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已過完,還處於春時,大早上的溫度不高,寒意綿綿,行人還是穿著較厚的衣服,這座城市有著許多外來人口,所以年一過,很多人就從老家再回來這裡,葉青兄妹拉著行李箱走在馬路邊上,已經看到很多客車從遠方而來,下來很多這樣的人,畢竟這座城市還是屬整個嶺南最大幾座城市之一,比起省會差不到哪裡去,硬要說相差多少,也就一線之差。

同樣的,這座名為「深正」的城市的超獸學院,比起省會的省級超獸學院也差不到哪裡去,當屬整個嶺南穩穩的前三。

「怎麼還不來。」兄妹在路邊等著車,葉彥嘟著嘴抱怨道。

葉青根本不搭理她的抱怨,時不時去觸碰一下胸口,那裡有一張卡片,令他心安,那是他全部家當,為了進超獸學院,為了變得比普通人厲害,為了不辜負以前班主任的推薦信,他已經準備好了三年學費,三年學費可不便宜,這也正是他拒絕叔叔嬸嬸的原因,哪怕已經答應了又反悔。

等了老半天,葉青兄妹終於是坐上了一輛直達深正超獸學院的車。

超獸學院,多少人夢寐以求想要進去的,進去之後就意味著能夠變得不再平凡,當然,也不能說一定會變得不平凡,畢竟很多人讀完超獸學院之後,還不如很多普通人混的好,但是這並不影響超獸學院的魅力,畢竟可以訓練超獸為自己所用,只不過進去的條件就非常苛刻,經過數據統計,全世界每年平均有二十億考生,最終進入超獸學院的只有一個億,又有數據統計,平均每年一個億通過考試進入超獸學院的學生,三年畢業之後,有百分之九十五都是鹹魚。

所以很多人哪怕通過了考試,面對高額的學費,又不敢冒險一試,怕最後自己也是鹹魚一份子,因此放棄了。

深正市的超獸學院坐落在城西一個偏遠地段,基本沒有行人車輛,學院背靠著連綿不斷幾十萬里的山脈樹林,建築物佔地達到二十萬平方米,各種元素風格結合,由於剛過完年,整個學院還是有很多彩紙掛在樹上,門口也有兩排紅燈籠掛著,今天開學的日子,學院自然是充滿喧嘩熱鬧,學生三三兩兩並肩而行,多數學生身邊都跟著超獸,或是巴掌大小的一隻老鼠、或是比人還大的金毛獅子、或是全身冒著火焰的禿鷲……

來在這裡,就像是來到超獸的世界,各種不一的超獸跟著主人到處走,看得剛進學院里的葉青兄妹一陣羨慕,甚至還忍不住說了一句:「人家的超獸怎麼就這麼可愛,這麼威風,這麼霸氣,我這超獸怎麼這麼潑辣,這麼不可愛。」

惹得葉彥差點當場發飆。

兩兄妹拉著行李走在學院里,四處張望,整個學院大得誇張,充滿了各式各樣的風格,像是原始與現代的結合,何以見得?有葉青親眼所見證,學院中有那參天大樹,樹上千萬樹枝開叉,其上有那猴子、蒼鷹、蛇等等,而下方卻有學生拿著手機等各種電子設備路過。

「哈嘍,美女,新生嗎?」

葉青兄妹正走著,忽然前方迎面而來一人,是一個少年,看起來跟葉青年紀相仿,穿著學院校服,平心而論還是挺帥的,上前來就滿面笑容對葉彥打招呼,對一旁的葉青卻是選擇性的無視了。

「是要找新生報道的地方嗎?我帶你去吧。」這人緊接著又說道。

當事人卻先是一愣,隨即轉頭詢問葉青的意思,見葉青點頭,葉彥道:「那麻煩學長了。」

這人見葉彥還要詢問葉青的意思,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兩人是男女朋友的關係,雖然不想帶路了,但是轉念一想:「這麼漂亮,使一些手段到時候追到手不就行了嗎?畢竟這種小女孩最容易被哄騙。」

