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靠近一步,卻猛然見到石碑劇烈地抖動了起來。隨後,那瘋狂涌動的血霧中,忽然綻現出一團團如墨般濃郁的黑霧……那是魔息,可怕的魔息。

「邪魔!」采綠一聲暴喝,一股如山巨力朝著魔息碾壓而去。

厲無極眼角猛跳,「不好,它要出來了!」說話的同時,衣袖連揮,無數的金光符文頓時如同那流星傾瀉,射向了石碑上的一道道裂紋。

這些符文,是他平日閑暇之時煉製的大成符文,有困陣符、阻陣符、殺陣符等等。

呯呯呯……

采綠素手迅疾抬起,將溢散的魔息攝拿在掌心,用力一捏,眨眼間爆散無形。

而石碑在金光符文的作用下,涌動的血霧緩緩向里收縮。

厲無極神情凝重,心中一絲也不敢大意。右手一召,乾坤鼎嗖地飛出,盤旋間急劇變大,把自己、采綠還有石碑一齊罩在了其中。

他這是為了以防萬一!

未慮勝、先慮敗……石碑中的這隻邪魔恐怖無邊,若是被它逃脫,後果不堪設想。

咚咚咚咚咚!

森冷魔息,凶焰萬丈,發出憤怒的低吼,狠狠地撞擊著乾坤鼎。鼎身之上,旋即傳來一陣陣低沉的悶響,有如敲在胸口,令人心悸莫名,躁動難安。

厲無極目中流露出了一絲焦灼之色,對著采綠使了個眼色后,身形驀然扭曲變幻,朝著石碑陣法空間擠了進去。

采綠更不遲疑,緊隨其後,也消失在了石碑中。

彷彿是世界壁壘被撕裂,兩人倏忽進入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這是一個充斥著重重迷霧的血氣世界。四周,血霧瀰漫,魔息翻滾,視線不及身前三尺,就連神識都隱隱被壓制、無法離體。

厲無極不由暗暗心驚,這塊石碑中的陣法竟然衰敗至此。看眼前魔息肆虐的程度,顯然是已經無法繼續鎮壓那隻邪魔。

英雌 采綠眉頭皺起,驚疑看來,「你說的邪魔就在這裡面嗎?」

厲無極點了點頭,旋即抬手遙指前方,「就在那邊……穿過這個通道,可以看見一根石柱。那隻邪魔,就被鎮壓在石柱之中。」

「咦,你如何知道,以前來過嗎?」采綠奇道。

厲無極神情感慨,「是啊!大約是十年前,但我卻感覺過了好久……千百年都不止。」

我的重生不一樣啊 當年在石柱下方利用魔息進行淬鍊,簡直有如一場噩夢,至今回想起來依然不寒而慄。

那是他接觸邪魔的開始,如今,一切又好像回到了原點。

「咯咯,那我們今天就滅了它!」采綠一臉自信,縱身而出。

兩人旋即互為倚角,破開前方那森寒的魔息,朝著血霧空間深處拔足疾奔。

桀桀!

忽然間,一道可怕的魔音從天而降,緊接著,耳畔響起一串清脆的鐵鐐撞擊聲。

叮鈴鈴……

冰冷鐵鐐,穿透重重迷霧,彷彿來自虛無,盪響在空間中。

四周,靜極了,只剩下那魔音和鐵鐐,喧囂不堪。一股令人壓抑的氣息悄然彌散,詭異至極。

「爬蟲、螻蟻……」

魔音咆哮,鐵鐐聲更響,空氣中的血霧開始無規則的涌動,變幻組合。一股更加恐怖的氣息蔓延開來。

剎那間,魔息暴漲,氣焰熏天。

「是他!」

見狀,厲無極臉色大變,腳步連踏,速度陡然加快了幾分,朝著聲音來源處浮掠而出。這股氣息他記憶極深,正是鎮壓在石柱中的那隻邪魔。

在他遭遇的所有邪魔中,這隻邪魔的氣息最為恐怖。似乎比那化魔神君和天龍院的普慧,還要強上許多。就是不知和道衍相比,孰強孰弱。

「哼,讓我來會會它!」

采綠也已然看出不對,身形后發先至,霎時化為一道綠光,稍縱即逝。 呼呼!

