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古墓安靜的不像話。

好在以前在現代雪兒周六周日都是一個人宅在家裡,不出門,也沒人說話,現在性子變得更加安靜,又因為古墓派的清心訣,把她性子里因為現代快餐文化帶來的浮躁也去的七七八八,倒也沒有因為目前境地而改變。

後來,雪兒刻意在寒玉床上看書習字,想要一心二用,一邊看書一邊運轉內力,剛開始總是看著看著,內力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來,然後寒氣入體,或者雪兒集中精力運轉內力,不知不覺書又有很長時間沒有翻頁,但是雪兒一點沒有著急,一直不停地訓練自己,終於做到一邊看書一邊修鍊。

再後來,雪兒便離開寒玉床,開始這種一心二用的修鍊,春去秋來,耗時整整三年時間,雪兒終於把自己訓練到行走坐卧,看書習字,時時刻刻都在練習內力,雖然有時候還會有停頓,但是這種修鍊的效果卻是非凡,雪兒如今使出古墓的功夫已經可以做到心到眼到手到,將一身功夫練到本能。楊池蕊也不得不驚訝她的習武天賦,學習速度是當年燕兒的幾倍。

楊池蕊見雪兒已經將本門功夫使得融會貫通,便領她們來到一間石室。這座石室形狀甚是奇特,前窄后寬,成為梯形,東邊半圓,西邊卻作三角形狀,雪兒在這古墓見到了不少怪模怪樣的石室,也不以為意。

楊池蕊開口道:「這是王重陽鑽研武學的所在,前窄練掌,后寬使拳,東圓研劍,西角發鏢。」說著,伸手向上一指,「王重陽武功的精奧,盡在於此。」

雪兒抬頭一看,只見室頂頂石板上刻滿了諸般花紋符號,均是以利器刻成,或深或淺,殊無規則,定神一看,只覺得奧妙非凡,這才知道這間石室的不凡。

楊池蕊走到東邊,伸手到半圓的弧底推了幾下,一塊大石緩緩移開,現出一扇洞門。她領著雪兒進去,只見裡面又是一室,卻和先一間處處對稱,而又處處相反,乃是后窄前寬,西圓東角。雪兒抬頭仰望,見室頂也是刻滿了無數符號。

楊池蕊道:「這是本門祖師的武功之秘。她嬴得古墓,乃是用智,若論真實功夫,確是未及王重陽。她移居古墓之後,先參透了王重陽所遺下的這些武功,更潛心苦思,創出了剋制他諸般武功的法子,就都刻在這間石室里了,以後為師和你一起在這裡參詳全真教的武功,以便修鍊那玉女心經。」

說著,她又無奈地嘆了口氣,「這套功夫須得二人同練,互為臂助。當時是為師和祖師一起練的。可惜祖師練成不久,便即去世,為師卻還沒練成。」

「師傅,你放心吧,以後雪兒和師傅一起練。」

「好,雪兒有心了!」楊池蕊心想,以雪兒的天賦想來這一天不會太晚,心中不由一陣欣慰。

從那日起,雪兒便和楊池蕊一起修鍊全真劍法,初時兩人進展極快,可是不久便陷入瓶頸,無論怎樣拆解都不得其法,雪兒知道這是沒有全真教心法口訣的緣故,可是知道的人早已經去世,楊池蕊也並不知道,實在無人可以請教,於是修鍊陷入瓶頸。

以楊池蕊看來,她們終身不出古墓,又不用與人爭鬥,所以寧肯自己慢慢參詳,也不願去外面看看。

雪兒知道將來楊過會告訴她們,所以也不想在這件事上讓師傅不開心,不過想到楊過,雪兒不由疑惑師傅是怎麼死的?

因為一時練功沒有進展,又擔心師傅練功出問題,雪兒便每日抽出半天時間,向師傅學習琴棋書畫,再拉師傅到室外教她養蜂御蜂之術。因此兩人相處的時間大大加長,倒教師徒之間的關係親近了不少。

說起來古墓的祖師婆婆林朝英也真是一代傳奇人物,不僅是武學奇才,更是文採風流。古墓的後代托她的福,古墓弟子除了武藝,就連文學方面也是不凡。所以楊池蕊也是才華非凡,可是古墓中人不得終身不得下終南山,她縱是再出色,也無人知道罷了。

古墓的外的樹林開滿著紅花,飼養的回玉蜂群時時刻刻守護著古墓免遭外來者的打擾,在樹林中,兩名白衣女子在互相持劍博弈,年齡稍大的女子有著一頭如絲緞般的黑髮隨風飄拂,細長的鳳眉,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精巧的瓊鼻,粉腮微暈滴水櫻桃般的朱唇,完美無瑕的瓜子臉露出成熟韻味!

