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影玄狼快要暈倒了,這麼臭,讓它狼大爺聞?但主人的命令,不得不從。

它強忍著聞了幾下,然後循著氣味,尋到了隔壁308號房。

它直立起身子,兩隻爪子在門上扒扒扒,就是這個混蛋乾的,臭死它狼大爺了!

夜千羽眼色一冷,樊平乾的?很好!

她直接踹開樊平的門,不過房間里空無一人。

這會兒是上午,樊平在丹堂工作,中午的時候,樊平吃完飯,一定會回來休息,她就在樊平的房間里守株待兔好了,順便修鍊一會兒。

至於應新榮,夜千羽問了他一句:「現在丹堂提高了丁區煉藥師的待遇,你可以選擇進丹堂工作。」

應新榮連忙表示:「我沒有這個想法。」

夜千羽挑眉:「你確定?在丹堂,你可以認識藥師城不少人,但在我這,你沒有發展人際網的機會。」

應新榮搖搖頭:「人際網沒用,都是攀高踩低,而且想進內門,唯有靠真本事。」

夜千羽看著他:「你看得倒是透徹,你去幫我問問胖子瘦子和傅衍之,如果他們想回丹堂工作,我不阻攔。」

應新榮去問了,胖子和瘦子主動來見夜千羽表忠心,傅衍之因為還不能下床,讓胖子和瘦子幫他傳話。

「我們是絕對不會回丹堂工作的,衍之也是這個意思!」

他們不是忘恩負義之人,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是夜千羽朝他們伸出了援手,所以他們絕對不會做牆頭草,搖擺不定!

夜千羽微微展露一個笑容,四人都通過了她的考驗。

本來她不介意提攜提攜丁區過得苦哈哈的煉藥師,但這會兒,她改變主意了,除了已經得到她認可的四人,其他人她一律不管了!



晚安╭(╯^╰)╮ 夜千羽修鍊的時候發現,比以往更加流暢,一絲阻滯感也沒有,應該是鍛體的功勞!清空了經脈以及五臟六腑積累的雜質!

等樊平回來,夜千羽狠揍了樊平一頓,然後問道:「是誰讓你這麼乾的?」

樊平怎麼也沒有想到,他修為比夜千羽高,卻完全打不過夜千羽。

他哭喪著臉:「我只是想討好一下孫妙竹……」

孫妙竹現在很有人氣,又給丹堂管事留下了印象,他攀高踩低慣了,所以來了這麼一出。

夜千羽其實懷疑有霍憐兒攛掇的可能,結果不是?

她一腳將樊平踹出門:「把我的門弄乾凈!」

樊平很是有些不情願,臭雞蛋的味道太銷魂了,他剛吃過午飯,會噁心得吐出來的。

但他又打不過夜千羽,正磨磨蹭蹭著,看到孫妙竹回來了。

他頓覺救星來了,孫妙竹顯然很看不上夜千羽,一定會救他的!

他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眼巴巴地看著孫妙竹,孫妙竹卻直接無視了他,開門進房間。

她確實看不上夜千羽,覺得夜千羽走後門,裝模作樣,託大,但同樣看不上樊平這種攀高踩低的小人。

兩人狗咬狗,關她什麼事?

樊平的臉綠了,他踩夜千羽,不就是為了討好孫妙竹,結果……鳥都不鳥他?

