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北辰幫豆豆挑好了之後,將菜碟放在豆豆的眼前,「吃吧,豆豆,爹地已經挑好了。」

豆豆放心不下葉清音,「媽咪,你真的沒有事嗎?」豆豆還是很擔心葉清音的模樣,總覺得她這個樣子,特別的讓人擔心。

葉清音愣了愣,「我沒事,你們繼續吃吧,我有點飽了。」

她現在已經沒有了心思繼續吃東西,滿腦海里都是想著自己該怎麼辦,要不要和墨北辰坦白。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已經離去的背影,他心裡更加擔心,難道她的反常並不是因為豆豆?

墨北辰想到了下午的時候,葉清音遇到藍的時候,驚恐的表情,難道是她見過藍?

可是想想也不可能,這個世界上能夠見過藍真面目的人不多而且他一向帶著面具見人。

豆豆吃得也不歡,「爹地,媽咪,這是怎麼了?」

豆豆現在就怕葉清音出什麼事,墨北辰知道今天豆豆受到了驚嚇,「沒事,媽咪只是因為你的事情才會這樣,讓她緩一緩。」

聽了墨北辰的話,豆豆這才安靜下來,以為葉清音真的如墨北辰所說的那樣,僅僅是因為他不見的事情,才會這樣的。

墨北辰幫豆豆洗好澡了之後,見葉清音正坐在沙發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剛剛帶著豆豆去洗澡的時候,她已經是現在這個動作了,可是現在她還依然是如此,他真的特別擔心她。

豆豆今天因為葉清音的尖叫沒有睡夠,所以他在床上玩了一會就睡著了。

墨北辰見豆豆睡著了,幫他蓋好了被子,然後走到葉清音的面前,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的胸膛,「葉清音,你這是怎麼了,看起來六神無主的。」

他覺得葉清音心裡可能是藏著事情,所以才會這樣的。

葉清音一動不動,「墨北辰,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她這想好好的,可是她壓根停不住,甚至她想到那個人忍不住抖動。

墨北辰十分的擔心,「你,真的沒事嗎,我明天帶你去看醫生吧。」 聽到要去醫院,清音立馬就不同意,「我想還是算了吧,我不想去。」她覺得這個模樣,只是因為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他了,所以再次見到的時候,她一時慌亂才會這樣的。

墨北辰不信,可是偏偏他又不可以一直逼問著葉清音,「葉清音,你真的沒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嗎?」

他不信,真的非常的不信,所以他想要葉清音親口告訴他。

清音十分痛苦的看著墨北辰,「不是,我真的沒有什麼瞞著你的意思,我」

葉清音難受得捂住了自己的腦袋,她真的沒有辦法再繼續想下去了。

墨北辰看到葉清音這個動作,十分的害怕她會做什麼事情,「不要想了,不要想了,是我的錯,我不該這樣問你,來,我抱你去洗澡。」

接下來葉清音特別的安靜,就算墨北辰抱著她去洗澡,她也沒有任何反抗,墨北辰不得不懷疑,葉清音現在到底是怎麼了。

他必須讓人好好查一查她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

等到墨北辰抱著葉清音從浴室里離開的時候,清音這個時候才回過神,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墨北辰將她抱到了床上,然後親了親她的額頭,「睡吧,我去洗洗。」

