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城他們原本打算還去河西沼澤那邊獵殺鐵甲犀牛,但是這次出去一頭也沒弄上,無功而返,坐在床上不停抱怨。

「這群金鱗巨蟒真是太可惡了,把山下的魔獸差不多吃了個乾淨,我們下去連只兔子都沒有見到,更不要說鐵甲犀牛了。」葉處沖著坐在床上的葉天抱怨道。

葉天沒有搭理他們,繼續打坐修鍊,葉城說道;「少主,你倒是說句話啊,我們幾個的玄風丹已經沒了,我們想進玄風洞修鍊去啊!」

葉天睜開了眼睛,開玩笑地說道:「我能說什麼?那些鐵甲犀牛又不是我吃的,你們要是不服氣,可以往南邊追,說不準還能抓到幾條爬得慢的金鱗巨蟒呢!」說完,葉天便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兩個見了金鱗巨蟒只有跑得份,娜麗還敢抓呢!

葉處無語地說道:「少主你可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你有了天榜第一的獎勵,我們可沒有。」

葉天答道:「想要玄風丹嗎?那就去比武場里找人挑戰吧,以你們兩個的能力,在這風清宗里也算是中上等的弟子,只要不是天榜上的高手,你們基本不會輸的,說不准你們也能打上天榜。」

這個主意確實不錯,葉城也說道:「這幾天比武場哪邊真的是人滿為患,很多弟子都在那裡互相挑戰,現在咱們也只能這樣了。」

葉處點點頭,又說道:「哎?少主,這幾天你怎麼也不去玄風洞里修鍊了,每天就坐在房間里打坐,你要是用不了玄風丹,可以交給我們啊!」

葉天笑道:「我就說嘛,你們兩個在我面前唱雙簧肯定有陰謀,原來在打我的玄風丹的主意。」

葉城和葉處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答道:「少主,這真是沒辦法了,不然我倆也不至於出此下策啊,要比,你先接我們幾顆,讓我們救救急,我們可不想把修鍊的事情落下。」 葉天擺擺手,說道:「你們你不用解釋,不過我現在雖然不去玄風洞了,但是我真的需要這玄風丹,甚至我的玄風丹也不夠用,你們兩個堅持幾天,我會想辦法再弄來一些玄風丹的。」

「好吧,少主,那我們就去比武場里找人挑戰吧!」葉城答道,兩人相伴著離開了房間,前往了主峰上的演武場。

葉天並沒有欺騙他們兩個,葉天現在雖然不去玄風洞了,但是真的十分需要這玄風丹,因為他每天坐在房間里,便是不停地在用玄風淬鍊體內內力。

上次在那地脈之中,葉天用自己半神格暫時吸走了很多玄風,儲存在他的半神格中,後來他偶然間發現,自己可以將半神格里的玄風引進體內淬鍊內力,而不用再去玄風洞了,而且半神格里的玄風還要比玄風洞中的玄風強好多。

葉天的修鍊速度比較之前的更快了,但是同時,也比之前的更加耗費玄風丹了,經過剛剛的葉城和葉處他們的求助,葉天也感覺自己不能再老老實實地等待玄風丹的發放了,即便是他有了天榜第一的獎勵,丹藥還是不夠用。

有什麼辦法可以給他提供充足的丹藥呢?葉天停下來開始思索,一個大膽的想法早已經在他心裡醞釀了,那就是自己煉製玄風丹。

從剛來這裡開始,葉天就已經察覺到這玄風丹的重要性,他很早就想自己煉製玄風丹了,但是想要這丹藥的藥方顯然是不太容易畢竟這玄風丹和玄風洞都是風清宗的寶貝,要是將這丹藥的藥方泄密了,那後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可是怎樣才能得到這藥方呢?或者,哪怕可以得到這藥方的大概藥材,葉天憑自己高超的煉丹術,也能將這玄風丹九九不離十地煉出來。

「怎麼弄呢?」葉天抱著抱著腦袋有些發愁,他第一想到的便是去百草堂那裡偷藥方,因為這些丹藥都是百草堂的煉丹師煉出來的,那裡肯定有藥方,不過這個想法很快被推翻了,因為實在是太冒險了。

