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勒大帝的聲音一落,從遠處宮殿周邊的某處山頭上,突然激其一道劇烈的閃光,徑直射向三個魔帥所在的位置。這道閃光的速度飛快無比,並且極為隱匿,就連三個魔帥也沒有任何反應,光線便輕易地透了魔鬼的護罩,在巨口魔族嘴邊十多厘米處略過,帶著一股龐大的攻擊能量飛向遠方。這三個虛鏡魔族的防禦,竟不能擋!

「這…這是什麼?!」

巨嘴魔帥不可思議地摸著被海族反擊能量掠過而受傷的嘴角,剛才若不是他恰好本能地往右躲閃了一下,恰好移開了半個身,恐怕剛才也就只剩半個身子了。

「大家散開!這海族要祭出大招了!」

魔鬼魔帥尖叫道,第一個警覺了起來,背後雙翼猛扇,瞬間脫離了同伴,一口飛離了數公里遠,並且在空中飛來飛去,一刻也不敢停留下來。

其他兩個魔帥也立即反應過來,其中巨嘴魔帥猛吸一口氣,同出大片大片的黑氣,瞬間膨脹到數百畝之大,身體劇烈地收縮起來,將縮小的本體隱藏在其中。而蛇身魔帥的躲避更加直接,他身子向下一探,竟直接扎入千米下方的海水中,激起一陣巨大的水柱后,很快消失在海面上。

這三個魔族竟然和海族玩起了捉迷藏!

瓦勒大敵冷哼一聲,島上深處的藍色亮光再次一閃,一道巨大的光柱再次發出。不過,光柱瞄準的方向卻不是三個魔帥中的任何一個,而是直徑射向了魔族部隊所在的魔雲氣團!

只見藍色光柱擊打在魔雲的表面,黑色的魔氣觸手頓時被蒸發得一乾二淨,光柱毫無阻礙地擊破了表面的魔氣,狠狠扎入氣團深處。很快,一聲聲爆裂聲、撞擊聲、火花聲、閃電聲傳來,藍色光柱彷彿在雲團內引爆了什麼,魔雲方陣猛地一顫,竟如同有生命力般顫抖起來,飛快地向後方躲避著,也不知光柱的這一擊,給雲團造成了何種程度的破壞。

「混蛋!」

見到空中的魔雲方陣受損,三名魔帥頓時惱羞成怒,紛紛出手發起了反擊。魔氣中的巨嘴魔帥還是施展他最厲害的巨嘴神通,噴出一道黑色的龍捲氣旋,速度飛快地射向海族禁地的深處。

空中飛舞的魔鬼魔帥反擊更是猛烈,手中的長叉不斷地射擊,每次射出一道火紅的霞光,也不知其威力有多強,紅色的飛叉密密麻麻的漫天便是,彷彿隕石群從天而降。

而水下的蛇人魔帥更是瘋狂,巨大的身體在水底不斷地攪動著,施展某種奇藝的法術,片刻后,海底竟形成了一股龐大的海潮,帶著巨大的海水卷向陸地,在海面竟形成了十餘道高達百米的巨浪,狠狠地撲向海族禁地!

總裁只歡不愛 三個魔帥的攻擊幾乎同時發出,力量之強,就連摩登等人見了也不由得臉色一變。面對這等攻擊,他可不會把防禦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海族上,立即下令托馬斯進行防禦。「格蘭特」號馬上扭轉艦身,艦首迎著巨浪,同時防護全部打開,準備正面迎接數十道巨浪的衝擊。同時,前方的6門巨炮也瞄準了浪體,打算用火炮將巨浪打碎。

但海族的反擊卻更快一步,禁地深處發出藍色光柱的區域猛地一閃,又是三道光柱激射而出,分別射向三個魔帥發出的攻擊。

一道化作漫天菱鏡,變化出無數法力凝成的菱鏡,自動擋在魔鬼魔族射出的每一道火紅光柱前,將所有的攻擊全都反射了出去!一道光柱則射向海面,飛到海岸線的前方時,光柱變幻為一團劇烈的寒氣,覆蓋在巨型海浪的上方,片刻將便將這團海浪給徹底凍住!

而迎向龍捲風氣旋的光柱更加簡單,在空中化為一道巨大的火牆,重重地擋在氣旋前方,一陣風火交織的爆裂生后,兩股龐大的能量相互湮滅。

魔帥的攻擊,竟這樣被輕易擋下了。

這時,禁地上空,一陣金戈鐵馬的鳴鼓之聲,一支龐大的海族精銳兵團突然出現在空中。這支兵團的人數有萬人之多,每個士兵都有丹境以上的修為,士兵個個身披金甲,身軀龐大,並且背長雙翼,手持散發著龐大靈壓的法器,更有數十件各種試樣的巨大法器漂浮在軍團頭上,為首兩名金甲武將,更有虛鏡巔峰的強大的修為!

見到這支兵團的出現,三名魔帥不由得驚叫起來。

「聖鯨禁衛軍!遭了!這支兵團竟然也來了!快撤!」

魔鬼魔帥臉色大變,當即招呼一聲,朝著空中的巨型魔雲方陣飛去。其他兩名魔帥動作也絲毫不慢,一前一後地飛入魔雲中,三人竟沒有任何與這支兵團戰鬥的打算。

穹頂之上 但海族可不會輕易放過這三人,為首兩名武將一聲震顫海面的巨吼,萬名士兵同時出擊,在兵團浮雲上方凝聚成一顆金色光球,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射向魔雲,其速度和威力,比剛才從禁地深處射出的藍光要強數倍!

