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便是紀羽小兄弟了吧,在下陰風,久仰大名!」欲無常笑著對紀羽說。

此時他還有些緊張……

剛剛可是親眼看到紀羽將楚天隨手解決的,連魔天這麼恐怖的存在都隨手滅掉了。

他此時的心情就是異常的緊張,生怕一下子紀羽不高興了,將自己給翻手滅掉了。

但是想到現在自己幽落山歡欲宗的情況,他又不得不找紀羽求助……

魔天來出世了啊!

現在他們這麼多人聚集起來是為了什麼?

就是為了對付魔天!

但是他們這麼多人聚集起來,他也沒有絲毫把握能對付魔天啊。

長天山的時候,魔天一個分身就將他們一個人給滅了,如果遇到本體?

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知道紀羽能滅殺魔天身份之後,他直接就將腦筋動到紀羽身上了。

如果能抱上紀羽的大腿,說不定還真能對付魔天……

紀羽對欲無常笑了笑,打量了欲無常一番之後,便說:「殺氣很重,不過不是你的。」

隨後,他一手拍出,一陣黑色的氣息直接從欲無常的身上飛出。

火靈變祭出,黑色的氣息直接便是灰飛煙滅。

欲無常被紀羽這一手給嚇了一跳。

與此同時,心情也更是激動了……

黑色氣息!

那是他身體的暗傷啊!

他閉關了這麼久都沒能清楚,竟然一下子就被紀羽給打散了。

他更加堅定的認為紀羽一定有機會跟魔天一戰了。

「多謝紀羽兄弟!不知道紀羽兄弟有沒性質到我歡欲宗一坐?」

「想讓我給你對付魔天吧?」這時,紀羽直接說。

想法被揭穿了,欲無常倒也不尷尬,只是連連點頭。

「還請紀羽兄出手,魔天的實力太強了,如果沒有人對付他的話,一旦他破封而出,那麼這個世界將會面臨一個末日!」

聞言,紀羽心中微動。

末日……又是末日啊!

他聽這個詞不知道聽了多久了。

末日!聖域要面臨末日,這個世界,也要麼?

欲無常不敢說話,在紀羽身邊安靜的等紀羽回復。

與此同時……

天華散人他們那一邊。

楚天昏迷不醒,即使是知天也無法將他喚醒。

這下,他們似乎就真的領會到了紀羽的厲害了。

「他真的這麼強嗎?連魔天的分身都被他殺了?」天華散人一臉複雜的看著自己的弟子。

他真的不情願聽到紀羽這麼強大的消息……

「這個,還是我來說吧。」這時,郭葯忽然說道。

其他人都將目光聚集在了郭葯的身上。

很快,郭葯也將之前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曹韋府中滅分身,剛剛又滅了兩個分身。

從郭葯口中,他們像是聽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那樣。

那就是……魔天的分身,不管是一個還是兩個,最後都會被紀羽一手抹殺!

這該有多恐怖?

他們真的不敢想象。

「他到底是什麼人?」司徒霸無喃喃說道。

知天搖了搖頭:「我看不出他的來歷,彷彿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師弟,天子符印在他的手上?」

郭葯面色複雜的點了點頭:「本來我的確是想取走的,只是他先出手了,我不是他對手……」

「這不怪你,就算我們全部人都出手,恐怕都無法從他手上奪回符印。」知天搖了搖頭,說。

其餘人一聽,也是一驚。

連知天都承認了……那也就是說紀羽真的有這麼強大了。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難道就任由魔天出世嗎?」司徒霸無問。

知天搖了搖頭:「魔天出世,生靈塗炭,我們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沒有了天子符印,我們又能怎麼做?」有其他武修忍不住說。

怎麼做?

他們本來是希望用天子符印聚集氣運,然後加固魔天的封印的。

除了這樣之外,就沒有其他能對付魔天的方法了。

現在天子符印沒了,他們還能怎麼樣?

「事到如今,唯有找他出手了,我想,他也不會願意看到生靈塗炭之景吧。」知天指了指紀羽。

其他人亦是一臉複雜的看著他……

尤其是天華散人,心情簡直就跟吃了米田共一樣難受。

「希望他能對付魔天吧……」

幾個人只有往紀羽的方向走去。

……

「你們要我出手對付魔天?」紀羽一臉古怪的看著這群人。

「魔天出世,生靈塗炭,我想你應該也不願意看到魔天危害人間吧?」

「你們呢?」

「天子符印在你的手上,我們希望你能出手。」

知天此時也開口了:「你只需要控制天子符印,收集氣運,最後將魔天重新封印便是。」

紀羽沒有說話,看上去像是在思考。

其他人也沒有打斷紀羽。

這的確應該仔細的想清楚……因為魔天很恐怖,稍有不慎就會喪命。

他們覺得,哪怕紀羽真的有這麼強大,也不會願意正面跟魔天對碰吧。

這時,紀羽抬頭,開口說:「我可以出手對付魔天,不過我會等他衝破封印,再出手。」

紀羽的話直接就讓這一群人有些懵逼了。

「什麼?」

「為什麼?」

「不行!魔天衝破封印,世界上就沒有人能夠抵擋他了!」

所有人都搖頭,沒有一個同意的。(未完待續。)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魔天有多恐怖?

