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如此巨大的撞擊之下,蕭元那蒼老的身軀僅僅被撞得後退了數步而已。

「怎麼可能?」海冊幽皇那巨大的眼瞳內全是震驚之色,足足二十億斤的力量,居然也撞不開蕭元的身軀。

這已經是它力道的極限,本以為顯露本體,以最大的力道配合衝撞的武技,能夠直接將蕭元撞飛,然後趁機衝進傳送陣內,一舉逃離這裡。

可是現在它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了些,二十億斤的力量,僅僅是讓人後退了幾步而已,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你為何還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海冊幽皇瘋狂的怒吼道,它真的不願相信蕭元能夠抵擋下它的衝撞之力。

「哼,區區二十億斤力量,我還真不放在眼裡,別說二十億斤,就算百億千億斤力,我也不會放在眼裡。」蕭元一聲冷笑,極為冷厲的道。

不過,其實剛才在接下這海冊幽皇撞擊而來的力道時,其實並不好受,他現在神體運轉受限,又沒有鴻蒙紫氣,身軀一副老態,若是沒有鴻蒙紫氣和神體,他即便是處於巔峰年輕狀態,最多也就是一個尋常的半步武帝,想要硬接下二十億斤瘋狂衝擊而來的力道,也得費一番勁才行,更別說他處於老態且鴻蒙紫氣和神體都不能運轉的情況下。

幸虧有著撐天柱的防禦光幕,直接讓他毫不費力的就扛下了這瘋狂衝擊而來的二十億斤力道。

可是饒是如此,那龐大的衝擊力撞擊在光幕上所引發的震動同樣讓他不好受,只覺得體內氣血翻滾,差點引得氣息不穩。

「饕餮之力,噬。」擋下海冊幽皇的衝擊后,蕭元又是淡淡的道。

隨著他的話音一落,撐天柱光幕上爆發出一股強猛的吸力。

「你……」在這個吸力之下,海冊幽皇只覺得體內的力量瞬息間被吸收了大半。

並且它的身軀上瞬間多處凝聚出了饕餮虛影,這些饕餮虛影也在吸食它的力量。

「麒麟褪衣。」當下,海冊幽皇不敢遲疑,使出了和剛才脫兔之勢極為相似的保命絕技,麒麟褪衣。

它的人形之軀,剎那間就穿越過了蕭元的身軀暴掠出數千丈,直接朝傳送陣而去,而它的本體暗魔麒麟,同樣還在那裡,死死的對抗著蕭元。

這讓蕭元根本騰不出手來阻止離去海冊幽皇。

「轟……」這個時候的幽泉城差不多已經完全崩塌,城池內一處完好的地面都已經找不到,但是讓人奇怪的是,那傳送陣的周圍好似有著什麼力量在支撐一樣,那裡的地面一直都完好無損,哪怕傳送陣之下的地底都已經塌陷得差不多了,可是傳送陣仍舊憑空懸浮著那裡。

這是因為此刻的傳送陣正於啟動狀態,有著空間之力保持著運轉,根本不會受到城池崩塌影響。

可是,這傳送陣一旦結束了傳送,那就不好說了,會頃刻間隨著城池碎裂崩塌的。

蕭元自然也知道這一點,霸劍空知道,林紫月也知道。

至此,霸劍空一臉凝重,見海冊幽皇逃離,他本想追擊而去的,可是他深受重傷,沒有了追擊的餘力,再者,他本就不是海冊幽皇的對手。

但是蕭元又被海冊幽皇的暗魔麒麟本體死死的纏住,騰不出手,若是就這樣任憑其逃走,那傳送陣將會破碎,他們也無法在今日之內到達酆都城的。

「想走,沒那麼容易。」然而,正因為虛無之力而顯得痛苦萬分的林紫月死死撐著腦中的劇痛,凝聚出一道千丈龐大的劍氣,劍氣之上,凝聚著奇異的虛無氣息。

這一劍上的虛無氣息,比起先前的,強大濃郁太多了,凝聚的瞬間,就像是整座幽泉城都沉寂在了虛無中。

劍氣凝聚成形,直接就對著海冊幽皇逃離的身影斬下。

「不……」正在瘋狂暴掠向傳送陣的海冊幽皇發出了驚懼之聲,眼中滿是驚恐的神色,它是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你們不能殺我,不能……殺了我,你們會讓凰神地界和龍族地界陷入戰爭中,你們將成為九幽域的罪人,並且同樣會成為兩大帝族戰爭中的犧牲品。」海冊幽皇是真的怕了,只希望它這些話能夠讓蕭元等人有所忌憚。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它更加的驚懼,只見林紫月猶如沒有聽見它的話一般,不但沒有收招,反而在劍氣之上加大了虛無氣息,因為林紫月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極力的壓制著難以掌控的虛無之力,現在幾乎快要處於暴走狀態,所以她將那些快要暴走的虛無之力全部加持到了這劍氣之上。

