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其他人也不是一招之敵,全部被震退,紛紛重傷。

「完了,雙方不是一個量級的敵人。」虞姬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急忙道:「現在該從哪裡撤走才行?」

「露娜和赤靈呢!」一聲龍吟,白光一閃,韓信落地。

「回來的正是時候。」眾人眼中閃過了驚喜之色,韓信速度獨步天下,或許能夠闖出一片生機也未可知。

「那人來了,露娜和赤靈有了融合的趨勢,你趕緊送她們回到王者大陸。」女帝說道。

「好,星空戰場一片勝利,姜亢他們將大陸上的黑暗勢力連根拔起,我是回來報喜訊的。」韓信大概交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看來麻煩事也找上門了。」

「不要廢話了,趕緊帶著兩位走。」花木蘭和虞喬等人扶著露娜和赤靈走了出來。

赤靈的狀況最為嚴重,身體幾乎渙散開來,已經陷入了昏迷之中,薑母心疼的直落淚。

「聖盾!」

亞瑟王沖了過去,化作一個金色的巨人,推著自己的盾牌往前而去,將對方暫時攔住。

「懲戒之箭!」

后羿在後方一聲大喝,拉動了弓弦,射出一隻烈焰火鳥。

來人秀眉一皺,揚起一個雪白的巴掌拍了過來。

轟的一下,火鳥頓時散開了。

「黑暗至尊級別的人物!」眾人心中無比苦澀。

這邊的頂尖高手全部離去了,現在如何擋得住她?

「找機會離開!」

百里說了一聲,再看了一槍!

砰!

這一次沒有打偏,讓對方身形一頓,但卻沒有太大的傷害。

看到這種效果,眾人忍不住心中一聲哀嘆。

「走!」韓信大喝了一聲,帶起露娜和赤靈正要飛起。

轟!

赤靈身體開始渙散了起來,身體竟然化作了片片紅光。

「快停下!」女帝連忙大喝起來。

韓信嘆息了一聲,落回了冰樓堡上。

「除了將她擊退,別無他法。」

冰樓堡上空落下來一道雪色的影子,白衣飄飄,白色的長劍揮舞了起來,帶起了雪花片片。

「快雪時晴!」

雪劍轉動,天地為之變色,力撼對手,接連撞擊。

霽無暇白凈的臉上出現了一些紅色,嘴角漸漸有些血跡流出。

紫色的身影帶著一道凌厲的劍光,在她頭頂有一把紫色的劍若有若無的閃爍著,射出一道道凌厲無比的劍光。

「吼!」

山頭上一聲虎吼,閉關日久得了白虎傳承的斂承悅直接跳了下來,腳踩崩雷萬道沖了過來。

他的背後有一道巨大的白虎影子,衝上對手!

轟!

白虎對沖紫色的身影,一連七次,將她的腳步拖延,但卻終究無功而返,身體被彈飛了出去。

「我經儘力了,姜大哥。」斂承悅嘴角出現一絲苦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霽無暇再次前進,雪劍難以支撐,發出了陣陣顫抖,雪白的小手也出現了裂紋,鮮血徑直流出。

紫色的身影,步子一抬。

「啊!」

赤靈突然睜開了眼睛,發出了一聲慘叫,嬌軀瞬間渙散。

整個人像是煙霧組成的一般,此刻有風吹來,立馬扭曲著飄散,成了雲霧,悄然而去。

「赤靈!」眾人心中大慟,此刻露娜也陷入了危險境地之中,身體開始顫抖不止,身上鎧甲有了分離的趨勢。

消散的赤靈化作了紅煙,開始融入了那道紫色的身影之中。

那人也漸漸變得清晰了起來,絕色容顏,開始呈現。 劉王氏正端著瓷白的點心盤,新奇無比的捏起叉子,十分稀罕比劃著上面奶油蛋糕,似乎並沒有看見小蓮的臉色。

等到小蓮走出會客廳時,劉王氏已經將點心吃了大半,聽到房門被小蓮帶上的聲音,劉王氏才抬起頭來,飛撇著眉毛狠狠扭頭啐了一口,「呸!一個侍候人的丫頭片子,也敢在老娘面前擺臉色!」

