起來了。除了趕赴南疆的軍車和小車增多以外,更多的是那些蓬頭垢面的男女知青們。

他們從膠樹林深處的連隊里,從山溝深處的茅草屋裡走了出來,有的女知青牽著、背著她們幼小的孩子。

他們把白被單撕開做成橫幅,上面塗抹著他們用血寫的目標和口號:——「知青要做人!」、「知青要回城!」、「還我做人的尊嚴!」這些衣著破爛,卻神態木然,成群結隊有組織的知青們,拖家帶口的沿國道向著營部,場部默默的行進著….

沒有天崩地坼般的口號,也沒有呼天搶地般地嚎哭,只有那凝重的表情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執拗,只有那刷刷刷的急促的腳步聲伴隨著他們。

也許他們的嗓子早就嘶啞了,淚水早就流幹了,這次,他們是抱著魚死網破、破釜沉舟的心態與命運做最後的一搏。

「嘶….老大!這些人就是知青啊!我草!真的太慘了啊!….」

「是呀!…我看就像一群叫花子啊!…」

崎嶇不平的簡易黃泥公路邊上,駱林,嚴研,馬青松,關友明,還有幾個總參部的特工,全都打扮得跟知青一個樣子,根本看不出他們來至京城,只是嚴研就要化妝了,不然你這細皮嫩肉的哄鬼吧!

「…嗯!…看樣子!他們已經知道啊!…這就要開始了!…我們跟上去吧! 問劍江湖行 …記住我的吩咐!…別亂說話….」

駱林一身破舊黃軍裝,還帶了頂邋遢的舊軍帽,臉上還留著點絡腮鬍,嘶…猛地一看,還真有那麼點落魄的味道啊!看了眼還在那小聲議論的馬青松,轉眼又看著就要過來的那一大群,估計也有百把多個人的知青隊伍,朝馬青松打個眼色。 重生校園之商 主修功法若能與輔修功法起到互補作用,使二者相輔相成,對戰力的提高自然也會有極大幫助。

站在金屬天地外猶疑半響,陳強還是選擇離開。

在功法小世界正中心,有一方小天地,內有一道虛影,時而化作真龍咆哮,時而演繹仙人凌空虛度,時而變化朱雀橫掃諸天。

在小天地外,站著一個女性武修,青春年少,擁有極美的姿容,築基後期修為,在關注小天地內那名男弟子狀況的同時,也阻止著其他人進入其中,內外兩人穿著相同的門派服飾,顯然出自同一門派。

陳強此時也逛到了這方小天地外,看到外面那名女子,瞳孔微縮,隨即恢復平常,面無表情。

女子的服飾他認識,在遠陽鎮時有過交集,正是天辰門弟子的服飾,門內有一法身期老祖坐鎮。

眼望小天地內中情形,陳強心中頓時一動,目光湛湛,唇角微抿,有些木然的臉龐一剎那間顯得極為堅毅。

小天地內的那道虛影,令他心生悸動,一股莫名吸引牽引著他向小天地內走去。

「站住!」天辰門付芷卉一聲嬌斥,伸手攔阻想要進入的陳強。

「怎麼?」陳強臉色木然,聲音淡漠。

「上官師兄已有所得,請你莫要進去擾亂。」付芷卉眉頭微皺,耐著性子解釋一句。

「請讓開。」陳強平淡的看了付芷卉一眼,從其身旁饒過,向道法小天地內走去。

「你怎麼如此無禮?」付芷卉一個箭步,再次攔在陳強身前。

「我無禮?」陳強啞然。

「這方萬象天地高深莫測,你進去也是無用,只是白白浪費靈石罷了。」付芷卉寒著臉說道。

「不勞閣下費心。」陳強淡然說道。

「想必你一個雜役攢夠一枚中品靈石也不容易,我給你一枚中品靈石,你去他處吧。」付芷卉取出一枚中品靈石說道。

這一次,陳強連話都懶得說了,想要繞過付芷卉,卻再次被此女攔住,這讓他目光變冷。

「人,要懂得認清自己,把握機會,於上官師兄來說,萬象天地是機緣,於你而言只是浪費時間精力罷了。你即使進去也領悟不出什麼,何如拿著這枚中品靈石離開,把握這難得的機緣?」付芷卉說道。

