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又可嘆!

但修道之路,就是如此殘忍、無情。

而江寂塵,此時在《魔鳳訣》的運轉下,後背之傷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待他出現在聖山第七重殿時,身上之傷已經恢復如初。

聖山第七重殿,聖山山主所在地。

只是在落塵域,聖山山主已經被江寂塵斬殺。

此時,聖山第七重殿,出現了新的山主。

然而,已經見識過江寂塵的力量,新任山主直接下達命令,全部退到了聖山第八重殿中。

於是,江寂塵沒有任何阻擋的出現在聖山第八重殿前。

聖山還有第八、九、十重殿,只要跨過,江寂塵便可以踏上聖山之巔,見到聖碑。

之前一路,江寂塵是以摧枯推朽之勢,直上到聖山第八重殿。

聖山四方虛空,一眾人已經被震撼到麻木。

在他們眼中,曾經高高在上,連見都難見到的融嬰極道老祖,此時竟然被江寂塵一人斬殺了多名,碟血聖山上。

「還有最後三重殿,江寂塵只怕要登不上了。」

「以江寂塵表現出來的戰力,聖山第八重殿還有希望。」

「但聖山第九重殿,便要看聖尊在不在了,若在,江寂塵不會有一絲的希望和可能!」

「何況,聖山還有第十重殿,世人不可知的底蘊。」

……

眾人雖然震驚於江寂塵表現出來的驚世戰力。

但依舊不看好他可以攻下聖山,登上聖山之巔。

江寂塵,飄立在聖山第八重殿前,看著上萬聖山修士,組成可怕的聖山戰陣,氣勢驚人無比,由新任山主率領。

而站在聖山第八重殿最前的卻是兩名極道融嬰老祖。

這兩人,很強!

不在惡魔殿主之下!

而且,他們二人手中,各握著一方絕殺陣旗。

只見他們一揮手中之旗。

嗡!

四方虛空震顫,無盡的殺陣如浪翻動,卷殺向江寂塵。

「聖山之威不可犯,江寂塵,你只能止步於此,現在,就由本祖取你性命!」

「聖道殺陣,滅!」

兩名極道融嬰老祖冷喝,催動殺陣,鎮殺向江寂塵。

面對四方如浪翻滾的絕殺陣法。

江寂塵知道,唯有破陣,方能正面對上他們。

但此陣是聖山底蘊,自古傳承,需要極道融嬰老祖才能催動,又豈是那麼好破?

聖道殺陣,威力無邊,可斬聖人。

江寂塵面對可斬聖人的殺陣,自然也是兇險難測。

軒轅青衣帶著落塵門眾人,飄立遠方,未敢靠近。

但他們都已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一會,門主一攻破殺陣,我們立刻隨後殺進去!」

「記住,戰陣對抗,無懼無退,方可勝!」

韓青此時無比嚴肅的開口,不復之前的輕鬆、調侃樣。

他是負責落塵門戰陣的,不容有失。

「一會,你們記得與小哈斯一起喊口號!」

「殺上聖山,生死無悔!」

「我愛門主,干爆聖尊!」

小哈斯此時也裝著如韓青一般,無比嚴肅開口道。

然而,他話剛說完,就被葉柔一腳踹飛。

「啊,葉柔女主人,小哈斯錯了,沒有後面那一句,只有前面一句!」

小哈斯哭喪著臉叫道。

他是負責叫口號的,可惜最後兩句,直接被葉柔否決了。

此時,落塵門眾人也都已準備好,隨時殺出。

特別是小灰,由他獨領一隊小骷髏戰隊,個個脖子上戴著碩大的寶石項鏈,寶光閃爍。

看起來,都是很牛叉的樣子。

而小骷髏們,青色靈魂火焰閃爍,顯得無比的興奮。

這是一支怪異的骷髏隊伍,但沒有人敢小視他們。

因為,在江寂塵閉關這一年,小骷髏兵已經闖出了名頭,不知斬殺了落塵域四周多少聖山修士。

被世人稱之為寶石骷髏兵!

前方,江寂塵一人面對聖道殺陣,表情雖然凝重,但無懼。

他手中此時驀然出現了一角蒼天殺陣,然後對著四方掃出。

轟!

下一刻,天發殺機,無有窮盡,漫布天穹。

殺機如海,向四周翻滾捲動。

殺陣對碰殺陣!

然而,聖道殺陣,如何與蒼天殺陣比?

殺機所過,萬物成灰。

那怕是聖道殺陣之力,也即刻紛紛破滅,化成虛無,難以阻擋蒼天殺陣之力。

啪!