瞬息過後,采綠進入了一片廢棄的石崗,前方出現一根巨大的石柱。

石柱的表面,竟有一道朦朧的魔影,怒聲咆哮,氣勢熏天。開始的那個魔音,正是從它的口中發出。

魔影睜大一雙魔瞳,俯瞰下方,看上去極為憤怒。它蠻橫扭動身軀,鐵鐐聲猛然大作。

此時,采綠才驚駭發現,這魔影的周身上下,竟然纏繞著一條條粗大的黑色鐵鏈。

那鐵鏈在魔影的扭動下,頓時綳得更緊了,令它無法脫離石柱。

「該死、你們全都該死!」

魔影低聲怒吼,似咆哮、似詛咒,恐怖魔息,旋即瘋狂涌動,扭曲空間,猶如一個個血色漩渦,對著四面八方,吞噬而下。

「魔羅,除非是貧道身死……否則,你今天休想離開!」

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揮袖轟開上方翻滾的魔息,從石柱後方繞了出來。

「那就去死!」

魔影氣息暴戾,睥睨看來,魔瞳中帶著不加掩飾的蔑視。一股撕裂天地的絕世凶威,隨著這一眼爆發而出,對著老者碾壓了過來。

轟!

魔威如淵,勢不可擋。

老者身形猛然一顫,被震得連連後退,十幾步後方才停了下來。

「前輩,我來助你!」厲無極追風逐電,破空而下,見到老者,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喜色。

這人,正是蘇惜朝,一位亦師亦友的可敬長者。

「小心!」見到厲無極的身影猝然顯現,蘇惜朝眼皮不由一跳,急忙出聲示警。

魔羅已然蘇醒,它的可怕超乎想象。這通天柱搖搖欲墜,似再也無法將它鎮壓。

厲無極不知輕重,居然敢主動迎上去,讓他著實措手不及。

「螻蟻!」魔影眸中血芒閃爍,語氣不屑至極。若非他被這鐵鐐鎖住,要碾殺下方這幾人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大言不慚!」厲無極一聲冷喝,右手伸出,體內妖氣順著奇經八脈,匯聚在掌心之上,對著四周的魔息狠狠轟去。

如潮妖氣,衝天而起,逆行向上。

嘭嘭……

滔天魔焰與無邊妖氣猛烈碰撞,巨大的轟鳴聲霎時充斥耳膜。

空間,如同水幕一般,蕩漾不休。

吼吼吼!

見到厲無極居然無懼魔息的侵蝕,魔影頓時變得狂躁起來,它昂首咆哮,鐵鐐聲更見冰冷。那森寒的魔息,氣勢陡然一變,幻化成刀芒形狀,滾滾而下。

咔嚓!

空間不堪重負,宛如一面易碎的鏡子,片片崩裂。

厲無極忽然感覺到自己運轉不息的妖元一滯,氣血在體內翻滾起來,彷彿是失去了控制一般,洶湧澎湃,似欲爆體而出。

這隻邪魔竟然如此可怕,只憑著一眼之勢,便將他的妖身防禦蠻橫碾碎。若是讓它掙脫束縛,世間又有誰能是對手?

