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只見,天穹之上,一道絢麗的冰藍色符文緩緩浮現,蕭寒手印再變,冰藍色符文迅速迎風暴漲,很快便猶如一張巨大冰藍圖紋懸浮天際,冰藍圖紋旋轉,晦澀符文在其中跳動,一股狂暴的能量隱隱匯聚著。

「殺!」血無痕眉頭一皺,自然感覺到了那圖紋中孕育的可怕力量,一字吐出后,那他身前的四位強者也是不再浪費時間,身影一閃,快如閃電,分別從四個方向朝著蕭寒殺去。

蕭寒淡淡掃了四人一眼,腳下靈光乍現,帝閃訣運轉,這帝閃訣乃是與帝凈訣配套的存在,如今進入大千世界后,這身法施展起來時愈發如魚得水,若是日後修鍊到了大成,扶搖而上九萬里,一瞬間可以橫跨無盡空間,相當可怕。

嗤!

四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來,分別從四個方向殺來,皆是爆發了恐怖的殺招,瞬息之間,蕭寒站在原地的身影被四股恐怖的能量給撕裂了。

蕭寒的身影也是迅速隨之崩裂,化為流光散去,那只是一道殘影罷了。

兩位下位地至尊、兩位至尊巔峰強者感到一陣驚訝,居然能從他們四人聯手一擊之下躲掉,這速度當真可怕。

「洛神降臨!」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低喝聲陡然在他們耳邊響起了。

轟!

喝聲一起,天穹之上風雷驚動,四人抬頭看去,皆是一臉驚駭之色,只見那懸浮在天穹的冰藍色圖紋上靈光一現,而後無數蘊藏恐怖能量的水柱自那圖紋中倒射而下,遠遠看去,猶如無數柄鋒利的劍刃自天穹垂落。

「聯手防禦!」四人驚駭后迅速回神,這應該是一部極為強大的神術,他們也是從中感受到了近乎毀滅的力量,而且這神術攻擊的範圍很廣,基本上籠罩了他們所有的退路,所以四人當機立斷,選擇了防禦。

四人聯手,一個圓形的靈力罡罩猶如一柄巨傘一般將他們包裹著,防禦一形成,那無數的恐怖水柱當即暴射而下,這就像是暗器暴雨梨花針的放大版,一股摧枯拉朽的氣勢席捲而來,讓人感到膽寒。

嘭!

無數水柱猶如鋒利的劍刃倒垂而下,當即轟撞在了四人的強大的防禦之上,能量罡罩狠狠一顫,倒是並未第一時間破裂,不過那洛神降臨是何等的勢不可擋,利劍水柱一波接一波,一波的氣勢蓋過一波的氣勢,猶如滾滾奔騰的大潮一般。

轟!

片刻之後,饒是四人聯手形成的強不可摧的防禦也是被無情地轟碎了,罡罩破裂,無數倒垂的水柱劍刃瘋狂席捲而來,那四位強者叫慘叫都未發出便身死道消了。

不過數息,兩位下位地至尊,兩位至尊巔峰強者,死的不能再死了。

洛神降臨,當年洛神的成名絕技,當真是恐怖無比。

「厲害啊!」見狀,蕭寒也是一陣驚訝,沒想到大圓滿神術竟然如此恐怖,當然,其實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蕭寒修行的帝凈訣,這可是絕世神通,所衍生的靈力本就強大無比,由這股靈力催動靈訣,那爆發的威力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即便是一般靈訣,只要經蕭寒的黑白靈力催動,那威力都得翻倍,傷害自然恐怖無比,何況蕭寒乃是下位地至尊,施展神術滅殺同級別者,並非難事。

「這是大千世界的靈訣,這威力……」一旁的蕭炎也是看得有些目瞪口呆,這小子剛來大千世界去哪兒弄的一部這麼強大的靈訣,一擊之下,直接抹殺兩位地至尊和至尊巔峰。

而此時此刻,相比於蕭寒二人的驚訝,一旁的血無痕則是一臉恐懼之色,看著蕭寒像是見了鬼一般,他知道蕭寒是下位地至尊,但是卻沒想到竟然是如此變態的下位地至尊,兩位地至尊強者,這傢伙一招就給轟成渣了?

