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戰的另一邊。

澳大利亞米爾帕林卡郊區聯軍澳大利亞第337團團部,這裡處於巴里爾山脈的群山之中,337團是於半個月前被調防到這裡的,同時還被調到另一邊隱匿起來的聯軍還有兩個團加一個炮兵團,此處正是聯軍第一線和第二線的結合部的空當處,由於消息封鎖的工作和部隊開進的行動工作做的很好,一般人只是知道這裡有一個軍用加油站,而根本不知道在這深山密林之中還有一個團的聯軍在這裡。

「上校我們在這裡都半個月了,連訓練都不讓部隊正常訓練,怎麼辦呀?」剛剛走進團部的少校斯密脫不高興的說道,邊說邊把帽子給摔到了桌子上。

「別那麼多的抱怨,上級不讓訓練,當然有上級的道理,你想一想,咱們在這裡駐紮是機密,部隊一展開訓練,那不就讓中國人給發現了。」337團團長約翰上校說道,約翰喝了一下手中的咖啡。

「中國人已經在澳大利亞登陸了,很快就要打到我們面前了」斯密脫接著抱怨道。

「夠了別再這麼多話了,上級讓怎麼辦就怎麼辦。」約翰看到斯密脫抱怨起來沒有個完,就把臉一沉,斯密脫也不敢再說話了。

「報告」一個聯軍通信兵走進團部,一個敬禮道。

「說」約翰又喝了一口茶說道。

「上校師部來電,說是上午還十分活躍的中**隊電台到了下午竟然長時間的沒有動靜,讓我們提高警惕,另外軍里給各個團級部隊都配備了美國的軍事技術人員,命令上面說他們今天傍晚前就到,共計七人,還命令我們做好準備,時刻準備出發作戰。」通信兵說道。

約翰一聽,中國的電台竟然長時間了沒有動靜,臉色一下子變得更加的難看了,「奇怪,難道是他們有所動向。」

「是呀上校,美國人提供給的無線電技術已經成功的破譯了中國電台的部分密碼和密語,另外還掌握了開啟電台和步話機的測向定位技術,這一下子就發到各個作戰團,看來是有大仗要打了,可是中國人竟然在這個時候不再呼叫了,是不是這個消息讓中國人知道了。」斯密脫說道。

約翰放下了茶子:「可能吧,故意保持無線電靜默,這個時候,看來他們真得是要有所行動了,命令部隊進入一級戰備,還有斯密脫你讓你們營的偵察隊也上去,向西北方向偵察。」

「可是那裡都是自己人呀」斯密脫說道。

「就算是自己人也要注意一下,不行就潛伏下來,這些後勤部隊他們的戰鬥力很差,如果真有敵人運動上來,首先倒霉的就是他們,我不放心,一定要確保咱們部隊的隱蔽性,這是師部硬壓下來的命令,如果中國人進攻,咱們就是我軍的殺手鐧。」約翰正色的說道。

「是」斯密脫一個敬禮說道。

「布置去吧」約翰說道,斯密脫轉身離開了團部。

在中國人方面,指揮官鍾邱洛早就在出發之前就下達了輕裝急行軍的命令,丟掉一切沒有用的東西,除了裝備、一些糧食和水以外,其他的雜七雜八的東西全部都丟掉了。

102團的行進速度很快,就算是在難以行軍的叢林里也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們的速度,比總攻只提前二十分鐘出發,為的就是保密,為的就是進攻的突然性,為的就是能達到想要的效果,如果102團和189團出發太早的話,那麼聯軍很快就能覺察到我軍,進而就會從兩個團的運動方向上判斷出我軍的動向和意圖,從而從容的調動兵力,這是整個進攻部隊所不願意看到的,只能是這樣提前二十分鐘,這一點鐘邱洛他很明白,二十分鐘的時間也就是只能從自己這一方的叢林里剛剛走出的時間吧,進入巴里爾山脈叢林后,就要大步的行軍。

要是在規定的時間內趕不到米爾帕林卡與189團匯合,那麼米爾帕林卡的189團就會面臨著獨力難支的局面,如果這個時候,敵人的二線援兵快速的到達,那麼189團就會陷入極為被動的地步,那麼我軍想要殲滅駐守在巴里爾山脈聯軍的目的,也就達不到了,很可能連102團和189團都會陷入重圍之中,想到這裡鍾邱洛不由的打了一個冷戰。

