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做休整后,徐海寶饒有興趣的道:「在這禁區里,究竟會有什麼等著我呢?」

從科考隊員那裡,徐海寶已經得知禁區的一些情況。根本衛星在極晝天氣下拍攝的相片,禁區中心似乎有一個巨大的冰川湖泊。至於裡面有什麼,那就不得而知。

早前也有國家,打算通過飛行觀測的方式,了解更多有關禁區的情況。結果很顯然,這片禁區的上空,似乎也屬於禁飛區。飛機進入該區域,所有儀器便會失靈。

用科考隊員的話說,禁區是個高磁場區域。越是空中,磁場的威力越大。想探訪禁區的真相,唯有通過陸路的方式。問題是,禁區的強風,便是一道攔路虎。

好在徐海寶分辨方向,更多依靠星辰做參考,加上有精神力做輔助,徐海寶自然不擔心自己在禁區里迷失方向。稍做休整,徐海寶便繼續前行。

又行進了一段距離后,徐海寶突然發現冰面前面,似乎裂開了一道不小的冰縫。站在冰縫邊緣,徐海寶最終還是決定去下面看看。

原因很簡單,徐海寶在冰縫底下發現一些東西。在他看來,既然是來搜刮資源的,那冰縫之中的東西,自然不能錯過。錯過了,下次未必有時間再來呢!

原以為禁區內的冰蓋,應該是一望無垠的。可進入裂開的冰縫中,徐海寶發現這條冰縫帶似乎有點寬。而其深度,至少有幾百米,從上面看依舊深不見底。

順著冰縫裂口緩緩降落的徐海寶,望著撕裂開的冰縫道:「這條冰縫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呢?在這麼深的位置,竟然還有這麼大的風力,這還真是古怪啊!」

聽著耳邊嗚嗚作響的寒風,徐海寶最終來到冰縫的最底層。看著底部那些黑色的冰,催動丹氣包裹在手掌之上,稍做用力切入那些黑冰之中。

「叮」的一聲響,黑色的冰塊被徐海寶切了一小塊下來。握在手中感受了一會,徐海寶才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道:「不錯,這些黑冰果然是寒冰鐵!」

這種已經質變的冰,要比鋼鐵的硬度更強。可以說,用這種寒冰鐵打造的兵器,也將具備無堅不催的威力。只是這種寒冰鐵的溫度,依舊是普通人無法抵擋的。

確認這些鋪在冰縫底部的黑冰,正是傳說的寒冰鐵時,徐海寶也開始當起礦工,在冰縫底部挖掘寒冰鐵。將這些極品的礦石原料,全部扔進混沌珠空間之中。

在徐海寶看來,寒冰鐵要比玄冰更稀有。而這冰縫底下,蘊藏的寒冰鐵數量,遠遠超乎徐海寶的估計。即便徐海寶修為強大,短時間想挖掘乾淨只怕沒可能。

最重要的,有些寒冰鐵被壓在巨大的冰川之下,想取出那些寒冰鐵,徐海寶也將花費更多的時間以及更多的金丹之力。普通的真氣,根本切割不了寒冰鐵。

好在冰縫底部露出的寒冰鐵也有不少,徐海寶並未挖掘壓在冰川下的寒冰鐵,而是沿著冰縫一直走一直挖。直到徐海寶突然發現,前面的寒冰鐵突然沒了。

「呃,怎麼沒了呢?這不應該啊!」

起身打量了一番,徐海寶發現前方冰縫中的寒冰鐵,似乎真的沒了。只是再觀察,徐海寶便覺得,這些突然消失的寒冰鐵,應該在他之前就被挖掘走了。

有了這個判斷的徐海寶,神情瞬間一緊道:「難不成,有人比我更早一步來到了這裡?」

想到這種可能,已經挖掘了不少寒冰鐵的徐海寶,在身前施展了一道防護罩,同時把衣服也穿了起來。畢竟,光溜溜的樣子,多少顯得有些不雅嘛!

