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進銳,其退速,其勢險,其節短,不動如山,動如雷震。

死奈的棍法蒙扎猛打,虛虛實實,收放自如,追求一擊斃敵。

只做承少的心尖寶 突然流落雙手緊握梨花槍柄,渾身內勁外泄似有突破景象,衣服突然被內勁崩碎,青筋暴起。

周圍一丈空間內頓時塵土石屑飛揚。

而梨花槍也變的堅韌鋒銳彷如感受到了主人的意志。

流落在感受到越來越強的內勁時。

有無法控制之感,只想快些將不斷聚集的內勁發泄而出。

看到3,4丈外的同樣在聚集內勁的死奈,內心安穩了下來。

腳尖點地越向空中狠狠的揮舞著長槍。

一道接一道的氣勁透過長槍轟擊在死奈的身上。

而死奈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那木棍突然變得血紅血紅帶著些許邪惡氣息。

死奈耗盡全身聚集起來的內勁,猛然灌注到木棍中。

天芳 只見那木棍泄露出絲絲死亡、邪惡的氣息。猛烈的攻擊著天空中揮舞而來的長槍。

在冷冽的長槍與露出死亡氣息的血紅木棍轟擊到一起時。

只聽見一聲慘烈無比的巨響,甚至可以聽見長槍那無聲的哀嚎。

那倒飛出去的流落,右手虎口已經破裂不停的滴落著鮮血?

而那把天天擦拭心愛的長槍已經斷成兩截墜落到擂台之外。

死奈同樣也遭受重創,血紅木棍武器對轟後傳遞過來的巨大力量,將他直接轟擊倒地。

噴出一口淤血剛好滴落到血紅木棍上,更是身受內傷,身上纏繞著絲絲死亡之氣。

【笨笨主人,你的這幾個兄弟跟你一樣好弱哦! 食道升仙 比起夜夜哥哥來,差遠了。】

「差你個鬼,實力是需要用時間來堆積的,現在還不到裝逼諸天萬界的時候。」

秦無忌敷衍的回著小蘿莉。

台下的學生們看著這兩狂暴無邊。

霸氣側漏的2個黑馬人物突然以這種方式收場,一時接受不過來。

整個場面無比寂靜,直到星空,秦玉突然跳上擂台把兩個受傷的兄弟給帶走。

而這時候的秦無忌也來不及跟雨季談情說愛了。

未來的兩大高級打手小弟受傷,而且有一個還被反噬了。

直接讓星空把他們帶回宿舍,他們的傷勢倒絲毫不擔心。

真當那一湖積蓄了數萬億年時光的靈泉水是吃乾飯的嗎?