叢林里。此時,部隊已經進入巴里爾山脈,前面就是557高地。

「停下來歇歇腳行嗎?班副」一個的老兵沖著何盛說道,一臉的倦容。

走在前面的何盛聽到后,皺了一鄒自己的眉頭,「不行快點起來,加快行軍速度。」

「真得很累呀」老兵不高興的說道,並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趙得寶,說了不行就是不行快起來」何盛急了,此時前面路炎已經走到隊伍的前面去了,周圍沒有幾個軍官。

「嗨你個新兵蛋子,才是一個上等兵,老子已經是士官了,別看你是副班長,那又怎麼樣」老兵趙得寶一臉不屑的說道。

「你你………….你………….」何盛急的有點說不出話來。

其實這一段時間,像這樣趙得寶頂撞何盛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不止一次,老兵趙得寶今年二十一歲,比何盛早入伍兩年,已經是士官了,被調入102團后,被編入了一連,本來在原部隊就是班長的趙得寶,來到這裡卻只能當戰士,本來趙得寶的心中就不服氣,再加上一個比自己小著六歲的「小毛孩」來給自己當副班長,而其他新調來的戰士不是比自己晚兩年,就是晚一年,本來他就仗著自己的資格老就想吃老本,可是沒想到竟然真給下到了戰士,想到這裡他的心中就有氣,路炎和他一年入伍,他不能惹,也惹不起,只能拿著這何盛來頂一頂,只要班長路炎不在,幾乎回回他趙得寶就和何盛這個「毛孩班長」起刺。

「你什麼你………….你什麼你個新兵蛋子操」趙得寶不屑的學著李光的話說道。

「我是你們班長」何盛從嘴角里擠出這麼一句話來。

「哼是副班長,你少了一個字兒,副班長就只管內務和菜地,行軍打仗不管。」趙得寶繼續著他的不屑。何盛急得的想哭。

這時,正好後面趕上來的袁柳背著他的聯繫電台和裝備走了過來,看到這樣的一幕,一下子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何盛經常沒事就跑到連部去和袁柳聊天,時不時的提起這件事,袁柳也很惱火。

袁柳二話沒說,從腰裡抽出手槍,一把就頂上了火,走到趙得寶的面前,一伸槍就頂在了趙得寶的腦門上,「**聽班長指揮,不聽老子就弄死你。」

趙得寶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槍口就指在了自己的腦門上,不由的全身打了一個冷戰,被頂上了火的黑槍口指著可不是鬧著玩的,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看著袁柳的樣子,那絕不是鬧著玩的,這一點從袁柳的臉上就能看出來。

「你……..你……..你要幹什麼………….」這一次輪到趙得寶說話結巴了。

「起來聽你們副班長指揮。」袁柳冷冷的說道。

「你……..你不敢。」趙得寶弱弱的說道。

「哼你看老子敢不敢,**老子在菲律賓已經是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多活一天就是賺的。」袁柳說著又用槍口用力的頂了頂趙得寶的腦門,頂的趙得寶的腦門生疼。

到這裡趙得寶馬上就站了起來,並且退後兩步,看著袁柳。

袁柳白了趙得寶一眼,對著何盛說道,「給前面說吧,要是這個傢伙再不聽命令,就開槍,老兵你能什麼,打過仗嗎。」

何盛點了一點頭,這才注意到周圍已經圍了一群人。

「幹什麼都停下做什麼還不快點走的啦」新來的副排長蘇炳南操著一口濃重的方言說道。

「沒什麼」袁柳笑道。

「沒事情,就趕快走嘛」蘇炳南說道。

圍觀的戰士們一鬨而散,馬上又加入到了急行軍的隊伍中去。

當102團開到557高地的附近時,「轟轟轟」的一陣炮彈爆炸聲,隱隱約約的從東北方向傳來。

「聽咱們的大炮發言了」團參謀長高於夏聽到后,說道。

「是呀是咱們的大炮,在這裡聽著隱隱約約的,可是咱們這裡現在距離重炮窩卻有著幾十公里,這麼遠還能聽到炮聲,那現場會是什麼樣子呀」。團副舒原說道

「如果你能有幸置身於炮火連天的覆蓋地帶話,呵呵我想你一定能見到這個世界上最美麗、最殘酷、最血腥、最恐怖的煙火,如果你能有幸活下來的話,注意那是幸運中的萬幸,你不死也會和死差不多了。」走上來的鐘邱洛接過了話茬說道。