而與她對弈看起來年齡較小的少女一回綹靚麗的黑髮飛瀑般飄灑下來,彎彎的峨眉,一雙麗目勾魂懾魄,秀挺的瓊鼻,粉腮微微泛紅,滴水櫻桃般的櫻唇,如花般的瓜子臉晶瑩如玉,如雪玉般晶瑩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曼妙纖細,清麗絕俗。竟是比其對弈的成熟女子還要美上幾分。

此二女就是雪兒與楊池蕊,不知不覺已是數年過去了。當年的那個極品蘿莉長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

這十年裡,雪兒已經將玉女心經練得回爐火純青,玉女素心劍法也已經熟能生巧,只是缺乏江湖經驗,古墓的輕功,暗器等武學均被少女練得登峰造極了!連楊池蕊都覺得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給少女的了

而在這十年裡,少女越來越亭亭玉立回如今已是16歲的少女了,雪兒作為宅男的記憶已經被塵封進腦海里了,有時洗澡看著自己胸前越來越大的玉兔,臉紅的想到這按前世標準已經有C了吧!想不到自己一個大男人陰差陽錯穿越到了九陰真經世界,還變成了一名傾國傾城的美女,而且自己渾身上下幾乎彷彿都是勾引人的體質,不但自己的身材這幾年出落的更加苗條誘人,自己沒用過香料什麼的身體居然散發出淡淡的體香!當她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師傅時,楊池蕊嚴肅的說她是天生媚骨,若是走入塵世中必引來諸多是非。 名門富少:老婆,我錯了 所以要她立誓終身不出古墓,迫於師傅的壓力,雪兒立下了不出古墓的誓言。

「雪兒,休息會吧!」楊池蕊收起長劍,坐到一旁的大石頭上休息。

雪兒收起長劍做到楊池蕊身旁,正想喘口氣時,古墓的那隻巨雕傳來一聲長嘯。

楊池蕊皺眉,也沒說什麼,直接拉著雪兒匆匆趕回了古墓,巨雕見二女走回后又飛回了空中,繼續在群山中盤旋著。

古墓中,楊池蕊看著自己的愛徒四憂心忡忡地說:「為師收到了一封信,是我的師姐曦池送來的!

曦池!那不是移花宮的老大嗎?

雪兒疑惑,在她的記憶中好像曦池和回古墓派有著很深的淵源,曦池和自家師傅好像是師姐妹關係呢!自己在古墓生活的這些年也知道了以前她在九陰真經網游里不知道的一些古墓派的事情。

自己的師傅楊池蕊確實是神鵰俠侶主角楊過和小龍女的後代,不過傳到楊池蕊這一代可不只是她一人,楊池蕊還有個兄長,楊陪風,以及拜師學藝的曦池。

楊池蕊的父母為了追尋楊過當年留下回的東西而離開了古墓,至於是什麼東西卻沒有和楊池蕊他們說明,從此一去不回。楊陪風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寂寞,走出古墓去尋找失蹤的父母,愛慕楊陪風的曦池也隨楊陪風一起離開了古墓。古墓里只留下了楊池蕊一人。

但後來不知怎麼了?楊陪風在外面娶回了一名峨眉女弟子為妻,愛慕楊陪風的曦池接受不了,回到江南老家用家中龐大的家產人脈在秀玉谷創建了移花宮,並立誓殺盡天下負心漢。曦池的功力天賦舉世罕見,霸道的她殺了楊陪風和他的妻子。楊池蕊聽到這個消息后悲痛欲絕,在自己父母生死不明的情況下,自己唯一的兄長被自己當作親姐姐的師姐殺害。從此楊池蕊與曦池恩斷義絕。

雪兒知道這段往事的時候心裡也是鬱悶不已,原來九陰真經世界里的移花宮是這樣的呀,和古龍大俠筆下的移花宮完全不一樣呀!額,也不是完全不一樣,至少這個曦池和邀月的性格是一模一樣的,愛得霸道,也愛得自私,自己心愛的人娶了別人就殺了人家,這性格可不是一般的惡劣呀!既然曦池是自己師傅的殺兄仇人,又送信來做什麼呢?