於是,這名字叫龍旗的人熱情道:「沒事,以後大家都是同一個學校的同學了,相互關照是應該的,何況我作為學長,義不容辭有為新生服務的責任,來,這邊走。」

葉青二人跟著他走,一路上,龍旗不斷介紹各種學院的事物建築,自然也就介紹了自己,並且同時在葉彥嘴裡得知了她跟葉青只是兄妹關係,這讓他不由得心花怒放,原來是方才誤會了。

一路上,葉青一言不發,默默聽著,龍旗和葉彥一問一答,後者回答的熱情顯然不怎麼高,前者的問卻十分熱情,葉青也懶得管,有人主動上來要帶路也好,不然這麼大的學校,他還得東問西問才能找到新生報到處。

書說簡短,一路上無其它事情,葉青兄妹在龍旗帶領下就到在了新生報到處。

新生報到處的辦公室百來平方米,裡面有四張桌子,每張桌子後頭坐著兩個老師,桌前各自排了一條隊伍,隊伍之中都是家長或者學生,葉青隨便選了一條隊伍排在最後面,葉彥不想搭理龍旗,排在葉青前面,龍旗則在一旁厚著臉皮繼續搭訕,出於禮貌,葉彥也有一句沒一句的答著。

終於,排了老半天,才到了葉青,這段時間裡,龍旗一直在旁邊搭訕,看來是鐵了心要追葉彥,這一點葉青是看出來了。

看了推薦信,老師問:「是否有超獸和已經覺醒異能量。」

葉青道:「有一隻華夏族的超獸,已經覺醒了異能量,但是是巧合之下覺醒。」

「華夏族超獸?」老師看了一眼葉青身邊的葉彥,心裡明了,隨即登記在冊,道:「有超獸,覺醒了異能量,但是是巧合之下覺醒,意思還是什麼都不會,只學會了理論知識對吧,這樣的話分配到一年級從基礎學起,另外,因為你的特殊情況,是屬於推薦信推薦進來的,所以學費一年三十萬,其中包含住宿,但不包括伙食費,一次性把三年學費交完,可以優惠到八十萬。」

「一次性吧。」

「刷卡還是支票?」老師問。

「我要是給現金呢?」葉青笑問。

「現金也可以,拿來吧。」

「算了,還是刷卡吧。」

辦完了一系列的手續,還給葉彥登記在冊,葉青兄妹才出了報到處,緊緊跟出來的龍旗滿臉尷尬,他剛才看見老師給葉彥登記,登記的居然是超獸!心儀的女孩子是超獸!他覺得受了千層打擊,不過轉念又一想:「超獸也沒關係啊,反正是華夏族的,也是人啊。」

所謂華夏族,實際上是超獸一種,華夏族超獸天生人形,比起一般超獸要更加的聰慧,智商方面成長特別快,與人類相差不大,但是只能說樣貌是人類,本質還是超獸,華夏族出過很多威名赫赫的超獸,例如:白起、呂布、項羽、關羽等等。

於是,龍旗追上去,指著葉彥:「兄弟,你這隻超獸賣不?我出五百萬!」他直接跟葉青開價。

一聽,當事人安靜不說話,默默看著,葉青則道:「九年義務教育就教育出你這麼個東西來?」

龍旗並不氣餒或者生氣,繼續努力道:「我真的特別喜歡你這隻超獸,我知道你跟這隻超獸有感情,所以認她當妹妹,但是五百萬也不少了,五百萬你可以再去買一隻潛力很大的幼崽。」

「嗯,你自己去買吧,不再會。」葉青只是點一下頭,然後一手拉行李箱,一手拉葉彥走了,龍旗一看,這可不好,自己的收購計劃好像失敗了,於是,他大吼一句:「八百萬!」這是他能夠承受的極限了,但是前方的兄妹依舊腳步不停,無動於衷。