那些長老們並不是一幫傻子,而且葉天記得宗規中規定要是有弟子敢私自偷宗里的秘笈、武技、武功,都是要被廢了武功,逐出風清宗的,葉天是在犯不著為了這丹藥而把自己的前程葬送了。

「看來,得去找公主幫幫忙了!」葉天忽然想起了林天雪,自從上次和她從外面回來之後,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她了,她一直自詡自己知道的比那些長老甚至比掌門知道的還要多,那現在去問問她或許有辦法。

葉天說干就干,他打開房門,此時正是上午,林天雪應該在蓮花峰上練劍,葉天離開朝陽峰去了蓮花峰。

有過上幾次的經歷,葉天來這裡已經是輕車熟路,林天雪每天練劍的地方就是固定的地方,沒人敢和身為天榜第二的她搶地方,更何況她還是天印帝國的公主。

來到了蓮花峰上每晚和林天雪見面的地方,果然一個清秀的女弟子正在那裡練劍,不是林天雪還是誰,葉天走進樹林里,林天雪已經看到了他,卻忽然握著劍朝著他揮出了一劍。

「鐺!」葉天飛快地取出自己的影虎刀,護在了自己身前,那劍尖穩穩地刺在了刀背上,葉天揮起一掌打在自己的刀背上,那勁道直接將林天雪震退了出去。

林天雪輕輕一躍,穩住了身形,將自己的劍收了起來,問道:「你怎麼來了?」

葉天也將自己的影虎刀收了起來,回答道:「無事不登三寶殿!當然是找你有事情了!」

林天雪走近說道:「說罷,咱倆現在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能幫你的我肯定幫你。」

這句話說的葉天心裡一陣意外,幾天沒見,林天雪對他倒是沒有以前那麼冷漠了,葉天看了看四下沒人,便小聲地問道:「你不知知道的東西很多嗎?我問你,你能不能弄到玄風丹的藥方?」

聽了葉天的話,林天雪吃驚地看著葉天,問道:「你問這個幹嘛?」

葉天淡定地說道:「我問這個還能幹嘛?我就是玄風丹不夠用了,我想自己煉製玄風丹,放心,你要是告訴我,我練好之後也分你一些。」

林天雪無語地說道:「廢話,我要是告訴你這藥方,你卻沒點表示的話,我就告發你去!」

葉天愣了一下:「額……這麼說你知道這藥方?」

林天雪搖頭道:「不知道,你開什麼玩笑,我要是知道的話,我就自己讓宮裡的煉藥師給我煉製玄風丹了,哪裡還用每月去比武場領玄風丹啊!」

「唉!原來你也不知道。」葉天失望地說道。

林天雪尷尬地笑道:「我雖然不知道,不過我很高興,找到了一個志同道合的人!」

「嗯?」葉天皺著眉頭,不知道這林天雪想表達什麼意思。

林天雪拍了拍葉天肩膀,說道:「其實我也一直在打這玄風丹的主意,要是能弄到這藥方,我就也不發愁玄風丹了。」

葉天白了她一眼,說道:「你不是公主嗎?沒有了丹藥就和你師父要就好了,實在不行,直接去找掌門要去,他敢不給你嗎?」

林天雪答道:「那是自然,我們天印帝國對風清宗的掌控已經不如從前了,現在風清宗還是很獨自的,即便掌門不給我丹藥我也不能怎樣啊,這畢竟是風清宗的規矩,我雖然身份尊貴,但是我手上有沒有什麼實權,不能那他們怎麼樣的。」

林天雪沒有隱瞞,而是道出了實情,葉天說道:「那好,我們就再合作一次,一起將這玄風丹的藥方給弄出來。」

「聽這話,你貌似有主意了!」林天雪看著葉天說道。

葉天深沉地笑道:「那是當然,不過這次需要辛苦一下你。」

林天雪滿臉戒備地問道:「你要幹嘛?」

葉天伸手示意林天雪附耳過來,他在林天雪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堆話,林天雪起初比較奇怪,但很快就明白了葉天意圖。