他的這具妖身,是由真龍精血鑄造,即使是面對問道境老妖怪的攻擊,也能夠硬抗下來。可是,在這隻邪魔的面前,卻顯得不堪一擊。由此看來,對方很可能是超越了仙人的無上存在。

「師弟,快退後!」蘇惜朝目光驚詫,衣袖一揮,十幾枚青色符文如同「仙文」從袖口呼嘯而出,呈一左一右兩顆六芒星狀排列,沖開層層魔息阻礙,射向魔影。

厲無極能夠擋住魔羅的一擊,已然出乎了他的意料。這才短短几年,對方便走到了這一步,讓人實在是不敢相信。按照這種速度,如果讓他繼續修鍊兩三百年,或許真可以殺死魔羅,也未可知……只是,這片大陸,還能夠再堅持兩三百年嗎?

「退什麼后啊……大家一起上!」采綠腳尖一點,人已縱身飛出。在她的腳底,一朵綠色的雲彩無聲凝聚,一股驚人的妖氣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對著恐怖魔息席捲而去。

見狀,厲無極強行壓下體內翻滾的氣血,一聲長嘯,妖氣順著經脈噴涌而出,疊加在采綠之上,氣勢如虹,勇不可擋。

轟轟轟轟轟!

魔威如獄,氣焰滔天。

妖氣似海,滾滾蔓延。

空間驀然扭曲,好像水紋般盪起層層漣漪,這方世界開始顫抖,匍匐在妖魔的蓋世凶威之下。

咻咻咻……

青色符文,不時閃耀,配合妖氣,每每以最刁鑽的角度從側翼出現,令魔影憤怒嘶吼。

采綠腳踩雲彩,衣裙舞動,如同仙袛。漫天妖氣在她的指揮下,化作一片碧海狂瀾,勇往直前。

厲無極踏立虛空,氣勢在戰鬥中一點點增強。他的妖身強悍無比,幾乎可以無視魔氣的侵蝕,因此越戰越勇,胸中戰意愈發高昂起來。

蘇惜朝一臉凝重,視線從未離開過那高聳的石柱,身形縱躍如風,變幻不定。

「該死!你們這幾隻螻蟻、爬蟲。」魔影似乎已到狂暴的邊緣,憤怒的咆哮伴隨著鐵鐐的響聲,回蕩在空間中,懾人心魂。

采綠與厲無極的出現徹底打亂了它的節奏,如果不是這樣,它早已汲取到了外界的力量,脫困而出。

困在這裡數萬年,又被石柱鎮壓,它已經變得極度虛弱。

這次蘇醒,恰逢陣法的力量衰竭,它當機立斷,立刻控制魔息向外暗暗涌去,隨後被蘇惜朝察覺。

一番較量后,它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魔息終於衝破陣法空間的封禁,卻忽然遭遇到了不明攻擊,以致功虧一簣。

「廢話少說!只要能夠打敗你……就是螻蟻,那又如何?」厲無極豪氣干雲,妖元噴涌而出,手上的攻勢更見凌厲。

這隻邪魔在三人的聯手攻擊下已現潰像,現在,正是鎮壓它的最佳時機。

「該死!你們全都該死……」

魔影神情猙獰,一個個古怪的暗灰色光點從虛無中飛出,環繞在他的周身上下,原本微弱的氣息陡然間暴漲,就彷彿有一尊無上魔神,跨越諸天萬界,融入到了它的體內。

空間,隨即變得詭異起來。一圈圈暗灰色的波動恍如絲線,縱橫交錯,密不透風,從四面八方湧來,向著下方輻散而開。

「規則?這是規則之力!」

蘇惜朝一直站在三人的最後面,見狀,臉色不由大變,驚呼出聲。

根據通天派的功法記載,只有修鍊到問道境後期的修士才能調動這方世界的規則之力。而飛升成仙,就是抽取無數同類規則凝聚成法則,以此對抗世界的束縛,衝破壁壘之力,飛升仙界。

這隻邪魔來自未知的異域,又是在被通天石柱鎮壓的情況下,竟然能夠強行御使這方世界的規則,魔功之恐怖,簡直不可思議。

「糟糕!大兄弟,快退!」

采綠活了不知多少歲月,見識自是不凡,而且她也隱隱觸碰到了御使規則的境界,又豈會不明白規則之力的可怕。

聞言,厲無極立刻心知不妙。他縱身就欲後退,然而卻感覺有一股奇怪的力量牢牢鎖定了自己,身形忽然間變得沉重如山,想要移動半分竟已是千難萬難。

「哎!拼了……」只是瞬間,他心中便打定了主意。滾滾妖元從體內暴涌而出,化為衝天妖氣,強悍的妖身須臾大了數圈不止。

嗡!