龍旗咬牙切齒,大步流星追上去:「你別後悔,你個新生,以後有你的好日子過。」

「哦。」葉青點了一下頭,繼續走,全然看都不看一眼對方。

四處問路,問超獸養殖場所在地,新生是可以免費領取一隻超獸,雖然免費的超獸是不怎麼樣,但是對於葉青現在來講,總比沒有好,他還真不可能把葉彥當做是自己的超獸。

到了超獸養殖場,葉青就看見這大門口似乎挺普通的,至少就門外看裡面是比較小的,進去之後,才發現原來竟然連接著學院外的山脈,居然直接開鑿了一個山洞出來,高百米,長寬兩百多米的一百多米。

山洞之中放置著無數大大小小的籠子,籠子之中自然就是關著超獸了,全都是幼崽,超獸養殖場的老師確認葉青身份后,讓他自己選一隻,葉青徘徊在無數超獸之間,一時之間也不知選哪只,因為就他的眼光來說,都一樣,全都是普通貨色,真正有潛力的都要額外花錢買,剛才他看了價格表,起步價都是小兩百萬。

「你喜歡哪只就選哪只吧。」最終,葉青實在不知道選哪只了,就讓葉彥選。

「那隻吧。」葉彥看了看隨手一指。

葉青看去,離得不遠處一個長方形籠子,籠子之中是一隻恐龍模樣的超獸,這隻超獸全身火紅,總體只有一個籃球大小,背後一對巴掌大的肉翅,頭上有一個突起來的獨角,四肢著地,一雙大眼睛正看著葉彥。

「這是?」來到籠子前,葉青看著這隻超獸,一時之間還真想不起來名字,「行吧,聽小姐你的,就要這隻。」

提著籠子去做了登記,下一步就是找宿舍,又是東問西問。

一路上,葉青不免在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學院並沒有給學生的超獸專門安排宿舍,都是超獸跟著主人一起,那麼葉彥……

想到這裡,他不禁小心翼翼問道:「小姐啊,你現在的身份是超獸,你沒宿舍的哦。」

正在逗著籠子里的超獸,聽見這話,葉彥白了他一眼,道:「你少來,一個宿舍是兩個人,我可以勉為其難睡床上,你可以跟你另外一個室友一起睡,我是不介意的,對了,給我安排個不透明的蚊帳,怎麼說我也是華夏族超獸。」

葉青一想,也只能這樣了,到時候給另外一個室友說說好話,熟絡熟絡感情,一切好辦。

書說簡短,二人一人拉行李箱,一人提籠子找到了宿舍樓,分配的是十四樓,也就是頂樓,宿舍號是「10086」。

滿懷期待心情,以及準備好了一大堆話跟室友說,但是推開10086的門,裡面空無一人,只有兩張空蕩蕩的上下床一左一右的擺放著。

「哎喲,看來不用跟人擠一擠啦。」一看到上下床,葉青不由得喜上眉梢,他當然是不願意跟同性擠在一張床上。

一切放置妥當后。

葉青兄妹並排坐在床邊,共同看著籠子里的超獸,這隻超獸張開嘴,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牙齒不是特別尖銳,而是有些橢圓,全身光滑無比,現在沒有與主人簽訂契約,校方是不準打開籠子的,學生也無法私自打開,籠子比較特殊,只有等到主人學會了契約術,與超獸簽訂契約,才能打開籠子放出。

「哦,我突然想起來了,這隻超獸是火恐龍。」觀察許久,葉青突然一拍大腿,想了起來,以前義務教育的時候,有背過超獸圖鑑。

「厲害嗎?」葉彥問。

「看情況。」葉青道。

「還要看情況?」

「火恐龍第一次進化后成為噴火龍,第二次超進化成為真火炎龍,第三次終極進化,目前還沒有火恐龍第三次終極進化的先例,所以不知道第三次會進化成什麼。」

葉彥:「所以你想說什麼?」

葉青解釋道:「超獸一共有三次進化,第一次進化,第二次超進化,第三次終極進化,但是歷史上,能夠第三次終極進化的超獸少之又少,而火恐龍,在歷史上,也就只有那麼一隻超進化成了真火炎龍,其它火恐龍,基本是第一次進化成噴火龍都不能,專家說是天生體質不行。」