沿著被挖掘的冰縫地帶行進,徐海寶發現對方挖掘的數量,遠遠超出他的預測。最重要的,被對方挖掘過的寒冰鐵地帶,明顯沒留下太多的痕迹。

一路搜尋之下,徐海寶突然發現一個有些異常的地方。看著那塊有些焦化的地面,徐海寶皺眉道:「這個斷口處,看上去跟想象中有些不一樣啊!」

感受不到任何法術跟金丹之氣的徐海寶,只能將這個發現埋在心裡。可這次的冰縫之行,讓他確認南極禁區內,應該存在著未知的生命跟秘密。

至少有一點能夠確認,有人比徐海寶更早一步,在禁區內搜集資源跟礦石。寒冰鐵這種東西,普通科技想加工都難。更何況,寒冰鐵不是什麼人都能挖掘到的。

走到冰縫帶的盡頭,徐海寶發現盡頭的冰縫裂開的面積,明顯要比前面的更大。在盡頭的地面上,徐海寶再次發現有不少焦化的痕迹。

「這究竟是什麼東西造成的?」

腦海中再次浮出這個問題的徐海寶,在冰縫盡頭仔細的看了看,最終還是凌空飛離了冰縫底部。再次來到冰川上,徐海寶也看到前方巨大的冰縫裂開。

再次看到這道冰縫,徐海寶若有所思的道:「這條冰縫帶,如果是天然形成的,那倒沒什麼好意外。如果不是天然形成,而是被外力所致,那這問題就值得擔心了。」

在徐海寶看來,能將這樣龐大的冰川,鑿開如此長的一條冰縫,那怕徐海寶親自出手,相信也會耗費不少功力。雖說修真者能移山倒海,可徐海寶暫時還做不到。

或許正如徐海寶之前所說的那樣,擁有先天級實力時,總覺得金丹境高不可攀。可到了金丹境之後,又會發現這個世界,金丹境強者依舊無法做到無所畏懼。

修為越強見識越廣,能看到跟經歷的事情就越多。單單眼前這條巨大的冰縫,徐海寶自問一擊之下,很難做到這種程度。那麼這冰縫,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

帶著這種困惑,徐海寶看了看前方依舊白茫茫的冰川,最終還是決定繼續前行。既然已經來了,徐海寶也想看看,這禁區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

只是相比之前來時完全出於歷練的考慮,此刻的徐海寶卻多了幾份警戒之心。如果禁區真有生命體存在,那這些生命體的實力,只怕不會遜色徐海寶,甚至比他更強! 從冰縫中出來的徐海寶,已經意識到這片禁區,遠非看上去那樣寧靜,自然也就多留了幾個心眼。即便身為金丹強者,徐海寶也不敢自稱舉世無敵。

最關鍵的是,境界提升過後,徐海寶越發能感覺到地球的神秘。從古至今這樣漫長的時間裡,誰知道地球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呢?這南極,本身就神秘異常。