「師傅,信上說的什麼?」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雪兒疑惑道。

「信上說九陰真經重現江湖,有人懷疑古墓里藏著九陰真經,曦池讓我多加註意。」

楊池蕊皺眉,且不說這封信的內容她無法辨別,古墓中人幾乎不出古墓周邊,根本無法了解江湖中的事情,但曦池沒有騙她的必要,更何況巨雕也開始發行終南山外有外人走動,這就不得不讓她警惕了。

「我們這段日子就待在古墓中,孫婆婆,你去放下斷龍石,雪兒,你去把去年腌制的白菜取出來!

「是,師傅!」雪兒和孫婆婆退下去準備,只是雪兒心中卻總有一絲不安。

到底是怎麼?這種不安的感覺又是這麼回事? 室友……

之前見過……

……

楊一航的臉忽然就閃現在謝欣腦海里。

那個說了會雲輔導她卻連微信都不留的四眼怪。

謝欣對自己在學習方面的「天賦」十分有自知之明,上回尷尬既然已經收場完畢,就絕不能再送上門讓人家鄙視了。

學渣也有尊嚴!

「不用了,我……」

話音未落,老二就減速停在路邊一輛黑色卡宴後方。

前面的駕駛窗探了個腦袋出來:「老二!」

老二打開雙閃閃了一下以回應他,然後紳士般替謝欣拉開車門,說道:「謝天宇,蓉大電子系一顆……一朵花,藍色風暴常客,和你們寢室的陳靜然……」在處對象。

「電子系?」

謝欣脫口而出。

老二納了悶兒,跟著她複述了一遍:「嗯,電子系。」

「你也是電子系的嗎?」謝欣又問了一遍。

老二答道:「我們一個宿舍都是蓉大電子系。」

前兩天航哥不還幫她補過課?

怎麼兩個人連最基本的自我介紹都沒有的嗎?

航哥不介紹也就算了他對女孩子的態度一向就一言難盡,但謝天宇呢?他不是在和陳靜然兩個人處對象?陳靜然不是她室友?是室友情太淡薄還是……

這邊謝欣的心情像坐過山車一樣,忽而上,忽而下,疾馳在幾十米高的空中,風在耳邊狂舞。

「怎麼了?」

也許是老二看到她的神色有些不正常,便問了一句。

「……沒有。我是說,謝謝你,還有你的室友。」

謝欣定了定神,說道。

她今天才剛剛做出考電子系的改變,還沒有正式進入備考的狀態,她需要一點時間先緩一緩,再說之後的事情。

「小事!那老三,你就負責把謝欣同學安安穩穩送回學校吧,我有點事,先走一步。」

「保證完成任務!」老三立刻接上。

「再見。」

「老二,我車給你停在老地方!」謝天宇對著老二離開的方向喊道,也不管他到底聽到沒聽到。

婚戰:只結婚不說愛(全文) 另一邊。

麓山會所。

「老康,你來了!」

中年男人渾厚的聲音帶著期盼的熱情響起。

「謝黎!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康教授,蓉城大學電子系學科帶頭人,系主任,z國電子協會會長,業界學術第一人。

他認真看完中年男人帶來的一摞資料,坐在原地想了想,說道:「我們恰好有這樣一個專業方向,對她來說再合適不過。這樣,我為你引薦一個人。」

蓉城大學電子科學實驗室。

楊一航拿著最後的數據又仔細核對了一遍,確認無誤之後,將數據抱至項目負責人廖老師的辦公室。

在敲開辦公室門的前一秒,他聽到老廖似乎在跟人說話。

老師在和別人談事情?