葉彥驚奇道:「什麼叫做天生體質不行?」

「就是天生註定是鹹魚的意思,把這隻火恐龍送給別人都不會要,懂了吧?」葉青這話絕對不是誇張說法,每個人類能夠簽訂的超獸數量有限,誰會沒事簽訂火恐龍這種潛力不大的超獸?還不值錢,跟鹹魚沒啥太大區別。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選有潛力一些的?」葉彥道。

葉青道:「不是你選的嗎?而且其它能夠選擇的超獸其實都差不多,比起火恐龍這條鹹魚就是翻了身的鹹魚而已。」

「翻了身的鹹魚有多大潛力?」

「翻了身的鹹魚,還是鹹魚。」

葉彥:「……」

兄妹閑聊之間,門突然打開,一少年走了進來,手裡同樣提著一個籠子,籠子里的超獸是一隻刺蝟,籃球大小,葉青認得,名為「裂地刺蝟」,土屬性的超獸,歷史上也沒有第三次終極進化的先例,比起火恐龍,都是一樣,鹹魚。

「哈嘍,同學。」進來的人看見葉青兄妹,十分熱情的主動打招呼,不過從年紀上來講,是跟葉彥相仿,比葉青小,畢竟他要是正常讀下去的話,現在應該讀三年級了,也就是超獸學院畢業年級。

葉青去幫忙,給進來那人放行李鋪被子,畢竟以後是室友,相互關照這是必須的,學生年代都這樣。 雙方各自通報了姓名,簡單自我介紹,那叫「李由他」的室友一聽葉彥也要在這裡住,頓時就是一番調侃,葉青理解,畢竟這個年紀看到同年齡的女孩子都會萌生春意,何況自己這個表妹確實漂亮,不過葉青還是告訴了他,葉彥是超獸的事實。

李由他看了看少女,羨慕道:「真羨慕你有這麼一個華夏族的超獸,還這麼漂亮,對了,什麼系的?我這裂地刺蝟也就是鹹魚,土屬性的。」

葉青提起籠子,瞟了一眼關著的火恐龍,道:「火恐龍是火系的嘛,我這表妹暫時不知道什麼系的,異能量還沒到十一級,沒辦法知道,華夏族不像其它超獸,都有先例出現過,華夏族每隻超獸屬性不一,長相不一,異能量十一級之前沒辦法確定什麼屬性。」

葉彥問道:「那怎麼才能讓異能量提升到十一級啊?還有,一共有多少種屬性?」

「讓你去義務教育你不去,現在連這種超獸常識都不知道,」將籠子遞給葉彥,葉青解釋:「超獸一共有金、木、水、火、土、風、雷、冰、光、暗、神秘十一種屬性,金木水火土還比較常見,大多數超獸差不多都是這五種屬性,風雷冰光暗神秘就屬於稀有了,至於怎麼提升異能量,我要是知道,我就不會跑到這裡來了。」

葉彥又問:「為什麼非要來這裡才能知道怎麼提升異能量?」

坐在對面床邊的李由他插話:「因為只有超獸學院才會教導你怎樣提升異能量,人體也是要提升異能量的,超獸則是會隨著時間的增長自動提升異能量,有些超獸特殊,天生也要跟人一樣有正確方式才能提升異能量,比如妹子你華夏族就跟人一樣,一般的超獸,異能量提升到三十級就會停止增長,這個時候超獸必須也要會正確方式才能再提升,當然,超獸必須得智商足夠才能學習人類,智商不夠只能原地踏步,正常來說超獸成長几十年時間就會擁有人類的智慧了。」