「死。」只見林紫月冷厲且痛苦的道,那劍氣以更加快速的速度斬向海冊幽皇,並且劍氣之上的虛無氣息因為太過龐大的緣故,竟然產生了一抹禁錮之力,直接將海冊幽皇的身軀禁錮了起來,讓其根本沒有任何閃躲的機會。

「凰神大帝,救我。」就在死亡徹底籠罩海冊幽皇之際,它不甘大吼了出來,其聲震耳欲聾,比九天上的驚雷還要巨大。

「哼,即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這個時候,蕭元的七星之力已經將暗魔麒麟的本體化成了一股股力量,吸入了蕭元的體內。

這樣的一幕,讓得本就已經陷入了絕望的海冊幽皇更加驚懼萬分,身軀發出了從靈魂深處傳遞出來的顫抖。

「不可能……」它的本體可是遠古魔獸,暗魔麒麟!這是連神靈們都忌憚的魔獸,其兇狠程度比起饕餮來,有過之而不及,並且本體之上一直都存在著那讓人永墜地獄的火焰,根本沒有人能一直抗衡的。

即便有著防禦罡氣護體,但是那罡氣會被麒麟火緩緩燃燒侵蝕,到時也會被觸及的。

但是蕭元,蕭元不但和暗魔麒麟本體對抗了這麼久,一點事也沒有,反而更是將其完全的吸收了。

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也超出了海冊幽皇的認知,即便是神靈也做不到像蕭元這樣直接吸收一個活生生的生靈吧。

「轟……」就在海冊幽皇即將被那龐大劍氣斬成兩截時的千鈞一髮之際,虛空之上風雲變幻,陣勢比起那傳送陣的衝天光束還要驚人。

一張近乎千丈龐大的由雲層做成的臉龐出現在了虛空之上,伴隨著人臉出現的,還有一股恐怖的威壓:「我凰神地界,何時成了你們饕餮族撒野的地方?」

而在那恐怖的威壓之下,一道令得一眾魔物都悅耳心動的聲音從那張人臉的嘴中發出,若是只聽這聲音,怕是都會認為聲音的源頭是來自天宮之上的仙子,不,就算是仙子也沒有這美妙動人的聲音。

當這聲音落下之際,即將把海冊幽皇斬成兩段的劍氣憑空碎裂了去。

龐大的威壓籠罩了整座幽泉城,但是主要針對的,還是蕭元三人。

蕭元即便是有著撐天柱的光幕在身,也不由得身軀一沉。因為這股威壓太過龐大了。

且威壓不光是威壓,威壓之中蘊含著驚人的空間之力,幾乎是將整座城池都禁錮了。

「該死……真是打了小的來老的,打了弱的來強的,沒完沒了了。」蕭元皺眉,一張老臉凝重得可怕。

因為不難感受到這張人臉之下,蘊含著恐怖的力量,那恐怖的程度,怕是真正的大帝都會顫抖的。

不過蕭元以混沌神眼掃視了一下那張人臉,當即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因為他發現,這人臉的本尊,並未前來,而這人臉,也不過是那本尊在億萬里之外以空間之力傳遞而來的一抹氣息罷了。

「凰神大帝,這幾隻饕餮實在該死,不但在凰神地界內作亂,還殺了幽泉王和三絕將領,還請凰神大帝為我海冊地界做主啊。」海冊幽皇在見到那張人臉時,本以絕望的神色瞬間又像是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救命稻草,看到了定心丸一般,那逃跑的身軀也不再逃跑,而是對著虛空上的人臉跪拜了下去。

那遠處,一直在維持著傳送陣的幽禪八部和幽冷禪同樣跪拜了下去。 「哼……我剛才不是說了么,即便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別想救你。」對於凰神的一抹氣息的到來,蕭元臉色雖然凝重,但是卻並沒有被這抹氣息唬住。

