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落,劉勇直接在後面將前面的兩個人推了出去,那兩人見狀只能硬著頭皮沖向司月寒。

然而,那兩人剛沖了兩步遠就感覺眼前一花,只見司月寒竟是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因為速度太過,只留一抹殘影。

不等幾人反映,司月寒的身形已經閃至兩人身後,只見他抬手捏住兩人的腦袋,而後一個用力,直接來了個對對碰!

那兩人當下白眼一翻,竟是直接暈了過去。

五個人,此時倒了一個,暈了兩個,只剩劉勇和另一個人。

兩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劉勇剛剛的囂張氣焰也已經消散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恐懼。

他剛剛可看的真切,眼前的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個人,哪有人能夠憑空消失的?

心裡一害怕,劉勇便本能的想要逃跑,只是剛一轉身,卻發現司月寒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啊……」

劉勇驚叫一聲,整個人受驚過度,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只見他用一種見鬼了一樣的眼神看著司月寒,整個人在地上快速的往後退去:「你……你別過來!」

而另一個人見狀拔腿就要跑,卻不想剛跑出一步,后脖領就被司月寒一把抓了住。

一個用力,直接將人甩飛了出去,『轟』的一聲砸在地上,撩起一陣灰塵。

劉勇看著這一幕,只感覺天都要塌了。

「大哥,大哥我錯了大哥!你饒了我這一回吧!」

劉勇聲音發抖帶著哭腔,連忙低頭服軟:「我再也不敢了,你饒我一條狗命,饒我一次!」

司月寒面色不改,整個人都不像是會有憐憫之心的人,他每往前走一步,劉勇都要往後挪一寸。

這時,劉勇似是突然想到什麼,連忙回身看向不遠處的簡艾,那目光猶如見到救星了一般,連滾帶爬的就往簡艾的方向爬去,嘴上還一邊道:「姑奶奶,我有眼不識泰山,你放過我這一次吧,我保准以後不出現在你面前了,你讓他放過我!」

簡艾將一切看在眼裡,劉勇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讓她忍不住皺起眉頭。

真是吃軟怕硬的東西!

簡艾擺了擺手,示意司月寒罷了:「算了,放他們走吧。」

她不是心軟了,只是覺得劉勇此時跪著求她,比用拳頭來的解氣。

適可而止吧,她不想再和這種人有什麼糾葛,萬一司月寒下手沒個輕重,再把人給打殘了。

簡艾的話聽在劉勇的耳朵里仿若天籟,只見他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道謝一邊警惕的看著司月寒,一邊往路口走去。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逐一鎮壓

「天妖在世!」

肖雲絕反應極快,張開嘴巴吐出了一道道太古妖氣,演化出來了一頭頭身形高大、無比虛幻的太古天妖,組成了無上軍團殺向秦南。

嗡!

總裁暮色晨婚 只聽一聲刀鳴,無數天妖,瞬間粉碎。

「該死的斷天刀!」

肖雲絕的臉色登時變的無比難看。

他打出來的太古天妖,可都是虛幻無形,一般帝術根本傷不了它絲毫。

「肖雲絕,萬封魂,不要再藏著掖著,一起動用殺招,將此僚毀滅在此!」

孟琅邪化身為劍,遊走虛空,開口吼道。

秦南的修為實在是太可怕了,就像一個恐怖深淵,深不可測,如果再繼續打下去的話,他們必然會被逐一鎮壓。

「好!」

肖雲絕和萬封魂不愧為一代人傑,腦海中念頭一閃,就已然有了決斷。

「妖神之力,加持我身!」

「魂道始祖,封……」

「殺神右經……」

剎那之間,肖雲絕、萬封魂、孟琅邪三人,彷彿打開了體內的某個封印,一道道磅礴浩瀚的妖氣、魂氣、殺氣,在他們體內洶湧而起,使得他們的氣息開始層層暴漲,變的無比偉岸,猶如巨人。