血無痕身子在顫抖,隨即哪裡敢在多留,撒腿就跑,只不過到了此時此刻,以他這至尊的實力,如何跑得了?

血無痕發現,他的身體無法動彈,被禁錮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湧上心頭,他惹上了他惹不起的人。

「求求你,別殺我,我再也不敢了!」

血無痕一臉恐懼地盯著那含笑走來的蕭寒,不過此刻後者那笑容卻是讓得他身體瑟瑟發抖。

「我又沒說要殺你,慫什麼?」蕭寒撇了撇嘴,道。

聞言,血無痕也是鬆了一口氣,不過聽得蕭寒和蕭炎的對話后,他連死的心都有了。

「接下來怎麼搞?」蕭炎走了過來,道。

「讓這貨帶我們混入血神族,然後,咱哥倆兒就要開始大展拳腳了,首先掘地三尺,把血神族祖宗十八代的族墳給他撬了,但凡值錢的寶貝統統帶走,最後嘛,再把這龜孫兒作為籌碼去跟他老爹換他個幾十億至尊靈液……嘿嘿,他奶奶的,怎麼說的我都有點兒小激動了?」蕭寒一臉壞笑。

蕭炎:「……」

血無痕:「……」

「優秀!」蕭炎走過來,拍著蕭寒的肩膀,而後目光看著蕭寒,很認真的說了一句。

而一旁的血無痕心裡則是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我日你仙人板板啊,這尼瑪,真他奶奶的坑啊…… 因為試煉者之路外面只有一台信圭,所以這信圭的畫面是在不同的人身上不斷地切換的。

其中這信圭在兩個人身上定格的時間最長,一個是羅征,另外一個就是卓不凡。

可是不久之前,就在卓不凡等人進入死之路后,信圭就無法追蹤到他們這一行人的畫面,因為這個原因,讓彩雲宗的宗主龍婆婆十分緊張。

作為彩雲宗宗主,她如何不清楚「死之路」有多麼兇險?這麼多年以來,進入的武者就沒有一個活著走出來過。

「這個卓不凡!是要把巧凝往火坑裡面帶!」龍婆婆不斷地叫嚷道。

倘若信圭能夠看到他們的畫面,龍婆婆的心情尚且好一些,但是現在信圭無法追蹤,連畫面都看不到,龍婆婆難免會擔心金巧凝的安危。

但是接下來,羅征、華天命和百里紅楓也進入了死之路,這一次,信圭上面沒有丟失他們的畫面!

所以通過羅征他們,費晗和幾位宗主自然看到了羅征三人的行蹤。

當羅征與卓不凡一行人碰面后,龍婆婆的一顆懸著的心才落地,卓不凡和金巧凝都安然無恙。

在看到卓不凡大發雄威,幹掉了飛天夜叉后,龍婆婆的心情驟然就好了起來,又開始無休的誇獎卓不凡的實力。

然而,就在最後時刻,那位雲殿弟子忽然朝著信圭畫面上望過來,同時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這一幕讓幾位宗主和費晗都愣住了。

為何這雲殿弟子能夠發現信圭觀察的方位?

在那位雲殿弟子用手輕輕一捏后,信圭上的畫面就消失了,這傢伙竟然能夠破壞掉信圭的畫面?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幾位宗主和費晗長老面面相覷,臉上都流露出無盡的疑惑之色。

「這雲殿弟子,我沒有見過!」 惡魔來襲:兒子幫媽媽報仇 費晗的臉色變了。

這次試煉者之路是由費晗帶路,參加試煉者之路的雲殿弟子他都一一點名過目,以他的記憶力,過目不忘很輕鬆,可是費晗唯獨不認識這位弟子!