兩名極道融嬰老祖手中的陣旗突然碎滅開來,不復存在。

他們身體更是一震,受到反噬之傷,被擊退數步。

至此,聖道殺陣被輕鬆擊破。

「殺!」

下一刻,軒轅青衣嬌喝一聲,領著落塵門門人殺入聖山第八重殿。

而江寂塵,七彩完美境神念鎖住兩位極道融嬰老祖,發動秘術。

剎那之間,時空轉幻,三人已經出現在無盡的虛空戰場之上。

這是江寂塵給他們選定的戰場。

而虛空戰場之下,則是上萬聖山修士與數千落塵門門人的戰鬥。

「吼!」

「戰!」

「殺上聖山,生死無悔!」

落塵門數千門徒,組成戰陣,大聲怒吼,主動向前殺出。

最前由軒轅青衣帶領。

她身披青色戰衣,手持軒轅青鋒劍,化身成為最美的女戰神。

而身後,落塵門眾人氣勢震天,勇猛無敵。

他們腳踏神非同步法,節奏神妙,組成強大的戰陣,隨軒轅青衣殺向由聖山新任門主帶領的一萬聖山修士。

就在這時候,雙方就要短兵相接。

但在聖山修士這一方,虛空之上突然出現一道身影。

這是一位中階融嬰老祖,他幻動雙手,結出神秘印法。

下一刻,一片片奇異的陣法之光降落,籠罩在聖山修士身上。

剎那間,聖山修士一個個士氣暴漲,力量提升。

不止如此,這些陣法之光又落在了落塵門修士的身上,但他們感到的卻是靈魂壓制,靈力運轉受阻。

毫無疑問,這是聖山上一名強大的魂陣師。

劉陽,落塵門的魂陣師,此時神色一冷,越眾而出,飄在半空中遙然與聖山魂陣師相對。 ?

看到落塵門的魂陣師,聖山這邊的魂陣師諷然一笑道:「低階融嬰老祖境的魂陣師而已,竟然也敢跟我斗魂陣,不知死活。

劉陽不言,幻動雙手,結出魂陣。

剎那之間,魂陣之光灑落,把聖山魂陣師的陣魂之光碟機趕、消融,然後傾灑在落塵門眾門徒身上。

瞬時之間,落塵門眾修士的靈魂不適感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靈魂力量的提升,神識變強,耳聰目明起來。

身上,更是力量無窮,戰意沸騰。

那一邊,聖山魂陣師臉色終於大變。

他的魂陣之光竟然輕易地被落塵門那名魂陣師破了。

這怎麼可能?

自己修為可是遠比對方高深的呀!

然而,他還在震撼之中,劉陽已繼續結出魂陣之光,向聖山那一邊的修士灑去。

「找死!」

聖山魂陣師大怒起來,開始凝出魂陣,直接攻擊向劉陽。

「哼,既然如此,我就跟你比魂力,看看誰的更高深!」

聖山魂陣師冷然喝道。

劉陽依舊默然不語,只是快速的結出魂印,迎戰聖山魂戰師。

虛空之上,兩位魂陣師在戰鬥。

他們的戰鬥是無形的,但更是兇險萬分。

一方落敗,那就是靈魂破滅,即刻身死。

虛空之下,落塵門眾門徒也與聖山修士短兵相接起來。

大戰開啟!

軒轅青衣手持軒轅青鋒劍戰上聖山新任聖主。

聖山第八重殿處,大戰如火如荼的在上演。

無窮虛空處,江寂塵與兩位極道融嬰老祖也在冷然對峙。

之前,一路大戰,還未有以一己之力對戰過兩名強絕的極道融嬰老祖。

要知道,眼前兩人,比惡魔殿主還要強大。

「江寂塵,你太狂妄,一路戰來,力量已消耗過半,竟然還敢拉我們到虛空戰場,以一戰二,你找死!」

這兩名極道融嬰老祖,一人灰衣,一人青衣。

此時是灰衣極道融嬰老祖開口道。

「哼,他以為我們還是如其它殿的極道融嬰老祖一般,卻不知我們是兄弟,擅長合擊,江寂塵,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青衣極道融嬰老祖說話之間已經踏步殺來。

灰衣極道融嬰老祖卻是驀然消失。

江寂塵眼神一凝,表情慎重起來。

Prev Post
「呵,這裡還可以賭鬥啊。」
Next Post
月千歡並沒有回答,她眼帘顫了顫陷入沉思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