陳強冷漠的掃了付芷卉手中的靈石一眼,話語平淡道:「高高在上,自以為是。」

說完后,也不待付芷卉反應過來,慢步走進小天地當中。

如同穿過了一層道法結界,小天地內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在外與平時沒有任何區別,在內卻對周圍的一切都失去了感知,眼中所見只有那一團道法虛影,耳中所聽儘是道音。

眼望耳聽,陳強漸漸排除雜念,緩緩入定,無悲無喜無憂無慮,心神被道法綸音充斥。

「叮,開始領悟萬象真籍,萬向真籍領悟中……開始領悟總綱,目前總進度百分之零。」

系統機械的聲音響起,此時的陳強卻完全沉浸在無窮妙法中,對系統的提示音沒有一絲察覺。

他的心神完全進入了另外一番天地,這方天地充斥著原始莽荒的氣息,大地之上萬獸咆哮,天空之中凶禽蔽日。

一條真龍在虛冥之中暢遊,身軀蜿蜒萬里,金色龍鱗泛著森冷殺機,龍睛灼目,散發這如同小太陽般的光輝,龍角崎嶇若崇山峻岭。

龍軀一震虛空破碎,緊接著一頭真凰出現,身軀被熊熊火焰包裹,難以看清真形,翎羽散發的炙熱高溫,將空間燒的扭曲塌陷。

鯤鵬從塌陷的空間呈現,碩大無朋,不知幾十萬里的身軀讓人難窺全貌,一會化作鯤魚暢遊,一會化作鵬鳥高飛,身軀扭轉間星空破滅。

緊接著出現的是一個巨人,頭頂九天,腳踏九幽,星河在其身周流轉,一顆顆星辰只如塵埃,一聲吼嘯,星河離散,星辰炸碎。

「叮,正在領悟萬象真籍,萬向真籍領悟中……領悟總綱完成,開始領悟具體功法,目前總進度百分之一。」

一個時辰后,系統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體悟進度由百分之零提升到了百分之一。

星辰炸碎后,陳強的意識回到大地之上。

形如猛獁的巨獸邁動四肢,仰天咆哮,聲震四野,音波過處萬獸死寂,山嶺成灰。

一隻凶禽從天而降俯衝而下,遮天蔽日翼展千丈,漆黑的翎羽根根如鐵,利爪如刀,輕易將巨獸軀體洞穿,抓著瀕死的巨獸衝天而起。

正在此時,一隻羽箭如流星劃過,尾羽燃燒著火焰,輕易將凶禽洞穿,凶禽發出凄厲哀鳴,撲棱了兩下翅膀墜地身亡。

「叮,正在領悟萬象真籍,萬向真籍領悟中……目前進度百分之二。」

又是一個時辰過後,系統的機械提示音再次在陳強腦海響起,此次他依然沒有察覺到。

一個小獸進入了陳強『視野』,小獸身量不高,可以用渺小來形容,與身前的凶禽巨獸相比,如同螞蟻在仰望大象。

小獸眼睛很大很萌,沒有絲毫凶煞氣息,可就是這麼一隻小獸,卻令還沒有死透的巨獸渾身顫抖,體若篩糠,小獸張嘴一吸,巨獸與凶禽迅速縮小,縮小的凶禽與巨獸被小獸一口吞下,小獸似是打了個飽嗝,身形一晃消失無蹤。

小獸消失后,一群人類的身影出現,這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皆有,穿著獸皮衣,手持木棒獸骨等粗陋的兵刃,神情戒備,行動小心翼翼。

在觀察一番沒有察覺到危險后,這群人迅速行動起來,精壯男子手持粗陋兵器,站在外圈小心戒備,老弱婦孺迅速行動起來,用器皿迅速收集巨獸和凶禽灑落的精血。

這些人很謹慎、很迅捷,同時也很『吝嗇』,不放過一絲一毫凶禽巨獸的精血,很多精血都已經滲透到泥土當中,他們便將泥土挖出,裝到器皿當中。

「叮,正在領悟萬象真籍,萬向真籍領悟中……目前進度百分之三。」 「…嗯!…看樣子!他們已經知道啊!…這就要開始了!…我們跟上去吧!…記住我的吩咐!…別亂說話….」

駱林一身破舊黃軍裝,還帶了頂邋遢的舊軍帽,臉上還留著點絡腮鬍,嘶…猛地一看,還真有那麼點落魄的味道啊!