秦無忌在宿舍沙發上,拿著那根回歸黑不溜秋的木棍仔細研究。

聊齋之問道長生 【笨笨主人,由於帝霸諸天的三級雜貨鋪開展太過順利,諸天系統要進行更新,小蘿莉也要升級了。】

【不要想我哦,諸天系統升級的同時基礎智能還是可以運行的,只是本蘿莉小美女需要半個月進階聖級。

鄙視笨笨主人,你現在才後天級別。】 兩位躺在床上的小弟,都無比的沉默。

誰也沒有料想到,一個會突然突破,另外一個的木棍有著魔性。

深受重創的死奈時不時的咳出絲絲黑色血跡,臉色慘白無比。

手臂上死亡絲線不停的纏繞擴張,整隻手臂都已經布滿黑色的脈絡。

流落基本已經恢復的,只是手掌仍然纏繞著塗抹著藥水白色紗布。

神色無比的落寞,木然的看著眼前斷成兩截的最好夥伴。

坐在沙發上的秦無忌,研究了半天都沒有搞清楚木棍的源頭。

只看到那木棍表面血紅脈絡與死亡黑絲互相交融。

正當秦無忌發愁的時候,突然一拍腦殼。

暗自對自己說了聲逗比,不是還有小蘿莉,跟那活了無數年的花褲衩老頭嗎。

在秦無忌的神海中,花褲衩老頭也沒有閑著。

一直都在研究玉娃娃他們的本源傷勢。

本來如果秦無忌現在有聖級的修為,這根本不叫事可以直接從諸天系統傳承裡面。

或者茅草屋傳承中隨便露出點資源就可以瞬間修復。

奈何現在的他沒有絲毫許可權,只能無限制的獲取低級別的資源。

花褲衩肌肉小老頭看到主人突然進來,便明白肯定有事。

很是興奮的跑到秦無忌的跟前說道:「偉大的主人,你今天怎麼有空進來了。

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事情,小老兒義不容辭。」

為什麼會興奮,神海是秦無忌這主人,現在被關禁閉了當然得拍拍馬屁。

誰讓他當時忍不住,打攪了主人的第一次約會。

秦無忌讓花褲衩小老頭透過神魂,直接觀看那詭異的木棍。

只見那小老頭突然炸毛道:「萬能、幸運、無敵的主人啊,你咋能遇到這種好事呢!」

秦無忌的神魂一陣波動,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異常興奮的小老頭。

說道「這跟木棍很詭異,把我的一個兄弟給反噬了,這是什麼好事?」

花褲衩小老頭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眼前的主人,不過想想還是不跟主人計較了。

「這跟木棍是用無窮的死亡之力聚集,然後無限壓縮擎天建木數萬年歲月而成。

裡面蘊含了無窮無盡的死亡能量可以自動吸收恢復。」小老頭對著秦無忌說道。

「別廢話,你這小老頭就直接跟我說,我那兄弟到底有沒有事?」

秦無忌快要發飆了,這傢伙不說重點啊。

這木棍是不是頂級法寶,重要嗎當然重要。

關鍵是反正在自己手裡又跑不掉,兄弟的性命安全才是最首要解決的問題。

「主人不要急,恭喜你那個兄弟走大運了,這明顯是血脈與木棍各有所愛看對眼了。

現在都已經被木棍強行簽訂了平等條約,認主人的兄弟死奈為主了。

那跟木棍是神級巔峰級別的法寶。

資源充足隨時都可能晉陞到宇宙至寶」花褲衩老頭看到主人焦急的模樣回道。

突然之間秦無忌哈哈大笑,YY到哥果然是江湖傳說,連個小弟都能遇到這麼機緣。

秦無忌看著手裡的木棍,心裡樂開花。

這可是隨時可以晉陞宇宙至寶級別的寶物。

整個星球都不一定能找到幾件,便宜了死奈那小子了。

只是秦無忌並不知道,等他晉陞到神級以後。

諸天系統、茅草屋傳承到底有多恐怖,無窮的資源隨意揮霍。

前提是他要成長的足夠快,因為比那更恐怖的是無數的大敵全方位的追殺。

秦無忌看到死奈還在不停的咳出血跡,便直接把木棍丟到死奈身邊。

威脅的說道:「你這小棍子,如果不好好的保護死奈,我就親自讓你消散。」

那個血紅色木棍,豎立起來點頭哈腰,不停的顫抖。

太可怕了,那人身上到底有多少可以壓制輕鬆銷毀自己的,超越好幾個級別的法寶。

死奈本半死不活的模樣,看到這跟木棍突然這麼人性化。

內心驚了而且感覺到自己的血脈好像跟這根木棍形成一種古老的契約。

很是開心的撫摸安慰著血紅木棍,更加的血脈相融。

而其他人則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相信這是真實的。

雖然以前星空也看到過武器可以人性化甚至化形,但那最低也是聖級武器啊。

最可憐兮兮的是流落了,眼看他人走大運,眼看死奈拿著神級法寶走向人生巔峰。

而自己只有兩截鐵棒慢慢陪伴,那表情有多委屈就有多無奈。

秦無忌看到這裡,突然想起茅草屋中那把長戟可惜拿不出來,不聽話啊。

對著流落說道:「你小子,不用羨慕他武器多的事,哪天哥給你也忽悠個帶把的法寶來。」

秦玉這傢伙好歹也是帶頂級的軍隊大院待過,可也極難看到人性化的聖級以上武器法寶。

這時候一個胖的不要不要的死胖子,突然跑到死奈的身邊。

拿著那跟血色木棍留著口水觀摩了起來。

「這特么得賣多少金幣啊,不對用金幣來衡量都委屈了這法寶。

估計的上億極品靈石起步。

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曾經參與過一次仙級武器的拍賣。

都炒到3000萬極品靈石了。」胖子自言自語到。

血色木棍聽到這裡,這丫的挺得瑟直接點頭。

還飛到胖子的頭頂轉圈圈,表示十分認同胖子的言論。

我們的騷包星空,看著這不要臉的木棍,直接拿著一把椅子砸了過去。

只見那血紅木棍,要多猥瑣就有多猥瑣的跑到死奈身後。

不停的左搖右晃作死的挑釁星空。

秦無忌看到這裡直接說道:「你個小棍子別挑釁了安分點,大家都是一夥的。

快點自我介紹下,別跟星空那小子一樣太騷包。」

星空聽到前面那半句挺受用的,老大就是老大,護短就是爽歪歪。

但是聽到後面那具太騷包,臉色都綠了。

卧槽感情本無敵帥氣的少女殺手,在老大眼裡就剩騷包了。

那木棍聽到后,連忙點頭哈腰。

不敢做出任何冒犯舉動,要多聽話就有多聽話。

只見血色木棍蹦蹦跳跳的來到大廳中間,在空中寫著一行行的自我介紹。

每個字都散發出絲絲血色,詭異帶著死亡的氣息。

學名:死亡之棍

級別:神級巔峰武器法寶

技能一:死亡詛咒

技能二:主人免疫不高於自身一個大境界的各類詛咒

技能三:急速恢復死亡能量

特點:可自動升級,只要資源足夠

其他:待開發,本寶寶才剛誕生一周歲 秦無忌看著那兩個還行動不便的小弟。

從神海中拿出兩瓶稀釋了數十倍的靈泉水。

遞給了流落與死奈,說道:「喝了,然後塗抹在傷口上,這是曠世奇葯省著點用。」

流落心情低落的看著手中小小玉瓶,二話沒說直接喝了小半瓶,然後朝著手掌的虎口塗抹了上去。

手掌上冒出絲絲氣霧,而那原本還裂開口子的虎口正在快速的癒合。

一行人神奇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前後不過一炷香的時間。

而流落那原本破裂的手掌,此時已經結疤。

如此神奇的藥效,震驚了所有人。

騷包的星空直接閃現般的速度來到秦無忌的面前,誇張的眼神望眼欲穿。

看著說道:「卧槽,無忌老大,你是得了什麼超級奇遇。

這種級別的靈水在帝國國都你知道要多少金幣。」

Prev Post
這麼說吧,從盧甘斯克出發,坐火車就得拐一個大彎,然後才能折向察里津。如果想走鐵路線逃跑,那麼米列羅沃和卡緬斯克都是必須控制住的要點。
Next Post
他逐漸愣住了,會場上的人也愣住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