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了,兔豆網也是一樣!」

「嘿,別說網站,就連現場觀看那兄弟的直播貼也中斷很長時間了。」

網上議論的時候。昏迷的記者和幾個網友才剛剛醒過來。

醒來的時候,先是有些迷惑,然後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太精彩了!楚歌贏了,哈哈哈,漂亮!」

「可惜設備壞了,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存在氣功,雖然沒有電視上演的那麼誇張,可是這破壞力也夠驚人的了。」一個記者忍不住感嘆道。

所有人臉上都帶著興奮之色,唯獨一個攝影師跪倒在地,懷裡抱著已經壞掉的攝影機,嚎啕大哭,「花花,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啊!」

這時候,楚歌等人剛剛到了比試場地。

楚歌一到,立馬有人圍了上來。

「楚歌,我們能合個影么?」

「楚歌,我愛你!」

「楚董,請問你對這次勝利有什麼感想?」

顧長安對著王國忠使了一個眼色,王國忠立馬站出來說道:「各位朋友,楚歌剛剛經過比試,已經很累了,我希望大家給他點時間休息。」

幸好這些大媒體的記者,都通情達理,沒有再繼續糾纏。

至於網友那邊便不太好打發了,硬是非得要幾張合影才離開,有一位甚至當場要拜楚歌為師。

「北華山巔峰之戰,華夏第一人傑擊敗東瀛第一劍客!」

「會治病、會經商、會泡妞、會國術,走進華夏風雲人物楚歌的世界!」

「友酷獨訪,柳生浩司:他(楚歌)是一個強者,我輸的不冤。」

很快,北華山,東瀛第一劍客和楚歌決鬥勝負的結果,便傳遍大江南北。

尤其是熱愛武學的人,對於華夏國術重新充滿了希望。

不過出現的影響並不全都是好的,很快沒有多久,就出現了數不清的「氣功大師」,他們掌推百人,碎石裂鋼,順便還包治百病,就差騰雲駕霧,羽化飛仙了,更有人將氣功和磁場相提並論。

世俗的鬧劇,無論是古武還是天組都沒有人在意,這樣的騙局自然會有「有關部門」去解決。

楚歌很快成為了各大媒體關注的人物,在他們眼裡,楚歌完全就是一個全才,無論是醫術、商業、國術,全都佔領這重要的位置,而且在有些人眼裡,蕭幫不過是一個傳說,在這個講究法律的年代,幫會的存在,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強大。

但是也有人清楚,蕭幫確實是存在,而且張二爺的去世並沒有讓華夏幫會陷入混亂,反而讓蕭幫的地位再一次上升。

二爺,是傳說級的黑幫教父,而小二爺,則是另一段傳奇!

楚歌與柳生浩司一戰,在這個儒家思想橫行的年代,讓國術有了新的轉機。

不過眾口難調,依舊有人在質疑這場比試的真實性。

「呵呵。隨便找了一個渣渣就號稱是東瀛第一劍客,隨便找來一個花旗佬就說是地下拳皇,這種把戲見得多了,說到底華夏也就只會自欺欺人罷了!」

「呵呵你mb,老子現在最討厭這兩個字,本來代表笑的意思,反而變成了罵人傻b,現在又搞出是母豬求愛的聲音,搞得我都不敢亂『呵呵』,生怕自己一笑就被別人揍。一群跟風狗還tm有臉說自己的國家是虛偽的!」

「原本以為。只有明星會炒作,沒想到現在為了讓國術復活,竟然也開始使用這種卑劣的手段,說句老實話,那視頻我看了,但是給我的感覺就是,假!太假了!和拍電影似得,還氣功,是不是小說看多了?」

質疑的人有很多。但是很快便被支持聲給掩蓋。

但是事情並不可能就這麼結束,一個認證為新生代文化人的大v博客,發表言論過後,將此事推向了**。

「現在是一個文明的時代。打打殺殺的年代早已過去,一介武夫為奪虛名,竟然使用如此手段,當真可悲、可嘆!」

不少支持國術的網友立馬謾罵起來。博主冷眼旁觀也不回話。

也有人貼出了,「百無一用是書生」的古句。

更是有人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詩詞來諷刺所謂「文人」:

攻書學劍能幾何?爭如沙塞騁僂欏?手執綠沉槍似鐵,明月。龍泉三尺斬新磨。

甚羨昔時軍伍,謾誇儒士德能多。四塞忽聞狼煙起,問儒士,誰人敢去定風波?