「怎麼會這樣?他是誰?難道是其他宗門的弟子?」龍婆婆關切的問道。

「不可能,初入照神境的易容術不可能瞞過我!」費晗搖搖頭,顯然不贊同這個觀點,進入試煉者之路有一個硬性條件,就是實力不得超出照神境三重,如果超過這個境界,會被那個破碎的世界排斥。

「如果說他是雲殿弟子,為何費晗長老你有不認識,這豈不是太奇怪了?」石驚天也意識到這事情十分詭異。

青雲宗,落雲宗等五位宗主帶來的弟子數量有限,最多的也只有九個人,最少的青雲宗更是只有三人,其他宗門的人根本無法混入傳送陣中,尤其是當著幾位宗主的面。

而想要混入雲殿弟子中,就更加不可能了,雲殿的傳送陣位於雲殿的總部,倘若隨隨便便讓以為照神三重境界以下的人混入那傳送陣中,未免也太瞧不起雲殿了。

唯一可能的是,這位弟子就是雲殿的人,難道是哪位普通雲殿弟子原本就沒有資格,但卻偷偷摸摸的跟進了傳送陣,混入了試煉者之路?

這個解釋是唯一行得通的解釋。

問題是這個雲殿弟子居然有如此手段,隨手一掐,就能掐掉信圭追蹤的畫面?看樣子,之前費晗無法追蹤到卓不凡也是因為這位雲殿弟子做了手腳。

這種手段,就算是費晗,石驚天他們也很難做到吧?

何況……

他掐斷信圭畫面的目的是什麼?

費晗咬咬牙,想來想去,還是想不出這問題的答案,只有先將信圭的畫面切換到其他弟子身上,現在絕大部分弟子仍然在商議,如何度過那條斷開的「生之路」。

「費晗長老,你就不想想辦法嗎?」龍婆婆卻不依不饒的說道,「那位雲殿弟子明顯是圖謀不軌,我們怎麼能夠坐視不理?卓不凡乃是卓大先生的兒子,費晗長老,若是卓不凡在試煉者之路中有個三長兩短,我看你跟他怎麼交代!」

龍婆婆雖然擔心卓不凡的生死,但她最關心的其實是她的弟子金巧凝,不過她卻無法拿金巧凝來壓費晗,只有搬出卓不凡說事。

被龍婆婆這般質問之下,費晗也來了火氣,說到底他只是一個帶隊的長老,發生了這種事情關他屁事?費晗冷笑道:「交代?你讓我跟卓大先生交代什麼?交代他兒子沒本事,通不過試煉者之路嗎?」

「你……」龍婆婆被費晗長老一句話給嗆到了,她的身份畢竟無法跟費晗相提並論,費晗的實力和地位或許比卓大先生稍弱,但也差不了多少,何況她的確有些無理取鬧了,只是希望費晗能夠想出一個辦法。

可是試煉者之路,只需用先天三重以下的弟子通過,這幫宗主除了在外面乾瞪眼,根本什麼都做不到,而且信圭已經追蹤不到卓不凡他們,現在就是連乾瞪眼都不行了……

卓不凡一行人自然不清楚外面一幫長輩正在為他們發生爭執。

在卓不凡的帶領之下,八個人正在小心翼翼的前進,前進的過程中,裴天耀告知羅征他們此前發生的事情。

原來這死之路是由一個一個的漩渦連接,每一個漩渦之中就是一個小世界,有時候還會遇到兩個,甚至三個漩渦,每個漩渦的路線都不一樣,這死之路就是一個複雜的迷宮。

方才他們無意之中闖入那飛天夜叉的老巢,就被這飛天夜叉一路追殺,這飛天夜叉原本有三隻,其中兩隻飛天夜叉比較小,被裴天耀給擊殺了,而剩下的這一隻實力又太強大,如同正面與它戰鬥動靜太大,怕引來這小世界中其他不知名的凶獸,只有不斷地後退,將這隻飛天夜叉引入一個安全的地方,最後才由卓不凡出手擊殺掉。