身為妖神禁地少主、幽魂族少族長、殺神禁地傳人,他們的體內,自然有著古老巨頭留下來的力量,在關鍵時候,背水一戰。

「秦南,不管你有沒有證帝,都給我去死吧!」

肖雲絕三人身形散開,佔據三方,臉色變得無比猙獰,那一門門的通天帝術,齊齊打出,好似形成了一座滔天帝河,淹沒而下,場面震撼,衝擊人心。

遠遠看去的話,他們三人就像是三尊怒火天神,正在審判罪孽深重的瀆神者。

「哈哈,來的正好,戰神之拳!」

秦南長袍飛舞,不懼反笑,緊接著覆蓋在他身上的戰神虛影,猛然破碎開來,化作了成千上萬道的龍形青光,圍繞著他的左臂一圈又一圈的纏繞起來,使得他左臂之中,彷彿有股神秘之力徹底蘇醒。

轟!

一拳打出,天崩地裂,無數通天帝術,在那恐怖勁力之下,瞬間被碾成了粉碎,甚至連整個諾大的青色空間,都是為之一晃。

要知道,在九天之中,戰神的巔峰時期,它的一拳足以粉碎一個蒼嵐大陸。現在秦南雖然只是發揮出來了其中的一縷意志,但是那所具備的力量,也非常恐怖,無法估量,遠遠不是肖雲絕三人能擋。

「崩滅之矛!」

秦南動作未停,三根漆黑長矛,再度甩出,穿過層層勁氣,分別擊穿了肖雲絕三人的胸膛,將他們釘入了虛空之中。

啊!

又是三道慘叫聲響起。

足足六大天才武帝,在這一刻,被秦南獨自一人給鎮壓。

「秦南!你居然敢羞辱我!你信不信我率領整個妖神禁地的強者,讓你生不如死——」

肖雲絕慘叫連連,眼中卻充斥了巨大的怒火。

它從出生到現在,雖然戰敗過無數次,但是這還是頭一次有人,把它釘在虛空上。

只不過,還未等他的話說完。

「聒噪!」

秦南冷冷一喝,斷天刀上再度湧起冰冷刀芒。

他今天可不僅僅只是要鎮壓肖雲絕等人,還要將這些人統統斬了。

「秦南,他們的體內,都有他們各自族中武神強者留下的意志,如果遭遇到了生死危機,這股武神意志就會爆發,對你現在不利,你要殺他們,不如證帝之後再動手。」

就在這個時候,源道天山之主的聲音,忽而在秦南的腦海中響起。

「武神意志么?」秦南眸光一閃,看向六人淡淡道:「先讓你們看一場曠世盛會,然後在取你們項上人頭。」

說完這句話,秦南收起了斷天刀,一身恐怖氣勢,也恢復如初,成為了一個毫不起眼的武祖。

「小南子,實話告訴本公主,你是怎麼辦到的?」

妙妙公主立刻飛了過來,眨巴著大眼睛,精緻的臉蛋上寫滿了好奇。

不只是她,宮楊和唐青山也是如此,尤其是後者。

當初在帝命爭奪戰裡面,他可是親眼看著秦南承載九大帝命失敗。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事後再跟你們一一解釋。」

「不過現在,公主,師兄,楊哥,我有一件人生中至關重要的大事,到時候若有機會,還望你們能出手相助。」

秦南的臉色,變的無比鄭重。

「哦?」

妙妙公主三人皆是目露詫異,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見到,秦南如此鄭重的讓他們出手幫忙。

「我要證帝。」秦南說到這裡,微微頓了頓,道:「自我證帝。」

很平淡的語氣,也很普通的一句話,但是在此時此刻,無論是妙妙公主三人,還是被釘入虛空中的肖雲絕六人,聽的這句話,腦海中都有著一道九霄神雷,滾滾炸開。

就當青色空間內的傳人之戰,已經徹底結束之時。

源道天山,無天道台上。

「這是——」

在這一刻,哪怕是源道天山之主,還有小蟲,目光也是一凜。

「這是什麼?」

在場的大帝巨頭、武祖散修們,則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臉上寫滿了震驚之色。

佞臣良妻 只是拿出了一塊令牌,怎麼會造成這麼大的異象?

「帝光所照,所有帝力,紛紛而出,加持海族!」

萬永古身形化作一道長虹,沖入虛空高出,手中令牌爆發出來了奪目刺眼的灰色光芒,落在了在場各大勢力的大帝巨頭,以及盛天驚等等人的身上。

嘩啦!