依舊採取步行前進的方式,徐海寶朝著禁區腹地而去。根據科考隊員提供有些模糊的衛星圖片,徐海寶知道那片冰川湖泊,便位於禁區的腹心地帶。

類似這樣的冰川湖泊,在南極大陸上還有不少。有些冰川湖泊,已經成為各國科考站的研究場所。唯有這個禁區內的湖泊,至今尚未有人探訪過。

即便最先進的監控衛星,也很難拍攝到禁區內的真實情況。長年複雜的電磁干擾環境,讓監控衛星也很難捕抓到,相對清晰的監拍視頻跟圖片。

對很多科考人員而言,越是無法搞清楚的東西,越容易引起他們的好奇心跟求知慾望。而徐海寶來禁區之前,科考隊員也委託徐海寶,代他們一探禁區奧秘。

行進了將近一周的時間,徐海寶終於來到一片風力相對減弱的區域。站在這片多山脈的區域,徐海寶的警惕心反倒更強,覺得這片山脈地帶應該不簡單。

縱身躍向身邊不遠的一座冰川之頂,徐海寶俯視著周圍的一切。沒多久,視線之中便看到,一個被山脈環繞的平坦地帶。精神感知下,那應該就是要找的冰川湖泊。

看到那座冰川湖泊的所在,徐海寶並未第一時間過去,相反很仔細打量著湖泊周圍的地形。仔細觀察過後,徐海寶覺得這座湖泊正好被周圍的山脈所環抱。

凝神思索一番后,徐海寶若有所思的道:「這山勢跟地形,如果是天然形成,那湖泊所在之地位置最佳。在一些風水師眼中,這應該稱的上一塊風水寶地。

可為什麼我總覺得,這片山脈有古怪呢?如果這片山脈是後天人為改造,那就湖泊之下必然有驚天的秘密。這些山脈的磁場,明顯要比其它地方更強啊!」

從地形上去看,眼前這些海撥不一被冰雪覆蓋的山脈,似乎跟其它的山脈沒什麼不同。只是通過精神力觀測,徐海寶卻能感知到,這些山脈形成的氣場不一樣。

那怕徐海寶沒有去冰川湖泊過,依舊能猜測到湖泊附近的風速應該不大。可周圍的幾座冰峰之中,卻蘊藏了大量的礦石,這些冰峰之間形成了一個強大磁場。

在這種磁場干擾之下,已知的電子設備根本無法使用,即便想拍攝相片,只怕拍出來的相片都不會清晰。磁場的異常,已經說明這座湖泊跟這些冰峰有古怪。

「下去看看吧!」

雖說湖泊上結了冰,可徐海寶知道那些冰並不厚。只是令徐海寶好奇的是,周圍都是冰川環繞,這座內陸湖泊只是結冰,下方的湖水竟然沒被凝結住。

如此極寒的溫度之下,這座湖泊中又究竟有什麼生物存在呢?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片湖泊沒有被完全冰凍住呢?這些謎團,都需要徐海寶去解開。

