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你們也放不開,既然酒喝完了,那我就先走,這麼多年沒回來了,我去轉轉。」

打了個酒嗝,沒等風鈴他們回敬,張寒微微點頭示意,身形就開始融入空間,眨眼就消失在眾人面前…..

……

站在小城沿江路上,張寒背靠著河堤,遠遠看著不遠處幾位孩童在無憂無慮的玩耍。

這座生自己養自己的縣城,張寒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回來。

或許源力時代開啟至今,時間過去了還不到十年,但在張寒的感覺中,卻是比自己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還要漫長,漫長到他都快忘記這裡的一切,忘記曾經在這裡的歡笑和悲傷。

既然選擇永恆,那就要承受孤獨。

張寒以為當年自己的一轉身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當孤獨真正來襲,卻還是讓他冷的直發抖。

人生沒有後悔葯,張寒不知道自己后不後悔,他只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

強如他,強大如他,視規則如玩物,揮手間毀滅億萬生靈,卻還是回不去。

就算他能夠改變時間,讓時間倒流,但改變不了的還有人心。

張寒不知道站了多久,玩耍的孩童早就離去,太陽逐漸偏西,他還是目無焦距看著前方空無一人的空地。

「張寒!」

突然,不遠處傳來張雨瓊的喊聲,她衝上來,對張寒質問道:「為什麼?」

「雨瓊!」張寒沒有回話,跟上來的李誠霖卻是連聲出言喝止道。

「婚禮結束了?」

張寒目光掃過正怒視自己的張雨瓊,看過正在制止妻子的李誠霖,最後把目光定位到後面的風鈴和那位叫不出名字,此時正有些畏縮新郎官。

目光在風鈴手上的戒指停留了一下,張寒有些自嘲的搖了搖頭,突然伸手揉亂站在自己前面張雨瓊的頭髮。

看到自己這位發小眼中的憤怒和失望,張寒彷彿是面對自己小妹一般,寵溺笑道:「這麼多年了,性格還是這麼大大咧咧這麼魯莽,也就只有誠霖這樣的人才會受得了你。」

「要你管!只有你才會天天跟個小老頭一樣!」

張雨瓊臉上怒氣未消,說罷還狠狠瞪了自己身旁的老公李誠霖。

「雨瓊,我們男人愛情觀和你們女人的愛情觀不一樣。」

張寒伸手又重新理順張雨瓊的頭髮,笑道:「或許在你的想法中,我大鬧婚禮現場,然後上演一場搶親戲碼,最後和風鈴站在禮堂的是我,這才符合你心中對愛情的嚮往畫面。

對,我是可以揮手毀滅這個我叫不出名字的新郎官,甚至我可以動念間改變你們所有人的記憶,但這又能如何呢?