她又轉向武清,斜眼撇嘴的憤憤道:「我說舞晴啊,這種臭不要臉的下人,你可不能慣著她!」

武清眉梢微動,不覺低下頭掩飾著自己的情緒。

劉王氏語氣又加重了幾分,「我看剛才你還跟她講什麼道理,你就是太好脾氣。像這種連主家電話都敢扣下的騷貨下賤胚!日後給你下毒的活計怕是都能幹出來。她的底細啊,你必須摸清楚,要是沒在這梁府做多久的毛丫頭更是不能要,尋個釁兒就把她攆走!這府上要是實在沒有可心的人,師娘我就委屈委屈來陪你,別的不說,端茶倒水師娘還能幹的呢!」

武清看著劉王氏帶著蛋糕渣的飛沫噴了滿嘴,心中不由暗喜。

事情正按照她預想的方向發展。

她端正身子,欠身前探,伸手端起一杯紅茶,哀哀的嘆了一口氣,「多謝師娘的關心,只是···」

她話說到一半就掐斷了,眉心微微蹙起,目光無力垂下,表情哀婉無奈。

劉麻子見狀立刻拿胳膊肘捅了捅端著盤子不肯鬆手的劉王氏,劉王氏抬頭看見武清表情,登時拉長了臉,「舞晴啊,是不是那個小賤人欺負你了?有啥話你就跟師娘說,師娘幫你想主意!對付這種小婊砸,師娘最有辦法!」

「其實也不算是小蓮的錯,」武清又嘆了一口氣,「師娘師傅剛才在外面也看見了,那幾個大兵哪裡像是保護我的,連院門都不讓我走出半步,根本就是在看犯人一樣。買什麼東西他們都攬在身上,可卻都推脫到三天後。」

「下人們糟踐主子,這都什麼王法?!」劉王氏眼睛瞪得溜圓,又恨鐵不成鋼一般的怒視武清,「梁大少他可是知道?!」

武清的嘆氣又深了一層,轉目看了劉麻子夫婦二人一眼,頓了一會才繼續道:「他們說這些就是梁少的主意,現在別說是幫助琪琪妹妹上學拿些學費了,就是我自己身上都沒有半點零用錢。」

「哎呦呦!」

劉王氏一聽到沒錢兩個字,張著黃斑的臉登時拉下足足一倍長度。

她咂么著嘴拿白眼翻瞪著武清,拉長著聲調質疑,「那新同房的被窩那還熱乎著呢!就是耐性再少的男人這會兒饞勁兒都是沒過的。長遠的不說,眼巴前這會,舞晴你還不是要啥有啥?難不成剛落在鳳凰窩,扭臉就忘了自己是打哪兒來的,忘了本,嫌棄我們這老兩口了吧?」

「我呸!」

說著劉王氏扭頭就重重的啐了一口,「老娘還告訴你,雞窩裡出來的雞雛子永遠也成不了鳳凰!」

她伸手指戳武清胳膊,「就是你身上長几塊痣,長在哪老娘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要是把老娘逼急了,老娘就叫隔壁癩頭瓜找到梁大少跟前,只說是你偷過情的相好,我看梁大少惡不噁心,還留的了你不?」 王者大陸之上,一道黑影降臨此地。

「又有人來了。」唐僧搖了搖頭,丟了一個石頭下去。

這座山峰極高,那石頭在空中劃出一條長線,碰的一下落在了猴子腦門上。

「咔!該死的和尚,你要找死嗎?」猴子的腦袋在脖子上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彎,看向了上面的人。

「又有人來了,而且佛告訴我,來者不善。」唐僧臉上帶著一副憂色。

「修佛之人,又如何能夠妄加揣測呢?」那人慢慢的落了下來,懸浮在大山前方,看著唐僧說道。

「人靠眼看人,佛靠心看人,我的心告訴我,閣下不是什麼善類。」唐僧說道。

「此言差矣。」來人穿著一身漆黑的袍子,將渾身上下都遮蔽的嚴嚴實實,笑道:「人不可貌相,眼睛看到的都是虛假的,你我不曾相似,你又如何用心看我?」

「少在老孫頭上說迷糊話!」猴子大怒,眼神看著那道黑影,有火焰在眼中燃燒了起來,道:「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在老孫的腦袋上說大話。」