從冰峰之上凌空飛行,進入湖泊上方的徐海寶驚訝發現,他的精神力竟然被壓制的很厲害。湖泊上空形成的磁場,連他的精神力都會受到干擾。

眼神轉向湖泊邊緣的幾座冰峰,徐海寶很快確認了之前自己的懷疑。原因是,這些山峰雖然被冰雪覆蓋。可冰層之下的山峰,幾乎看不到泥土的存在。

每座冰峰的頂部,看上去都有一個小型的三角形建築。看到這些被冰雪覆蓋住的山峰,徐海寶瞬間眼前一亮道:「這些三角形山體,不是跟金字塔有些相似嗎?」

先前因為距離太遠,徐海寶還真沒注意山峰的形狀。可現在進入湖泊上空,再仔細觀察之下,才發現這些山峰的形狀很相似,大多都呈三角形狀。

類似這樣的山峰,並非說絕對沒有。可整個湖泊周邊的山體形狀,無一例外都是這個樣子,那就明顯有問題。況且,這些三角體明顯人為鑄造形成的。

從高空俯看的話,根本看不出被冰雪覆蓋下的山尖形狀。唯有徐海寶這種擁有精神力之人,才能看清山尖的實際形狀,知道山尖都有三角稚體形成。

雖說造物者很神奇,類似這樣的山峰應該也有。可湖泊周圍的山尖,無一例外都是這種形狀,那就值得考慮。不是天然形成,那自然是後天人為造就的。

很想將冰峰削掉,而後取出那些冰雪覆蓋下的三角稚形體。可徐海寶依舊清楚,隨意搬走一座山峰,都有可能引發連鎖反應。磁場被破壞,後果什麼樣誰也不知道。

「先去湖裡看看,這湖底只怕有情況!冒然破壞磁場,後果難以預料。」

有了這個想法的徐海寶,看著身下深不見底的湖泊,徐海寶知道這座湖泊的深度,只怕超出他的精神力探測距離。無法探知湖底情況,唯有進入湖泊了。

往身上添加了幾道防護罩,輕易破開湖面結冰層的徐海寶,緩緩進入下方的湖泊之中。從入湖到完全浸泡在湖水中,整個過程徐海寶都顯得很警惕。

原因是,精神力籠罩範圍內,徐海寶在湖泊中並未發生什麼魚類。好在徐海寶明白,以這湖水的溫度,即便一些冷水魚,也很難在湖泊中生存下來。

從湖泊的面積看,這座湖泊的面積也稱不上太大。入水之後,徐海寶也感知到,湖水的溫度應該在零度以上。或許這也是為何,湖水沒被凍上的原因。

精神力外放而出,徐海寶警惕注視著四周的情況。相比以往下過的湖泊,這座湖泊的寂靜,確實令徐海寶覺得有些意外。越是如此,越說明湖泊有問題。

十米,五十米,一百米,緩緩下潛的徐海寶,發現這座湖泊的湖水乾淨的有些過份。或許正因為湖水太過潔凈,才導致湖泊並未發現任何魚類的存在。

潛入一百米以下,徐海寶發現精神力探測範圍內,依舊沒能探知湖泊的底部。可視線之中,徐海寶卻發現一種類似魚類的東西出現,正奔著徐海寶而來。

那怕徐海寶下潛產生的動靜很小,可那些類似魚類的生物,依舊直奔徐海寶而來。等到徐海寶停止下潛,那些類似魚類的生物,很快將徐海寶包圍起來。

「從外形看,這種魚有點跟電鰻差不多。若非有精神力,只怕很多人都會覺得這是電鰻。看來這湖底,真的有古怪。難不成,這下方有外星人的基地?」

心中多少有了一些猜測的徐海寶,很快看到將其包圍的假電鰻,突然集體發動了攻擊。多束激光一般的攻擊波,很快將徐海寶籠罩其中。

看到這一幕,徐海寶也冷笑道:「不論你是何方神聖,竟然你主動攻擊,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區區一群機器魚,便想幹掉我,也太小看我了吧!」

電束被擊發之後,徐海寶身形已經離開了先前的位置。來到一具假電鰻身邊,徐海寶抬手釋放一道冰刺。令徐海寶意外的是,這道冰刺並未破壞假電鰻。

「外體很堅固,連冰刺都無法破防,這電鰻還真是高科技啊!」

對於攻擊失效,徐海寶並未覺得有什麼意外。在他看來,如果這些電鰻真這麼好解決,那就太過小看打造這個地形跟湖泊的人了。

看著電鰻發出的一道道光束波,徐海寶也試了一下光束的強度,發現這些光束雖然無法破防,其力量卻不小。一般的先天高手,只怕很難扛住這光束的殺傷力。

「這是激光嗎?還是鐳射波呢?」

儘管對高尖端武器不太了解,可徐海寶多少聽說過,有國家研製出激光槍跟鐳射槍。只是類似這種魚類機器人的科技,只怕現今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研製出來。

盯著依舊無法探測的湖泊底部,徐海寶也開始猜測,這湖泊的底下,只怕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基地。那麼這湖泊底下的基地,會不會就是所謂的外星人基地呢?

帶著這絲困惑,徐海寶很快道:「玩的差不多!僅憑這點手段,還無法抵擋我下去!」

心中說出這番話時,徐海寶精神力瞬間籠罩在一條電鰻身上,伴隨徐海寶一個念頭閃現,這條電鰻很快從攻擊群中消失。而混沌珠空間,卻多出一道電鰻。

「珠靈,壓制!不要讓它在空間搞破壞!」

給了珠靈一個指示后,徐海寶開始加快收取假電鰻的速度。早前徐海寶用手抓了一下,發現假電鰻竟然可以釋放強電流,讓徐海寶產生一定的酥麻感。

好在徐海寶的肉身,已經經過劫雷的洗禮,假電鰻產生的強電流,自然無法傷害到他。可換成其它人乘座潛水工具,相信工具上的電子元件都會被燒毀。

相同的,金丹境以下的武者跟異能者,面對這種假電鰻的集群攻擊,只怕同樣抵擋不了太久。這也意味著,換成其它人來這,只有送死的份。

重生棄少歸來 可對身為金丹修士的徐海寶而言,這種防禦措施還是無法阻止他繼續下潛。不看看湖底究竟有什麼,徐海寶又怎麼可能甘心離開呢? 從古至今,有關外星人的傳說就沒停止過。相比古時人們崇拜仙神,現代人則對是否有外星人更好奇。關於外星人造訪地球的網路新聞,在網上更是能找到無數。