「好,我知道了,今天晚上你在這兒等我,我把結果告訴你。」林天雪說道。

「好的,公主殿下,我等你的好消息!」葉天回答道 告別了葉天,林天雪便去尋找自己的師父夜雨師太,夜雨師太正在她的房間里打坐練功。

「師父,我是天雪,有事求見。」林天雪在門外說道。

夜雨師太緩緩收功,說道:「進來吧!」

林天雪輕輕走進夜雨師太的房間,夜雨師太問道:「怎麼了?天雪?」

林天雪笑著說道:「師父,我想去百草堂學煉丹術。」

「嗯?」夜雨師太有些意外,問道:「你為何心血來潮要去百草堂啊?」

林天雪解釋道:「就是上次被朝陽峰的那名弟子救了救了之後,弟子感覺煉丹術實在是神奇,所以想去百草堂學習一下藥理之術,日後行走江湖也能多點本事,畢竟技多不壓身嘛。」

「可是百草堂挑選弟子也是根據他的天賦魂火來挑選的,你怕是去不了的。」夜雨師太解釋道。

林天雪笑著說道:「我知道啊,所以才來求師父,能不能幫我寫一封舉薦信,讓我進百草堂學習幾天?」

「這樣啊!可以!」夜雨師太很爽快地就答應了,畢竟林天雪是她所有弟子中最疼愛的一個,且不說她身為公主的身份,就憑她曾是天榜第一的修為,為她蓮花峰也是增了不小的光。況且林天雪身為公主,但是卻從來不仗勢欺人,入門以來也從來給她惹過什麼麻煩,她哪個師父不喜歡這樣的弟子呢?

夜雨師太走到書桌前,飛快地給林天雪寫下了一封舉薦信,她將信裝好,對林天雪說道:「你將這封信給了百草堂的吳長老,他看了信,自然會安排你的。不過,既然去了那裡,就得聽人家的安排,莫要任性賭氣,使小性子,知道了嗎?」

「好,我知道了!」林天雪拿著信便離開了蓮花峰,直奔主峰上的百草堂。

上午通常是百草堂最忙碌的時候,因為各峰門的弟子做完早課以後,便會來百草堂跟著這裡的長老學習煉丹,或者跟著其他長老出去採藥。

當林天雪來到百草堂的時候,裡面除了已經外出採藥的,還有不少人,不過當其他弟子看到是林天雪時,紛紛不由得停下了手裡的活,直勾勾地看了過來。

林天雪可是風清宗的名人,除了修為極高之外,她的美貌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在風清宗里不乏仰慕者、追求者,不過這些追求者里沒有幾個是她看得上眼的,甚至還有一些人總是以切磋比試的名義來接近她,不過天榜上的幾人被她打傷以後,就沒人再敢來騷擾她了。

所以很多弟子見了她,都只敢躲在遠處偷看,而不敢上前搭話,這次這麼近距離的看林天雪,其他弟子更加不能放過這個機會了。

面對周圍熾熱的目光,林天雪臉上泛起一抹寒色,瞪了他們一眼,那些弟子急忙緩過神來干自己的活去了。一位長老見林天雪面生,便問道:「這位弟子,你是來找誰的啊?」

林天雪答道:「我是來找吳長老的!」

那長老指著把草堂裡面說道:「吳長老在裡面左手第一個房間里,你自己過去吧!」

林天雪拿著推薦信走了進去,這百草堂的結構是兩進式的,外面是一個大堂,一個走廊通往裡面,裡面的房間有的是長老的住房,也有的是用來存放藥材的地方,還有就是如果被送來治傷的弟子傷的太重,沒法走動,也可以住在後面。

上次出去採藥被金鱗巨蟒打傷的弟子,有些還住著裡面,林天雪來到了第一個房間里,房間門大開,屋子裡正做著一位白鬍子老頭,在紙上健筆如飛地寫著什麼。

林天雪走過去說道:「您是吳長老嗎?」

那吳長老停下筆來說道:「是啊,我是,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林天雪將那封信遞給吳長老,說道:「這是我師父夜雨師太給您的信,您看了就知道了。」

