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並沒有回答,她眼帘顫了顫陷入沉思中。

雖然不記得,但月千歡心知這個承諾很重要!現在只有她在幻靈域,墨九卿和風欲不在。若這個承諾是必須要兌現的,那就她來!

眸光微暗,殺意一閃而過。月千歡低喃:「那就提升實力,達到能殺南容宿,又能平安撤退。」

「主人,谷方臣又回來了。」凌天說。

又回來了?

月千歡詫異抬頭,正好撞上谷方臣急匆匆的衝進來。他衝到月千歡面前,因為速度快太累微微喘息著,谷方臣著急開口:「快走!月千歡你快收拾好跟我離開這兒。」

「怎麼了?」

「我哥還有我小叔他們找過來了!不能讓他們發現你,快走。你必須轉移地方。他們要不了多久就會搜索到這兒來的。」谷方臣焦急說道。

谷方昱和谷方候!

月千歡立馬起身,拂袖將所有東西都收入空間儲物袋裡。這空間儲物袋,還是谷方臣給她的。

他們收拾時,凌天負責靈力催生四周的植物。好讓植物放肆生長,將這個山谷長滿了遮掩月千歡曾生活過的痕迹。短短十息時間,富有生活氣息的山谷,轉眼變成了植物的海洋。

谷方臣撤去陣法,他走在前面臉色陰沉嚴肅。「月千歡,你跟我來!」

谷方臣帶著月千歡走另一條路。他們速度極快,半秒都不敢停。沒用多久,月千歡抬頭看到了遠方的建築群。

谷方臣說:「沒想到他們居然監視我。所以才讓他們發現幻靈三醫谷。我先將你藏到醫谷裡面,那裡都是醫師。也就是煉藥師!月千歡你易容藏進去,他們應該發現不了你。」

停下來,谷方臣給月千歡一塊令牌。又給她指路后,開口:「我會拖住他們,你快藏起來。事後安全了我再聯絡你。」

「好。」

「切記。我沒來找你的事後,就證明不安全。你可不許亂走!更不許自己去殺幻靈王南容宿!」谷方臣盯著月千歡,擔心的就像是管小孩子一樣。

月千歡沒有反駁,她平靜點頭。

然後兩人分開兩個方向。月千歡往醫谷建築群方向飛,而谷方臣轉身往谷方候和谷方昱來的方向去阻攔。

閃身落在山林中,這是上山的小路。月千歡抬頭正好撞見一個少女,還有一樹人。

巧了!

月千歡勾唇,竟是先前在山谷外的少女木魚和樹人阿苗。

此刻少女木魚正獃獃的看著月千歡,「你是誰?」

「認識幻靈王南容臣嗎?你剛剛見過他的,現在他命令你帶我進醫谷。這是機密,不能告訴任何人。」月千歡拿出令牌在少女木魚面前晃了晃。

木魚眨眨眼,還有些愣愣的反問:「剛剛那位是幻靈王?」 月千歡勾唇點頭。她戲謔看著木魚當著她表演大變臉,極其驚恐。木魚驚呼:「那是一位幻靈王!完了,我完了。觸怒幻靈王會為整個族群帶來災禍的。」

咻咻。

身後樹人阿苗拍了拍木魚的肩膀,又對她指了指月千歡,張嘴說著月千歡聽不懂的話語。

木魚一愣,隨即抬頭看向月千歡狐疑起來。但她還是畏懼居多,開口小心翼翼:「你說剛剛那位是幻靈王?可是先前只有我們和那位大人,你又不在。你怎麼知道的!」

懷疑她?

月千歡邁步走過來。她邁一步,木魚就退一步。月千歡見此好笑,只能停下來。

她勾唇看著木魚,打開丹田泄露一絲威壓。她說:「憑你的修為,能發現我嗎?」

木魚被威壓震懾臉孔微微發白,樹人阿苗長出藤蔓護住了木魚,盯著月千歡也有忌憚,除此還有些奇怪的想要靠近月千歡的慾望。但它其實並不是要靠近月千歡,而是凌天在吸引它。

木魚相信了。她惶恐跪下行禮,「還請大人恕罪。木魚並不是懷疑大人,只是……只是想確定一下。」

「好了。不要廢話,前面帶路。」

「好。不知大人要去醫谷哪裡?」木魚起身,微微彎著腰局促小心翼翼的看著月千歡問。

垂眸掃了眼木魚,月千歡開口:「我暫時要住在醫谷里。我在辦一件機密的事,不能讓任何人得知。你懂嗎?」

「懂懂!」木魚連連點頭,她非常上道的在岔路口選了一個方向。說道:「這是通往醫谷的後山,那裡沒有人住,只有各種葯田。大人您看住那裡可以嗎?」

月千歡:「可以。」

她現在不挑住處。只要夠安全,就行了。

邁步走在木魚身後,月千歡回頭看了眼來時的方向。她眸光幽幽閃爍,不知谷方臣能不能完美瞞天過海,騙過谷方候他們。據凌天的形容里,這兩個人十分難纏且危險。

另一邊。

谷方臣在半路上攔截到谷方候和谷方昱。看到就在不遠處的山谷,谷方臣心底偷偷鬆了口氣。幸好來的及時!