葉彥其實真正想要知道的是,為什麼提升異能量的方式不是人人知道,而是要來超獸學院才知道,不過就算他問,李由他這個跟她一樣大的少年也暫時給不出答案,關於這一點,實際上葉青研究過,很多說法不一,讓他中意的說法就是,人人都會提升異能量的話,會對統治造成威脅,就目前來說,覺醒異能量的人類非常多,正常就是人到了十八歲就會覺醒異能,還有另外一種方式,靠科技,這種技術只有國家掌握,民間禁止,所以,通常來說,人人都能覺醒異能量,但是沒用,國家禁止傳播提升異能量的方式,進入超獸學院的這些學生,以後也得簽署保密協議,違反規定就直接槍斃,從沒有例外過,以前就槍斃過很多泄密者。

至於人類的異能量,用處太多,提升到極致毀天滅地也未嘗不可,但是葉青至今沒聽說過誰能提升到這個地步,異能量還有一個重要的用處,學習各種異術,以及跟超獸簽訂契約之後,要是主人異能量不如超獸強大,就無法控制超獸,超獸要是智商高,甚至可以直接反噬主人,摧毀契約。

一整天的時間,過得並不快。摸爬打滾幾年,都是為了生活,為了兩個人的生活,也為了以後葉彥有一份嫁妝,卻是沒想到葉彥是超獸,也沒想到自己以前班主任就評選了優秀教師,現在是為了變得與普通人不一樣,說得俗氣一點,誰還不想有點超能力什麼的?葉青想著,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雙柔軟的手夾著他的臉左右搖晃,耳邊不斷響起:「起來了,起來了,起來了。」

揉著眼睛坐起來,一看窗外,已經是夜色降臨,宿舍里的燈光十分耀眼,坐在床邊叫醒他的葉彥指了指:「吃吧,吃完要去教室報到,剛才全校廣播了。」

「可以啊,我都沒出去看一眼,你就知道食堂在哪了。」葉青看了一眼,調侃道。

葉彥道:「少來,我自掏腰包買的,記得還我。」

「你吃了沒?」葉青問了一句。

「沒吃。」

「你嘴巴沒擦乾淨。」

「那你明知故問?」葉彥那純凈的眼眸瞪著他。

「看你老實不老實而已。」

書說簡短。

葉青三下五除二吃完葉彥帶回來的飯菜,期間室友李由他回來,見他吃飯,便等他吃完一起上教室。

一年級教室,有一整棟樓,一共有一百個班級,二年級和三年級教室則是分開,二三年級所有班級加起來不足一年級一半,原因在於,每年都有很多一年級生不及格被淘汰。

一年級一班教室里,陸陸續續坐滿人,葉青兄妹加上李由他也在這個陸陸續續隊伍之中,進了教室,選了位置,倒是葉彥,不好辦,因為她是超獸,不是學生,位置有限,葉青自然是自己站著,讓她坐下。

「算你識相。」葉彥趴在桌上,笑眯眯道。

李由他就與葉青同桌。

終於,教室坐滿了人,都是來自深正這座城市的人,因為別的城市戶籍的人也沒辦法上深正超獸學院。

站著的葉青顯然成了另類,他粗略掃了一眼,整個班級大概百來人,在此眾目睽睽之下,成為另類的存在,一般的青少年臉上還真掛不住,葉青倒是無所謂,摸爬幾年裡,這種心理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葉彥逗著籠子里的火恐龍,時不時發出點笑聲,同樣的,教室其他人也帶著自己的超獸,全都關在籠子里,都是十分好奇的逗弄著,同桌李由他也不例外,一樣在逗著那隻土屬性超獸,裂地刺蝟。

教室之中一時喧鬧,葉青卻在心中苦笑:「都是十三四歲,我還成最老的那個了。」

「噠噠噠……」

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傳來,大多數人沒理會,畢竟高跟鞋的主人哪有超獸有意思,葉青往門口看去,大概二十歲的女教師踏進教室門,下身一條修身牛仔褲,盡顯兩條長腿,上身則是白色襯衫,至於裡面,葉青沒看到任何一點痕迹。