吳長老讀完信之後便笑道:『原來如此,不錯,現在這麼求知好學的弟子已經不多了,其實我們百草堂不光教授弟子煉丹術,還有醫術,你要是想學就留下來吧。」

「那就多謝吳長老了!」林天雪乖巧地說道。

晚上朝陽峰中,葉城和葉處筋疲力盡地回到了房間里,葉天還保持著他們離開時候的樣子——坐在床上打坐,見到他們兩個回來了,葉天睜開眼睛問道:「怎麼樣?贏了幾個人啊?」

葉城答道:「贏了六個,輸了三個,這一下午打得可累死我了!」

葉處四腳朝天躺在床上,高興地說道:「好歹一人贏了三顆玄風丹,不說了,明天我要去玄風洞中修鍊了。」

葉城走到桌子上,打算喝口水,忽然看見桌子居然敗了一小碗黑乎乎的東西,還有一杯黑乎乎的水,聞著味道,貌似十分熟悉。

「少主?你這是弄的什麼啊?」葉城問道。

葉天看了一眼那些東西,回答道:「嗯……你可以叫她玄風湯或者玄風水!」

「嗯?」葉城忽然吃了一驚,問道:「少主,你不是把你的玄風丹給給泡出這東西了吧?」

葉天點點頭,回答道:」為什麼不可以?「

葉處一骨碌從床上跳了起來,喊道:「不是吧,少主!我們連玄風丹都吃不起了,你居然喝起了玄風湯?你丹藥多倒是分我們倆點啊,這麼浪費可真說不過去啊!」

葉天答道:「你倆給我小聲點,你當我願意把我的玄風丹全都弄成這啊,我這有目的的!」

聽到葉天這樣說,葉城和葉處便好奇地圍了過來,問道:「少主,你這是要幹嘛啊?下這麼大血本?」

葉天神秘地說道:「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我這是在套玄風丹!」

「啊!什麼意思?」葉城和葉處兩人驚得下巴差點掉下來,葉天這次搞的事情可不小啊,居然打起了玄風丹的主意。

他們兩個也不傻,自然看出了葉天的打算,葉城問道:「少主,你能根據這碗「玄風湯」想出這玄風丹的藥方嗎?」 葉天哭笑不得搖頭道:「哪能啊?你以為這是做飯啊?雖然這丹藥只是最簡單的二品丹藥,但是這丹藥都是經過藥材汁液的融合,我煉丹術再高,也不可能根據一粒丹藥,就能嘗出這丹藥用的藥材啊?」

「那你這是……」

「這你們兩個就別管了,好好幫我保守秘密,如果我成功了,絕對少不了你們兩個的!」葉天承諾道。

子時,蓮花峰上,葉天已經在這裡等候林天雪了,沒多久林天雪踏著輕盈的步子便來了。

葉天小聲問道:「怎麼樣?有收穫嗎?」

林天雪笑道:「本公主出馬,自然是馬到成功了!」說著,林天雪便從懷裡逃出了一張紙,朝著葉天揚了揚。

葉天正要伸手去接,林天雪卻忽然將紙抽了回去,調皮地看著葉天,似乎有話要說。

「喂?你這是幹嘛?反悔了?」葉天板著臉問道。

「反悔倒是沒反悔,我只是感覺自己被你利用了,我要和你說道說道。」林天雪撅著小嘴說道。

葉天呵呵笑道:「你這叫說的什麼話?什麼叫利用,咱們這是合作。」

「聽過火中取栗的故事嗎?」林天雪笑著問道。

葉天一愣,裝糊塗答道:「沒有,我讀書少!」

林天雪忽然收起笑容,說道:「胡說,你為什麼要我去百草堂?你自己煉丹術那麼高進去百草堂易如反掌,卻偏偏讓我去,你要知道,一旦進了百草堂就不能隨意退出的,不然會有處罰的。」