其實這個世界的古籍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記載。

極品無敵女 誰也沒有跟魔天的本尊交過手,他有多強,其實也只是眾人在腦海中的猜測思考罷了。

只是思考,絕對沒有人敢去實踐。

當年魔天被封印在幽落山的時候,一群化神級別的強者都隨後被他滅殺了。

如果本尊出世,那還得了?

聽到紀羽的這個提議,他們非常直接的就拒絕了。

開玩笑!這跟找死有區別嗎?沒有好吧!

紀羽見狀,也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出了問題我負責。」

「不行!魔天的本尊有多可怕你根本就不知道!別以為你能殺他分身就能殺他本尊,他本尊比分身強大百倍不止,你根本就不可能阻止他。」

不管是司徒霸無,還是傲寒,亦或者其他修神巔峰的武修,都堅決反對紀羽等待封印解除。

知天此時也深深的看了紀羽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小兄弟,也許你真的很強,但是你永遠無法想象,魔天的本尊到底有多恐怖。這麼跟你說吧,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

紀羽看了看知天,搖了搖頭。

知天是什麼身份他還真心不知道,只是感覺知天比其他武修都要特別一些,因為他的感知力似乎很強大。

「我是這個世界上的先知。」知天說:「我能預測,一旦魔天衝破封印,本尊問世,那麼這個世界將會陷入徹底的末日。

魔天是一個純粹的惡魔,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他是怨念的集合體,不可能消滅的存在。」

知天盡量在用嚴肅的語言,讓紀羽知道將魔天放出來的後果。

紀羽看著知天,沒有說話。

好半天之後,才開口說:「如果我非要這樣做不可呢?」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紀羽就看到知天身上的氣息都變得凌厲了許多。

「如果你非要執迷不悟的話,那本座說不得也要從你手上將符印搶到手了!」

知天這句話剛剛落下,氣氛一下子就變得緊張了起來。

天華散人,傲寒,司徒青幾人都跟知天站在一邊,臉上充滿了凝重,盯著紀羽。

而欲無常還是站在紀羽的旁邊,其實也不是他就要幫紀羽,而是他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

可愛小嬌妻 怎麼說著說著……就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了?

「欲無常,難道你打算幫他嗎!」天華散人看了一眼欲無常,呵斥道。

「我?我……」

「哼!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魔天本尊出世,首先受到波及的就是你的歡欲宗!」

這一下,欲無常也急了。

該怎麼做?

是得罪紀羽,幫他們一起搶紀羽身上的天子符印?

這打不打得過紀羽還是一個問題呢!

打得過還好說,打不過的話,惹怒了對方,他怎麼死?

而且看到自己弟子陰風堅決的立場,他也有些動搖了。

咬了咬牙,他還是決定站在紀羽這邊。

「紀羽小兄弟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的,我看我們還是尊重他的做法吧。」

「道理?哼!我看你是被他嚇傻了吧?他有什麼道理?他就是瘋了,將魔天放出來?誰能對付?一旦魔天作亂,後果誰來承擔?你該不會真的認為他能對付魔天吧?別在這裡說這些令我發笑的話了!」天華散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欲無常,呵斥道。

欲無常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被紀羽攔了下來。

紀羽一雙眼睛盯著天華散人,頓時就讓天華散人不安的後退了幾步。

「你、你想做什麼?」他一臉謹慎的看著紀羽。

「我看你好像對我很不滿啊?要跟我戰鬥么?」

「你!哼!黃口小兒!老夫不屑與你一戰!」

天華散人神情之中出現了一抹恐懼,而後冷哼一聲,後退了幾步。

幾個人都一臉古怪的看著他,紀羽更是直接嗤笑道:「廢物,修鍊了上百年了,還不敢跟我這個二十歲的黃口小兒一戰,你說你這些年是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你!」天華散人被紀羽這句話說得,一口氣憋著……喊不出來。

Prev Post
「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人相信!」萬世俊笑道:「慧能老和尚是這樣,應對徐番也是這樣,這兩個人都在猜他的出身,只是許辰自己不說,外人又哪裡猜得出來?」
Next Post
李曉峰下命令的同時,波蘭人第八次進攻開始了,和前幾次一樣,先是大炮轟,然後是步兵沖。不過現在波蘭人也稍微學聰明了一點兒,沒有再搞什麼密集衝鋒陣型了。衝擊信號旗的陣地時,他們的隊形拉得相當的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