婚後潛規則:薄少,別亂來 他們還沒有看到山谷,他還有機會騙過他們。

見到谷方臣,谷方候和谷方昱立馬圍過來。他們皺眉盯著谷方臣,谷方昱先開口:「小臣,你來這兒做什麼?你這些日子不見的時候,都是在這裡?」

「我……」

「南容臣,不要騙我們。」谷方候語氣嚴厲。

這裡沒有外人,他們不需要也不用尊敬的稱呼谷方臣為幻靈王。但他們嚴厲過於苛刻的目光,頗像是審問犯人一樣,谷方臣心生排斥但沒有表現出來。

谷方候:「你沒有什麼要解釋的嗎?你現在已經是幻靈王了,故土的幻靈王正在劃分勢力給你。你怎麼能這時候外出,到這幻靈三醫谷來。這裡有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過來修鍊而已。」

「修鍊?」谷方臣的回答,讓谷方候和谷方昱齊齊一愣。他是來這兒修鍊的?

說出口,谷方臣莫名有底氣了。他挺胸點點頭,手指著下方說:「你們能察覺到我的力量留下的痕迹吧?我來這兒是修鍊,想要儘快突破。」 林辰剛端著煮好的瘦肉粥走出廚房,就聽到帕克的聲音傳來,「小玉,林辰做的飯真的有那麼好吃嗎?你都快把他誇上天了。」

林辰不由得笑了笑,這尼瑪自己的廚藝這麼好的嗎?聽帕克這語氣,自己做飯的這段時間裡小玉給他敘說著自己的廚藝。

小玉還沒有說話,林辰就把瘦肉粥端上了桌,小玉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自己吃就知道了,說到這兒小玉又焉了下來不過按照老爹的規矩,我們兩個的最後吃。

帕克一臉懵逼的看著小玉,「為什麼我們兩個會是最後吃啊?」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老爹用兩個手指在帕克的頭上打了一下,「華夏的傳統美德,餐桌上小孩子不能先動筷子,要等到老人動手后才能動,而現在吃一樣的東西的話,你們得排到最後,老爹年紀最大,排在第一位。還有一件事,一會兒你喝粥的時候不能舔碗,全是口水很噁心的。」

帕克一臉無語的看著正在盛粥的老爹,什麼舔碗,這自己都多大了,還舔碗。

小玉看著鍋里慢慢減少的粥,有些著急了,不過看著沒有動手的林辰,她有平靜了下來,等成龍盛完粥以後,小玉就迫不及待的拿著一個碗盛了一碗粥。看的旁邊的帕克是一愣一愣的,雖然平時的時候小玉很活潑,但是現在為了吃東西居然……他感覺他心目中的小玉的形象已經破碎了。

拿著碗盛了一碗粥,帕克看了看吃的正香的眾人,愣了愣,雖然這粥聞起來很香,不過也不至於這樣吧。抬著粥喝了一口,帕克愣住了,接著帕克居然哭了起來,這…..直接把眾人驚呆了,這尼瑪吃個東西都能吃的哭起來,這尼瑪是不是咬著舌頭了。

小玉一臉懵逼的看著正在哭泣的帕克,疑惑的問道:「額~帕克,你吃東西還能吃哭起來,這是好吃到你哭嗎?」

帕克搖了搖頭,「這粥很好吃,我吃到了媽媽的味道,小時候媽媽給我熬粥,吃著就是這種感覺,吃下去暖暖的,讓人感覺很溫馨。」說完帕克滿臉眼淚的看著林辰。

這眼神,看的看的林辰一陣心寒,這尼瑪,你懷念你媽媽,你丫的看著我幹嘛,難道你要叫我一聲……媽媽。

林辰看著發獃的眾人,輕咳了一下,「咳咳,成龍你丫的還不快吃,看什麼呢?快點吃一會兒去找第八幅面具去了。」都看著自己,成何體統。

聽到林辰的話,成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然後開始喝著碗里的粥,不過從他的眼神中能看的出來,現在他在強忍著自己的笑意,想不到林辰居然當媽媽了,這就有點意思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小插曲,沒一會兒,眾人就把林辰煮的一鍋粥全部給吃了,特別是牛戰士和特魯,還有一些意猶未盡的看著林辰。