那他就在外面等一等再進去。

等人的間隙,他兜里的手機一直有消息發來,震個不停。

實驗結果和實驗推斷差別不大,幾乎可以算是完美作業,到這個時候,幾乎沒有任何意料之外的工作量,閑著也是閑著,他掏出手機,點開鬧個不停的寢室群。 古墓唯一入口的斷龍石是當年王重阻為了保枦古墓內的錢糧軍械而刻意留下的,一旦關上就不可能有任何人從外面闖入古墓,而打開斷龍石機關的位置…只有古墓派的人オ知暁。

雪兒和楊池蕊與孫婆婆在古墓里準備著回長期宅的準備,至於古墓外的巨雕,雪兒表示完全不用擔心,那可是活了差不多上百年的巨雕呀!陪伴過獨孤求敗和楊過這種牛人的存在呀!雖說古墓里的人習慣了粗茶淡飯,但並不是每餐都吃腌制的食物的,偶爾會從山裡採集一些蔬果,不過這些東西不可能長久保鮮,斷龍石放下后,只吃了幾日*剩無幾了。看來今後的一段時間內得吃腌菜度日了。

雪兒從廚房取出去年腌制的白菜,心回里盆算了一下,儲存的腌白菜和玉蜂漿,

足夠古墓里的三個人吃上五個月的!

就當這兒準備今日的飯菜吋,突然小回腹傳來一陣劇痛,頓時渾身無力,端在手中的飯菜也被灑在了地上。

「雪兒你怎麼了?「聞聲趕來的楊池蕊看見雪兒痛苦地捂著自己的小腹,嬌美的臉蒼白無比顯得格外讓人心疼,潔白的裙子染上了一片血跡。

「天哪,雪兒,你…你的癸水來了!「雪兒聞言,知道自己迎來了穿越的第一次月事,貌似自己的大姨姆來的有些晩呀!雖然雪兒接受了自己変身的事突,但第一次面對這樣情況濕得手足無措。

樣池蕊憐惜地托摸雪兒蒼白的臉,抱回起雪兒走向石室,安慰著少女說道:「雪兒不用擔心,這意味著你已経是個大人了。「樣池蕊幫雪兒處理了染血的裙子和下體!從廚房取出一碗玉蜂漿喂著躺著床上的雪兒。

一碗玉蜂漿喂完,樣池蕊面色嚴肅地回對少女說:「雪兒,原先為師見你年齢小沒有告訴你這些,如今你大了,為師也要告你來癸水吋要注意的事。「

雪兒臉紅紅的,比較這是是女人之間私回密的話題呀!

「雪兒,我們女子羽武最怕的就是來癸水的吋候,因為這個時候我們的功力會下降很多,甚至使不出平時的兩成功力,你以後要記住自己癸水來的日子,且要多加註意!「

「嗯,知道了師傅。「雪兒心中感慨,難怪武俠世界里武功高強的女性極其稀少昵!女人天生在這方面就是弱者。

「好好休息耙!最近要多注意補血呢,為師把廚房剩下的一點新鮮白菜給你熬粥喝。「楊池蕊慈祥地吻了吻雪兒的額頭,走出了石室。

雪兒看著楊池蕊離幵的身影,嘴裡不自覺輕呼:

「媽媽!……「眼裡露出精英的淚水,雪兒前世就是非常戀母的人,穿越后是楊池蕊把自己一手帶大的,在雪兒心裡,楊池蕊就是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母來呀!

困意來襲,小腹的疼痛也輕緩了一些,閉上眼晴…睡了過去。

終南山外,夜晩籠罩著整個山谷,春天的夜晩透露著一絲冷意,樹葉上凝結的露水偶尓滴下滋養著土地,山腳下的一裸柎上露珠滴下,卻沒有滋養著土地,反而滴在了一具剛剛被一刀斃命的冰冷屍體上。

不只一具屍體,整個終南山腳下零零散散的都是被割喉身亡的江湖人士。就在屍體周國,一群手握大刀,尖戴斗篷,身穿血色大袍的大漢,詭異的是這些大的背後,都背著差不多等身大小的棺材。

「都解決掉了呀?「

「是的,這些雜魚都解決了!「

「很好,老祖交待我們的差事一定要完成,不然我們一個都活不下去。「其中一個人疑惑地問他們的頭頭。

「二哥,我門真的要和無根門合作呀?我總覺得那些閹黨靠不住!「

「哼,那些沒卵子的東西根本不值得相回信,但如今無根門勢大,老祖和無根門合作也是形式所迫。「

「可是傳言古墓派是前朝(明代不認蒙古人的元朝為正統,故前朝為宋代)神鵰大俠所在的門派,一百年年來從未有外人進入過古墓!「

血衣頭頭不以然地說道:「哼,洒家管他什幺神鵰大俠的,為了保證此次差事的萬無一失,無根門那裡派來了專門對付古墓的摸金校尉!「

說完,一陣蛔蛔聲傳來,血衣大漢們停止了對話,對著發出聲音處說道「血刀門李老二在此,是無根門的朋友吧!還請現身!「

原來這群人竟然是血刀門的人!

