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奧想了想,終於沒有去追他。

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可怕,就算追上殺了他,恐怕也會損失慘重。 「影魔騎士是什麼?我看你們好像都知道。」

回到城堡,李奧迫不及待地問道。

海倫娜和巴本的臉色十分蒼白,李奧甚至能夠發現他們的身體在不停地瑟瑟發抖,那個影魔騎士有那麼恐怖嗎?

良久之後,海倫娜才嘆了口氣說道:「影魔騎士是一種由巫術製造出來的邪惡造物,據說製造的方法非常邪惡,騎士在改造的過程中要承受難以想象的痛苦。但是一旦成功,最低也有著高階騎士的戰鬥力,而且由於擁有各種強大詭異的能力,連巔峰騎士都不是他們的對手。他們能夠在黑夜之中隱形,能夠輕易刺殺敵方騎士,迦南帝國就有著大量的影魔騎士。」

「迦南帝國?」

李奧喃喃地說道。

迦南帝國是科亞塔帝國最強大的鄰國,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持續了上百年,可以說是真正的死敵。

「我和男爵大人曾經在暗夜要塞服役,在一次執行特殊任務的過程中,我們小隊遇到了一名影魔騎士。」

巴本也說道,「後來我們遭到了這名影魔騎士的追殺,他比我們今天碰到的影魔騎士實力還要強大。當時我們小隊一共有10名騎士,其中有兩名巔峰騎士,但是在黑暗之中,我們被他們殺到只剩下三個人。」

聽到這裡,李奧不由大吃一驚。

影魔騎士竟然這麼可怕,一人殺掉了7名騎士。

「後來如果不是碰到了援兵,他一人就能滅掉我們一個騎士小隊。」

巴本一臉恐懼地說道。

這件事對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到現在他還是難以擺脫那次戰鬥的陰影。

「其實我們不用擔心,我們剛才已經重創了那名影魔騎士。」

海倫娜說道,「血液是他們力量的源泉。這次他損失了很多血液,實力大降,要補回來非常困難,至少有一段時間他不敢再來了,這是我母親告訴我們的。」

聽到這裡,李奧和巴本都鬆了口氣,終於有個好消息了。

「不過,李奧你真的讓我感到驚訝。你不但發現了那名影魔騎士,救了我的命,而且還晉陞了騎士,這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巴本說道。

「這個……前幾天不知怎麼意外就晉陞成了騎士,只能說是個意外。」

李奧打個哈哈說道。

但是他的話巴本怎麼會相信,想要晉陞騎士實在是太過困難。

不知道多少預備騎士被這個關卡卡了一輩子,這個從費爾豪斯男爵領僅有三名騎士就可以看出。

看到李奧不想說出原因,海倫娜笑著說道:「沒想到我們李奧還知道保守秘密了。」

李奧搖頭苦笑,這種事情讓他怎麼解釋,而是轉移起了話題:「他殺了我們派出去的人,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們派過來的人不會很多,很有可能只有一名影魔騎士,正常情況下一名影魔騎士足以血洗整個城堡。」

巴本有些自嘲地說道。

這時候他再次感謝起李奧,如果不是他,這裡可能已經血流成河。

「所以我們的危機基本上已經解除,只要將這裡的情況告訴男爵大人就行。」

「巴本騎士說得很有道理,就這麼辦吧。」

海倫娜說道,「李奧,這幾天守夜就交給你了,能夠發現那名影魔騎士的只有你,我不希望我們睡覺的時候被人割了腦袋。」

「母親你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了。」

江山爲聘:冷王的天價王妃 ****

****

「你說什麼?你失敗了?什麼時候一名影魔騎士連兩名騎士都殺不了了?」

群山中的一處密林中,一個右臉有著三道疤痕的雄壯男人一臉憤怒地對著隱藏在黑暗中的影魔騎士說道。

重生初中:神醫學霸小甜妻 「這次是個意外,我碰到了一個難纏的對手?」

影魔騎士淡淡地說道。

「什麼對手?」

疤臉問道。

「一個騎士,一個非常特殊的騎士,他能發現黑夜中的我。」

影魔騎士說道。

「你說什麼?有騎士能發現你?這不可能!!」

疤臉一臉震驚地說道。

事實上能發現影魔騎士的人很多,很多巫師學徒都可以做到,但是能發現影魔騎士的騎士疤臉從來沒有聽說過,除非他們身上有著巫師的手段。

「難道海倫娜的母親留下了什麼手段,不可能。如果那樣的話,費爾豪斯那個傢伙早就在暗夜要塞使用了,怎麼會現在還是默默無名。」

疤臉很快排除了一個又一個的可能。

「他們已經有了防備,想要殺他們很難了。還是先完成主人的任務吧,不要將心思花在你的私人恩怨上了。不然沒有辦好主人交待的事情,後果你明白的。」

影魔騎士冷冷地說道。

一想到影魔騎士的主人,疤臉的眼中立刻充滿了恐懼。

巫師的手段實在是神秘莫測,落到他們手中,很多時候死都是一種奢望。

「我明白,完全任務后再回來也一樣,只是將他們的死期推后了而已。」

疤臉嘿嘿冷笑道,「到時候不僅是費爾豪斯堡,所有圖靈城附近的貴族,我都要讓他們為我的兒子付出血的代價。」

「隨你的便,只要別誤了主人的任務就好,我先去休息了。」

影魔騎士說完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疤臉冷哼一聲,招呼遠處的隊伍開拔,看來不用和貴族聯軍捉迷藏了。