魔雲中匆忙射出數道反擊,正是躲在其中的三名魔帥出手。金色光柱狠狠地打在魔族防禦反擊之上,破掉了一道紅色金戈能量柱,一道龍捲風柱,一道綠色護罩后,最後擊中了魔雲表面。

只見魔雲被一陣金色的爆裂閃光裹住,在一片金光中,隱隱可見其中苦苦掙扎的魔族身影,以及大量被金光能量摧毀擊殺的魔族屍體,還有搖搖欲墜、破爛殘缺的魔雲方陣構架。金色光柱的這一擊,竟給這團巨大的魔雲如此重創!

但魔族若是一心想逃,海族也不一定能追的上。魔雲方陣一陣急速的飛行,頓時飛出了數公里遠,而三名魔帥在擋下攻擊后,立即各自施展神通在魔雲前方某點劈出三道猛烈的攻擊,三道攻擊交織在一起,瞬間爆炸的能量碰撞下,竟形成了一個空間節點。這時,從魔雲中又噴出一道黑氣射入節點中,使其飛快地膨脹起來。片刻后,節點竟擴大到百米寬,足以讓魔雲進入起來。

「老鯨魚!我們後會有期!」

巨嘴魔帥得意地大叫著,雖然此次襲擊遇到海族強有力的反擊,損失了部分兵力,但也取得了一些戰果,更是極大地震懾了海族,因為魔族已經讓海族知道,海族的後方已經不再安全。最重要的是,他們此刻有了安全的退路,空間節點已經打開,這是魔族能夠快速移動的殺手鐧,海族此刻就算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包括瓦勒大敵在內,海族們此刻個個氣的咬牙切齒,但卻一點辦法沒有。海族的飛行能力本來就不強,飛不了多高,更飛不了多開,要不也他們不會被魔族強大的空中優勢打得節節敗退,此刻他們就算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但正在此時,一枚導彈從海面射出,以超音速的可怕速度飛到空間節點前方,在魔雲剛剛消失的一瞬間,緊跟著魔族大軍,同時射進了空間節點。霎那間,空間節點內彷彿爆發了一股毀天滅地的大爆炸,各種顏色的爆炸光芒從節點的空洞內噴射而出,在海面上形成一股又一股涓流,節點彷彿是要崩潰了一般,不停地顫抖,不停地振動,原本黑黝黝的洞口處更是火光飛射,宛如地獄火海。

數秒之後,節點處又是一聲爆炸,在一團黑色光芒中,節點帶著所有的魔族徹底消失在海面上。

見到這一幕,幾乎所有的海族都驚呆了。 隨著遠處爆炸波的逐漸消散,海面上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只有海岸邊緣處傳來的一股股波濤,以及被海浪衝上沙灘的魔族屍體和殘骸,才提醒人們這裡剛剛發生過一場殊死的戰鬥。

「你們剛才發射的是什麼?」

半響之後,瓦勒大帝吞了一口口水,略微震驚地看著旁邊的摩登。剛才射入空間節點內的那枚導彈,爆炸后釋放出來的威力讓他這樣的真境強者也感到極大的震驚。此前藍星軍戰艦的防空艦炮和反艦導彈就已經讓他暗暗吃驚,因為這是他見過的能付空中魔軍的最有效的武器,沒想到最後藍星軍又祭出了另一個更有威力的武器,徹底終結了對手。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為什麼藍星國的武器會這樣層出不窮,一件比一件厲害。

「沒什麼!」摩登裝作極為自然的樣子,說道:「那不過是裝載了一枚戰術核彈頭的巡航導彈而已,威力相當於一萬噸TNT炸藥的威力而已,相當於虛鏡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馬馬虎虎吧!那幾個魔族也是倒霉,如果不是恰好引發了空間節點爆炸,他們可能還會逃得一命,現在嘛…真是凶多吉少了!」

就算是對炸藥當量再一無所知,瓦勒也聽得出摩登話中的虛偽與炫耀,認真考慮了一會後,他不得不誠懇地說道:「尊敬的摩登閣下,說句實話,您的武器不僅僅征服了魔族,也征服了我們的心,不得不承認,貴國的武器實在是太厲害了!」

聽到這話,摩登心中一喜,連忙趁熱打鐵地說道:「您這麼說,難道您真的決定和我國建交結盟了?」

瓦勒大帝呵呵一笑,坦然說道:「完全沒有問題!只要你們能提供些貴國製造的先進武器給我們,一切都好談!何況和貴國建交對我們的確大有好處,海族與人類之間的仇恨已經積累得太久太深了,既然你們希望要和平,那我們也不能不講道理,現在是該放開過去恩怨的時候了。」

摩登為瓦勒的話感到心頭一熱,連忙說道:「殿下!您的心胸真的如同奧洋一樣開闊!正如您說的那樣,為了對付魔族,我們藍盟會無條件支援你們的戰鬥。不但這支艦隊今後會留在這裡協助貴國戰鬥,我們還將增派更過的軍隊前來支援。當然,我們也會增援貴國大量的武器裝備,盡最大努力支援貴國對抗魔族的戰鬥。」