「方才那雲殿弟子說這飛天夜叉在死之路中,並非是最強大的妖獸,這下恐怕有些麻煩了,」裴天耀搖了搖頭,這死之路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難走。

問題是他們不斷地在這一個又一個的小世界中穿梭,不知道何時是一個盡頭,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鑽入了一隻強大的凶獸老巢中,落得一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那位雲殿弟子,到底是誰?為何對這死之路很熟悉的樣子?」羅征問道。

裴天耀還是搖頭,「我也不清楚,卓不凡問過好幾次了,那雲殿弟子死活不說。」

談話的時候,羅征打量了一眼那雲殿弟子,這雲殿弟子個子不高,樣貌普普通通。不知為何羅征看他走路總有一些彆扭,但到底是哪兒彆扭,羅征卻說不出來。

讓羅征意外的是,那雲殿弟子感受到了羅征的注視,回頭淡淡的望了羅征一眼,這雲殿弟子的目光很沉靜,很深邃。

「好敏銳的感知!」羅征心中一跳,這小世界中光線灰暗,自己隨意瞟他一眼都能被他發現,這份感知力就算是以靈魂力強大的羅征也無法做到。

就在這時候,前面的金巧凝輕聲說道:「又是傳送門,我們這次的路線,跟上次不同!」

「不知道這傳送門後面有什麼,」嵐雲宗的周丹臉上流露出畏懼之色。

被飛天夜叉一路追殺,周成好幾次差點喪命,幸運的是裴天耀和卓不凡兩人出手相救,他才活下來,這死之路對於他來說還是太危險了。

不過這並不代表周成沒有收穫,剛剛之所以招惹到那三隻飛天夜叉,乃是因為他發現了一株「寒陰草」,這種極寒屬性的藥草在中域之中非常珍貴!一株寒陰草能夠賣出五顆極品真元石的價格!

換算成東域中的方晶石,也就是五百萬根方晶石,對於周成來說,絕對是一筆龐大的財富。

正是因為採集這寒陰草才驚動了那飛天夜叉,不過他不僅撿到了一條性命,而卓不凡他們也沒發現自己采走了寒陰草,對於周成來說絕對是賺了,等於卓不凡這種人物免費跟他打工!所以周成心中還有一絲小小的得意!

「進去吧,我們沒有後路可以走,」卓不凡點點頭,率先跨入了漩渦中。

卓不凡進入之後,眾人也是魚貫而入。

「好冷……」

羅征走出那漩渦之後,就感覺撲面吹來一陣陣陰風。

「呼呼呼……」

這些被割裂的小世界空間都不大,所以很難產生風,但這個小世界中竟然吹來一陣陣陰風。

百里紅楓剛剛走出漩渦,抖索了一下,苦著臉說道:「我看我們還是選擇另外一條路走吧,這地方太嚇人了!」

「要走沒人攔著你,」卓不凡淡淡的說道。

百里紅楓頓時一窒,他自然不敢一個人走,這死之路他一個人走出去的機會太渺茫了。

「這裡陰風陣陣,我看說不定有什麼邪物存在,」裴天耀面色凝重的說道。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繼續,」卓不凡邁開了步伐。

從某個角度來看,卓不凡的確很有領袖風範,其實在這種環境之下他也感到害怕,不過卓不凡清楚他不能流露出絲毫畏懼,否則對跟隨他的這些人就是一個打擊。

就在眾人前進的時候,周成的眼睛東瞄西瞄,忽然目光中閃爍出一點亮光。

距他不遠處有一株有黑色的小草正迎風飄逸。

那株小草綻放出幽亮的光芒,不過因為通體黑色,隱藏在角落中很難發現。

周成因為有了之前那一株「寒陰草」的甜頭,所以他格外留意,沒想到又被他發現一株珍惜的草藥。

雖然周成不認識這株草藥是什麼,但在死之路上的東西都十分珍貴,這一株草藥絕對能夠賣出一個好價錢。

趁著其他人沒有留意,周成躡手躡腳的靠了過去,心中滿心歡喜,運氣真好!卓不凡那種人物辛辛苦苦這麼久,也搞到一枚飛天夜叉的妖丹而已,自己卻悄無聲息的收了兩株異草!如果能夠走出死之路,他就是最大的贏家!