可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或許只有那些接觸過這種高度機密的人才知道。總之,有關外星人的傳說,一直就沒消停過。 第一爵婚:深夜溺寵 各國對於外星人的探索研究,也從未停止過。

登月計劃成功后,很多科學家便開始嚮往外太空。在這些科學家看來,人類在宇宙中應該不孤獨。在外太空的某個星球上,依舊生活著跟人類一樣的智慧生命。

陸續被發現的一些古代遺迹中,似乎也能找到有外星生命造訪地球的證據。只是對很多普通人而言,他們更熱衷於討論這種新聞,卻不太相信有外星人。

事實上,徐海寶也很好奇,在地球是否真有外星人存在。成為修士之後,徐海寶更好奇那些修真前輩,又究竟去了那裡呢?地球的神秘,確實超乎人類想象。

看到身前這些竄動迅速,不時發出激光光束的假電鰻,徐海寶一眼便能看出,這並非真正的電鰻。即便做的很逼真,可假的終歸就是假的。

這些完全由鋼鐵造就的假電鰻,釋放出來的強電流,也絕非真電鰻所能發出來的。由此可見,製造這批電鰻的人或者智慧生命,肯定對電鰻有足夠的了解。

雖說現在科技日新月異,各種機器人頻頻出現,各種密而不宣的高尖端武器,也大多停留在研究跟試驗階段。可徐海寶確信,這種機器電鰻那個國家都造不出來。

有了這個認知,徐海寶自然不會錯過抓些假電鰻做實驗的機會。面對這些密集攻擊的假電鰻,徐海寶依舊遊刃有餘的對付,直到將這些假電鰻徹底清理乾淨。

凝視著下方依舊深不可測的湖底,保持警戒心的徐海寶露出一絲微笑道:「這點手段,想要阻攔我下去,只怕還差了點。既然來了,我肯定要下去看看的!」

任何人都有好奇心,那怕徐海寶依舊不能免俗。百米內便遭到這些假電鰻的攻擊,說明湖底下的風險更大。為了安全起見,及時抽身離開也很有必要。

可對此刻的徐海寶而言,難得找到一點探險的樂趣,他又豈會半途而廢呢?不把事情搞清楚,想來徐海寶也不會甘心。外星人的科技很強,徐海寶實力也很強悍啊!

修真文明跟科技文明對撞,究竟誰會更勝一籌呢?至少在徐海寶想來,即便他對抗不了外星人的科技文明,外星人想要傷害到他,應該也不容易。

說的再直白點,即便打不過,徐海寶想逃的話,相信外星人拿他也沒轍!

有了這個決定的徐海寶,清理乾淨這些襲擊自己的假電鰻機器魚,便繼續朝著湖底下方潛去。相比湖面上方的山體,徐海寶很快發現百米下湖泊的山體不簡單。

摸著湖底邊緣的山體,徐海寶眼神有些凝重的道:「真的不可思議,這湖泊周圍的山體,竟然都由未知鋼鐵造就。雖然不知道具體成分,可這種鋼鐵絕非普通鋼材。」

停在湖泊邊緣,徐海寶發現越往湖底潛,湖泊的面積便開始縮小。湖泊上方,更多類似瓶口,潛下百米之後,湖泊便開始呈柱狀往下延伸。

這樣的湖泊構造,一看便知並非自然形成,而是後天挖掘出來的。如此巨大的工程,又在南極這種冰天雪地的地區,人類又怎麼可能造的出這樣的工程呢?