聽到這裡舒原一愣,臉上那一絲微笑也不由的消失掉了。是呀這麼強大的炮火,可以把一個山頭陣地給削平幾米,甚至十幾米,建在地表之下幾米的坑道工事,一個急速射就會塌掉掀翻,覆蓋率那是每平方米就能達到兩三發炮彈,就算是螞蟻也不會在那麼強大的炮火之下存活,就更不要說是人了。

「團座我們行進的很保密,敵人一直沒有發現我們,557高地上面的敵人也沒有發現,剛才一營還發現敵人的巡邏隊,沒有驚動他們。」 小野妻,乖乖噠! 高於夏說道。

「好」鍾邱洛笑道,「下面就看高長源的了,電令高長源,把握好大戰前的準備工作,一定要確保進攻的突然性,確保51號橋順利的進入我手,一定要保證35號公路的暢通」 司末范小一花打電話討來非要請吃飯,說張青雲幫了她億要吃一頓飯感謝一下。張青雲本想拒絕,可一想到汪哲的事,還是答應了下來。

吃飯的地點在蓉城人家,專門做江南特色菜的,很有名氣,位置就在市公安局附近的蓉城老街。

回蓉城后,張青雲又換上了自己的寶來,駕車到地頭的時候遠遠便看見范小花和錢舞蝶兩女孩向自己招」兩人就站在門口,一身休閑打扮,下身牛仔褲,上身口0田衫,非常的青春覦麗,引來路人紛紛側目。

「來了,來了!看到了嗎?鑽石王老五,雖然只開寶來,但也算有車一族了!」范小花嘀嘀咕咕的跟錢舞蝶道。

錢舞蝶臉紅了一下,啐了她一口道:「你就是勢利,花痴!」

范小花癟癟嘴,卻滿臉是笑,好似花痴並不是貶義詞似的,她挺樂意別人如此形容她。

「哇,大叔!你有必要穿這麼多衣服嗎?還皮夾克都穿上了。」范花似笑非笑的道。

張青雲道:「沒你們耐寒,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季節,你們這喜束白天還可以,晚上也不感覺涼?」

「不涼,不涼!女孩子這樣穿著是方面給男人機會,看人家嬌嬌女凍得瑟瑟可憐,男同胞們不正好充英雄嗎?」范小花道。

張青雲連忙閉口,朝錢舞蝶點點頭道:「你好啊!你可不要學花同志,這種思想危險!」

錢舞蝶臉沒來由的一紅,道:「你好!聽小花說你姓張,以後就叫你張大哥吧!」

「這還差不多!」張青雲一笑,道。扭頭看向范花,「你如果願意叫我大叔我也不介意的!」

范小花癟癟嘴,嘀咕了一聲。道:「就知道占我便宜!」

三人進到酒樓,張青雲客隨主便,一切全聽范小花安排。兩個白領,雖說請客,能來蓉城人家就不錯了,包廂萬萬還是捨不得的。

今晚的人很多,不過范小花很精。很早就進來佔了靠窗的位子,大大咧咧在位子上放了一個購物包。內面全是各種麻辣小吃,這個位子就姓范了。

張青雲微微一笑,記得前世自己在嶺南,公司出去吃飯,有時候也用這種辦法佔位子,不過往往會發生爭執,沒范小花管用。

看來。對美女、其他的客人終究還是給面子的。

錢舞蝶很客氣的將菜單遞給張青雲。道:「張大哥,今天我和花請客,您隨便點!就我們一點心意。真的謝謝你幫我們找這麼好的工作。」

張青雲接過菜單,問道:「我聽說節高最近遇到了麻煩? 契約男友要翻身 是這樣嗎?」

「是啊!這年頭多紅眼病吶!看我們公司好,很多人就不順眼了,還想在我們工廠旁邊建電子廠。

我說他們為什麼不幹脆建污水處理廠啊!」范小花在一旁憤憤的道。隨即話鋒一轉,笑道:

「不過你別說,咱老闆還真不錯。公司連續四個月虧損,都沒有降我們的工資,還鼓勵我們,說風雨馬上過去,呵呵」

張青雲欣慰的點點頭,卞輝煌果然是個成大事的人,有點氣魄,這個時候沒裁員,還是有眼光的。抬頭膘了錢舞蝶一眼,道:「是這樣嗎?」

錢舞蝶喜歡紅臉,一迎上張青雲的眼神,她臉又紅了,點點頭道:

