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徒兒,連螻蟻都不如!」

淡淡一笑,丁峰收了風光舟還有紅雲刀,就落到了擂台下,走到了墨羽道君身旁,「幸不辱命!」

「謝了!」

墨羽道君十分激動,然後看向了紅牙道君,猙獰冷笑,「紅牙師兄,你的廢物徒兒已經死了,還是被一招打殺,你說廢物不廢物?哈哈哈,當真是廢物,廢物透頂,還有你這個師傅,也是廢物中的廢物……好了,紅牙師兄,你該兌現誓言了,趕快自廢修為吧!嘿嘿,老天還真開眼了,你這個小人,終於要得到懲罰了。」

他有些語無倫次,顯然是太過激動了。

紅牙卻獃獃發愣,不停的低喃,「怎麼可能?一個道士九重,怎麼隨手就殺了子峰?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紅牙……!」墨羽道君陡然爆喝,將紅牙從震驚中驚醒過來,臉色就變了,慘白慘白的。墨羽道君指著他又道,「還不自廢修為,更待何時?」

紅牙張了張嘴,面無人色,沉默下來。

鏗鏘……!

天才尊者眯著的眼睛睜了開來,頓時兩道鋒銳無匹的冷芒射下,看著紅牙道:「誓言立下,還不自廢修為!」

紅牙道君一個哆嗦。

恰在這時,一道流光橫空而來,落在了眾人身前。這是一位中年人。面容威嚴,看到此人,紅牙道君大喜。連忙道:「見過二師兄!」

「見過二師兄!」

墨羽道君也拱手見禮。

「怎麼回事?」此人不苟言笑,法度森嚴。半開的眸子一掃,讓丁峰都感覺冷幽幽的。

墨羽道君立即將前因後果講了個清清楚楚,最後說道:「天裁尊者見證,請紅牙師兄應誓!」

「荒唐!」

二師兄大袖一甩,冷聲一聲,「同門師兄弟,竟然相殘,成何體統。都給我回去面壁千年以作懲罰!」

「二師兄說的是!」

紅牙道君十分低調,低頭應下。

墨羽道君一咬牙,冷冷一笑,朝著天裁尊者拱手道:「請尊者執行誓言!」

「墨羽,連我的話都不聽了?你還當我是二師兄嗎?」

二師兄眉頭一凝,語氣森然。

「嘿,江通,你當我是師弟嗎?」墨羽道君譏諷一聲,再次看向了天裁尊者,「請尊者執行誓言!」

「好!」

天裁尊者可不管他們弟子間的齷蹉。神劍鏗鏘一聲,就要動作,卻被江通攔住了。「尊者,這是我們弟子間的恩怨,還請不要干預!」

「他們請我作見證,結果出來之後,我就要執行,怎麼?你要攔我?」

天裁尊者目光一轉,看向了江通,他眸光閃閃,劍意噴吐。將江通嚇了一大跳,他毫不懷疑。要是再攔住,這個尊者絕對將他斬了。他連忙閃開了身形。

鏗鏘~!

神劍震蕩,劍意噴薄,威壓帝城,哪怕是道君強者,都感覺到凌然的殺機,似乎隨時都會被屠戮。

「二師兄,救我!」

紅牙道君不顧矜持,連忙驚呼,可江通神色陰沉,卻死死的盯住墨羽道君。

唰……!

天裁尊者手一指,一道流光,快若流星,沒入了紅牙道君眉心,讓這位強者一顫,無量的法力從頭頂噴出,化成一陣陣潮汐融入了天地間。

紅牙眼中的神光飛速的消失,氣息也萎靡到了極點,身軀佝僂,老態龍鍾,不過片刻間,就已經宛若凡間蒼老到極致即將老朽的人兒。

「二師兄,為我報仇!」

紅牙道君哆哆嗦嗦的說了一句,就眼一閉,沒了氣息,像他這種存在,一旦被廢除修為,破了識海,沒有了法力支撐,失去了造化之力,根本擋不住時光加在身上的消磨,頃刻間便會衰老而亡。

這種下場,極其可悲。

「墨羽,你很好!」

江通留下一句話,捲起紅牙的屍身,甩袖子破空而去,今天他算是丟了臉面,要是在其他地方,他早就動手了,可這裡是帝城,旁邊還有天裁尊者,他再大膽也不敢妄為。

等江通遠處,墨羽道君才鬆了口氣,忽而仰頭大笑。

哈哈哈……!