「看來這回,真有可能見到外星人。姥姥的,外星人究竟長什麼樣子呢?」

有了這個猜測的徐海寶,腦海中很快浮現有關外星人長相的一些片段。當然,這些片段更多來緣於電影跟網路。真實的外星人長啥樣,或許只有看過的人才知道。

隨著下潛的深度增加,徐海寶發現湖泊的寬度依舊很大。如果不是被湖水給填滿,只怕各國監控衛星拍攝到的畫面,都會覺得這是一個巨型洞穴。

考慮到首次經歷這樣的事,徐海寶並未急於求成,下潛的速度也很緩慢。外放的精神力,時刻警惕來自周圍的動靜。那怕周圍看上去,都顯得異常寂靜。

就在徐海寶再次下潛百米左右,外放的精神力突然感覺到四周湖水傳來的波動。等到徐海寶凝神仔細觀察,便發現幾道光柱瞬息而至。

「我CAO,這是激光炮還是鐳射炮?閃!」

二話不說扭動身體,避開這些交叉射來的光柱。徐海寶能夠清楚感覺到,這些光柱擦身而過帶來的熾熱感。真被打中的話,徐海寶也不敢確保自己不受傷。

好在光柱的威力雖大,可射速明顯比較緩慢,以徐海寶的靈活度,完全能避開光柱的打擊。最令徐海寶意外的,還是那些光柱能來回發射。

看著光柱來回發射形成的網狀打擊火力,徐海寶心神一動道:「護盾!」

利用早前挖掘到的寒冰鐵,徐海寶也煉製出一塊形似『美國隊長』的盾牌。這塊盾牌的強度,在徐海寶看來完全能抵擋重型火炮的打擊。

握住從空間取出的盾牌,對準射來的一道光柱,徐海寶直接甩擊道:「試試強度!」

伴隨盾牌與光柱親密接觸,徐海寶也能感覺到手腕傳來的巨力。同一時間,這塊堅硬無比的盾牌,竟然被打出一個凹坑。由此可見,光柱的威力有多大。

被盾牌敲打改變方向的光柱,很快打到另一側的湖牆之上。咚的一聲響,同樣用鋼鐵鑄造的湖牆,瞬間被打穿一個大洞。可這道光柱,便再沒出現過。

「光柱不能回收,意味著需要重新積攢能量。如果能回收,那麼光柱便會一直來回打擊,直到徹底消滅目標。看來這場棒球賽,不比都不行了。」

從先前光柱來回打擊的過程中,徐海寶發射光柱從湖牆中發射出來。如果沒擊中目標,光柱便會射進對面的發射孔中,而後又重新被發射回來。

先前取盾牌出來,也是徐海寶想試驗一下,如果改變光柱的方向,這些光柱會不會徹底消失。現在看來,他的猜測沒錯,光柱改變方向便會失去回收效果。

『砰砰砰』的敲擊之聲傳來,徐海寶利用寒冰鐵跟一些稀有礦石煉製的盾牌,很快變得凹凸不平坑坑窪窪。值得慶幸的是,光柱構成的打擊網,也被徐海寶給破壞。

甚至於,原本平整的湖牆,也被這些光柱打擊的到處是洞。唯一令徐海寶意外的,便是這些湖牆依舊很堅固,打出的洞孔之中,也沒看到有泥沙之類的東西。

這就說明,光柱穿透的湖牆,並未打的太深。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構築湖牆的鋼鐵強韌度,應該只比徐海寶手中這塊盾牌稍差一些。

意識到這一點,徐海寶略顯感嘆的道:「看來修真者的煉器術,一點不比外星人的科技鑄造弱。如果我實力再強悍一點,煉製出的法寶強韌度應該更強!」

有了這種想法的徐海寶,突然覺得外星科技,也並無敵。至少兩次交鋒過後,徐海寶雖然受到一些阻擊,卻依舊平安無事。這說明,基地的防禦能力,他有機會破解。

看到那些從湖牆中伸出的打擊孔,突然又縮回牆體之中,徐海寶確實想知道,牆體後面究竟有什麼東西。有些無奈的是,牆體似乎能吸收他的精神力窺視。

想到這些徐海寶也很感嘆的道:「外星人的科技,還是要比地球人強大許多啊!」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通過先前的假電鰻,以及此刻遭遇的光柱打擊網,徐海寶也真正意識到,外星人的科技水平,確實要比地球人高出不少。

現在值得憂慮的是,他擅闖外星人設在南極的湖底基地,究竟會引發什麼後果呢?

Prev Post
齊韻也如實回答了。
Next Post
「不知道華新有沒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