「我們其實只見過卞總,老闆沒見過!這些都是他說的。」

「卞華嗎?」張青雲眉頭一挑,道。

「是啊,是啊!」范小花兩眼放光,道:「就知道你和我們老闆熟悉。對了,你跟老闆是啥關係啊?」

「老鄉!」張青雲眯著眼睛道:「你們老闆是雍平人,我也是雍平人!」

「就」就只是老鄉?」范小花弱弱的道。

錢舞蝶有些不高興的碰了碰她,眼睛橫了她一眼,張青雲毫不在意的笑道:「那你認為我跟他還有什麼關係呢?你們老闆姓卞,我姓張。說是親戚都有點遠了吧!」

范小花狐疑的看了看張青雲,看不出什麼異樣,心中有些不甘,半晌才道:「點菜吧!點菜!」

張青雲翻開菜單隨意點了幾個菜。又遞給范小花。范花很心。拿著菜單翻來翻去就是不決定,弄得旁邊的服務員都有些不耐煩了她才點了兩個。

「夠了!讓你們破費太妾不好!」張青雲連忙伸手道,肚子餓了,再讓她折騰飯都吃不了了。

酒菜上得很快,錢舞蝶舉起一小杯酒敬張青雲,兩人走了一杯。張青雲便開口說了汪哲的事,當然是胡言亂語,日的就是想讓范花給他製造一點麻煩和障礙。

張青雲說他是走後門進節高的,啥都不懂,還喜歡挑三揀四。故事漏洞百出,不過過對付范小花這種女孩應該可以了。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果然范小花聽了張青雲的故事。顯得義憤填膺,張青雲倏然住口將話題引開,避免多生事端。

他是看出來了,范小花頭腦一根筋,但是那個錢舞蝶到有幾分心機。眼神中偶爾露出迷惑的神色。多半對張青雲的隨口編的說辭不太信。

正事辦完了,幾人便隨便閑聊。范小花很會調節氣氛,飯桌上倒也笑聲不斷。吃道興頭上,內面包廂中走出很多人,個個,

石咨服,有此喝得醉董董的,方該是公安局有人在眾邊聚散客餐廳本來就擠,這人一多。有人要出去,就要加擁擠,很多地方都要挪開位子,場面有些嘈雜。

「咦!」一個力多歲的青年警察路過張青雲這一桌的時候驚訝的叫了一聲,眼睛盯著錢舞蝶,錢舞蝶皺了一下眉頭,朝內面挪了挪。

「錢小姐好啊?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了!」年青警察笑道,顯得很是熱情,又膘了一眼張青雲,禮節性的笑了笑。

錢舞蝶笑了一下,很假!年青警察絲毫不在意,范小花卻道:「哎!我說賀警官,你們抓賊不行,這套近乎的本事可厲害啊!不要以為你英雄救美一次,小蝶就會入你的魔掌。」

那年青警察尷尬的笑了笑,道:「這事真是誤會。咱市局韋局長放了話,要我們悠著點,我一個派出所長又能如何呢?」

張青雲聽得心裡一沉,忍不住道:「兄弟,你是穆縣工業再派出所的所長?」

「正是!兄弟你青年警察道,有些猶疑。

「他是我哥,也是卜蝶的男朋友!」范小花搶先開口道。

張青雲聽得心裡猛跳,錢舞蝶則是滿臉通紅。這位賀警官表情霎時定格,尷尬到了極點,臉色漸漸有些陰沉,哼了一聲。

「也是節高的嗎?嘿嘿,還有你們受的!嘿,韋局看縣的地盤,你們等著吧!」青年悻悻的說道。

張青雲臉色漸漸轉陰,心中在想著韋強,太子黨啊,自己的朋友啊!干出這種齷齪從背後捅人刀子的事情,還弄得縣下面的一個派出所長都知道,陷得有些太深了。

「你姓賀?怎麼稱呼你啊,同志!」張青雲輕飄飄的說道。

「關你屁」賀警官罵道,一抬頭迎上張青雲刀子般的眼神,後面的話卻硬是沒出口。他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很驚訝為什麼這個人會突然變得如此有氣勢,讓人心裡不自然的發虛!

