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值得其餘區域聖子,仙人,跨越億萬裏前來,絕對有特殊的地方。

“壽元!”

李玄青沉聲道:“一般仙人,壽元萬載,可青皇聖地的聖女,壽元高達一萬五千年。”

“一萬五千年?”江道明悚然一驚,接着道:“但這又如何,一萬年後,讓聖女守寡?”

一般仙人,壽元萬載,聖女能活一萬五千年,這又有什麼用,是人家聖女能活。

一萬年後,體驗聖女送葬?

“青皇聖地的聖女,傳承聖地的青帝長生功,修成了青帝長生體,與之交歡,生機會慢慢淬鍊體魄,延長壽元。”

李玄青道:“就算是不能活一萬五千年,活個一萬兩三千年,不成問題。”

“難怪,這是最少延壽兩三千年,確實令人瘋狂。”

江道明明白了。

在這個仙人無法永生的時代,壽元格外珍貴。

想想華夏世界的人仙們,末法時代的天山道人,想要向天借五百年,被太上道人他們給斬了。

當初的太上道人,爲了讓自己道侶續命,搜遍天下靈藥,也留不住心中摯愛。

“殿主年紀輕輕,已成地仙,有機會的。”李玄青道。

“道友也有機會。”江道明笑道:“但本殿主,確實沒興趣。”

爲了兩三千年壽元,去追一個聖女?

不說會不會被青皇聖地打死,他也沒什麼興趣。

絕情只會,他心中只有武道頂峯,清理罪孽。

李玄青哈哈一笑,道:“都有機會。”

兩人一番暢飲,一直到深夜,李玄青才帶着他,前往大乾皇朝皇宮。

御劍而去,風馳電掣,跨越山河萬里。

大乾皇朝,皇都之內。

宏偉的皇宮,華麗的宮殿,沒有氣運金龍守護。

重生之陰毒嫡女 江道明感受到了不少地仙氣息,人仙也有上百位,分佈在皇宮各處。

“太白李家,前來拜訪大乾皇帝。”李玄青立足皇宮上空,拱手道。

“請。”

一道淡漠聲音響起,金光照破黑夜,從下方宮殿內延伸到兩人面前。

兩人踏着金光,進入宮殿之內,江道明感受到,虛空之中隱藏着陣法。

雖然沒有氣運金龍,但這陣法,也極爲可怕,就算是一般天仙,也不敢來犯。

兩人進入宮殿內,一名身穿龍袍的青年男子,高坐皇位之上,身旁站在兩位中年漢子。

這兩位中年漢子,都有地仙頂峯實力。

江道明打量着大乾皇帝,劍眉星目,目若星辰,比自己差了一點,地仙后期實力。

“太白李家,李玄青,這位是除魔殿殿主,江道明,拜見大乾皇帝。”李玄青拱手道。

江道明拱手,道:“江道明,見過皇帝陛下。”

“二位不必多禮。”大乾皇帝擡手道:“不知二位深夜前來,所爲何事?”

“殿主剛從華夏故鄉前來,不願加入宗門,本仙厚着臉皮,帶殿主前來,向陛下謀個職位。”

李玄青拱手道:“殿主實力不凡,雖然只是人仙后期,但戰力之強,地仙后期也不是對手。”

“哦?”大乾皇帝目光閃爍,道:“不知想要什麼職位?”

至於實力,他完全無視了,這種情況他遇到不止一次。

無非是塞個人過來,讓他大乾養着。

惹不起李家,給這個面子也無妨,畢竟說不定,以後還能請李家幫個忙什麼的。 「也是,以你的變態程度,處理起靈吼獸雖然會有些棘手但到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金耀天到不似蔣宏光那般擔心,畢竟李逸晨一直的表現也令他覺得不能用普通人的眼光去看待李逸晨。