「呵呵。」黑影壓著脾氣笑了一聲,說道:「我來可是有要緊事情告訴你的。」

「既然如此,露出真面目來!」猴子大聲道。

「我的真面目與此事無關。」他搖了搖頭。

「那你走吧!」猴子高叫了一聲,隨後搖了搖頭,道:「我不聽,你趕緊走,我不聽。」

「這猴子不是腦子有病吧。」心裡腹誹了一句,黑影接著說道:「你為何不聽我的話?」

「你連真面目都不敢暴露出來,我為何要聽你的話?」猴子冷笑,張開了嘴,隨後——

「啊呸!」

一大口的濃痰從山下飛了起來,劃過了長空萬里,沖著黑影就落了下來。

「滾!」猴子罵道。

黑影嘴角微微一抽,一抬手將那口濃痰給打散了。

「你這麼對我,就不怕後悔嗎?」

「放你娘的屁!俺老孫不死不滅,做什麼都不後悔。」猴子不屑的說道。

他就像是天地之間一個開了掛一般的存在,他向善或許有萬人稱讚,但他喜歡作死,引得萬人追殺。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能安然無恙。

他擁有天地間最為堅固的身體,但壞事卻做得不多,在佛教搗亂之後自知理虧,到也是避讓著他們,一副遊戲人生的態度。

對於他而言,他的人生是寂寞而無窮的,或許只有將自己的地位放低一些,才能活的稍微精彩一些。

不然,只要沒有至尊的歲月,便是他的天下,永遠站立在高峰之上,孤獨恐怕早已將他凍僵了吧。

「是嗎?」黑影笑了笑,手一張開,黑雲晃動之間,一個紫色的盒子落了下來。

那盒子長長的,外面鑲嵌著紫色的包邊。

看到這個盒子,猴子那張囂張的臉頓時大變。

「月光寶盒,你從哪裡得來的!」猴子大叫了起來。

盒子下落,在中途止住了,在猴子期盼的目光之中,讓黑影重新抓在了手中。

「現在,你還要聽我說的話嗎?」

「我聽!」猴子重重的點了點頭。

「宇宙之間,時間為最高的法則之力,沒有人可以擺脫時間的束縛。要想從時間之中長存下來,一種是如同你這一般,憑藉逆天的體質永生不死,不死不滅!亦或者如同那些黑暗至尊一般,將自己封印起來,靠竊取他人的生命而存活著。

這兩種歸納為一個字,都是活!光明正大的你也好,那些苟延殘喘的黑暗至尊也好,都是活下來。

可還有一種方式,可以逃過時間的劫難,在未來的時間再次出現,那便是跳躍時間的蟲洞,達到穿越時間的目的,再次出現在凡塵之中。」

黑影緩緩的說著,手中的盒子出現了紫色的光霞。

「無盡的歲月之前,時光之眼分離出來了一道時間法則之力,這縷法則之力被天上的一團紫霞所吸收,紫霞悟道而成人,化作了紫霞仙子……」

「什麼!」猴子臉色大變,滿臉激動之色,眼神通紅:「紫霞是這麼來的?」

「她就是這麼來的。」黑影點了點頭,笑道:「除了這個來源,你之前所了解和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假的,或許是她騙你的。」

「紫霞仙子化作人之後,因為先天的不同,她的修為和常人自然也是走的不同軌跡,但同樣,她也受到了時間的限制,但她不會老。

她是天邊的紫霞,若是時間到了,法則之力將會離開她的身體,她將會再次化作天邊的紫霞,就此失去生命。享受到了生命的好處,尤其是認識了你,臨死的紫霞仙子執念深沉,她不願死去。