瓦勒剛才已經見識過藍星軍艦隊的強大攻擊力,對有更多藍盟軍隊前來支援自然十分高興。畢竟海族對抗魔族的確十分吃力,繼續強有力的幫手。不過,他更感興趣的是藍星國的武器,尤其是防空武器。

「嘿嘿!就不知道貴盟打算援助我們什麼樣的武器了?像您的親衛兵身上的那種裝甲嗎?還是其他什麼別的?」瓦勒大帝搓了搓手,一臉興奮地問道。

摩登嘿嘿一笑,連忙說道:「哦,原來您說的是科靈戰甲啊?這種裝備是我國剛剛研製出來的新型武器,我們現在的產量也不高,尤其是最高戰力的7級戰甲更是稀少昂貴,僅有少量能裝備而已。不過作為兩國結盟的見面禮,我們倒是可以適當提供一批類似的戰甲無償贈送給你們。回去后我就會通知我們的科研團隊,讓他們根據貴國士兵的體型,研發出更適用於貴國的戰甲武器,可以讓貴國普通士兵的戰鬥力,從地境提升到丹境以上的程度。」

「能提升這麼多?!這真是太好了!」瓦勒欣喜笑道。就算荊洋族是大海族,丹境以上修士的數量也絕不會太多,能通過裝備提升實力自然很好。

「當然,科靈戰甲太好,也還是太昂貴了,我們也不能提供太多,我們主要為貴國提供的,還是各自常規武器,例如普通的槍彈,高射炮,榴彈發射器,魚雷,火箭彈,等等,這些都是你們最急需的東西。」摩登笑呵呵地說道。

「高射炮?就是你們軍艦上能射到天空的那種武器?」瓦勒聽了摩登提供的武器,先是沉默不語,忽然眼前一亮,唯獨對高射炮特別感興趣。

「就是!我想這是貴國最需要的武器吧?畢竟魔族的空中優勢對貴國來說的確是太明顯了。有了高射炮,我想以後魔族再也不能稱霸海族的天空了!」摩登十分會意地說道。

摩登說的的確是實話,空戰一直以來都是海族的弱點。因為種族的關係,海族的大多數種族都生活在海中,天生就能飛翔的種族只有飛魚族、鰒魚族等幾個傳統海族,這些種族的數量並不是很多,僅占海族全部人口的不到萬分之一,更不用說其中的士兵了。雖說海族修真者中,修為達到丹境以上的可以擁有飛行能力,但飛行能力也有強弱之分,海族修士的飛行能力,還是不能與魔族相比,因此海族的空戰能力仍然不強,遠遠不能與魔族相比。

自從魔族與海族交戰以來,魔族就利用海族中飛行種族不多、空戰實力不強的弱點,屢次以強大的空中兵力壓制海族,在戰爭中佔據了主動和優勢。歷次戰鬥中,魔族的空軍不知消滅了多少海族士兵,造成了今日海族節節敗退的局面。

附身 現在一聽說藍星軍能提供對付空中魔族的武器,海族自然欣喜萬分。

「不過,殿下,我們還有一個問題。」摩登猶豫了一下,問道:「荊洋族雖然答應和我們結盟,但我們更想要的是和整個海族聯盟,不知殿下能否替我引見其他幾個大族的元首,也讓他們也和我們藍盟共同簽訂聯盟條約?」

「沒問題!」出乎摩登的預料,瓦勒擺擺手,乾脆利索地說道:「不管是海鯊族的白老兒,還是冰龍族的托特,或者是其他幾個強族大族的首領,他們此刻都是和我們荊洋族一條心的,很多事情上,本王也可以代表他們說話,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就這樣定了吧!我就代表海族與你們藍盟簽訂盟約,建立對抗魔族的統一聯盟!」

「這…這實在是太好了!」摩登心中一喜,差點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想到事情竟會如此順利。

很快,二人便當場簽訂了合約,確認了雙方建立全面戰略夥伴聯盟的協議。合約規定,藍盟今後將會為海族提供對付魔族的武器支援,也會派兵直接支援海族作戰,與此同時,藍盟也會在海族指定的區域建立一個生產基地,把幾個生產武器的生產線從人族大陸搬遷過來,並且建立海族與藍盟聯繫的空間節點系統,這個區域在戰後也可以租借給藍盟,用作兩國正常經貿合作交往的特區。

當然,合約雖然讓藍盟大大支援了海族,但藍盟同樣收穫巨大,首先便是得到了海族的友誼,打破了兩族間萬年的敵對,其次更是建立兩族之間的商貿聯繫,藍盟的商隊可以毫無阻礙地進入海族,這是一個十分龐大的市場,對藍星國超強的生產能力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財路。

不得不說,兩族簽訂的這個合約,不僅僅包括軍事上的合作,更考慮到了未來的全方面合作,也可以視為打破人族與異族千百年來隔膜的重要標誌。

聯盟后,摩登便受藍盟高層委派,擔任藍盟奧樣戰區總司令,全權指揮海上對魔族的戰鬥。藍盟也立即開闢了數條海上和空中通道,把各種物資武器和部隊源源不斷地派到海族地區,為海族注入了強有力的支援力量。

藍星紀60年7月1日,在藍星國的運籌下,藍盟各國、海族各國、比蒙各國高層,以及部分歐盟和中土洲代表,秘密在魚人國都島聖盤山舉行了一次密會。經過大半月的討論,各國各族首領共同簽訂了一個聯合公約,宣布建立全球範圍的反魔聯盟,簽約各國將打破種族、國家與歷史的隔膜,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為消滅靈星最邪惡的魔族而戰!