「說得也是,對付靈獸,陣道有著先天優勢,到是我多慮了!」蔣宏光當即也醒悟過來。

相比起武者,陣師對付靈獸完全可以先將陣法設置好,然後再將靈獸引入陣中,如此一來,依陣法之威,借天地之力,到是可以令陣師超水平的發揮出自己的實力來。

「少主……」隨著幾人深入靈宅,陸天化等人也走了出來。

雖然他們沒有出去,但門口發生的一切,他們自己也聽得清楚,自然也明白金耀天他們是少主的朋友,而且少主肯帶他們進來,自然也沒什麼好迴避的。

「沒事了,接下來的時間,你們就安心在牧場那邊修鍊吧!」李逸晨微微點對之餘,亦給他們相互解釋起來。

由於之前一直緊張著事態的發展,雖然聽到金耀天和蔣宏光的名字,但陸天化等人卻未及深想,而如今李逸晨再次介紹之時,他們卻想到兩人身份,心中更是無比震驚。

哪怕曾經身為雲風城城主的洛浩內心也明白,他自己的身份和金耀天或者蔣宏光任何一人相比起來所差的也絕對不是一星半點。

而金耀天和蔣宏光雖然知道李逸晨在外城收留了一些人,但卻也沒想李逸晨居然把整個雲風門的弟子一起帶了過來,震驚著李逸晨的膽大妄為的同時,亦佩服著李逸晨的重情重義。

接著兩人似乎為了表示對李逸晨點化的感激,各自拿出一個儲物袋當著見面禮送給陸天化他們。

陸天化卻是只得把目光望向李逸晨,雖然窮慣了心中不想推辭,但他也明白這一切還得少主來拿主意。

「既然兩位師兄想要幫襯你們一把就沒必要推辭了!」李逸晨到也沒有客氣,畢竟風雲城當初說得好聽是一城之主,但事實上只是一個邊緣小城,油水少得可憐,甚至李逸晨還看到一些弟子連一把像樣的尊階靈劍都沒有。

而金耀天和蔣宏光出手之物,雖然不會太過珍貴,但以兩人的身份,至少也是尊階之物,對於如今的雲風門到也算是雪中送炭。

「謝過兩位師兄!」得到李逸晨的點頭,陸天化自然不會再客氣。

不過收過好處之後,陸天化等人也知道此時李逸晨他們有話要說,在其下弟子奉上糕點茶水之後,亦自覺告退。

其實金耀天和蔣宏光之所以前來,乃是為了給李逸晨撐撐場子,以表達他們對李逸晨的感激,但若是要談什麼,好像除了修鍊上的交流,他們還真沒太多交流的。

而得知李逸晨也已經在陣道突破之時,他們還打算著三人結伴而入中尊界的,但如今李逸晨領了宗旨,他們也只得就此作罷,所以在幾句交談之後,他們也就起身離去,畢竟李逸晨也快要進入中尊界,還是把時間留給李逸晨與齊九霄他們更好些。

「晨哥,你又走在我前邊了!」雖然早已知道李逸晨本身就是一個修鍊變態,但又一次被李逸晨把距離拉開,而又因為這個原因馬上要和李逸晨分開,齊九霄的心裡多少還是有些酸酸的感覺。

畢竟李逸晨初入內城之時雖然戰鬥力已經超越自己,但齊九霄能感受到那個時期的李逸晨在修為上比他還是有些不足,如今哪怕不算李逸晨的陣道造詣,齊九霄知道就是單純的武道修為李逸晨也已經超越於他。

「這些年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只是更快一些而已,我在中尊界等你!」對於這個原本以為已經不可能再相遇的兄弟馬上又要分開,李逸晨何嘗又沒有不舍的情緒。