她找到了先天之木,打造出來這麼一個盒子,將體內的那一些時光法則逼了出來,又吸引月光之力作為啟動這盒子的能量。」

「她說這盒子是她父母給她的禮物,沒有這麼多話!」猴子說道。

「她連父母都沒有,哪裡有禮物一說?」黑影搖頭笑了笑,接著道:「她將這盒子命名為月光寶盒,在她的生命真正走到了終點時候,她引入月光啟動了月光寶盒,將自己的靈魂本念穿梭進入時間之中。

為了保證穿越的成功,她將自己的身體化作了兩個部分,殘餘的其他魂魄一部分進入了月光之上,另外一部分則是投入了太陽。

經歷了無數的歲月之後,月亮上的魂魄落到了王者大陸之上,化作了月光女神露娜;而太陽之上的那一縷精粹則是進入了鑒寶台赤家,化作了鑒寶台的大小姐赤靈。

她們由紫霞分化而來,可又是新的生命,是她而不是她;在無數年後的今朝,月光寶盒再次啟動,讓離去的紫霞仙子再次穿越時間回歸了。她必須融合自己的兩道分魂,才能讓自己徹底出現在,完成和你衝鋒的夙願,重生歸來!」

猴子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眼中的火焰不斷的噴射著,道:「你沒有騙我?」

「當然沒有。」他搖了搖頭,道:「現在的紫霞已經出現在了銀河系的地球之中,她要將露娜和赤靈融合,讓消失的自己再次回到這個世界之中,可她卻面臨著困難。」

「為什麼!」

「露娜和赤靈是項羽的妻子,項羽是宇宙第一至尊,戰力傲古決今,是斷滅黑暗的古今無雙之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妻子,他一定會阻止紫霞的重生,並且將紫霞毀滅,讓她永遠不會再出現。」

「啊!」猴子大叫了起來,臉上呈現了妖魔之色,眼中紅光一片。

「怎麼,你很激動?」黑影冷笑。

「我會去阻止項羽,他認識我!」猴子低吼道。

「你和他不過是朋友關係,怎麼比的上夫妻之情呢?」黑影呵呵笑了笑,看著手中的月光寶盒嘆道:「項羽戰力無雙,為宇宙第一的人物,你定然不是他的對手。可惜了紫霞仙子,穿越無數的歲月,只是為了和你重逢,卻要夢斷今朝了。」

「不!我要出去,我要阻止這一切!」猴子怒吼了起來,整座山峰開始震動。

唐僧一臉吃驚之色,喊道:「猴子你不要衝動,不要聽他一面之詞!」

「信與不信,皆由你了。」黑影大笑了一聲,將月光寶盒丟了下來,道:「若是不能掙脫自己的束縛,你便沒有超脫,永遠不是項羽的對手,更是無力阻止這一切!」 滿口黃牙的劉麻子正吃那半盤點心吃的起勁,一聽劉王氏的話,也黑了臉。

啪地一下就將盤子重重撂在茶几上,豆大的小眼兒瞪得溜圓,「這房裡哪一件東西不值錢?隨便拿點擺設出去賣都能換不少錢。第一次上門就跟這兒號喪的哭窮,真是白瞎我們老兩口這麼多年費盡心血的供你吃,供你住,栽培你!」

劉麻子是真的被氣著了,這麼多年他一直饞涎姬舞晴的美色,無奈卻被妓女出身的媳婦王氏盯得死死的。

劉王氏曾在勾欄酒肆混跡過,不止一次的嚴重警告過他,頭牌的開苞最是金貴,萬一能碰到出手大方的金主,百八十塊大洋都是輕鬆。

Prev Post
蘇伊人癱坐在樹葉堆上,說一個謊需要十個謊言來圓謊,這句話她不知道從哪兒聽過,到現在卻很契合她。原來人是真的說不得謊言,謊話說多了,連說出去的人自己都會分不清真假。
Next Post
年已過完,還處於春時,大早上的溫度不高,寒意綿綿,行人還是穿著較厚的衣服,這座城市有著許多外來人口,所以年一過,很多人就從老家再回來這裡,葉青兄妹拉著行李箱走在馬路邊上,已經看到很多客車從遠方而來,下來很多這樣的人,畢竟這座城市還是屬整個嶺南最大幾座城市之一,比起省會差不到哪裡去,硬要說相差多少,也就一線之差。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