若是凰神的真身前來,或許他會退避三舍,不與之交戰,但是,來的只是一抹氣息,蕭元並不忌憚。

並且那壓迫在整座城池上的威壓,和小不點的空間之力如出一轍,根本就是空間之力。

城池之外,方圓數千里地,圍滿了一眾魔物,它們皆是在遠處觀望著這場曠世的戰鬥,連凰神都已經派了一抹氣息過來,這足以說明那饕餮族的幾人有多強。

不過,它們此刻更多的是帶著一絲惶恐,甚至一些膽小的魔物已經遠離,只覺得身在千里之外也不安全。

……

當即,蕭元提著撐天柱,直接就朝猶如看見了希望的海冊幽皇砸去。

「狂妄小輩,敢在本帝面前撒野,找死。」人臉發出了極為憤怒的聲音,雲層中當即伸出一隻千丈大手,彈射出一道光束,狠狠的擊中了蕭元。

「鐺……」巨大的金屬碰撞聲響徹,這光束的氣息恐怖,哪怕是武帝的強者也絕對不敢硬抗,可是擊打到蕭元身軀上時,並未掀起多大的波動,那光束便被撐天柱的防禦光幕給全部抵擋了下來。

雖然如此,蕭元也忍不住噴出了一口紫血,因為撐天柱的光幕倒是將那光束給防禦了下來,可是擊打到光幕上強大的震動直接透過光幕傳遞到了他身軀上。

「死吧。」蕭元沒有在意噴了口鮮血,仍舊提著撐天柱瘋狂的朝海冊幽皇砸下。

「小輩,找死。」人臉也像是徹憤怒了,雖然有些吃驚蕭元竟然能抵擋她的攻擊,但是她覺得自己的威嚴也受到了挑釁一般。

「咻……」人臉又射下一道光束,可是這道光幕不再擊打向蕭元,而是朝蕭元身後的林紫月而去,顯然是在逼迫蕭元停手。

因為第一次交鋒,凰神便已經知道蕭元沒有那般好殺,它現在只是一抹氣息前來,想要殺掉蕭元極為困難,但是要殺掉此刻正痛苦萬分的林紫月,倒是能夠辦到的。

所以,它射下的光束徑直朝海冊幽皇而去。

「轟。」可是讓人沒有想到的是,蕭元根本沒有要停手的意思,掄起撐天柱狠狠的砸在了海冊幽皇的身軀上,直接將其身軀砸得爆裂而開。

而海冊幽皇本以為凰神一來,自己得救了,可是它沒想到,蕭元根本不懼凰神,撐天柱直接將它的身軀給抽爆了去,它連恐懼的時間都沒有,靈魂便被蕭元的七星之力吸收了去。

「小輩……你竟然殺了本帝的大臣,好好好……今日,你們休想離開這裡。」凰神是真的憤怒了,朝林紫月射下的光束也加大了空間之力,徑直洞穿了林紫月的肩膀:「幽冷禪聽令,帶領幽禪八部在此拖住他們,本帝十息的時間便可趕過來。」

話音一落,虛空上的人臉立刻就散了去。

而被擊穿肩膀的林紫月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受了一點傷而已,甚至她像是沒有感受到自己受傷了一般,因為此刻她仍舊處於那虛無之力帶來的劇痛之中。

「遵命……」而接到了凰神的命令,幽冷禪退出了傳送陣,渾身也瀰漫出了蛟鯤之力,幽禪八部同樣如此,只見他們皆是退出了傳送陣,停止了傳送陣的維持。

「轟……」因為幾人退出傳送陣,所以傳送陣沒有了力量的維持,開始垮塌起來。

「不好……快,進傳送陣。」蕭元大吼,面色也凝重到了頂點,因為傳送陣在不斷的崩碎,若是那核心符文崩塌,那整個傳送陣也將沒法使用。

按照這個崩塌速度,最多十息,就會影響到傳送陣的核心符文了,所以,容不得蕭元不凝重。

當即,不管是霸劍空,還是不斷掙扎的林紫月,都飛快的朝蕭元聚攏,而後朝傳送陣的方向暴掠而去。

「易尊……地圖還沒好么?」蕭元更是略顯焦急的問道,算算時間,差不多已經一炷香了。

「剛剛好。」易尊如釋重負的道,不難聽出他重重的鬆了口氣。

這九幽域太龐大了,大到易尊都得耗費如此之長的時間才能回憶完成,聽那如釋重負的聲音便知道,回憶的過程並不容易。

不過易尊到底是易尊,即便有些棘手,但也僅僅是棘手。而這棘手也不過是需要耗費一些時間罷了,並非回憶不起來。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這便是九幽域完整的地圖么?」蕭元砸了砸嘴,心神朝體內觀望而去,只見一團幾乎佔據了他身體一半的光團懸浮在他體內,光團內,無數光線纏繞,連接著無數的光點,構成了一副龐大且複雜的地形地貌。