女教師手裡抱著一摞紙張,走上講台之後,大多數人就看向了她,沒再去逗玩超獸,只有少數人還是不予理會,比如葉彥。

「你就是葉青對吧。」女教師看了看整個教室,好一陣,才把目光落在了站著的葉青身上詢問。

「是的,老師真是慧眼。」葉青雙手背在身後,點了一下頭。

「那她就是你那隻華夏族的超獸吧。」女教師再看坐著的葉彥。

葉青再點頭。

此時教室里其實還有些喧鬧,因為有那麼少數人根本都沒看到講台之上站了個大活人,問完了葉青后,這女教師柳眉一挑,面相所有人,提高聲音:「全體安靜!」

「哎呀我去,誰那麼囂張!吼那麼大聲幹什麼?」女教師話音一落,安靜之後,忽然冒出來這麼一句非常不和諧的聲音。

所有人尋聲看去,那是一個留著板寸頭的胖子,身上的衣服被撐得要爆炸一般,見所有人看向他,這個胖子一愣,再看一眼上方,那女老師的眼神沒有任何波動,臉上很平靜,只是看著他,胖子臉上頓時尷尬,他方才在逗著自己的「怪力貓」,正興頭上,突然就被一聲高分貝的聲音打斷,他以為是同學。

「站起來。」講台上,面色平靜的女教師開口,聲音清冷,讓那個胖子打了個寒顫,畏畏縮縮站了起來,那偌大渾圓的肚子惹得一些人想笑,又強行憋住。

女教師看了許久,才開口道:「你是對我不滿意還是對整個深正超獸學院不滿意?」

胖子不說話。

葉青心中暗笑,這女老師年齡不大,卻是喜歡扣帽子,直接把整個深正超獸學院搬了出來。

那胖子欲哭無淚,站著不敢動,不敢還嘴,想著自己這嘴巴怎麼這麼欠打呢,一來就讓老師不高興,這可不是好兆頭。

「坐下吧。」

女教師一句話落下之後,雙手撐在講台上,就那麼看著胖子,這段時間裡教師里安安靜靜,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清晰聽見,直到那胖子像是要哭了一樣,女教師才開口,胖子頓時如獲大赦坐下,擦了擦汗水。

女教師再次環視了整個教室所有人,才再度開口,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彥菲,是一年級一班的班主任。」一邊說,一邊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下「彥菲」二字。

「另外,想必你們也聽說過,進入超獸學院需要簽署保密協議,現在我告訴你們,這是真實的事情,國家為了保證社會穩定,必須讓你們保密。」

葉青聽彥菲這話,心中冷笑:「說得這麼好聽,還不是為了鞏固那些骯髒的政治家的統治。」

彥菲說完,就將方才抱進來的那一摞紙張一個一個下發,發到葉青時,卻是兩張,葉青看向彥菲,彥菲道:「你的超獸是華夏族,天生具有智慧,與人類沒有兩樣,所以一樣要簽署保密協議。」

簽不簽沒得選擇,兩人一人一張,葉青粗略看了一眼這個協議,無非就是不能在校外傳播校內所學,尤其是提升異能量的方式,一旦違反,國家有權利直接槍斃,當然,你要是特別厲害,子彈奈何不了你,那就國家機關的超獸部隊出動來干翻你。

所有人簽上了大名,彥菲再一張一張的檢查后才收回去,畢竟可能有調皮的少年隨便亂簽。彥菲收回去之後,又當著所有人的面,拿出一本花名冊一個一個對,無論是花名冊還是協議,都有簽署人的頭像和個人基本資料。

這是一個漫長的等待,葉青腿腳都站得有些酸麻了,彥菲才終於對照完,張口啟齒道:「課程表明天會貼在教室里,今天祝你們睡個好覺,明天正式開始上課,可以解散了。」

賢妻威武 抱著一大摞協議書,彥菲忽然道:「葉青同學,過來。」

Prev Post
除此之外,其他人也不是一招之敵,全部被震退,紛紛重傷。
Next Post
來的時候,他們足足用了六個小時。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