看了眼還在那小聲議論的馬青松,轉眼又看著就要過來的那一大群,估計也有百把多個人的知青隊伍,朝馬青松打個眼色。

馬青松微微點了下頭,現在他們這群人,跟對面過來的那群衣衫僂爛的知青們沒啥區別,駱林他們也來到了南雲這邊快大半個月,一路過來,那是感慨萬千啊!真是不知道這些以前的城裡「公子」「小姐」們怎麼能適應下來的,生活得那一個慘字了得啊!

運氣好的主食是黃豆或者就是紅薯,土豆,草根!運氣不好的紅薯都別想吃,知道嗎,想吃肉?

哼哼,基本是做夢!

駱林最開始到的一個叫做在橄欖壩農場的地方,那裡的知青們給駱林他們做了一鍋「鮮魚湯」。

那所謂的「鮮魚湯」,只有湯沒有魚,味苦澀,腥臭撲鼻。原來知青將河裡長滿綠苔的鵝卵石取來下鍋熬湯,取了個好聽的名字「鮮魚湯」。

那裡的知青一年至少一半時間要吃這樣的「鮮魚湯」!

嚴研當場就吐了,能不吐嗎?

太臭了,連一向號稱神經大條堅忍不拔的馬青松胃部翻湧,我草!這還是人過的日子嗎?比豬狗都不如啊!真TMD太慘了!

包括那幾個總參部的特工全都一個個臉色煞白,他們那敢吃啊?你說,臭得跟茅坑的石頭一樣綠油油的東西,還發出比大便還要丑得氣味,你說你能吃下去嗎?

當然,他們這些從京城來的人,怎麼受得了這個呢?但是,這些衣衫單薄的知青們基本上都吃這個,嘶….真是太恐怖了吧!

開始嚴研還以為知青的們的生活,還不錯,現在自己親身體驗了才知道自己是如何幸運,想當初,她還死活要下鄉,響應偉大領袖的號召,汗!

現在看來,幸虧但當時聽了老媽的話,沒參加那啥上山下鄉,要不然,我的天啊!要她吃這個還不如餓死算了!!

後來又看到不少知青們住的那些低矮潮濕的草房,屋頂被取暖冬天烤火的木材烤得發黑,屋頂上漏了許多窟窿,屋裡的牆角和床底下竟然長著一簇簇的野蘑菇。

嘶…長蘑菇啊!可見這住人的房間多麼的潮濕,還能住人?

就在這樣簡陋不堪的屋裡,每間同時住著兩對甚至更多的男女知青…..

他們大多屬於未婚同居者,有的孩子都有兩三歲了,未婚同居與非婚生育的知青佔了大多數……嘶…真是可怕啊!這也是本能不是?

這就是真實的知青生活,駱林等人那是越往南雲的山裡面的縣鎮走,這種情況就越可怕,簡直是,不敢想象,想這些從京城來的人,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要被丟在這生活會不會比他們更加幸運呢?

在勐臘農場,駱林他們還看到一群男知青脫下上衣,裸露出遍布身體的累累傷痕,那是在兵團工作時被打的永久紀念。

怎麼被打?你消極怠工,偷懶耍滑,兵團的那些大兵哥哥可不跟你客氣,你不做事還想混飯吃,抽不死你?