「嗯,不錯,這地圖可費了為師不少神啊,每一處地貌的細節之處都是勾畫到位。」易尊略顯自傲的道,如此龐大的地形,若不是他有著無上神通,不是屹立於天地之巔的人,還真勾畫不了。

「好……師尊您辛苦了……」蕭元恭敬的道,當下也不客氣,直接將那地圖給收起來,而後面色不善的望著朝自己等人暴掠而開的幽冷禪等人。

「快給我滾開,不然你們都得死。」蕭元繼續朝著傳送陣暴掠而去,其殺意暴漲,直接籠罩幽冷禪九人,而身軀也沒有因為暴掠而來的幽冷禪等人而停下。

現在可是關鍵時刻,也是最為危急的時刻,若是不能在傳送陣垮塌之前趕啟動傳送陣,那他們將到不了酆都城。

https://tw.95zongcai.com/zc/35945/ 「休想……即便我們全部戰死,你們也休想靠近傳送陣。」幽冷禪也是豁出去,即便它明明知道蕭元幾人特彆強,甚至是強得離譜,可是絲毫不懼,因為剛才凰神說了,十息之內便能趕到。

只要凰神一到,它們就有救了,而蕭元幾人也必死無疑。

所以,幽冷禪知道,只要撐住十息便可,而它們足有九人,皆是九級武聖巔峰,想要撐住十息,太過容易了。

當即,它渾身帶著蛟鯤之力,瘋狂的逼近林紫月。

「你們去攔住霸劍空和那老人,這個女的交給本將軍。」這幽冷禪還是挺機靈的,對霸劍空它不敢使用蛟鯤氣,而蛟鯤氣根本拿蕭元沒辦法,恐怕唯一能對其用的,只有林紫月了,再加上林紫月又受了傷,更加不可能抵擋蛟鯤氣,所以毫不猶豫的就朝林紫月閃去。

「遵命。」雖然幽禪八部只聽命於海冊幽皇,但是現在海冊幽皇已經死了,並且要攔住蕭元等人又是凰神大帝下的命令,而現在這裡,也的確只有幽冷禪才有發號施令的資格了,所以,它們不敢懈怠。

「九幽壁。」當即,幽禪八部各自站著一個方位,形成了一個牢籠,直接將蕭元和霸劍空鎖在了其中。

很顯然幽禪八部已經不敢隨意和蕭元交手,只能選擇將蕭元困在其中,只要拖上十息就行了。

蕭元也沒想到這幽禪八部會來這一手,當即面色之上的殺意變成了狠厲,掄著撐天柱就朝九幽壁砸去:「既然你們非要找死,我就大發慈悲的成全你們。」

「轟……」然而撐天柱並沒能將九幽壁砸開,只是在上面留下了幾道裂痕而已。

「劍魂,御身。」霸劍空也是對著這些裂痕斬出了一劍,可是仍舊沒能將九幽壁斬開,反而是九幽壁在幽禪八部不斷加持而來的力量下,頃刻間就恢復了。

顯然,這幽禪八部是鐵了心要將蕭元等人困在這裡了,它們全部的力量都用在了這九幽壁上,它們不相信,八個武聖巔峰的力量加持下,蕭元還能破開此壁。

而幽冷禪也已經逼近林紫月,蛟鯤之力散發至周身一丈範圍,對著林紫月瘋狂的攻擊起來。

它冷笑至極,自信林紫月不敢和它交手,因為只要自己觸及到她一下,那她的靈魂就會被蛟鯤氣吞噬。

可是讓幽冷禪沒有想到的是,林紫月好像根本不知道他具有蛟鯤氣一般,直接持劍和它交手起來。

「哼,死吧。」交手一兩下之後,幽冷禪暴退,運轉蛟鯤之力,冷笑道:「蛟鯤之力,噬。」

它的蛟鯤氣中,已經有了林紫月的靈魂印記,現在運轉蛟鯤之力,林紫月必死無疑。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讓它眼珠都差點掉了出來。