網路上神通廣大的能人不少,立馬便有支持文人的粉絲,找到古詩詞來反擊所謂「武夫」:

征戰僂欏未足多,儒士僂欏轉更加。三策張良非惡弱,謀略,漢興楚滅本由他。

項羽翹據無路,酒後難消一曲歌。霸王虞姬皆自刎,當本,便知儒士定風波。

我的隱身戰斗姬 前者嘲笑儒者無能,後者反擊武者無智,可謂針鋒相對,就好像一文一武,把酒辯論,有人支持前者,有人支持後者。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場口舌之戰越來越激烈。

不少掛著大v的博客也紛紛發表言論,其中一名為「郭敬明明愛黃蓉」的博主發表言論,「如今儒家當道,一家獨大,少了百家爭鳴的精彩,沒想到有人卻自視甚高,揚言文能勝武,這若是放在古代,我還真同意,畢竟武者再強不過謀士棋子,可是放在現在,我實在不敢恭維。老師應該是最好的文人代表,可是現在看看究竟有多少文人當老師是為了教書育人?大部分人的身上充滿銅臭,認錢不認人,三觀不正也去誤人子弟,猥褻學生的校長,和學生**不清的教師,也配得上為人師表?我寧願做個真流氓,也不遠做那偽君子!」

這言論一出,迎合時事,立馬得到不少的支持者。

同時有一部的火力,立馬指向了現代教學問題上面,就連一些為追求成績,導致學生不堪重負跳樓的老舊新聞都被翻了出來。

關於「人性化教學」的言論,重新成為了網路熱題。

一名名為「你姓韓我心寒」的大v博客也發表了言論,「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在這個時代,依舊有人在爭論,文武誰強,實在有些嘩眾取眾,你力敵千軍,又如何,這個時代武力解決問題,只會引來法律的制裁?學習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我認為,這絕對是大部分人的出路,國家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好勇鬥狠的流氓!我希望新時代的年輕人,不要被網路上的花言巧語所欺騙,不是所有的老師都是那般不堪!」

口誅筆伐,唇槍舌劍,好像一場永遠不會停歇的戰爭,不過網路戰爭最大的優點就是,歪樓,無數人發表言論,最終導致,他們會逐漸忘記本身所要討論的東西,明明是在談天,卻慢慢的說到了地。

這場賽后的辯論風波究竟會持續多久,沒人知道,可能它會一直存在,也可能在新的話題出現之後被世人遺忘……

ps:更新晚了,非常對不起,今日三更,實現對青春的承諾。 賽后的風波,楚歌並沒有過多的關注,他現在一心都在討伐玄冥教的身上。水印廣告測試

玄冥教好像消失了一般,沒有任何的消息。

同時天組分散了一部分力量,去調查內奸究竟是什麼人。

國主對於玄冥教的存在,似乎很在意,甚至已經給楚歌下了最後的通牒,一個月之內,必須讓玄冥教全軍覆滅!

玄冥教,一個靠吸取他人身上精血,在瞬間讓人變成人乾的邪教。

期間不知道有多少人喪命在這個邪教的手中,說不讓人痛恨是假的。

而且楚歌和玄冥教也算是舊仇了,從幽鳳到邪風,再到玄冥教的天才弟子韓雲飛,每個人都想至楚歌於死地。

可以說,每次楚歌都是死裡逃生。

無論公怨私仇,楚歌都必須將玄冥教連根拔起。

但問題是,楚歌他們現在根本找不到玄冥教的所在。

……

玄冥教,秘洞禁地……

「以你的實力,吞噬我的下體已經最大的極限了,放棄吧,留著我對你會有不小的用處。」陰森的聲音帶著一絲虛弱感,對著正盤腿坐在地上的獨孤一方說道。

獨孤一方此時身上的傷勢全無,身上燃燒著血紅色的火焰,但是衣物卻沒有一點的損壞。

「哼!你以為我會再相信你這個老鬼么?」獨孤一方冷哼一聲,手呈爪狀,直接將虛幻的軀體撤去了一條胳膊!

「啊!!!」那虛幻的軀體發出一聲慘叫,立馬哀求道:「獨孤一方,你若放過我,我將收你為徒,傳授你只有我一個人知道的魔功!我的魔功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你放過我!」

獨孤一方冷笑一聲,「若你是最強的,又怎麼會被封印在此地?」

他一邊說著,一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那胳膊完全吸收到了體內。

「這……」那虛幻的軀體無言以對。

「不過我對你的魔功很有興趣。交出你的魔功,我可以饒你不死……」獨孤一方說著。忽然一爪抓碎了那虛幻軀體的肩頭,「你最好不要給我耍什麼心思,若是再給我副作用極大的魔功,我不會饒了你!」

那虛幻的身軀忍著劇痛。連忙說道:「好!我、我把自己的絕學交給你,但是你得答應不要殺我!」

「咔嚓!」

「啊!!!」獨孤一方沒有說話,而是折斷了這軀體的一根手指。

「我給你!我給你!」那虛幻的軀體說著,一道紅光便直接閃入獨孤一方的體內。

獨孤一方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玄妙之後,便從地上站了起來,看著那虛幻的軀體冷聲說道:「留著你。還有些用處,暫時就讓你苟延殘喘一陣子吧!」

說完,獨孤一方便一甩袖子離開。

那魔頭說的沒錯,自己的煉化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限。不僅身上的傷勢全都被修復,而且實力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可是終究沒有再次突破。