大笑聲聲,震天而響,充滿了解脫的意味。擺脫了陰影,祛除了執念,一招解放,得到了大解脫。

須臾之間,一股磅礴的氣息從墨羽道君體內釋放而出,氣息沖霄,出現種種異象,影響周遭環境。

過了好一會兒,墨羽道君才收了氣息,此刻他顯得意氣風發,氣息凌厲。

「恭喜道君了!」

丁峰哪裡還不明白,這是墨羽道君去了心結,突破了境界,提升了修為,連忙道賀。

「心牢解鎖,去了束縛,一朝解脫,道尊有望,墨老頭,恭喜了!」

胖大海也上前抱拳道喜。

「同喜、同喜!」

墨羽道君難掩喜色,他原本道君七重修為,現在突破,達到了八重。

「好了,道尊有招,隨我前來!」

執行之後一直沒有離開的天裁尊者,忽然開口,話落之後,捲起一道劍光將丁峰和墨羽道尊包圍進去,轉眼消失無蹤。

胖大海望著天空久久無語。

「丁峰、丁峰,當真一代妖孽!」

他複雜的感嘆,身後的碧瑤認真的點點頭,輕語道,「這一代,恐怕唯他獨尊了。若是再得到傳承,說不得,未來又將誕生一位主宰!」

「主宰?」胖大海露出奇異之色。搖搖頭,「道士和道師。不過是積累階段,想突破並不困難,可到了道君之境,每一步提升,都要跨過無數坎坷和艱難,更別說道尊之境了,難!難!難!世有天才何其多?多如牛毛!就是妖孽天才,也如過江之鯽。 快穿:男神又被我始亂終棄了 如他這一般的天才,一般人培養不出來,可道尊和主宰還有可能培養成功的,可古往今來,又有多少主宰?不過二十四位罷了!即使還有某些隱修不出世的,也絕對沒有多少,就是道尊,又有多少?」

說到這裡,胖大海幽幽一嘆,「如今墨羽心結盡去。牢籠不在,有了衝擊道尊的希望,可我呢?」

一直沉默的白英雄還沒有從丁峰一招將岳子峰轟殺的事實中醒悟過來。

「他真的是道士?」

他腦海中一直回蕩著這樣的念頭。「要是我和他對上,豈不是……!」

帝宮之中!

天裁尊者將兩人放下之後,就離開了。

從外面看,帝宮大氣磅礴,古樸莊嚴,可進入裡面,卻空無一物,唯有空蕩蕩的一方巨大空間,沒有前後左右。沒有天穹和大地,就是一片虛無的空間。

在這裡盤坐著一位老者。

很和藹的老者。

一頭銀髮披散肩頭。臉上自然而然的掛著淡淡的笑容。

這正是天機道尊。

「徒兒拜見師尊!」

墨羽道君看到老者,當即激動的跪拜下來。

「拜見前輩!」

丁峰只是躬身行了一禮。

「墨羽我徒。你之事情,我盡皆知曉,將你發落天戈城,就是淬鍊你心性,讓你從內疚悔恨中解脫出來,奮起鬥志,可你……!」天機道尊有種怒其不爭的味道兒,「也幸好,你遇見了丁小友,否則,你就徹底的廢了!」

「讓師尊擔憂了!」墨羽道君再次拜下,然後諾諾道,「紅牙師兄……!」

「你應該明白,我真正的徒兒,只有你們寥寥幾位,其它者,不過因緣際會罷了!」 離婚總裁別撩我 天機道尊擺擺手,然後看向了丁峰,仔仔細細的打量了好一會兒,意味深長道,「你機緣深厚,氣運無雙,卻也牽扯甚大……既然來到了我這裡,我就和你結一段善緣,這裡的一切修鍊資源盡可去取!」

丁峰心頭一震,眸光閃了閃,肅穆道:「前輩之善因,晚輩會銘記於心!」

「好,有你這句話就夠了!」天機道尊目光一轉,看向了墨羽道尊,扔向他一塊令牌,「這是我的天機令牌,見令如見我,這十年時間,你當好好的輔助丁小友修鍊,這也是你的機緣,可明白?」

墨羽道君身形狂震,卻也有些疑惑,可沒有問出來,只是再次叩拜。

「記住,你現今三十歲!」

天機道尊說罷一揮手,丁峰兩人便被挪移除了這方小空間。

「丁峰……!」

離婚遇到愛 天機道尊抬起頭,沉吟了好一會兒,抬手一點,虛無的上方出現星辰點點,轉眼便有四億八千顆星辰點綴上空,明滅不定。

他大手揮舞,斗轉星移,星河舞動。

「星辰演天機,現!」

天機道尊最後噴出一道精氣,化成長河,散落星空,可無盡的星辰卻一陣陣晃動,似要墜落下來。

「他背後到底是誰?我竟然推測不了絲毫!」天機道尊無奈的搖搖頭,「可怕的體魄,可怕的法力品質,哪怕我也難培養出這樣的弟子!」

光芒一轉,墨羽道君已經回到自己府中,不久之後,胖大海三人也再次過來,說是賴在這裡了,墨羽道君自然高興。

安排之後,墨羽道君對丁峰道,「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安排?」

「提升修為!」丁峰毫不猶豫道,「道君,可有什麼方法?」

墨羽道君笑了,「師尊既然將天機令牌交給了我,方法自然不會少,我先給你說說,第一去處,乃是師尊開闢而成,能扭轉十倍時間的小寰宇洞天,只有師尊一脈最傑出的弟子才有機會進去,就連我也只進去過一次罷了!第二個地方就是藏經閣了,裡面收錄無盡的道法神通,不過對你而言,恐怕效果不大。還有磨練神通的劍塔,雷海等等!以你目前的情況,還是小寰宇洞天為好!」