只見蛟鯤之力已經運轉,蛟鯤的虛影也出現了,可是林紫月只淡淡的說了虛無兩個字,那出現的蛟鯤竟然就開始一點點的消散而去,並且眼中浮現出從未出現過的驚懼。

「怎麼可能……」幽冷禪此刻心中已經有了想罵街的衝動,這他媽饕餮一族的人,怎麼一個比一個變……態。

之前蕭元不懼蛟鯤之力也就算了,但是現在這個女人不但不懼怕蛟鯤之力,反而將蛟鯤的靈魂給抹殺了。

要知道,這是蛟鯤留在蛟鯤氣里的一絲靈魂,只要蛟鯤氣一直存在,這抹靈魂便會一直存在,哪怕蛟鯤本尊死了,這抹靈魂同樣會存在,可是現在,那靈魂卻被抹殺了。

而蛟鯤的靈魂一旦被抹殺,整個蛟鯤氣也將淪為一本毫無用處的廢物功法了,也不再具有蛟鯤之力了。

而事實也的確如此,在蛟鯤的虛影被林紫月的虛無化作虛無後,幽冷禪渾身散發的蛟鯤之力頃刻間消散了去。

「我的蛟鯤之力。」幽冷禪面色怨毒到了極點,這次他是真的失算了,本想著用蛟鯤之力瞬間解決林紫月後,再解決蕭元,但是現在看來,它錯了,錯得離譜。

「哼,即便沒有蛟鯤之力,我同樣能夠殺了你,」幽冷禪倒是沒有因為失去蛟鯤之力而失去理智。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它,一步步登上海冊大將軍的它,心境自然能承受這些。

當下,它那九級武聖巔峰的氣息爆發,準備以絕對的武力擊殺林紫月。因為它在剛剛的交手中已經明白,林紫月戰力並沒有太過強橫,唯一強橫的,只是那詭異的能力罷了。

「轟……」也的確如此,將九級武聖巔峰的實力爆發后,幽冷禪一拳就轟退了林紫月,而林紫月的虛無的劍氣都被它紛紛躲開了。

「該死……」在九幽壁內的蕭元望著眼前的一幕,面色冷到了極點。

因為傳送陣已經崩塌得越來越厲害,搞不好下一刻就會全部崩塌,容不得再耽誤了。

並且,現在已經過了五息,再過五息,凰神便會到來,到時,即使啟動了傳送陣,想走也難了。

只是,眼前的九幽壁實在太堅固了,他掄著撐天柱一連砸了十幾下都沒能砸開。

「既然如此,你們給我通通去死。」蕭元雙腿一張,猶如蹲馬步一般,臉上的狠厲也讓人心驚:「出來吧,神力。」 ?「轟……」隨著蕭元的話音落下,一股龐大的威壓出現在了天地間。

在這威壓之下,空間都在顫動著。

「咔咔……」讓人更加震驚的是,九幽壁在這龐大的威壓之下,竟然也產生了數道裂痕。

能夠感受到,這龐大的威壓讓人心悸,即便說那是來自遠古神靈之的力量也不為過。

這就是神力的氣息,這片天地根本不存在這樣的力量。

比起以往神力的氣息,顯得這一次的神力顯得更加強橫恐怖。

顯然,神力消失以後又出現,經過了這樣一番折騰后,變得更加強大了。

「出來吧,神力。」在這句話剛剛落下時,蕭元的肩膀再次炸裂,撕心裂肺的痛苦也襲上蕭元的腦海。

頓時,蕭元的臉龐變得扭曲起來,而這在幽禪八部的人看來是蕭元懼怕它們的九幽壁,承受不了九幽壁內的壓迫導致的。

因為它們並不知道,那股將九幽壁震裂的恐怖氣息是從蕭元體內散發出的,見到蕭元那扭曲的面龐和炸裂的肩膀,還以為是承受不住那龐大的九幽壁壓力和那不知從何處而來的恐怖氣息呢。

「轟……」在幽禪八部的注視下,蕭元的肩膀炸裂后,腹部也炸裂了開,隨即小腿、大腿都炸裂了開。

「哼……連這點威壓都承受不了,還妄想和凰神大帝交手,簡直是找死。」禪一冷笑,眼神中充滿了不屑。雖然它們也在皺眉,也在凝重這突然的恐怖氣息,也不知這氣息從何而來,並且也在這威壓上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險,但是它們卻是絲毫不顧這威壓是否是針對它們的,仍舊全力加持九幽氣在九幽壁上。

Prev Post
他還尚未說完,寽便抬手阻止了他。
Next Post
這突破太簡單了,自己當年突破武者可謂是歷經磨難,本身天賦並不算好,甚至有些差,現在這身修為是靠著一股狠勁一路破開艱難修鍊而成的,但現在時軒突破也太簡單了吧?總感覺有點夢幻,不需要心法引導靈氣的嗎?節點枷鎖不需要自身靈力一點點磨平的嗎?怎麼感覺時軒突破就跟喝水一樣簡單?這才多久?現在都已經三階武者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