轟轟烈烈的世界大戰,由此走向更猛烈的高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比蒙大陸中西部的落日城,是比蒙最繁華的城市之一,這裡不但是朱亥族、季申族等大族的中心城市,更是比蒙人口規模最大、社會發展程度較高的大城市。但在兩年前,魔化蟲族在魔族的率領下大舉入侵比蒙大陸后,此城便被遮天蔽日的魔蟲佔領,成千上萬的比蒙慘死在魔蟲的尖牙利齒之下,生活在該城的數百萬居民被迫逃離到大陸東部,把大好河山拱手讓給了魔族。

魔蟲佔領此城后,很快就將此作為後方的繁殖後勤基地,蟲族聯盟派出了十多名長老級母蟲和上百萬蟲族大軍派駐此地,將此城作為進攻比蒙大陸的橋頭堡。並且全力強化此城的防禦,在城市周邊設置了大量的堡壘,無數密密麻麻的蟲巢,還有四通八達的地下通道,以及如同沙塵暴般常年籠罩在城市地空的孢子云,蟲族將此城經營得如同鐵桶般牢固。

在戰爭初期,比蒙各族因為準備不周,更沒想到多年從未發生過衝突的蟲族竟會集體投降魔族,成為了附庸魔族,被蟲魔聯軍偷襲殺上了比蒙大陸,丟掉了大片的領土。而然隨著戰爭的進行和藍盟的加入,比蒙和蟲族的戰爭漸漸有了轉折,比蒙的反擊也越來越猛烈,不斷地收復被蟲族佔領的失地,逐漸進軍到落日城區域…

二等兵傑瑞頭頂著一副特製的鋼盔,身披偽裝迷彩服,小心翼翼地穿過一片叢林,向不遠處一個植被茂密的峽谷接近。雖然他並不喜歡身上這件毛絨絨的迷彩服,但來自藍星國援助的這件迷彩服,其獨特的偽裝和散發的特殊氣息的確大大掩護了他的行動,加上他不足1米的身高和烏子族獨特的技能,更是在潛行中極好地隱藏了自己。所以當他接近到峽谷不到兩百米的距離時,附近的蟲族暗哨竟然一點也沒有察覺。

「天!果然是蠍毒族!」傑瑞躲在一處角落裡,用望遠鏡看到遠處峽谷內那些密密麻麻的黑點時,不由得在心裡低聲驚叫了起來。

蠍毒族是蟲族獨有的強力戰鬥種族之一,普通的蠍毒人只有不到一米大小,粗大的脖子上頂著一個圓圓的腦袋,皮膚如同堅固的盔甲,長著四腿四手,腹部與粗大的尾部連在一起,在長長的尾部尾端,是一根可以快速伸縮的毒刺,看起來既可怕又兇惡。

和蟲族的社會等級一樣,大多數的蠍毒族都是普通族人,智商不高,只比普通的野獸聰明一點,承擔著大部分的勞動和戰鬥工作,只懂得聽從高級族蠍的命令。

還有少部分的武蠍則是天生的殺戮機器,不但個頭是普通蠍毒人的七八倍,更是天生的修真者,成熟期便有地境修為,其中更有經過修鍊達到嬰境以上的金斑毒蠍。

數量最少的是首蠍,這些蠍人的外貌與普通蠍人差不多,但腦袋卻大了近一倍,是天生的指揮官,其中修為高者,下半身還可以化形為人腿。當然,和其他蟲族差不多,蠍毒族的王者只有一名女王,以及數十名雄蠍長老,這些強者輕易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平常難以見到。

傑瑞注意到,在峽谷的內處,竟隱隱出現十幾個武蠍和一名首蠍的身影。首蠍這種頭部巨大的蠍人自然不難認出,平常這種控制大軍的蠍人都是隱藏得極深,現在距離落日城不到十里處發現這種蠍人,說明這處地方絕對是毒蠍族的秘密指揮據點之一,而這個也是傑瑞尋找的目標。

在智能透視望遠鏡的幫助下,傑瑞發現這群蠍人先是激烈地爭吵了一番,在那名首蠍統領的示意下,眾人很快就停止了爭論,一旁的衛兵竟抓來一名半死不活的亥族人,丟在蠍人的中間。見到這渾身血淋淋的朱亥族人,眾蠍人頓時興奮無比,紛紛舉起手中的刀型前肢,將這名可憐的朱亥族人當場劈成粉碎,就地分食起來。

「混蛋!」傑瑞見到這恐怖噁心的一幕,忍不住低聲咒罵起來,心裡對這群蠍人充滿了憤恨。但他還是冷靜地拿出腰間挎包內的一個小型通訊電台,向遠處的大軍報告。

「湯姆!發現大魚,發現大魚!我來提供指引,請立即採取攻擊!請立即採取攻擊!」熟悉蟲族特點的傑瑞知道,蟲族在進食的時候,對周邊環境是毫不在乎的,此刻正是消滅他們的好機會。