經過這大半個月的暗訪,他得知一個統計數據,知青中傷病率高得驚人,貧血接近百分之百,營養不良達百分之百,患胃病、腸炎、風濕性關節炎等急慢性疾病的達百分之百,另外女知青患痛經與月經不調等婦科疾病者近百分之百。

更可悲的是,知青中非正常死亡率逐年上升,自殺率高居各項死亡率之首……這就是現在全國知青的一個可悲的縮影。

「…喂!同志!你們是那個農場的?…你們的旗幟呢?…」

就在那些神色木然,精神萎靡的知青們要經過駱林等人面前時,突然,他們隊伍中一個大約三十多歲,臉上皮膚乾枯,黝黑,一雙眼睛渾濁,根本不像個年輕人,而是像個行將就木的老頭的中年知青,突然,帶著異樣的神色,看了駱林,馬青松,關友明,嚴研這群人一眼,最後落在駱林的身上,突然發問。

「…咳咳…同志你好!我們是橄欖貝農場過來的!….呼呼…前幾天又下了雨,那些旗幟都爛了…所以….」

「…哦!…那你們跟我們的隊伍一起吧!…」

那個個黑瘦的中年知青,那雙渾濁的眼睛內閃過一道怪異之極的光芒,因為他看到了這群人裡面唯一的女性,嚴研,第一眼感覺這個女人根本不像是知青,的確,嚴研現在雖然,打扮得自認為是很「凄慘」的樣子了。

但是,這人啊!你本身就是個美人話,什麼臉上塗點爛黑泥巴啥的,都遮不住那本身的光彩,駱林是啥人,順著那個中年知青的眼光轉頭一看,就發現嚴研的確不像是個餓得要死,或者說是,吃不飽,神色憔悴的女知青,很明顯,她給人感覺她好像是在那裝,裝虛弱,汗!

要知道,真正農場的那些女知青,全都是蓬頭垢面,或者說是面黃肌瘦,根本不用搞什麼臉上塗著黑泥巴,你這也太假了吧啊?你以為是日本鬼子進村了?

你個花姑娘趕緊化妝嗎?不過那個中年知青也只是皺了下眉頭,說完就轉身走了。

「…這人怎麼那樣看我啊?…」

當事人嚴研還雲里霧裡的不知所云,看著駱林在那看著她只搖頭,很鬱悶的問了句。

「…呼!算了!…你根本不像是這裡的女知青!你看看你…脖子雪白!身影豐滿挺拔!…說話中氣十足!…你說你這哪像個餓得半死的人呢?…」

「你…你…你流氓!…」

駱林那毫不客氣的話語,把個嚴研氣得半死,臉色暗紅,不過看不出來,現在她臉上可全是黑泥巴,太假了啊!

「行了!…這不是你家!嚴處長!注意自己的任務和身份!…」

駱林一看嚴研又開始要「耍潑」了,馬上一皺眉,低聲訓斥了句。這一下嚴研可真不敢做聲了,要真是把這位煞星惹火了,還真不知道在這荒郊野外對她怎麼樣呢,要知道除了她,這裡的人全都是這位駱參謀的手下,恩!全都是他的狗腿子!

嚴研心理氣憤之極,但是又不敢發火,他們可是有任務的,不能亂來,現在他們可是來執行任務的,耍小性子可沒啥好結果。

所以,嚴研也就忍氣吞聲了。就這樣,他們跟在這些衣衫稀爛,步履蹣跚,慢慢向前行進的知青隊伍後面走著。駱林他們這群人,走在隊伍的最後面,這也是駱林刻意而為的,走在後面,也可以多了解下這群人的情況不是,剛才和他們搭話的那個中年知青,一直都走在最前那面,再也沒跟他們說過話了。

「..媽媽!…媽媽!…我餓!….」

走在他們前面的一個背著個大約二,三歲孩子的乾瘦女知青,她身上的娃娃突然娃娃哭了起來,可憐的孩子啊!看那個樣子就是先天營養不良,那個瘦啊!大家看到過圖片那些非洲難民嗎?

嗯!就是那樣子!慘吧!

小孩的嚶嚶哭聲並沒有在隊伍裡面引起什麼異動,看樣子那個乾瘦的女知青年紀也不大,只是生活的艱苦讓她提前衰老了,本來應該是滿頭黑髮,現在竟然有一大半都是銀絲,嘶…這才多大啊!

駱林感覺這個帶小孩的女人,最多也就二十多歲,雖然她面黃肌瘦的,外帶頭花還花白了,典型的缺乏營養造成的。小孩的凄慘哭鬧聲,讓嚴研心裡那個難受啊!她就走在那個背小孩的女人的身後。

Prev Post
但是可能把命丟在這裡。
Next Post
楊力無奈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