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炮的威力巨大,炮彈拖著尾焰,極速的衝到了艾琳面前。

艾琳嚇了一跳,暗恨蒙多礙事,長腿側踢,一腳踢在炮彈的身上,想要將炮彈踢向康莫。

只是蒙多的火炮可是特製的,炮彈被踢中的瞬間就炸了!

轟的一聲巨響。

兩道身影同時被炸飛了出去。

「這娘們真辣。」蒙多看的目瞪口呆,他還是第一次碰到有人硬頂他的炮彈。

之前他還真沒看出來,這個細胳膊大長腿的妞,這麼猛。

至於另外一道被炸飛的身影,蒙多選擇了無視,因為他不認識。 倒飛出去康莫腦海里全是問號,他站穩之後,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跡:「哪來的熊玩意。」

蒙多正要追擊艾琳的腳步停了下來:「你是個什麼混蛋。」

他看著康莫的方桌臉,仔細想了下,對這個人完全沒印象。

康莫的四方眼瞪大,手中長棍一挑,一塊大石頭直接奔蒙多飛了過去。

蒙多同樣不廢話,火炮揮動將石頭擊飛,同時再次扣動扳機,又是一枚炮彈飛了出去。

才起身的艾琳一臉無語,不過這倒是給了她機會

配合蒙多或許可以打敗康莫,艾琳的念頭一起,大長腿邁開,衝過去對著康莫就是狠狠一腳。

「我就知道你們是一夥的!」康莫一臉早有所覺,閃身避開炮彈軌跡,一棍子擋住艾琳的踢擊。

轟。

應該被閃過的炮彈,在經過康莫身邊時,突然爆炸。

康莫還在阻擋艾琳,爆炸的衝擊就直接將他淹沒。

蒙多得理不饒人,手中火炮炮口還冒著煙,他就準備再次扣動扳機。

也不知道他這火炮是怎麼造的,好似根本不用上炮彈,就能一直發射。

但就在這時,一條粗壯的手臂按在了蒙多的肩上,阻止了他的動作。

蒙多一回頭,正好看到了比他高了一點的費托斯。

蒙多想了想,才放下手中的火炮,這人是船長給過面子的,不算敵人。

「謝謝。」費托斯同樣認出了蒙多,這是當時跟隨羅奇走掉的海賊。

他的態度很友好,對蒙多點了點頭,才走向已經再次站起來的康莫。

康莫冷哼了一聲,對於艾琳他可以不在乎,但對上費托斯,康莫沒有必勝的把握。

彼之深情,此之毒藥 他目光不由瞟向祭壇,只要萊恩能夠解決羅奇,那這場戰鬥還有贏得希望。

康莫的瞳孔微微一縮,看到的卻是萊恩倒在了祭壇上。他握著長棍的手,不由緊了緊。

「費托斯,或許我們可以合作。」康莫神色一變,突然笑了起來:「這個國家……」

他的話還沒說完,費托斯突然獸化,象鼻對著他狠狠的抽了過去。

這個國家的毒瘤,就是萊恩和康莫,在回到奧特的路上,費托斯可是看到了那座被屠滅的小鎮。

他心中對萊恩和康莫的恨,已經達到的頂點。

任康莫說出花來,費托斯殺他的心都不會動搖。

康莫橫棍阻擋,但費托斯的力量何等的巨大,這含怒的一擊直接將康莫整個人都抽飛了。

費托斯並不罷手,他仰頭髮出一聲巨大的咆哮,邁開象蹄沖向了康莫。

這場戰鬥,從費托斯獸化開始,就已經沒有懸念。

……

羅奇撕下破損嚴重的衣服,緩步走到了萊恩的身邊。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萊恩已經轉過身,面朝著天空,但身上大量的血液流失,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喂,死神,原來神靈是真的存在啊!」

羅奇撇撇嘴,咱們打了這麼長時間,你還不知道嗎?死神什麼的只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但萊恩好似確定了羅奇的身份一樣。

他勉強的將雙手合攏,呈禱告狀。

「神啊!其實你虔誠的信徒,並不想成為什麼海賊的,咳……」

萊恩咳出一大口血,有些被嗆到,但他還是斷斷續續的說道:「只是我很害怕,害怕那群一直駐留在塔思科沒有離開的惡魔……」

「害怕他們在找不到那所謂的「罪惡」后,會對我下手。不得已我才想要變強,離開這個國家。」

羅奇不知道萊恩到底是看到了什麼,才說出這樣一段話來。

他皺著眉,仔細的思考著:「他們在找什麼?」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們在塔思科殺了很多人……」萊恩的目光有些渙散,他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死神,你會繼續庇護這個國家,對嗎?」

羅奇看著萊恩逐漸閉上的眼睛有些無語,你以為問上最後一句,和說出這些,就能讓自己洗白嗎?