「有扣會跟你們市局韋局長帶個話,要他也悠著點!他如果問你誰說的,你就說我姓張」張青雲冷冷的說道。

「你算老」賀警官雙眼一瞪。就準備發火。張青雲眼睛一瞪。他一句話又卡了殼。

他和張青雲對視,漸漸得覺得虛,可是要這樣走卻有些丟不下面子,正猶豫間,卻有同伴叫他:

小賀,咋的了?不會這麼一點酒就醉了吧!」一個大胖子警官叫道。

賀警官愣了一下,好似突然有所悟,道:「哥兒幾個都過來,這裡有個傢伙竟然出言不遜,中傷公安局領導。」

「誰啊?」他這一叫,真叫來不少人,一幫警察都圍過來了。范小花和錢舞蝶哪裡見過這種場面,臉都嚇白了,范小花不住的朝張青雲使眼色,示意要他忍一忍。

「怎麼了?公安局也學會了擾亂正常公共秩序?」張青雲皮笑肉不笑的道。

他這一說,到真鎮住了一幫人,這話可是警察經常掛在嘴邊的,今天從外人口中說出來,感覺特彆扭。

其中有人還是知道厲害的,蓉城畢竟是省城,藏龍卧虎,而且能來蓉城人家吃飯的客人,大小都有點身份,可不能跟擺地攤的混為一談。

那大胖子警察最先開口,道:「哎!同志,請問你是哪個單位的?查一下身份證沒問題吧!這是我們的職責!」

張青雲沒理他,在口袋摸了摸。還真帶那玩意兒。那青年警官眼尖,張青雲的小動作沒逃過他的眼睛,見有戲,忙道:

「怎麼了?沒帶身份證?那就跟我門走一趟吧!最近蓉城潛入一批涉嫌高科技犯罪的犯罪份子,我們正在排查,」

張青雲皺皺眉頭,眼睛緩緩朝眾人臉頰掃過,竟然沒有人提出異議。他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心想難怪公安執法機關口碑一直很差。

這個姓賀明顯是在沒事找事。竟然這麼多人就沒有一個說話的!這就是官官相護嗎?真是混賬之極!

「我」我有」范小花在一旁弱弱的說道。見到一群威風凜凜的警察圍著張青雲在上綱上接,她有些慌神,一雙眸子早沒有剛才靈活了。

「你的頂什麼用?再攪和我有理由懷疑你在包庇嫌疑人!」賀警官黑著臉道。

張青雲冷冷一笑,感覺有些丟人,不是自己丟人,是為這幫穿著警服的人丟人。蓉城連續幾年被評為文明城市,市民文明了,可這幫警察竟然還是這種素質,一個個飽食終日,一開口就是官腔,就上綱上線,還談什麼幹群關係、黨群關係?

「你真的要看我的證件?」張青雲眯著眼睛看著那個大胖警察,他看出來了,這人似乎是這幫人的頭兒。

迎上張青雲的眼神,大胖子感覺心有些涼,有點想退縮。不過轉念一想警察查身份證屬於職責範圍里的事。真要惹上了什麼麻煩,也不會是什麼大麻煩,嘴掀動了一下,終究沒有開口,算是默認了。

張青雲緩緩從口袋中掏出工作證遞了過去。道:「這個應該可以代替吧!」

胖子愣了一下,接在手中,一翻開。

整個人表情瞬間定格,看看上面的照片,又看看張青雲,手有些顫抖。

當簍組織部副部長他感覺自只的腦午似乎被雷劈了幾:件朵嗡嗡作響。他清楚,即使蓉城市公安局局長遇到了這尊菩薩,那都是戰戰兢捷,點頭哈腰的。

組織部是什麼部門?大小官員想提拔、想升遷,都得組織部點頭,再且人家是省委組織部的高官,這出來說不定就是來體察民情的。

Prev Post
這突破太簡單了,自己當年突破武者可謂是歷經磨難,本身天賦並不算好,甚至有些差,現在這身修為是靠著一股狠勁一路破開艱難修鍊而成的,但現在時軒突破也太簡單了吧?總感覺有點夢幻,不需要心法引導靈氣的嗎?節點枷鎖不需要自身靈力一點點磨平的嗎?怎麼感覺時軒突破就跟喝水一樣簡單?這才多久?現在都已經三階武者了!
Next Post
「呵呵,小事,小事,現在已經差不多解決了,是吧?李冰隊長?」林靖轉頭看向了李冰,剛才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上官婉兒說她要見自己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自然是自己,李冰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警察隊隊長,哪裡敢得罪上官婉兒這樣的千金大小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