血刀門拜蚩尤為門派祖師,以殺立派,借血修行。南宋之時,抗金元帥岳飛深以金國蠻士為憂,他們擅使狼牙棒,兇殘霸道,宋兵難以抵敵。一日偶見帳前某曹姓創子手執行軍法,斬首刀法如鬼魔降世,可畏可怖。岳飛召劊子手相談,得知了血刀門一派,當即不拘一格,將此人提拔為參將,帯領血刀門以凶治凶,大破金兵。這名劊子手在陣上所向披靡,浴血如雨,金兵畏之如魔,喚之內「血魔曹」。後來岳飛蒙冤而死,血魔曹帯領血刀門退隠山林,於西域雪山開山立派,在武林中佔得一席之地。

朝代更迭,昔日的血刀門如今卻沒有幾個人記得了,但惡名依存。能在西域苦寒之地立派且又隠世許久未被察覺,如此底蘊相信不會是什幺善茬。誰又會想到,血刀門現世是在向世人宣告,血刀一脈重出江湖了?!

血刀門仍留在朝廷的少數支脈,因兇狠善戰屢見奇功,如今大多在錦衣衛任要職。兩派同宗,固然血刀門在江湖中神秘詭異,但血刀門相助靖難有功,和錦衣衛同為皇室效力!彼此有同盟互助之誼。

然而目前皇權的很大程度上受到無根門的影呵!為了繼續在江湖中保持幕後的角色,無根門差使血刀門也就不那麼讓人奇怪了!

黑暗的陰影里走出一名衣冠楚楚的黑衣男子,男子看起來年齡已經不小了!痩痩的臉.上滿是皺紋,卻沒有一絲白髮。

「在下可不是無根門的人,卻也聽從無根門的調遣,在下南派摸金校尉傳人,江湖人稱鑽地龍,賤名石正信。」

「就你一個人?難不成無根門敷衍我們。」

「哪裡活,摸金探墓這一行人越少越好畢竟干我門這一行的是見不得光的,人少也好保密不是嘛!「

「啅,來多少人我不管,我就問你如何能讓我們進入這終南山古墓!「

那摸金校尉指的指身後的馬車,說到「這終南山古墓的規格堪比皇陵,一般的盜墓賊是根本進不去的,我曾經聽人說過這終南山古墓,古墓外圍有巨雕,蜂群守護,古墓大門異常堅硬,門后又有斷龍石,用銅牆鐵壁形容這終南山古墓也不為過。不過我既然來了自然是有辦法讓諸位進古墓的!「

摸金校尉從馬車中取出一罐葯膏說道回:「這是我特意製作的藥膏,塗抹在身上可以避開蜂群,之後的事,就由我來解決。「

一群人塗上了摸金校尉的葯膏,順利穿過了蜂群,由於是夜晩,巨雕也未在天空中出現。當來到古墓冂前,血衣大漢看著眼前的劍碑。念道:

「西山古墓,哼,老子今天就要血洗你這古墓,讓你活死人墓變真死人墓!「

摸金校尉從懷中取出一八卦羅盤,嚴肅地看著羅盤指針指著的方向,血衣大漢不懂盜墓的手段,見他半天不動手。不耐煩地喊道。

「墨跡什麼吶!還不快點劫手!

「莫急,莫急,這終南山古墓可是固若金湯的,但是再結實的墓都有它的薄弱環節,這古墓的薄弱環節是在乾位,我正在考慮如何下手。-

只見那摸金校尉將馬車趕到了一處山腰上,點了火摺子仍向馬車!

「轟隆!「只聽一聲巨呵,馬車爆炸將山腰一處炸出了個大坑!坑內居然是一片破碎的石磚,那摸金校尉冷血著取出背後的大鐵鎚,對著坑內的石磚狠狠地砸了下去!

破碎的石磚被這一錘敲的支離破碎。石磚下,就是通往古墓內部的道路!

Prev Post
楚南嘿嘿一笑,自信滿滿道:「我楚南丟不了你這張老臉。」
Next Post
「呵,這裡還可以賭鬥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