丁峰很認同,「我現在缺少的就是世間,還有修鍊資源!」

「在小寰宇洞天內,靈氣濃度是外面的至少百倍,再加上我給你提供大量的靈液,外面十年,裡面百年,有沒有把握突破到道師之境!」

墨羽笑道。

「道君,你也太小看我了!」丁峰自信笑道,「不過最多在裡面呆七年罷了,可也足夠了!」

墨羽道君一震,滿意的點頭道,「到時候你出來,恐怕我已經不是你對手了。」

丁峰只是笑笑。

沒有耽擱,在墨羽道君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一處偏殿中,去小寰宇洞天的門戶就在這裡。

「守護這裡的王長老,是道君巔峰強者,十分強大,可惜傷了根基,沒有突破的希望,就領了一份閑置,在這裡看守!」

取出令牌,兩人輕易的走了進去,墨羽道君也給丁峰稍微講解。

穿過傳送門,墨羽道君也一起來到了小寰宇洞天,用他的話說,好不容易有了這等好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這個秘境,只有這一坐山峰,高不過千米,可卻凝聚著大神通!」

墨羽道君指著前方說道。

他們出現在一座山峰下,前方是一個個巨大的階梯,一直通向山巔,「越往上,壓力越大,心靈也越通明,靈氣的濃度也越高,若是有能力,盡量往上前行!」

丁峰笑笑,這也算是另類的傳承了,只是沒有功法罷了。

交代之後,兩人同時踏向了台階。

第一個台階,丁峰就默默的感受,哪怕道士都能夠承受,不過到了第二階梯,卻比第一階梯的壓力整整提升了一倍。

越往上,壓力暴漲的越快,可丁峰沒有絲毫停頓,轉眼就來到了第三百階梯處。

「這裡剛剛好!」

在這裡,他感覺身上好似壓著一座萬丈神山,哪怕以他的體魄,也幾乎承受不住了,可回頭一看,墨羽道君卻停在兩百二十三階梯,他明白,這並不是對方比他的實力弱,而是對方的體魄沒他強,若是繼續前行,堅持不了多久,對修鍊並沒有多少好處。

「這個丁峰,還真是一個變態!」

望著上面,墨羽道君無奈的搖了搖頭。

階梯上,丁峰運轉功法,吸收靈氣,進行沉澱。

「靈氣如雨,可對我而言,還是太慢了!」

傾世謀 丁峰的積累太過深厚,要想突破,打破禁錮,突破境界,就需要海量的天地之力,可靠吸收空氣中存在你的靈氣就顯得緩慢了。

他抬手一抹,身前出現了十餘塊絕品靈晶,同時也取出了一個瓶子,裡面盛裝的是靈液,仰頭灌了一肚子。

這些,都是墨羽道君給他準備的!

「萬事俱備,可以突破了!」

丁峰閉上了眼睛。(未完待續。)

風光舟雖沒有什麼攻擊力,可畢竟是極品靈器,擁有極致的速度,還有至強的硬度,輕易的便將岳子峰的紅雲刀撞飛出去。【鳳/凰/更新快請搜索】

丁峰看了一眼擂台下早已獃滯的紅牙道君,冷冷一笑,大袖一甩,飛出一道雷光,將岳子峰炸成了飛灰。

「你徒兒,連螻蟻都不如!」

淡淡一笑,丁峰收了風光舟還有紅雲刀,就落到了擂台下,走到了墨羽道君身旁,「幸不辱命!」

「謝了!」

墨羽道君十分激動,然後看向了紅牙道君,猙獰冷笑,「紅牙師兄,你的廢物徒兒已經死了,還是被一招打殺,你說廢物不廢物?哈哈哈,當真是廢物,廢物透頂,還有你這個師傅,也是廢物中的廢物……好了,紅牙師兄,你該兌現誓言了,趕快自廢修為吧!嘿嘿,老天還真開眼了,你這個小人,終於要得到懲罰了。」

他有些語無倫次,顯然是太過激動了。

Prev Post
眾多山莊之人這個時候,臉上的恐懼和絕望早就消失。
Next Post
楚南嘿嘿一笑,自信滿滿道:「我楚南丟不了你這張老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