在墨北辰要走的時候葉清音及時拉住了葉清音,墨北辰低下頭看著他,然後眨了眨眼。

「你陪陪我好不好,」這個時候的她真的不願意看著墨北辰離開。

墨北辰直接坐在床沿邊,然後拉著葉清音的手,「好,我在這裡陪著你,」

葉清音總算是可以安安穩穩的睡過去了,墨北辰看著她已經睡過去了,這個時候,他不舍的看著她的模樣。

要不是他想著這次出國也不會遇上這個事情,讓她一個人心驚膽戰的。

可是他想不通,她到底是因為什麼,他從她的眼裡看出她的恐懼。

所以他等到葉清音熟睡的時候,才肯去洗澡。

墨北辰出來的時候,葉清音此時已經睜開眼看著天花板。

墨北辰驚訝的看著她,她不是已經睡著了,怎麼這個時候她還醒著。

葉清音看著墨北辰,然後起身到他旁邊,「你去哪裡了,我醒過來沒有看到你,我就醒了,」

墨北辰抱住葉清音,發梢上的水珠掉落在她的肩頭。

「睡吧,我吹下頭髮就陪你。」墨北辰溫柔的和她打著商量。

可是葉清音不同意,硬是要和墨北辰待在一起,「我來幫你吹頭髮吧。」

她看著他的模樣,接過墨北辰手上的吹風筒,墨北辰就怕她現在精神不振,要是讓她吹頭髮不太好。

「走吧,你跟我去外面坐著吹,在這裡會影響到豆豆。」

葉清音看了一眼睡得很安穩的豆豆,然後和豆豆一起離開。

墨北辰來到外面的房間,直接將葉清音扯入懷中,然後俯下身,然後奪走了她所有的呼吸。

清音忍不住呢喃了一句,後面她怎麼睡過去已經不知道了。

墨北辰累得鬆開她,知道她最天狀態不好,他只能用這個辦法隨後抱著她進浴室簡單的洗洗。

到了後半夜再將她抱到豆豆的旁邊一起睡。 墨北辰看到葉清音這樣的情況,他十分的斷定,葉清音一定是做了什麼事情,「說吧,你到底有什麼事瞞著我。」

墨北辰覺得自己已經足夠的信任了葉清音,可是看她這個樣子像是有心在瞞著他。

清音搖搖頭,淚水溢出眼眶,「我沒有,我真的沒有,墨北辰,你要相信我。」

墨北辰幫她擦掉淚水,「你這幅模樣,讓我怎麼相信你?葉清音,如果你真的沒有騙我,我現在立馬去把那個手機修好,然後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你敢不敢。」

清音不懂該怎麼告訴他,她讓墨北辰去查關於母親當年死亡的真相,到現在他還沒有能夠查得清楚,所以,她不得不依靠那個男人。

「好,你拿去修吧,看看我有沒有什麼瞞著你。」清音閉上眼,如果她現在不同意,墨北辰一定會起疑心的,所以這一次她乾脆的同意。

豆豆看著葉清音哭了,立馬跑到她的懷裡,然後抱著她,「媽咪不哭,媽咪不哭。」

豆豆一這麼說,葉清音哭得更加厲害,「豆豆啊,媽咪沒事,你放心,媽咪真的沒事。」

葉清音一邊說一邊帶著哭腔,其實她覺得自己怎麼說,也算是比較理智的一個人,可是這一次確是因為那個伯爵的事情才會這樣的。

墨北辰看著地上已經壞掉的手機,「我重新給你買一個。」

清音點點頭,到了最後,墨北辰並沒有拿手機去修,所以葉清音不知道該慶幸還是。

整個晚上,墨北辰的手機一直做響,墨北辰不耐煩的接聽。

「a先生,你把我的女兒弄到哪裡去了,我已經答應你不讓她跟著去,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做。」

墨北辰還不明白夏翰的意思,「夏先生,我不明白你這是什麼意思,」

夏翰一頭霧水,「你,你讓你的人帶走我的女兒對不對。」

墨北辰冷笑,「要是我想帶走,我何必要提醒你?」

估計是什麼人把夏多多藏起來,所以才會把這件事情賴在他的身上。

夏翰越聽越迷糊,「難道,真的不是你做的?我的女兒不見真的跟你沒有關係?」

墨北辰冷下臉,「我從來不開玩笑。」墨北辰直接掛掉電話,然後讓人去查所有的監控。

客官不可以~ 他們最後的答案都是說了,夏多多在進廁所之後就沒有再出來過。

墨北辰讓自己的收下把視頻發給自己,然後再重新看一遍,上面來來往往的人,並沒有很可疑的地方。

葉清音想要緩和和墨北辰的關係,所以她主動的走到他的面前,「墨北辰,你怎麼了,看起來,你並不是很開心。」

墨北辰從電腦上移開,「沒事,夏多多不見了,他父親以為是我做的,所以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清音立馬想到那張照片,因為當時慌張的原因,她只看到了照片上的女人頭頂上紅色的髮夾。

清音想了想,「要不,我和你一起找吧可能我是女生,所以對女生比較了解。」

墨北辰看著時間,「你還沒困?」

清音搖了搖頭,最後墨北辰只能妥協讓她幫忙。 第二天,墨北辰就帶著葉清音去了m國,豆豆此時坐在飛機上特別的開心,嘴裡都在說,「爹地,豆豆喜歡看雲。」

豆豆一個人坐在窗邊,自己一個人在那裡數雲,墨北辰看著他的模樣,特別的寵溺,此時葉清音安靜的坐在飛機上。

墨北辰早上見到她起來的時候,還是和平時的不太一樣,但是因為豆豆在,所以他沒有辦法和她長談。

「要喝牛奶嗎,我給你帶了牛奶。」墨北辰認真的看著她,想要從她的眼裡看出些什麼。

可是此時的葉清音並沒有給他任何的回應,就是瞄了墨北辰一眼,然後繼續看向窗外。

墨北辰實在是不知道葉清音為什麼變成了這副模樣。

很快,飛機就停在了m國,墨北辰抱著豆豆,和葉清音一起下機,清音還是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

墨北辰帶葉清音和豆豆一起去住的地方,「豆豆,明天爹地帶你去迪斯尼樂園看看。」

豆豆點點頭,然後讓墨北辰放下他,他牽著葉清音的手一起進酒店。

這個時候,墨北辰的手機突然響起,「什麼事?」

「老大,那個女人好像是打算是去追你們,她現在已經在機場買票了。」

墨北辰聽到這個消息,臉立即冷了下來,「盯住她,我現在立馬告訴他父親。」

夏翰看到墨北辰的電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猶豫了幾秒鐘,「喂,a先生,怎麼了?」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和豆豆的背影,「夏先生,你的女兒現在要來m國,這一次我的女人已經受到了驚嚇,如果她的出現,讓我的女人繼續受驚,我只能與你為敵。」