詭異的力量,鋪天蓋地,避無可避,轉瞬即至。

萬千暗灰色絲線,如同是一條條駭人的魔蛇,猛然將厲無極吞噬。

咔嚓!

大地承受不住這股可怕力量的衝擊,轟然開裂,無數絲線溢散飛濺,帶出一片灰色的風刃,在地面上留下一條條深不見底的裂痕。

噗!

厲無極立在開裂地面的中心,忽然張嘴噴出一口鮮血,身形倒飛而出。

「死!你今天必須死!」魔影聲音中透著無窮恨意,咆哮如雷。

暗灰色的波動震蕩加劇,涌動如潮,將這片空間徹底封鎖,對著厲無極再度轟下。看那情形,似乎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魔影豈能不恨?這隻爬蟲似乎根本不懼魔息的可怕侵蝕,一直攻在最前方,令它的諸多手段無法奏效。這次它以殘破之軀強行摧動「死亡法則」,估計至少需要沉睡千年才能恢復過來,逃脫的希望轉眼落空。

所以,這隻爬蟲必須死!另外兩隻,也全都要死!

「大兄弟!」

「師弟……」

見到魔影繼續攻擊厲無極,采綠和蘇惜朝不由駭然失色,一齊奔來。如此詭異的規則之力,一招已然招架不住,若是再來幾下,焉有命在?

厲無極面色蒼白,奮力將口中的血沫吐出,回頭對著後方慘笑,「前輩,大姐,莫要過來……」

如此詭異的力量,絕非采綠和蘇惜朝可以抵擋。雖然他的實力還比不上兩人,但是論到防禦,應該毫不遜色,甚至更強。

他不相信,這隻邪魔能夠一直驅使這股力量,否則,對方哪需要等到現在?

這具化身沒了也就沒了,只要真身尚在,便可以重新再凝聚一副新的化身。

想到這裡,厲無極心中已然湧現出決絕之意。只見他左腿朝前一弓、右腿猛然後蹬,昂頭吐出了腹內的本命妖丹——青色龍珠。

今天,即便灑盡真龍之血,他也在所不惜! 「什麼地方?」

采綠與蘇惜朝不由一齊看來。

厲無極聲音緩緩,似在回憶,「我離開大陸前,曾經去過大覺山的真魔洞尋找晴川。 冷少的億萬新娘 那時她為我講解《太玄真經》,上面有段寫到:玄黃曆大正某年,邪魔大舉來攻,魔羅帶領魔帥、魔將以及無數真魔殺向天柱山。通天派舉派應戰,無暇前往支援各派……」

《太玄真經》上的文字,只有忘晴川認識,而對方當時只是一提而過,所以留給他的印象並不是很深。

「《太玄真經》是什麼書?」蘇惜朝奇道。

Prev Post
眼前在座的七個人是服部八藏親手調教出來的一支雇傭兵小隊,名字叫做富士葬神,意思很簡單,說的就是他們能連神祗都能葬送。實際上這支小隊也確實有這個本錢,每個人都是中忍巔峰強者,隨時都能邁進上忍行列。每個拉出去在島國都能成為一代宗師,享受至高無上的榮耀地位。就是如此的宗師級別人物,現在扮演的角色卻是聽命者,聽命於服部八藏調遣。
Next Post
澈也只是靜靜跟著她,眼中神色不明,而小吱更是完全不知道艾莉絲在做些什麼,反正對它來說,有吃的就足夠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