震撼的一幕出現了,被灰光照了之後,每位大帝巨頭的體內,那一縷縷精純無比的帝力,竟是自動飛出,沒入了海族那一位位大帝,還有江空咒、巫鴻的身上!

他們的氣息,頓時層層暴漲,帝威浩瀚!

至於那些失去大帝之力的大帝巨頭們,氣息則是開始不斷下跌!

「這是怎麼回事?」

「我體內的大帝之力,竟然不受我控制了!」

「萬永古,你到底是在幹什麼?那塊令牌到底是什麼?」

在場的那一位位大帝巨頭們,臉色又驚又怒!

如此詭異的一幕,他們還是頭一次遇到。

「你手中的令牌,莫非就是傳說之中,帝榜所擁有的至寶,武道神帝令?」

南天神地的古老存在,猛然想起了什麼,眼睛死死的盯著天空。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賭上一切

「武道神帝令?」

其他勢力的古老存在,臉色瞬間大變。

在古老的傳說中,帝榜擁有一塊武道神帝令,只要將它祭出,便可剝奪一定範圍內所有大帝巨頭身上的三成大帝之力。這樣的令牌,神榜也擁有一塊,專門剝奪武神的神格之力。

如今看來的話,這個傳說竟然是真的?

「有眼力,這的確是武道神帝令,可以剝奪你們身上的大帝之力,加持在其他大帝身上。」萬永古渾身沐浴帝光,氣勢暴漲,俯瞰著盛天驚,道:「現在我們是否有資格,捲土重來?」

「有點意思,沒想到帝榜連這種令牌,都拿了出來。既然如此的話,那我便陪你們兩人玩一玩。」盛天驚嘴角緩緩勾起了抹弧度,腳尖一點,瞬間來到了萬永古的面前,種種蓋世帝術,彷彿交織成為了一副太古帝圖,籠罩而下。

「無斷道友,不介意的話,可否賜教一番?」

庄賜道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無比儒雅。

「喂喂,那我呢?」

一旁的蘇清凝,翻了翻白眼。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橫無斷身形一閃,彷彿化作了一頭太古天龍般,降臨在了兩人的面前,無數的勁氣凝聚成為了一道道蓋世殺招,洶湧而下,無比驚人。

「所有海族之人聽令,全力出手,不能保留!」

不遠之處的江空咒,見此一幕,當下長嘯一聲,再度下令。

「遵命!」

所有海族的大帝巨頭們,氣勢無比高昂,一門門帝術,齊齊打出。

他們有了在場所有大帝的三成帝力加持,三大勢力和冥族等所有大帝巨頭又被削弱了三成,哪怕三大勢力和冥族的大帝眾多,他們現在也有著極大的勝算。

「江冰塊,你們還真是好手段!」

厲七魔的臉色變的無比陰沉,嘶吼一聲,諸多冥術,宛如天女散花般展開。

「七魔,我們來助你!」

施展陣法結束的葬玄雲、庄千墜、紀齊眉這三位威名赫赫的天才武帝,也是大喝一聲,身形彷彿化作了三把神劍,破空斬出。

「空咒道友,我們一起聯手!」

天空上的巫鴻,趁著殘冥老人被一位海族大帝拖住之際,身形一閃便來到了江空咒的身邊,種種古字,彈指而出。

轟轟轟!

這一剎那間,無數道好似神雷炸開的聲音,接連響起,震動四方。

這一場龐大的廝殺,經過了剛才的變化之後,要比之前,更為激烈,幾乎每一息之間,都有不少大帝巨頭遭到打擊,身負傷勢。

尤其是萬永古和盛天驚,橫無斷和庄賜道、蘇清凝之間的戰鬥,更是吸引了在場所有大帝巨頭、武祖散修們的目光。

諸天我最兇 雖然這五大天才的交鋒,沒有那些頂尖大帝恐怖,但是那一招招領悟到極致的帝術,還有種種算計、見招拆招等等,都是無比精彩,讓人呼吸屏住,不肯錯過任何一幕。

這種級別天才的交鋒,實在是太過罕見。

Prev Post
神情冷傲!
Next Post
白露並未隱瞞,直言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