***

***

「海倫娜,李奧,你們沒事吧。」

剛剛回到城堡里,費爾豪斯男爵就抱著海倫娜說道。

「當然沒事了,只是差一點就看不見你。」

看到費爾豪斯回來,海倫娜的眼睛微微發紅。

為了給眾人信心,她始終保持著男爵夫人的風範,親自主持城堡的一切事務,但是誰又能理解她心中的恐懼。

「幹得漂亮,李奧。你真是太讓我意外了,不愧是我的兒子。」

費爾豪斯狠狠地拍了拍李奧的肩膀。

「只是做到了應該做的事情。」

李奧淡淡地說道。

他感覺自已的實力每一天都在增強,神格對他的改造能力實在是太強了。

他有種感覺,用不了幾天,他就可以成為一名中階騎士了,到時候即使碰到那名影魔騎士,也可以穩穩地壓制住他。

「你們殺了疤臉嗎?」

海倫娜問道。

「沒有,得到你們送來的消息后,他們覺得你們是在撒謊。但是沒想到,接下來我們就受到了刺殺,一連死了五名騎士和幾十名騎士侍從。最後他們才相信你們的話,再也不敢追了,只能任由他們離去。」

費爾豪斯沉聲說道。

聽到這裡,眾人都是嚇了一跳。

這次圖斯城集結了十幾名騎士和數百名預備騎士,騎士侍從,欲以壓倒性的優勢幹掉疤臉一夥。

但是沒想到硬是被一個受傷的影魔騎士給殺退,由此可見影魔騎士的威名之盛了。

「真是一群廢物,那麼多人還干不掉一名受傷的影魔騎士。」

海倫娜忍不住罵道。

費爾豪斯不由苦笑,影魔騎士真的發起彪來,沒有大騎士坐鎮,根本無人是其對手,就連他也不願與其交手。

李奧和巴本能兩個人將其重創趕走,這隻能用奇迹來形容。

「看樣子疤臉是投靠了迦南帝國,不然不會有影魔騎士和他在一起。」

費爾豪斯揮退眾人後,只留下李奧和海倫娜,三人邊走邊說道。

「說得沒錯。」

惡魔界限 海倫娜點了點頭,其實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疤臉投靠了一名巫師學徒,但是這種可能性費爾豪斯和海倫娜自動過濾。

巫師學徒實在是太過稀少了,即使當年在暗夜要塞,費爾豪斯也沒有見過一名哪怕是巫師學徒。

「你說他到底為什麼會來我們帝國?」

費爾豪斯問道。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估計現在很多人都在頭疼,難道迦南帝國又要有什麼大動作了。

不過他們相信,很快一定會有重大的事情發生,不過這就不是他們操心的事情了。

費爾豪斯堡戒嚴了一段時間,但是最後來還是放鬆了下來。

不過一想到疤臉隨時可能殺回來,李奧變強的心思更加迫切了。

訓練場上,李奧繼續揮汗如雨地訓練著。

最適合自已的訓練方式,再加上神格不停地強化,讓他的實力以難以置信地速度變強著。

他的出劍速度越來越快,他相信很快就要突破了。

丹田中的鬥氣也變得越來越大,它早已變成了拇指大小。

而且緩緩地旋轉著,吸收著神格散發出來的能量,並且有著向淡黑色轉變得趨勢。

李奧的神色一變,他迅速無比地刺出了十劍。

嗤嗤嗤!

訓練場上鬥氣縱橫,它的顏色竟然真的變成了淡黑色。

而且淡黑色的鬥氣就像是火焰一樣,附著在十字劍上,給人一種邪惡的感覺。

這是?

李奧無比驚訝地看著這一切,他向丹田內視,發現丹田中的鬥氣迅速變化,漸漸變成了淡黑色。

姓名:李奧.費爾豪斯

年齡:15

職業:中階騎士

特殊技能:冥王之眼(封印中)

冥之鬥氣

費爾豪斯男爵唯一繼承人,具有1%的神之血脈。

「真是太棒了。」

李奧一臉興奮地說道。

雖然不知道這個冥之鬥氣有什麼用處,但是想想就知道是好東西。 李奧又練習了一會,他發現自已現在的實力至少是剛剛進階騎士時的三倍,這還不算冥之鬥氣的情況下。

就在這個時候,薇薇安匆匆走了過來。

「少爺,男爵大人在書房等你。」

看著面色紅潤,豐潤了不少的薇薇安,李奧笑著說道:「知道了,我這就去。」

來到書房,發現費爾豪斯和海倫娜都在這裡等他,海倫娜的眼框通紅,眼中還隱隱有著淚痕。

「你們怎麼了,父親。」

李奧問道。

「出大事了。」

費爾豪斯一臉的嚴肅,「迦南帝國大軍壓境,正在全力進攻暗月要塞。估計用不了多久皇帝陛下就會命令各地貴族率軍前去支援,我也不會例外。」

「又要打仗了?」

李奧大吃一驚,暗夜要塞可是真正的絞肉機,每次大戰不知道有多少名騎士死在那裡。

就算以費爾豪斯的實力,放到那裡也不敢說一定能活著回來。

「沒錯,迦南帝國不知發什麼瘋,聽說除了皇家騎士團外,四大騎士團全部出動,這是幾十年難得一見的大戰啊。」

海倫娜說道。

Prev Post
「那你就和她好好玩,也盡量讓著她一點。」希澤是男孩也是哥哥,我希望他能更有擔當一點。
Next Post
二人於毀滅風暴中大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