不可能的,不管是你口中的惡魔想做什麼,你對這個國家做下的事情,都是不可饒恕的。

哪怕找再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萊恩的本質還是因為自己的貪婪,犯下了大量的罪惡。

羅奇身上冰焰翻動,驟然落在萊恩的屍體上。

看著緩緩蘇醒的屍體,羅奇問出了他真正關心的。

「說說吧,花蛇芙拉的寶藏在哪裡?」

從之前康莫和萊恩的對話中,羅奇就知道了這裡還有寶貝的消息。

這次他是不會將寶物讓出去的,因為已經沒有任何理由讓了。

萊恩的屍體嘎巴著嘴,緩緩坐了起來:「在奧特西邊靠近港口的希夫林莊園。」

「你還有什麼秘密嗎?」羅奇點點頭,又隨口問了一句。

屍體呆愣愣的坐著,沒有絲毫的回應。

羅奇順手彈出一簇魂焰,點燃了萊恩的屍體。

動物系的恢復能力,讓羅奇受傷的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估計有個幾天就能好利索。

羅奇張開翅膀,朝蒙多飛去。

萊恩已經解決,寶物的位置也得到了,剩下的就是救烏拉諾斯和找艾琳算賬。

羅奇可還記得這女人算計過他,而且還欠了他不少錢,他可是超出委託,親自解決了萊恩。

一路飛來,羅奇正好看到了被費托斯踩的不成人型的康莫,還有和蒙多對峙的艾琳。

「船長!」蒙多欣喜的叫了一聲。

羅奇對他點點頭,就落在了艾琳身前。

此時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不少叛軍都聚集到了艾琳身後。

艾琳是想要將王國中所有海賊都留下的,所以在看到叛軍聚攏后,直接命令他們將蒙多圍在了中央。

費托斯和康莫打在一起,根本沒注意到這個方向。

但羅奇以死神形態過來,一下子就讓圍攏的人變了態度。

萊恩可就是死神打倒的,死神更是再次庇護了這個國家。

所以叛軍們沒有任何猶豫,紛紛單膝跪地,對羅奇行禮。

艾琳一看大勢已去,只能恨恨的咬牙。

「艾琳,我可是完成了約定。」羅奇開口說道。

只是他的話音剛落,附近的叛軍就竊竊私語了起來。

「啊,原來是首領奉獻自己召喚的死神庇護。」

「我就說首領是最值得信賴的。」

「這麼說,首領也會成為死神的妻子嗎?」

「應該是吧?傳說不是這麼記載的嗎?」

「對對。」

「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後塔思科都將得到庇護。」

「是啊!」

……

看著叛軍臉上的欣慰,還有期待……

艾琳的臉徹底黑了。

而羅奇也是有些尷尬,好像事情向著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我會在奧特待上一陣子,希望你能完成約定。」羅奇臉不紅的說完,直接越過叛軍朝之前芙拉所在的庭院走去。

他其實更關心的,是烏拉諾斯的傷勢,來這裡他本來也沒想和艾琳有過多的糾纏。

只是他剛走幾步,就看到了柏莎。

柏莎身上全是血,表情冰冷,整個人就像從地獄走出來一樣。

羅奇和蒙多感覺跑了過去。

「怎麼回事?」羅奇一邊檢查,一邊詢問道。

柏莎搖搖頭,嘴角撤出一個微笑的弧度:「沒事,烏拉諾斯走了,我們也可以離開了嗎?」

羅奇仔細的打量了她一會,確認沒事才說道:「好。」

對於柏莎具體經歷了什麼,羅奇有著一定的猜測。

之前戴維帶著芙拉,可就是朝著這個方向走的。

具體發生了什麼,羅奇不準備問,那是屬於柏莎自己的選擇,也只她自己的秘密。

至於烏拉諾斯的事情,羅奇一時想不明白。

但有一點他一直知道,烏拉諾斯有著他自己的目的,並且他從來不是海賊。

離開王宮很簡單,此時的奧特還處在混亂之中。

以羅奇三人的實力,只要有不長眼的傢伙靠近,隨手就能打發。

並且這裡大部分都是叛軍,他們好似都認識羅奇一行,見到后多會選擇避讓。

於是在羅奇的帶領下,三人直奔奧特城西區而去。

一路上蒙多雖然好奇,但不會多嘴,一直擺出的都是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樣子。

這樣子在羅奇眼中很欠扁。

柏莎則是一直沉默的走在最後,只是每當有人跳出來攔路時,她都會在第一時間出手。

羅奇也樂得清閑,只是隨著靠近城西港口,海賊和國王軍逐漸多了起來。

阻攔的人多了,但羅奇也發現了自己的目標。

那座被眾多國王軍和海賊包圍的莊園。

莊園中同樣有著海賊,他們奮力的抵抗著入侵者。

羅奇跳上了一個高高的房頂,仔細觀察著莊園的情況。

「船長,我餓了。」蒙多也爬了上來,他一屁股坐下后,揉著肚子愁眉苦臉的說道。

他這麼一說,羅奇也感覺肚子一陣亂響,從進奧特到現在,一直沒怎麼吃東西。

「那裡有一家水果店。」柏莎伸手一指街角處。

果然,那裡有一家被砸亂的水果店,雖然不少水果都掉在地上,但還有很多都很新鮮。

「可是我想吃肉。」蒙多撇撇嘴,水果什麼的只是飯後零食好嗎?

「我還想洗個澡呢!關鍵我們的船長大人,連艘船都沒有。」柏莎身上都是血跡,這一路走來血液變干,黏在身上很難受。

而且她也累了,想找個地方靜一靜。

羅奇被說的有些臉紅,他才準備當海賊好不好,上哪弄這些東西去?

「好吧,我們去把莊園佔了,裡面不但會有吃的,還有財寶,夠咱們弄艘大船的。」

羅奇對花蛇海賊團的財寶還是有些信心的,那可是連萊恩都看上的財富。

「大船?你要弄多大?」柏莎很是懷疑:「要知道,我們可就三個人。」

「可以招人啊!你怎麼這麼笨?」羅奇抬手敲了柏莎一下。

Prev Post
上三等意志,被稱為帝王意志,下六等意志,被稱為王侯意志。
Next Post
「嗯。」月千歡扭頭看向墨九卿,解釋說:「之前碰見,他約我切磋試劍。」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