「怕什麼?你可是公主,誰敢處罰你!」葉天答道。

林天雪蹙眉道:「我就知道,你是在利用我,你讓我去替你冒險。」

葉天一臉無語,回答道:「什麼叫利用你,合作本來就是相互利用,你幫我忙,我也會給你好處的,要是真的能把藥方弄出來,我也會把藥方給你的,我又不會獨吞。」

林天雪還是不依不饒,撅著小嘴說道:「不行,本公主長這麼大從來沒人敢利用我,你得把本公主哄開心了,不然這東西你別想要了。」

葉天忽然感覺這公主怎麼耍起大小姐脾氣了,他騰地往前邁出一步,嚇唬道:「公主,這大半夜的,你我孤男寡女同處外面,你就不想發生點什麼嗎?」

林天雪滿臉嫌棄地說道:「你想幹嘛?」

葉天露出一臉銀盪的笑容,說道:「你乖乖把那張紙給我,否則我可沒法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你敢!」林天雪拔出自己的佩劍怒喝道。

葉天不以為然地說道:「你是打不過我的,別抵抗了,沒用的!乖乖把東西給我!」

林天雪忽然催動內力,她腳下忽然泛起一陣光華,一座巨大的法陣忽然閃爍了起來,葉天一愣,我擦,這女的居然在這裡提前布置了法陣。

林天雪看著葉天詫異的表情,得意地笑道:「怎麼樣?你以為我還打不過你嗎?」

葉天有些無語,這公主真的好難纏啊,自己真犯不著和她撕開臉在這裡打一架,葉天只好又換回一副溫柔的樣子,說道:「公主殿下,你就別鬧了,你趕緊把那東西給我,咱們各回各家睡覺去。」

林天雪還是不領情,回答道:「不行,你今天必須得讓本公主高興一下,跳個舞,唱個小曲都可以!」

唉!葉天心裡嘆道,以後千萬不要惹女人,真麻煩啊!他忽然正色說道:「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秘密不會讓你開心,但是說不定可以救你一命。」

「哦?說來聽聽。」林天雪傲慢地說道。

葉天說道:「一個月前,就是你和太子殿下中毒的前幾天,我從玄風洞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看到有兩個黑影偷偷摸摸地前往你們蓮花峰,就偷偷地跟了過去。」

「就在那邊!」葉天指了指方向,「我聽到了一個女弟子和兩個黑影的談話。」

林天雪皺著眉頭,好奇地問道:「他們說什麼了?」

葉天又接著說道:「那女弟子要那兩個黑影殺一個見人,我以為是你們蓮花峰里的紈絝子弟勾心鬥角,我也就沒仔細聽,就走了。不過後來救你們的時候,有刺客來刺殺我,我將第二個刺客打傷的時候,他逃走的身法和我那天晚上見的黑影十分相似,所以,我確定,想要殺你和你皇兄的,就是那名女弟子。」

林天雪一臉凝重的樣子,問道:「你認不認識那名女弟子?」

葉天輕描淡寫地回答道:「本來不認識,不過後來就見面了,那名女弟子就是那天和你,你師父一起去朝陽峰的那人,我聽師兄說,那是你的皇妹,身份是郡主什麼的。」

聽了葉天的話,林天雪滿臉震驚,不相信地說道:「不可能,肯定是你弄錯了,怎麼可能會是她!」

葉天答道:「就是她,不會有錯的,我的耳朵絕對不會聽錯。」

林天雪沒有再答話,而且陷入了沉思,葉天也知道這個事實有些殘忍,不過,他們這些皇家的人,自古以來,這種手足相殘,同室操戈的事情就屢見不鮮,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經得住權力的慾望。

等了一會兒,葉天才催促道:「喂,公主,你要是考慮,回你房間里考慮吧,把那張紙給我,咱們孤男寡女大半夜在這裡,要是真的被哪個長老撞見,可真的說不清了。」

林天雪被葉天說的這個秘密弄的有些緩不過神來,她又問道:「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

葉天沒好氣地說道:「我之前跟你又不熟,貿然告訴你你妹妹要殺你和太子殿下,你會相信嗎?」

林天雪覺得葉天說的很有道理,無力反駁,茫然地將那張紙給了葉天。

Prev Post
「嗯!」她們立即也跟著覺得,的確也應該如此了。
Next Post
能夠值得其餘區域聖子,仙人,跨越億萬裏前來,絕對有特殊的地方。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