但李逸晨卻知道自己在強者之路上順風順水的同時,同樣需要背負一些別人所不知的東西。

「若是想跟隨,那就更努力一些!」一直少言的苗天龍此時卻開口說道。

原本就一心撲武道之上的苗天龍此時看著李逸晨一路走到今天,內心那種向武之意變得更加的堅定起來。

「不錯……當年從青雲大陸我都能追過來,如今不過中尊界而已!」被苗天龍這麼一說,齊九霄頓時亦豁然開朗起來。

不過無論再怎麼釋懷,眾人心裡還是籠罩著幾分離別愁緒,接著李逸晨去對陸天化他們又交待了一番之後,便跟著齊九霄他們等人向著內城趕去。

畢竟雲風門的事情處理之後,李逸晨也沒有再留在外城的必要,途經青雲峰時專門去看了靈猴一眼,不過那傢伙還在修鍊之中,李逸晨他們到也沒有打擾。

而感受到靈猴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之後,眾人卻是心中微微一驚。

「看到我們這伙之中繼晨哥之後第一個突破的應該是那靈猴吧!」離開青雲峰,苗天龍卻是微微有些失落的說道。

雖然齊九霄他們這段時間突飛猛進的一路追來,但苗天龍憑著紮實的基礎仍然相信自己能在他們之前達到聖尊境中期,可是感受到靈猴的氣息之後,他卻沒有超越靈猴的把握。

「我給了他一些丹藥,所以他的修鍊速度會快一些!」看出苗天龍的情緒,李逸晨解釋道。

「對了,晨哥要不也給我一些丹藥,這樣我也可以快些前往中尊界!」齊九霄頓時眼前一亮說道。

「丹藥到也不是不可以,但限制到以後的發展可不能怪我!」李逸晨微微一笑說道。

「那還是算了吧!」齊九霄不由縮了縮脖子,一直以來都沒有依靠丹藥來提升修為,怕的自然就是對以後修鍊之路的影響。

「好了,大家都用心修鍊吧,我也需要再閉關一次,畢竟如今這情況進入中尊界估計也不可能過得太安穩,還是把武道一併突破了保險一些!」回到神陣系營地,李逸晨說道。

「算了,我還是去修鍊吧,和你一起太打擊人了!」

「是啊,這完全是無恥的裝逼!」

「晨哥,我鄙視你!」

聽到李逸晨的這番話,眾人紛紛表示起不滿來,畢竟大家為了拿到進入中尊界的資格,那可是卯足了勁的玩命修鍊,卻依然難以達到。

可李逸晨那話的意思顯然是他只需要再閉一次關就連武道也能跟著突破,雖然他們知道李逸晨說到就能做到,同時他們也希望李逸晨的實力越強越好,但李逸晨這番話對他們心理上的傷害也是如同暴擊一般。

「好啊,想要鄙視我,那就等到中尊界的時候在說吧!」李逸晨哈哈一笑當即一頭扎進入修鍊靜室之中。

之前原本能突破到道心境後期只不過李逸晨一直壓著,各方面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無需考慮太多的李逸晨自然沒必要再去顧忌許多,當即盤腿修鍊起來。

不過想著自己將要離開,李逸晨還是召出火靈拿出一些藥材給他煉製,雖然李逸晨不鼓勵齊九霄他們依靠丹藥來突破修為,但是一些療傷、恢復靈力的丹藥備在身上卻不是什麼壞事。

相比起那些一心想要突破之人,連續兩次壓制境界的李逸晨突破起來自然是水到渠成,甚至可以說根本沒有花費太多的力氣,在一個月之後,李逸晨的境界便已經達到道心境後期。

而且因為前兩次的壓制,使得李逸晨雖然剛剛突破,但境界卻相對比較穩定。

完成突破,緩緩睜開雙眼的李逸晨開始感受起自身的力量,而當李逸晨體悟著這份力量的時候,整個人的臉色卻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這下好像玩大了!」天道力在體內遊走一周,李逸晨皺著眉頭暗暗嘆息道。

暴君,從了本仙吧 暗金小公主 這到不是說李逸晨在修鍊上出了什麼問題,而且當修為突破到道心境後期之後,李逸晨一運功發現如今自己的力量已經超越了靈修的聖尊境中期的範疇,也就是說若是按著聖域的靈修境界來化分的話,如今的李逸晨已經達到聖尊境後期。

雖然這個境界還不太穩固,但絕對是聖尊境後期!

獵殺靈吼獸!聖尊境後期武者不得在中尊界出手!一想到這兩點,李逸晨頓時整個人頭都大了起來!