不過老魔頭留在身上的印記已經破除,同時得到一門極高的功法,也算是一件好事兒。

而且,血池的精純度,和這個被封印的魔頭有直接的關係,在教眾的傷勢還沒復原之前,還不能殺了他。

獨孤一方離開之後,那虛幻的軀體上閃爍這微弱的血光。

「獨孤一方,你不會得意多久的,我血魔稱霸人間百年,如果不是被那個人……」說到這兒血魔的眼中閃爍過一絲恐懼,「哼!等著吧,血魔的威名很快就會再次傳遍整個世界!」

血魔在說話的同時,他消失的軀體竟然開始慢慢的復原……

「各堂弟子的傷勢如何?」獨孤一方看著那跪在地上的長老問道。

那長老一臉恭敬的趴在地上,「他們的傷勢很嚴重,雖然血池的力量強大,但是這次受傷的弟子實在太多了,所以……」

不等那長老說完,獨孤一方便擺了擺手,開口說道:「天組那邊有什麼行動?」

「據老奴得到消息,現如今古武界的第一話語人已經變成了楚歌,他成為了史上最年輕的武林盟主。」那長老一頓,繼續說道:「而且,國主下令,讓楚歌帶領整個古武界,討伐我們玄冥教!」

「國主?哼!當年的龍傲天,若不是得到天尊的幫助,也絕不敢發出如此豪言!」獨孤一方十指不停的作響,「有那個年輕人和黑貓就想滅我聖教,痴心妄想!」

「看來他們已經忘了,聖教當年的威嚴!」

「教主,您的意思是……」那長老試探性的問道。

獨孤一方冷笑一聲,一甩袖子,「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說完,便踏空離去……

九大門派之一,葯谷。

「你是什麼人?我葯谷已經封山,不和任何門派聯繫,還請離開!」葯谷的護山弟子,看著眼前的人影說道。

眼前之人,整個身體都隱藏在斗篷中,根本看不清楚模樣。

他的身上散發著濃烈的危險氣息,讓人忍不住生寒。

那人影不僅不聽勸告,而且繼續向前。

「快!快去通知掌門!」那護山弟子對著另一名護山弟子說道。

可是前去通傳的護山弟子,還未轉身,就化為了一灘血水,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

「怪、怪物!」那護山弟子完全嚇傻了,連忙轉身想要逃跑,但是他的命運相同,也化成了一灘血水。

看了一眼地上的兩灘血水,一聲不屑的哼聲,從斗篷里傳了出來。

地上的血水忽然全飄了起來,沒在地上留下半點的痕迹。

半空中的血水快速凝結,最後濃縮成了兩顆血珠,落入神秘人的手中。

神秘人將血珠收起,繼續朝著山門內走去。

「你是誰?!」李景看著眼前忽然出現的身影大驚,然後瞬間利用真氣,啟動警報的機關,瞬間外面便傳出急促的鐘聲。

神秘人依舊沒有說話,大手一揮,李景的頭顱便被生生的扯了下來。

至於他的下本身,也變成血水,然後又由血水凝結了血珠。

李景所凝結出來的血珠明顯要比剛才那兩個弟子的大上幾分,而且光澤明亮,少了一些血腥味。

鐘聲的響起,讓所有的葯穀子弟都集結了起來。

掌門大殿之外,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葯谷的弟子。

當他們看到神秘人手中的頭顱時,所有人都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和震驚。

「你竟然殺了掌門!」

「大家聯手,不要讓這賊人跑了!」

絕世美男寧缺毋濫 「殺了他,為掌門報仇!」

「螻蟻!」神秘人冷哼一聲,大手一揮,衝刺在前方的人,全都七竅流血,而那些流出的血液似乎受到了什麼的引導,竟然相互結合,變成一條條的血蛇。

血蛇似有靈性,竟然開始主動攻擊其它的葯谷弟子,只是瞬間大量的葯穀子弟便喪命。

一些修為稍高的長老,倒是沒什麼大礙。

「我們聯手殺了這怪異的妖人!」一名長老提議道。

此話一出,其它長老立馬符合,只有地階修為的他們,聯合起來,朝著神秘人沖了過來。

可是他們還沒有走到神秘人的身旁,便全都化為了血水!

葯谷在一瞬間,變成了血的海洋。

無數的慘叫聲環繞在耳邊,剛剛還和你談論今天晚上吃什麼的師兄弟,眨眼之間,便被血蛇咬死。

每死一個人,血蛇便多一條。

它們的隊伍不斷的壯大,不到三分鐘,整個葯谷的弟子竟然全都陣亡!

地上到處都是鮮血,卻沒有一具屍體,猶如人間煉獄。

神秘人將一部分的鮮血化為血珠,剩下的一部分便全都化為血蛇,鑽入神秘人的袖子。

只是瞬間,剛才的血色汪洋,全都像是不見。

Prev Post
白露並未隱瞞,直言道:
Next Post
「你喊誰姑娘?」張月醴眼眸中寒光暴現,大有一言不合狠揍一番的舉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