就在周成朝著這株黑乎乎的異草伸手之際,異變突起!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小心!」

羅征是第一個發現異樣的人。

他感覺到後面有些不對勁,回頭之下就看到周成蹲下去似乎要採摘一株草藥,但是在周成的身後有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化作一隻大手,已經將周成包裹在其中。

羅征一聲厲喝之下,所有的人都驟然回頭,而周成扭頭一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周成幾乎是第一時間跳起來,但顯然已經晚了,那隻大手狠狠的捏了下去,將他包裹在其中。

眾人就看到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包裹著周成,而周成則不斷地掙扎,猶如一個人渾身上下蒙在黑布之中,無論周成如何掙扎都擺脫不了這黑乎乎的東西。

僅僅掙扎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周成掙扎的幅度越來越小,就看到包裹著周成的那些黑色之物慢慢的縮小,緊接著就是一根根的白骨從黑色之物中掉落出來……

「周,周成被那玩意吃了,這麼快就只剩下骨頭了?」百里紅楓牙齒打著顫,眼中已恐懼到極致。

這黑色的物質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竟然瞬間就把周成的血肉吞吃一空,只剩下一根根骨頭……

「那是黑魔魘!大家……小心自己腳下!」那位雲殿弟子驟然喊道。

這個時候大家已經不關心這玩意叫什麼了,管它叫黑魔魘還是白魔魘?自己的命才重要,聽到雲殿弟子一聲叫嚷,眾人紛紛發現自己的腳下,似乎有不少那黑色物質在悄悄的流淌,接近!

「大家跑起來!」卓不凡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沒有形體的黑魔魘比飛天夜叉可怕太多,飛天夜叉雖然是凶獸,但凶獸是可以殺掉的,可是這黑魔魘是什麼玩意?一團黏糊糊的物質,這東西到底是活的還是死的他都不清楚,自己的槍如何對抗?

「啊!」金巧凝發出一道尖叫聲,她的一隻腿卻被一段黑魔魘給拽住了。

卓不凡一咬牙,白槍從他須彌戒指中抖出來,長槍抖出,一槍將黏住金巧凝那一段黑魔魘給刺斷,隨即拽住金巧凝急速突進。

這地面之上,四處都是這黑乎乎的東西流淌,根本就沒有落腳的地方,只要稍微一停頓,就會被這黑魔魘給逮住。

這小世界中黑魔魘幾乎無處不在,不過這黑魔魘只會追逐活物,因為活物散發的生氣,對它們擁有致命的吸引力。

當他們八人剛剛進入這小世界的時候,這些黑魔魘們就已經聞到了他們的生氣,只是黑魔魘移動比較慢,它們沒有固定的形體,就彷彿像粘稠的液體一般在地上流淌,蠕動。

「不凡哥! 愛你一笑傾 我怕!我不想被吃成一堆白骨!」金巧凝被卓不凡拖拽著飛奔,作為彩雲宗最強的女弟子,金巧凝的實力不弱,但是女子終究不如男人有勇氣,看到周成在瞬間被黑魔魘吞吃,變成一堆森森白骨,整個人已經處於半崩潰的狀態。

Prev Post
小火有些著急,自己父親明顯被對方欺騙了,偏偏自己父親真的上當了。
Next Post
外界,那兩個消息引起的風波越來越大,整個靈雲門都是不能置身事外,傳到二十二座神城境內后,更是掀起更為兇猛的風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