於是,他從背上取下激光瞄準儀,挑好設備,悄悄將一束激光照射進峽谷內,向後方發出了位置信息。

數十公裡外的比蒙陣地內,一個花茂族士兵接通了與傑瑞的電話,在接到最前方的信息后,他通過計算機迅速地鎖定了目標,再次確認后,向旁邊的藍星國軍事顧問問道:「卡特長官,請問我們可以發射導彈了沒有?」

這名黑髮白膚的少校稍微看了屏幕一眼后,神色冷靜地說道:「可以了,發射吧!」

聽到這話,湯姆露出一絲遲疑之色,忍不住問道:「可是…傑瑞還在那附近呢,您確定我們能準確的消滅目標而不傷害到他嗎?」

少校微笑道:「放心好了,導彈是不會出現差錯的!現在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一隻首蠍,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再不攻擊,讓這隻蠍子逃到地下,那就錯失戰機了!」

湯姆點點頭,立即下達了發射命令。

二十秒后,一枚導彈從比蒙發射陣地內騰空而起,向傑瑞指引的方向射去。導彈在空中快速飛過,在飛進落日城二十里範圍內時,一頭扎入漂浮在半空中巨大的孢子云內。感受到異樣的蟲族迅速嚮導彈飛來的區域飛去,負責落日城空中防禦的是巨蜂族,一群長著六翼的巨蜂隨著孢子的警報,拼勁了全力煽動翅膀趕了上來,想要追上導彈進行攔截。但他們的速度怎麼可能比得上導彈,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見這枚導彈穿過孢子云,飛入落日城的外圍防線。

導彈在最後兩公里的飛行階段採取貼地飛行的方式,沿著谷底穿行,導彈噴射出的尾炎亮光照樣了陰暗的谷底,同時也照亮了不遠處傑瑞冰冷的身體。兩名毒蠍士兵剛剛從他身上拔出一根長槍,但怎麼也拔不出傑瑞手中的奇怪儀器,這東西如同焊接一樣凝固在傑瑞冰冷的身上。

片刻后,導彈一頭扎入峽谷內,在一群毒蠍驚愕的目光中,爆發出無比絢麗的火花。巨大的爆炸卷席了整個山谷,吞沒裡面所有的一切,強大的衝擊波匯聚成一股能量洪流噴湧向天,在空中綻放出一團巨大的蘑菇雲,如同向傑瑞致敬的禮花。

當那名首蠍被消滅的一刻,山谷前方十多公里的扇形區域內的毒蠍族同時感應到了什麼,所有毒蠍彷彿失去了頭腦一般,亂鬨哄的一片,頓時變得暴躁起來。他們相互嘶喊,相互啃咬,不斷地破壞著四周的一切,更多的毒蠍則瘋狂地從隱蔽的洞口內衝出,以自殺性攻擊的方式沖向遠處的比蒙陣地。

「很好!這群蠍子的首腦被幹掉了!它們完全瘋了!機會來了!」比蒙聯軍唐克將軍見到前方蟲族陣地前的躁動,又接到卡特顧問的報告,馬上下令發起了攻擊。

事實上,就算比蒙不開火也沒別的辦法了,因為此刻毒蠍大軍已經處於一種完全瘋癲的狀態,鋪天蓋地的向比蒙陣地發起了自殺性的攻擊。毒蠍群的移動速度與普通坦克的速度相當,再不開火,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他們就能衝到比蒙陣地前方。

霎那間,比蒙火炮陣地上萬炮齊發,機槍齊射,無數的炮彈、火箭彈和重機槍子彈落到毒蠍大軍頭上,收割著一群又一群生命,更有威力恐怖的噴射火焰和凝固汽油彈不時落下,讓毒蠍們死得更快更多。唐克將軍恨不得把武器庫里所有的彈藥一口氣全都丟出來,只希望能徹底消滅前方陣地上的毒蠍大軍。

親眼見到各型現代化武器肆虐戰場的可怕場面,所有比蒙們全都驚呆了,他們沒想到手中藍盟援助的現代化武器,竟有如此可怕的威力。槍管的震動、火炮的怒吼、火箭彈的尾炎,以及遠處炮彈爆炸時的巨大震動和巨響,給比蒙士兵們帶來全方面的震撼衝擊。對比之下,他們原本使用的那些威力簡單的法器和戰陣,簡直可以用垃圾來形容。短短十餘分鐘時間,比蒙的數番轟擊,終於將這群毫無頭腦的毒蠍大軍消滅得一乾二淨。

在此前進攻落日城的戰鬥中,這些蟲族之所以如此難以對付,正是因為首蠍這類智能蟲子的存在。這些聰明的蟲子懂得利用各種地勢來抵擋比蒙大軍的進攻,並指揮蟲族大軍進行有效的反擊。蟲族在落日城四周布下層層防線,還利用蟲巢釋放出大量的孢子,分散在落日城周邊二十至十公里的範圍內,不但遮蔽了藍盟的飛機和無人機等空中偵察手段,使得導彈等精確指導武器無效,更達到時刻檢測比蒙大軍動向的作用。同時,他們更是懂得利用地形進行占戰鬥,依靠無數的地下通道,蟲族大軍經常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比蒙大軍意想不到的各種位置,給比蒙部隊帶來重大的傷亡,戰鬥不禁一度處於僵持和焦灼的狀態。