他強忍著噁心將夜千羽的門清理乾淨,然後遠遠地跑開,大吐特吐。

收拾完樊平,夜千羽去交易區找司徒元策。

司徒元策見她空手而來,眨眨眼:「我的午飯呢?」

夜千羽撇撇唇:「我沒什麼胃口,沒煮飯,你出去吃吧。」

司徒元策知道北流殤走了,只當夜千羽因為和北流殤分開,心緒不佳沒胃口。

「好吧好吧,要不要我幫你帶點粥或者甜湯什麼的?」

夜千羽搖搖頭:「不用了,我要是餓了,我會自己弄吃的,我先走了,你別偷懶。」

離開宸葯堂,夜千羽找了家賭館,鑽了進去。

司徒元策住在宸葯堂,為了避嫌,她肯定不能也住在宸葯堂,而是要去住客棧。

交易區寸土寸金,客棧應該都很貴,她身上只有不到1000積分,得先賺點錢。

因為只是小賭,不會惹人注目,她沒更換外貌,直接就這麼進了賭館。

半個時辰后,她從賭館里出來,身上的不到1000積分已經變成了5000積分,另外還很湊巧地聽到某兩個人的小聲議論,南邊的火荊山疑似孕育出一簇火魂。

夜千羽很是意動。

她的烈焰靈訣,需要煉化九十九簇火魂才能大成,也就是說,她想將自己的火焰變成鳳火,必須尋找到九十九簇火魂,一一煉化,而她才煉化了……一簇。

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但凡遇到火魂,一定不能放過,所以有必要去一趟火荊山。

等司徒元策的修鍊資質從五點八級提升到六級,活招牌出來了,宸葯堂才能開張。

感覺時間上剛好,等她從火荊山回來了,司徒元策應該差不多能到六級修鍊資質了。 夜千羽回丁區,用公共廚房將身上還剩下的食材全烹飪了出來。

當然,火麒麟肉除外。

司徒元策又沒有火系,夜千羽只給司徒元策吃了一次火麒麟肉嘗嘗鮮。

她將一大堆碗碗盤盤全收進儲物戒,然後去找應新榮,給了應新榮一些加了她木系玄氣的小回玄丹。

「上次給你們的極品小回玄丹應該快用完了吧,再給你們一點,我要出去一趟,大概七八天能回來,你們別懈怠,等我回來了,宸葯堂就開業。」

找完應新榮又去找司徒元策。

她手一揮,桌子上立刻出現一大堆菜肴,熱氣騰騰,香氣勾人。

司徒元策眼睛都直了,這得有十幾二十道菜吧,份量還都大得很。

什麼情況?中午說沒胃口,下午卻做了一堆菜。

這麼多菜,給十幾個人吃都夠了,兩個人根本吃不完啊。

他忍不住地小聲吐槽了句:「戀愛中的女人真可怕,要麼不吃飯,要麼暴飲暴食……」

夜千羽眉頭跳了跳,神tm暴飲暴食。

「我要出去一趟,大概七八天,這些菜是給你準備的。」

司徒元策頓時尷尬了,這麼多菜,確實夠他吃七八天了。

夜千羽又道:「吃的時候,別加熱,直接吃冷的。」

司徒元策點點頭:「知道。」

熱菜也是有技巧的,如果讓外行來,菜肴里蘊含的玄氣會流失。

吃冷的他是沒意見的,千羽的手藝太好了,哪怕是冷的也比酒樓里所謂的珍饈好吃。

「對了,你去哪裡?」

夜千羽道:「去做個任務,賺點貢獻點。」

任務堂的任務分為兩種,一種給積分,一種給貢獻點。

貢獻點可以兌換珍稀藥草,珍貴丹藥。

對於外門的煉藥師來說,貢獻點還有一個作用——想參加一年一度的內門考核,必須繳納一定的貢獻點。

夜千羽肯定要進內門的,而且,她需要兌換銀心草。

所以這趟火荊山之行,她準備順便接個任務來做。

司徒元策立刻懂了:「那你去吧,注意安全。」

夜千羽又叮囑了他一句:「你勤快點,宸葯堂什麼時候能開業,全看你什麼時候能到六級修鍊資質。」

離開宸葯堂,夜千羽去任務堂接任務。

任務堂一共三層,佔地面積不小。

夜千羽踏門而入,剛進門就是一塊公告欄。

一樓:初級任務,中級任務,高級任務

二樓:困難級任務

三樓:地獄級任務

原來任務堂的任務,按照難度分為五個等級。

每個等級的任務,對修為都有要求。

初級任務,要求修為達到大玄師境界。

中級任務,要求修為達到玄尊境界。

高級任務,要求修為達到玄宗境界。

困難級任務,要求修為達到玄靈境界。

地獄級任務,要求修為達到玄王境界。

夜千羽扯扯唇,她是大玄師境界,只能接初級任務,這可不太妙。

很顯而易見,初級任務給的貢獻點是最少的。

不知道能不能通融的,她雖然是大玄師境界,但可以吊打一般的玄尊境界。 不管了,先逛逛看。

一樓的大廳,被劃分為三個區域,初級任務區,中級任務區,高級任務區,每個區域都立著一塊巨大的公告欄。

公告欄上張貼著密密麻麻的任務。

夜千羽先去初級任務區掃了一遍任務,沒有火荊山附近的任務。

然後去中級任務區掃了一遍任務,還是沒有火荊山附近的任務。

這就尷尬了。

高級任務區倒是有火荊山附近的任務,但……恐怕不讓她接。

去試試看好了,如果實在不行就算了。

夜千羽去接任務的櫃檯,試探著說道:「我想接3155號任務。」

3155,是任務的編號。

初級任務,都是以數字1開頭。

中級任務,都是以數字2開頭。

高級任務,都是以數字3開頭。

任務老頭是玄宗境界,他掃了一眼,一個大玄師境界的丫頭說要接高級任務?開什麼玩笑?

他伸手指了指門口的公告欄:「先去把那塊公告欄上的話一字一句地看清楚了。」

他以為夜千羽沒仔細看就來亂接任務。

夜千羽道:「我知道高級任務對修為的要求是玄宗境界,不過我對3055號任務特別有信心,能不能通融一下?」

3055號任務的內容是,去火荊山深處,採集一種叫火烈草的珍稀藥草。

任務老頭吹鬍子瞪眼:「火荊山上都是四級妖獸,一爪子就能要了你的命!」

四級妖獸,實力相當於人類的玄宗境界。

夜千羽和北流殤一樣,能越一級打怪。

三級妖獸,她能打,四級妖獸,她確實還打不過,不過她有白洛影。

豪門遊戲:搶來的新郎 白洛影王霸之氣一開,眾妖獸退散。

但這一點,不能說出來。

她一個大玄師境界的,接高級任務確實有點太嚇人了。

算了,她不接任務,直接去採集火烈草。

火烈草可是好東西,煉製鍛體丹就需要火烈草,左影他們還沒有吃過鍛體丹,得靠她這個主母為他們準備。

夜千羽轉過身,準備走人,這一轉身,卻愣住了。

她後面站著的竟然是江景天!

任務堂就在內門的山門外,不管是外門弟子,還是內門弟子,都是在任務堂接任務。

夜千羽真的是一臉懵逼,她現在和江景天面對面站著,中間的距離不會超過五十公分,江景天絕對會認出她來!

這也……太不湊巧了……

江景天應該會這麼說吧,用很驚訝的語氣:「宸弟,原來你是女的?」

然而,過了好一會兒,江景天也沒有開口,只是靜靜地站在那,等她讓開。

江景天身後跟了一個大概十七八歲的白衣少年,少年很是俊俏,臉像雪一樣白,白得有點過了,透著几絲病態。

他的五官與江景天有些相似,正是江景天的弟弟江景棋。

Prev Post
「已無大礙。」
Next Post
南安瑰伸手在那幾個黑衣人的脖子後面摸索了半天,終於那幾個人開始哀嚎,而且面部表情也異常的痛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