林辰心裡暗暗的吐槽,「尼瑪以後自己每到一個世界,一定得先想辦法弄點貨幣,這太難受了,居然要自己做飯,話說除了兮兮他們,這個世界上還有多少人值得自己做飯給他吃的。」看著幾人意猶未盡的目光,林辰就覺得一陣的無力。

這尼瑪他們不會是一幫豬吧,先不說千年的魂獸的肉吃了對他們這些普通人來說是難得的補品,自己煮粥的米都是被魂力滋養過的米,估計比人蔘還要補,可是你們呢?吃了這麼多還要吃,又不是補腎,差不多點兒就得了。

「老規矩,小玉洗碗,特魯收拾桌子,我呢休息。」說完林辰想了一下,小玉可是貫穿全劇的人物,不能不讓她和自己一起去找第八幅面具。想到這兒,林辰看了看旁邊的帕克和牛戰士,「今天情況特殊,帕克洗碗,特魯收拾,牛戰士幫助老爹看店。完美,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

聽到林辰的安排,原本聳拉著一張臉的小玉瞬間滿血,本來她還想著洗完碗以後怎麼樣才能跟著林辰他們的腳步,不過現在不用擔心了。

帕克想說句什麼,不過被旁邊的小玉一眼給瞪了回去,看到這一幕,林辰很無語的笑了笑,不說別的,你兩這還真是歡喜冤家,看著以後應該能走到一起,不過也說不準,畢竟自己不知道小玉的口味有沒有這麼重。

把帕克瞪回去以後,小玉滿臉笑意的看著林辰道,「走吧,我們可以出發了,我是最厲害的T女郎。」

沒有去看小玉,林辰看著老爹和成龍問道:「成龍,你們準備好了嗎?準備好了的話就出發吧。」

聽到林辰的話成龍點了點頭,有了林辰給他的儲物戒指以後他的行動方便了不少,有什麼東西可以直接裝在裡面,根本就不用收拾,要啥裝啥,美滋滋。

林辰點了點頭,「那就走吧,我們這次去十三區的基地起飛吧,去昨天那兒我怕你心裡會有陰影。」

………………………………

成龍帶著幾人來到了十三區的基地,布萊克接到消息走了出來,話說這幾天林辰接受惡魔面具的事情以後,成龍他們還是第一次來到十三區的基地,布萊克還以為他們是需要些什麼幫助。

「成龍,你們這次來是需要什麼幫助嗎?」

成龍點了點頭道:「布萊克警長,我們這次來是借用一下你們十三區的飛行通道,我們已經找到了下一副惡魔面具的具體位置,現在需要乘坐飛機過去。」

布萊克點了點頭,「我這就去給你們安排最快的飛機。」

成龍看了林辰一眼,然後說道:「布萊克警長,我們這次並不需要你們的飛機,只是借用一下飛行通道而已,飛機我們自己有。」

聽到成龍的話,布萊克一臉疑惑的看著眾人,「你們有飛機?在哪兒呢?」

成龍看著林辰,似乎是詢問著林辰的意思,林辰想了想,是時候該展示一下華夏的實力了。

「布萊克警長,你還是帶我們去飛行通道吧,我們有沒有飛機一會兒你就知道了。」自己現在應該給布萊克心中的華夏再套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布萊克愣了一下,也沒有多說,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就轉身朝著基地裡面走去。

……………………………

在布萊克的帶領下,眾人來到了停機坪。

布萊克站在旁邊,似乎是在等著成龍和林辰口中所說的飛機。

林辰直接走到了停機坪的旁邊,把自己的直升飛機拿了出來。

看著突然出現的龐然大物,小玉大聲喊道:「哇哦,太酷了。」

而一旁的布萊克驚呆了,他沒想到林辰居然能拿出這麼一個大傢伙來。

「這……這也是魔法嗎?」布萊克有些不確定的看著林辰,在他心裡,只有魔法才能做到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林辰神秘的笑了笑,並沒有回答布萊克的問題。