但隨著戰爭的持續,比蒙大軍進攻落日城的計劃也在抓緊推進。為了消滅首蠍這類蟲族指揮官,比蒙大軍不得不派出大量如同瓊鼠族傑瑞這樣的敢死隊員貼近落日城周邊,找到蟲族的弱點,再進行精確的打擊。只要消滅了蟲族的指揮官,剩下數量眾多的蟲族普通戰士根本就是智商極低的烏合之眾,只知道衝鋒蠻幹,只需要消耗比蒙大軍的彈藥就可以對付,根本不足為慮。

消滅了前方的毒蠍大軍,在唐克將軍的帶領下,比蒙第一裝甲混合師在後方支援火力的掩護下殺入毒蠍族的陣地,坦克碾過蠍族丟在戰場上成片的屍體,不時用機槍或火炮擊殺一些漏網的蠍族,雖然遇到幾個實力強悍武蠍的阻擊,但在強大裝甲部隊面前,這些武蠍無異於螳臂擋車。很快,毒蠍陣地便就被比蒙大軍輕易佔領。

緊接著,後續部隊接管陣地,裝甲師繼續推進,向孢子云覆蓋區前進。比蒙的噴火坦克和主戰坦克、裝甲運兵車衝鋒在前,以兇狠的火力攻擊任何膽敢阻擋的蟲族部隊。防空裝甲車、導彈車在隊伍中間,對空中飛來攔截的蟲族空軍巨蜂部隊進行攻擊,大片大片的巨蜂被嚴密的防空火力網攔截擊落,根本無法阻擋坦克部隊的前進。而大量的裝甲運兵車、火箭炮緊隨其後,隨時給前方部隊予以直接火力支援。

在裝甲師之後,更多的比蒙部隊跟著他們前進,他們佔領所有的高地,摧毀任何發現的底下通道,不斷擴大控制的範圍。落日城蟲族防線很快就被打開了一個大大的缺口,暴露在以現代化兵器重新武裝過的強大比蒙大軍前。

兵臨城下的比蒙部隊站穩腳跟后,便搬出強大的火炮部隊,拉到落日城下,火炮大軍萬炮齊發,對落日城進行恐怖的轟擊。短短一個星期之內,上千門各型大炮一共向落日城丟下了上萬噸的炮彈和燃燒彈,將此城完全化為了一片廢墟。所有暴露在地表的蟲族無一倖存,不得不轉入地下防禦。

於是,一場比蒙歷史上最慘烈的巷戰爆發了,雙方在落日城進行了一個多月的激烈爭奪,戰鬥慘烈無比。但在比蒙大軍優勢武器的進攻下,在付出數十萬人傷亡的重大代價后,他們終於擊敗了蟲族大軍,殲滅了近百萬的蟲族,並徹底毀掉了駐在此城的十多個蟲巢,更是擊殺了所有的蟲族長老和隱藏在其中的幾個魔族強者。

藍星紀62年8月,落日城之戰結束,比蒙大軍大獲全勝,比蒙大陸的戰場由此開始重大轉折。 一別三年,喬治親王終於回到了中土洲。不過此次回歸,他不再像上次那樣,像個喪家犬般被魔族追殺萬里,身負重傷狼狽不堪,甚至差點丟了性命。這一次,隨他一同回到中土洲的,是藍盟的10萬先頭部隊!

藍盟控制區距離中洲距離最近的地方,當然是天南洲了。藍盟控制此地后,並沒有把這裡納入自己的領土共同瓜分掉,也沒有建立殖民地,而是幫助各本地種族建立了由天南各族聯合而成的大聯盟,簡稱為「天南聯盟」,在官方一些文件中也稱為「南聯盟」。當然,雖然表面上沒有介入天南事務,但藍星國暗中扶持了當年從東炎洲楚國脫離出去的葉家,使其稱為天南聯盟最強力的勢力,讓整個天南聯盟在軍事、經濟、外交、文化等方方面面緊隨藍星國的腳步,完全納入了藍盟的大集體中。

全球抗魔聯盟形成后,天南自然成為對抗魔族的橋頭堡。天南西北地區與中土洲接壤,雖然這裡是廣闊的高原地區,地貌複雜,但還是有幾條寬大易行的河谷連接兩地。藍星國聯邦鐵路公司很快動員了全部力量,修建了一條從天南西北部印阿赦邦首都什喀城到中洲東南部小國巴厘首都斯坦城的鐵路。為了修建這一條鐵路,聯邦鐵路公司動用了50萬員工,其中修士就有近10萬人之多。在法術和現代化科技的結合下,建築隊逢山開路,遇水搭橋,不到半年便建成通車,創造了建築工程的偉大奇迹。

兩地通車后,藍盟迅速向斯坦派出數支先遣部隊,與一支中土洲聯軍接觸,並建立了一個現代化的前沿基地,為後方大部隊的進駐做好充足準備。同時,一支支戰場觀察小分隊也開始從此地出發,秘密奔赴中土洲戰場,為即將展開的戰鬥做好各種偵察準備。