夏翰一聽,心裡咯噔一響,那些長老們早就提醒過他不要去惹這個a先生。

「a先生,你別這麼說,我現在就把女兒關起來,絕對不會打擾到你們。」

墨北辰直接掛掉電話,追上葉清音和豆豆一起坐電梯。

夏翰立馬從書房裡出來。,你們趕緊把夏多多給我綁回來。」

夏多多原本在等待著登記,她到現在還不知道那天到底是誰把那個孩子給帶走了。

距離登記還有半個小時,她去趟洗手間,然後直到登記也沒有見到夏多多的出現。

墨北辰派去的人及時把這個情況告訴墨北辰,墨北辰讓他們不要跟了,他以為是夏翰做的,所以就沒有放在心上。

墨北辰直接把手機給關機了,然後看著葉清音已經發困的模樣,「怎麼了,困了嗎?要不要休息一會。」

飛機上葉清音根本沒有怎麼跟他說話,要麼就是聽到了,也不回答。

豆豆一邊玩著自己的玩具,他想出去玩,可是爹地沒有打算帶他出去的意思。

所以他只好玩著手機解悶了,這個時候,葉清音確實是困得不得了,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她慌張一看,上面的號碼嚇得她瞳孔放大,是他發來了一張照片。

墨北辰看著葉清音反常的舉動,伸手要拿她的手機,可是葉清音被嚇到直接把手機扔出去,手機碎了,驚醒了葉清音,嚇到了豆豆。 清音往電腦上的視頻一看,墨北辰指著一個女人,「這個就是夏多多。」

清音手一抖,她確實是帶著紅色的髮夾。

清音可以猜到是誰做的了,可是她要怎麼告訴墨北辰。

好像墨北辰和那個人的關係挺好,「墨北辰,你說是不是夏多多父親的仇家這麼做?」

墨北辰搖搖頭,「不會,我想可能是我的仇家這麼做。」

他的仇家,難道那個男人在對付墨北辰,怎麼辦,她要怎麼辦。

清音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她剛害怕那個人真的在暗中對付墨北辰。

「那你有沒有懷疑的對象?」清音試探性的一問,其實她想要告訴他,那個人就是他昨天遇到的人,

墨北辰搖了搖頭,「嗯,暫時還沒有發現是誰,但是我會查清楚。」

清音聽到他這麼說點點我,7然後陷入了沉思。

墨北辰眼看著時間有點晚了,「走吧,我們先去睡吧,明天要帶豆豆出去玩,早點休息也挺好的。」

清音點點頭,可是這一夜她沒有辦法入睡,她腦海里都是關於那個男人的事情。

難道他真的因為葯膳的事情開始對付墨北辰?

可是如果這樣的話,她到底還要不要把葯膳給他。

葉清音翻來覆去睡不著,墨北辰本來就睡得淺,被葉清音給吵醒了。

「怎麼了,睡不著?」墨北辰問出聲,以為葉清音這是失眠了,

葉清音搖了搖頭,然後依偎在墨北辰的懷裡,「墨北辰,我擔心你。」

只是簡單的幾個字,墨北辰聽得十分的舒服,就知道葉清音本來就是在乎自己的。

他在黑暗中,摸了摸葉清音的後腦勺,「我不是在這裡嗎,有誰可以動你,不要太擔心了。」

清音聽著他話,著急的解釋,「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要告訴你,我擔心你會受傷。」

她要怎麼告訴墨北辰,然後讓他解除自己的清白呢,「墨北辰,如果真的找不到夏多多,會怎麼辦?」

墨北辰猶豫了一會,「那就和他父親為敵,他父親開始與我為敵。」

清音在墨北辰的懷裡瑟瑟發抖,「夏多多的父親是什麼人?」什麼人可以和墨北辰為敵,那天她記得墨北辰打電話給他的時候,對方是一直被墨北辰威脅的。

墨北辰不想告訴葉清音這些事情,免得她擔心,「好了,這件事,你就不要想了,只要你沒事,我就會沒事,睡吧」

說完,墨北辰親了一口葉清音,「晚安,我的夫人。」

葉清音沒有出聲可是擔心墨北辰會因為她的失眠,也會連累他跟著睡不著,所以她只好閉上眼。

墨北辰聽著她均勻呼吸聲,把葉清音抱在懷裡更緊,這個時候才肯睡過去。

第二天,墨北辰被電話聲音吵醒,「什麼事,」被吵醒的墨北辰臉色明顯的不好,聲音不悅。

Prev Post
老嫗身上那股若有若無氣質讓殷家三老頗有些投鼠忌器,
Next Post
眼看白劍秋就要一步跨出大殿,皇帝怒喝道:「白劍秋,今日你且走吧!這個女人留下來朕慢慢折磨,一個亡國公主,你當朕會在意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