當然李逸晨知道獵殺靈吼獸只是青雲王對自己的一個考驗,若是自己直接表明已經突破到聖尊境後期的話,根本不用再去獵殺什麼靈吼獸也能達到得到青雲王的重視。

只不過自己的修鍊速度已經足夠變態了,如今還暴出這樣的料,只怕就算是青雲王也會詳加詢問吧,畢竟修為到了尊階再連續突破之事已經十分少見,這樣的情況任何一個勢力都會相當重視。

到時若是沒有合理的解釋,弄不好會暴露出一些自己不願意讓別人知道的秘密。

「中尊界雖然規定了聖尊境後期武者不得中尊界出手,但尊階中級陣師卻不受此限制啊!」就在李逸晨為難之際,剛剛煉完丹的火靈彷彿看出他的擔憂開口提醒道…… 不指望江道明辦事,那江道明有沒有實力,也不用關心。

“除魔殿殿主一職。”

李玄青道:“我這位故鄉人,在華夏時便是擔任除魔殿殿主,清理世間罪孽,來了九州,便是想要繼續擔任殿主,開創除魔殿。”

大夏皇帝問:“何爲除魔殿?”

“斬妖除魔,清理世間罪孽,便是除魔殿。”江道明接話道。

“斬妖除魔,清理世間罪孽。”大乾皇帝沉吟道:“如今我大乾國泰民安,一片清平,倒也不用清理。”

“陛下的意思是?”李玄青皺眉。

大乾皇帝笑道:“倒也不是拒絕,凡事防患於未然,先在皇都建立除魔殿總殿,由殿主擔任,若是世間出現罪孽,朕便派人聯繫殿主,如何?”

“如此甚好,多謝皇帝陛下。”李玄青拱手道。

江道明也拱手道:“多謝皇帝陛下。”

先在皇都建立,沒有罪孽,有了再通知?

這顯然是,讓他閒散下來,答應養着他,讓他白吃白拿不幹事。

“今夜二位就先下榻皇宮,明日朕便派人,尋一間府邸,賜予殿主,並派人修建除魔殿。”

大乾皇帝道:“來日,帶二位仙長下去休息。”

一位宦官到來,尖着嗓子道:“二位仙長,請隨奴婢來。”

江道明二人,隨着宦官離開。

宮殿之內,大乾皇帝神情平靜。

身旁的二位地仙皺眉道:“又來一個,我們大乾,真的成了善堂了。”

“實力不如人。”大乾皇帝平靜地道:“只要他不亂來,養一個人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應該是一個安分之人,李家之人,並無什麼劣跡,行事講理。”二位地仙道。

“也正因如此,朕才答應。”大乾皇帝道:“李家的品性,值得朕信任,不像其餘勢力,只會給朕添麻煩、”

“陛下,大荒禁地那邊,已經有動靜了。”二位地仙沉聲道。

“大荒禁地啊。”大乾皇帝皺眉,神色難看:“希望不會太過分。”

“禁地行兵,一般只會肆虐萬里,可憐萬里蒼生,難留活口了。”

大乾皇帝微微一嘆,毫無辦法。

禁地戰爭,聖地都阻擋不了,他們大乾,不過有一尊天仙老祖,拿什麼阻攔?

“陛下,御獸宗那位,又不安分了。”一位地仙低聲道。

“嗯?”大乾皇帝眉頭一皺,道:“可有辦法?”

“暫時沒有,御獸宗那位,身份尊貴,招惹不起,好在年限快到了,再熬個三五年,便會離開。”地仙沉聲道。

“真是可恨,這些宗門,真把大乾,當成了蠻荒之地不成?隨意拿捏的螻蟻?”

大乾皇帝臉色鐵青,寒聲道:“終有一日,朕的大軍,會踏破御獸宗,將這些孽障盡數滅了!”

“會有那一天的,只要陛下踏入天仙,或者老祖再進一步。”二位地仙沉聲道。

另一邊。

Prev Post
葉城他們原本打算還去河西沼澤那邊獵殺鐵甲犀牛,但是這次出去一頭也沒弄上,無功而返,坐在床上不停抱怨。
Next Post
眾多山莊之人這個時候,臉上的恐懼和絕望早就消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