隨喬治親王同行的,是藍星國共和軍五大元帥之一的施羅德。經過數年的閉關修鍊,他此時已經修鍊到了嬰境巔峰的程度,已是藍星族中的頂尖強者,而他的手下更是高手如林。此行由他率領的第三集團軍,是藍星國陸軍十大主力部隊,裝備了藍星國最新式的武器,更是訓練有素,完全是精銳中的精銳。

施羅德對這次遠征戰鬥信心滿滿,畢竟藍盟對魔族的研究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早就制訂了各種針對魔族的戰鬥計劃。對魔族擅長近身肉搏、隱匿行蹤、吞噬靈魂等特點早有應對之策,同時,藍盟軍也摸清了魔族作為修真文明中存在的一系列弱點,並制訂了相應的對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向中土洲抵抗力量提供強有力的支援,包括物資援助和戰鬥援助,金帳汗國雖然被擊敗,但中土洲還有數十萬聯軍在西南部和東南部繼續抵抗,更有上百萬的游擊隊廣泛分佈在中土洲上,他們都是對抗魔族的有力同盟。

但施羅德並沒有把擊敗魔族的希望放在同盟身上,中土洲聯盟各國與藍盟此前並沒有交集,都不了解對方,雙方要結成協調一致的合作恐怕需要不少時間的磨合,以修真者一向看不起凡人文明的思維模式,讓雙方的合作毫無間隙是絕不可能的,很多時候,問題還得讓自己解決,仗還得靠自己來打。

事實上,爭議在藍盟大軍到達斯坦城的第一天便開始了。

「不!我不同意你的計劃!我們現在應該把部隊開到泰特地區,那裡集中了我們中土洲聯盟的大部隊,也是魔族進攻的主攻點,我們與魔族的大決戰也即將在那裡展開,中土洲聯盟急切需要增援!我們的力量應該用在那,而不是去攻打其他地方!」喬治親王大聲反駁道。

「親王殿下,你要知道,我們的鐵路現在只修建到斯坦城,我們的部隊要持續戰鬥,可不能離開後方的基地太遠。你說的泰特地區距離我們這還有三千公里,等我們趕到那,戰鬥恐怕早結束了!與其這樣,不如向北進軍,進攻你們金帳汗國的伊利高地。那裡是魔族南下的重要通道,一旦此地失守,魔族南部大軍的後路就會被切斷,他們一定支持不了多久!」施羅德指著地圖上的標識,十分冷靜地反駁道。

「攻打伊利高地?!這怎麼可能!那裡曾經是我們金帳汗國的戰略要地,易守難攻,魔族還有大部隊駐守,怎麼可能輕易打下?並且距離此地同樣有三千公里遠,你們的後勤同樣跟不上!這算什麼計劃?」喬治親王有點驚訝施羅德的選擇,對這個看起來十分荒唐的計劃,他立即搖頭反對。

施羅德笑了笑,說道:「殿下,正是因為此地難以被攻克,所以魔族才想不到我們會向此地發起進攻,只要出其不意,我有七成的把握拿下此地。我們已經制訂了十分完善的作戰計劃,你就看著我們怎麼做到的吧!」

聽到施羅德語氣中不容置疑的味道,喬治親王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知道藍星國的戰鬥計劃不僅僅是施羅德一個人的決定,藍星國高層恐怕早就有了一套詳細的戰鬥計劃,這絕不是他一個外人能干預的。雖然他急切地想要增援西部的中土洲聯盟大軍,但他可指揮不動藍盟大軍,他還得依靠這支大軍來對付魔族呢,而且自己一人去又發揮不了多少作用…思考再三,他只能無奈地接受了施羅德的決定。

……

一周后,中土洲中南部伊利地區,正值晚間時分,一場這個季節常見的沙塵爆正在肆虐此地,大風從北部捲來大量的風沙氣團,從南向北掃過,最後被阻斷在伊利高地賀蘭山脈的北面。但巨大的風沙還是使得整片山脈地區被濃濃的沙塵所遮蔽,就連修士的靈識也大受影響。

此刻,在距離地面極高的區域,一支龐大的空中飛艇艦隊正漂浮在伊利地區的上空,向魔族駐守重鎮伊斯坦堡城緩緩飛來。這種巨大的飛艇被命名為「基洛夫」,是藍星國重要的空中運輸工具。每艘飛艇長達300米,高80米,動力裝置除了兩座螺旋槳渦噴發動機外,還裝有一具漂浮輔助靈力裝置。

豪門權少:誘妻束手就擒 基洛夫飛艇最大的特點是其超強的運載能力和超高空升空能力。它可以運載一個營的官兵和裝備,在100公里以上的高空、以每小時100公里的速度連續飛行上萬公里而不需降落,艇身表面巨大的太陽能吸收光板能夠持續不斷地提供電力,遇到順風還能以更快的速度飛行。同時,基洛夫飛艇依靠機械動力還可以爬升到接近150公里的超高空,這可是遠遠超過尋常修士所能達到的極限了,就連半虛境界修士的極限升空能力也不過如此。能飛到如此高的空中,地面上修士的靈識根本不可能察覺,這足以躲過絕大多數敵人的探測和攻擊了。