「好了,上飛機吧,我們快點去找第八幅面具吧,第九幅面具的位置我已經知道了,拿到第八幅面具以後我就會直接去拿第九幅面具,到時候我就會華夏了。」

幾人點了點頭,然後就走上了飛機。

…………………………………

布萊克有些驚奇的看著離開基地的直升飛機,輕聲呢喃道:「真是一個神奇的東方人,也是一個神奇的東方天朝,有機會一定的去看一看。」

話說第八幅惡魔面具的位置林辰不知道,可是飛機為啥就起飛了呢?這尼瑪不會是亂飛吧。

「小智?你怎麼就起飛了,你知道第八幅面具的具體位置在哪兒嗎?」林辰感覺小智是不是短路了,怎麼突然間就飛了起來。

「在你們上飛機的時候,我在成龍的身上掃描到了一副地圖,我能定位那個地方。」

聽到小智的解釋,林辰愣了一下,小智這不會是成精了吧,都知道自動執行這麼多的事情了,不會是被系統帶壞了吧。

聽到小智的回答后,小玉一臉疑惑的看著林辰道:「林辰,說話的這人是誰啊,還能掃描地圖,難道是機長?不過我沒看到飛機上安裝有X光機啊?他是怎麼掃描的。」

「這個聲音嘛,他就是機長,怎麼了,機長不能和乘客聊天嗎?」林辰才懶得給小玉解釋那麼多,既然她認為是機長,那就是機長了唄。

看見一臉興趣缺缺的林辰,小玉也沒有再去多問什麼,就這樣沉默了下去。

成龍直接閉著眼睛端坐在椅子上,他知道林辰的飛機的速度很快,所以他要在飛機到達之前好好的休息一下。

林辰也是靠著椅子閉目養神,他是一個路痴,別說知道飛機什麼時候到,他就連這次要去哪兒他都不知道。

……………………………………………

終於,飛機來到了一條河的中心。

成龍把他事先準備好的船給拿了出來。

眾人上了船以後,林辰把自己的直升飛機給收了起來。

船隨波逐流,成龍說道:「按照紙牌的提示,第八幅惡魔面具就在這條河的下游,我們趕過去看看吧。」說完他就把船往著河的下有開了過去。

才一分鐘不到,林辰他們就來到了一個建造在河水中木屋前面,停下船,幾人走進了小木屋。

林辰知道,這兒是那個女心理學家住的地方,而第八幅惡魔面具就在這個木屋裡面。

進入房間以後,林辰東看看,西看看的,終於,他在旁邊的一個貨架裡面找到了他們此行的目的,也就是第八幅惡魔面具。 聞言,谷方候和谷方昱對視一眼,他們臉色緩和許多。

但谷方候仍是嚴厲的對谷方臣說:「用得著偷偷來這兒修鍊嗎?小臣你是幻靈王了,等你習慣這個世界的規則,你就可以接受幻靈王傳承。復活你的血脈力量,屆時你就是幻靈域最強的強者之一。」

「然後就能啟動秘寶,探查到聖界的下落。我們打回去復仇!你跑到這兒修鍊,能修鍊出什麼結果?」谷方候說道。

谷方臣:「我喜歡在這兒修鍊。」

沒錯,就是這麼簡單粗暴的答案!

想來想去,說太多還容易暴露。不如越短越好,只要他咬死了肯定他是來這兒修鍊的,谷方候他們也發現不了什麼吧。谷方臣心中如此想道。

谷方候挑眉,神色有不悅,但還是沒有呵斥谷方臣。

這時,谷方昱開口:「小臣,你真是來這兒修鍊的?」

心底咯噔一下,谷方臣故作鎮定平靜的抬頭平視谷方昱。他撇嘴冷哼,「我來這兒,不修鍊那來幹什麼?哥你說說。」

「別生氣。哥不是質疑你,而是這醫谷什麼都沒有。還不如幻靈星上好。雖然這個世界沒有靈力存在,我們的武力越用越少。但這裡有幻靈玉,其中能量不比靈力差。」

谷方昱柔和了語氣,循循誘導。「你有一整座用幻靈玉打造的宮殿。在那裡修鍊,事半功倍不是更好嗎?」

谷方臣張張嘴,最後憋出來一句:「我不喜歡那裡。」

谷方昱一愣,抬頭和谷方候對視一眼,兩人臉色變了變。他們又不傻,早就看出來谷方臣對幻靈域的排斥和抵觸。當即不再說什麼。

見打消了他們的懷疑后,谷方臣立馬催促著他們離開。並表示他還是會來這裡修鍊的,並且不希望有幻靈衛跟著。大概因為知曉谷方臣的排斥,谷方昱他們難得的沒有拒絕。

Prev Post
可悲又可嘆!
Next Post
「回來了?祖父看到那一箱子藥包護膝是何反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