所以,當兩百餘架基洛夫飛艇載著六萬藍星軍飛臨伊斯坦堡城上空時,下方的魔族竟沒有一點察覺,就連軍中幾個高手也沒有注意到危機正在悄然降臨。

當然,為了防範魔族空中力量的攻擊,飛艇部隊同樣還有一支強大的空中力量隨行。兩百餘架F-3、FH-2、H-6等戰機分批次起飛,與飛艇同時飛臨目標上空,在靈識預警機的偵察下,結合此前中土洲情報機構提供的情報和信息,很快就鎖定了地面上的各個目標。

「親王殿下,下面就是您最討厭的魔族了,讓我們來給你出出惡氣怎樣?」施羅德坐在其中一架大型空中指揮機內,指著電子屏幕上的目標,對一旁的喬治親王說道。

「部隊是你的,指揮權也在你這,你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我只希望你們今晚的行動,能夠對泰特地區的中土洲聯盟部隊有所幫助。」喬治親王臉色不悅,冷冷地回答道,傻瓜都聽得出他對施羅德的行動不滿的意思。

施羅德嘿嘿一笑,對喬治親王的態度毫不在乎,胸有成竹地說道:「你這就放心吧!我向你保證,今晚的戰鬥,將會是中土洲戰場的轉折點!」說完,他再也不理會有點不屑的喬治親王,下達了全面攻擊的命令。

霎那間,戰機轟鳴,飛艇歡騰,伊斯坦堡城的高空如同下了一場鋼鐵暴雨,一枚枚精確制導炸彈、鑽地導彈、巡航導彈紛紛從基洛夫飛艇和百餘架轟炸機內落下,如同死神送來的快遞,給地上的魔族送來一張張通往地獄的門票。 炸彈從飛艇群中釋放到墜落、飛行,以及命中目標的過程,僅有短短數分鐘時間,但巨大的爆炸卻延續了整整十幾分鐘。只見天地間一片爆裂的閃光,通紅的火焰直透長空,原本灰濛濛的夜空被爆炸產生的耀眼光芒所照亮,如同白晝突然降臨,整個伊斯坦堡城彷彿一瞬之間墜入地獄。

在盟軍的幫助下,藍星軍早就對魔族在該城的防禦和部署進行了大量的情報偵察,摸清了大部分魔族部隊和各種大型法陣法器的布置位置。就在轟炸開始前,高空的魔力偵察機更是鎖定了地面上魔氣最為濃郁的目標,那正是魔族高階戰力所在。當進攻命令下達,上千噸的精確指導炸彈和導彈開始發射時,幾乎是彈無虛發!

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魔族在伊斯坦堡城的大部分防禦法陣便受到致命的打擊,失去了作用。因為防禦陣法的缺失,使得此城原本強大的防護頓時削弱大半,有著巨大防禦力的魔力護盾根本無法啟動。此外,魔族的許多大型攻擊法陣、魔族士兵軍營和魔獸聚集的巢穴同樣受到了致命的精確打擊。尤其是數百枚集束炸彈釋放出的上萬枚子彈頭,更是把裸露在地面上的目標反反覆復炸了一遍又一遍。

躲在地堡與地下通道內的魔族同樣無法倖免,上百枚枚破甲鑽地導彈以極高的速度穿過厚厚的牆壁攻擊層層保護中的目標,消滅了大量的魔族精銳。

在藍星軍強大的空襲中,數千名魔族強者當場被炸死,其中不乏上百名丹境以上的強者,十多頭嬰境魔獸更是或死或傷,失去了戰鬥力,伊斯坦堡城的防護力量被大大削弱,整個城市陷入一片混亂。要命的是,從炸彈開始落到頭上到爆炸轟炸結束,絕大部分的魔族卻不知道攻擊來自何方。他們瘋狂地從地堡內衝出城外,操作各種魔法武器向四處攻擊,毫無目標地亂射,卻意外地暴露了目標,引來了更多的炸彈攻擊。一些魔獸更是狂暴地變身施法,沒有打到敵人不所,反倒因為狂暴而誤殺了周邊魔兵。

「開始突擊!」

見到第一階攻擊目標已完成,施羅德緊接著下達了第二階攻擊命令。頓時,空中彷彿灑滿了牽牛花,六萬名藍星軍士兵帶著各種載具動作迅速地跳出飛艇,朝著預定的攻擊目標飛馳而去。

一些藍星兵在半空中開始集體變身,竟放出一套套科靈戰甲穿在身上,化作飛行機器人般在空中滑翔飛行,首先降落地面,他們組成一個個戰鬥小組協同作戰,是藍星軍的特戰部隊,目標是魔族的重點要害單位。

一些藍星兵則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各自施法,在空中就組成了小型戰團,飄浮在半空,他們沒有落到地面上就能展開攻擊,是藍星軍的突擊力量。

一些藍星兵在降落前便進入到各自戰車和坦克中,在空中便展開戰場的飛行降落系統,一落到地面便可立即戰鬥,用強大的火力支援其他士兵的戰鬥。

更多的藍星軍則以降落傘降落,一落到地面上即使用法器或槍械,大群大群地集結在一起展開戰鬥,他們是藍星軍的主攻力量。

Prev Post
「好了,夜深了,我去休息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崑山看了一眼越加濃郁的黑夜,緩緩地站起身來道。
Next Post
白衣男子搖了搖頭:「他們不敢提起的原因,是因為以為你還放不下玥兒的死,可誰又能知道,你其實早就已經放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