你們女人,感情觀擇偶注重是感覺,是男人給你的希望和盼頭,是共同擁有。

而我們男人,感情則更現實卻也很天真,那就是未來,是分享。

每一個男人,當遇到自己動心的女孩時,都會開始在心中勾畫好屬於兩人的未來,給你們希望也給自己目標,然後為之而努力。

我們不需要女人給予多大的支持,只需要累了給一個溫柔的問候,給一個擁抱就足矣了。

未來我們會去拼搏奮鬥,我們希望的是當我們打拚下足夠的未來,你們能夠和我們一起分享承受,如果我們失敗了,那麼你們可以給予個鼓勵,重新給個奮鬥的動力那就行了。

相信這樣的話,沒有哪個真正動心的男人會讓你們失望,失敗那也只會一時失敗,他終究會成功,他終究會給予你們想要的未來。

我是可以大鬧婚禮,改變今天的結局,甚至在幾年前就回來,修復我和她曾經的感情,但最終我和她也不會走到一起。

因為我現在的世界,你無法想象,風鈴也無法承受。

一個無法承受的世界,對她來說太殘忍了,一個無法分享自己世界的伴侶,對於我來說也是一種折磨。

所以,這就是我今天才回來,回來也只是祝福而不是阻止改變的原因。

我能改變一切,我能逆轉時間,我能改變空間,但我依舊改變不了人心。」

「那你可以回來啊,幾年前你就可以回來,我知道,你現在的生活不會是你喜歡的。」

張雨瓊依舊沒有放棄,在張寒說完又接著追問,聲音中充滿了期盼。

獨生女的她,雖然曾經對張寒的那一縷情愫已經煙消雲散,但從小一起長大認識多年的感情,張寒早就已經成為她心中親人般,兄長般的存在。

她無比渴望,張寒能夠回來,還能從前那樣,每當自己受委屈了,和李誠霖吵架了,還會有一個兄長般的人,站在自己身後為自己撐腰出頭。 「你啊,今後還是好好在家呆著,沒事別出門,我怕你一不小心就被賣了。」

伸手點了下張雨瓊的額頭,張寒把目光轉向李誠霖,笑道:「這個不省心的丫頭,就交給你了。」

李誠霖有些擔憂的問道:「你決定了?會不會風險太大?」

身具數據演化能力的他,隱隱猜出接下來張寒的動作。

「也不差這幾天了,等整個銀河系被吞,想必這世界會更熱鬧,我開啟的時代,怎能允許那些歷史失敗者來耀武揚威。」

張寒笑了笑,說罷轉頭看向風鈴,沉默了下還是沒說話,伸手輕輕一招,意念一動。

縣城某處房子,一片放在一個小盒子里的一片晶瑩樹葉瞬間破開空間,出現在張寒的手中。

捏住這一片虛空樹初生的樹葉,張寒看了一會兒,搖搖頭笑道:「我的世界對你來說確實太過殘酷了,既然已經選擇那也不用感覺對不起我,你的那位新郎官也不用這麼害怕的看著我,在這座城市裡,我還是十年前的張寒。」

說罷,張寒手指屈彈,手中這片蘊含了虛空樹一小部分運道,虛空樹初生3片中之一的葉子就被張寒彈到空中。

樹葉翻轉,其上的紋路在不斷閃耀出光輝……

「今天,我就為這座曾經生我養我的城市做最後一份貢獻吧,祝願你們今後生活平穩安康,從今之後,張寒已逝,世間只有空間之主張寒!」

源力震蕩,張寒的聲音響徹全城,話音落下,他伸出一根手指點在虛空樹樹葉之上!

樹葉崩散……

同時,遠在深市的虛空樹,也在這時發出一陣波動,伴隨空中樹葉的崩散,冥冥中一股力量降臨到這座小城之上,融入庇護每一位此時在小城中生活的人。

收斂臉上的表情,張寒深深看了四人一眼,隨即轉身向前邁去……

「張寒!」張雨瓊有些驚慌的呼喊,但張寒卻沒有絲毫理會。

「雨瓊,別喊了,他已經決定了,早在源力時代開啟,他就已經決定了,只不過我們讓他失望了而已。」

李誠霖伸手拉住要上前去拉張寒的妻子,聲音有些沉重地道:「我們謝謝他吧。」

「為什麼?」

源力在不斷激蕩,張雨瓊看著張寒頭也沒回往前走去,有些不能理解的迴轉過頭對李誠霖哭喊道。

「你清醒點!這是源力時代,但你看看這座城市,看看這座生我們養我們的城市,它像是源力時代的城市嗎?

從源力時代開始,外界死亡的人數已經以億為單位計算,但是這裡卻沒有發生過一絲動亂,就連源力時代以前的犯罪情況都幾乎銷聲匿跡,這樣你還不明白嗎?」

李誠霖突然對自己妻子大聲吼了一聲,揭開了這一個一直沒被人注意,或者說潛意識忽略的事實。

早在外界第一次發生動亂,這座城市卻平穩如初開始,李誠霖就注意到這一個事實。

一直到後面外界局勢越來越動亂,在源力時代中喪生的人越來越多,而這座城市依舊安穩平靜,並在張寒身份正式曝光后,李誠霖就已經肯定了。

原來張寒一直在庇護這一座城市,讓它成為一片人間凈土,成為源力時代最安穩的地方。

做為張寒多年的死黨加兄弟,李誠霖不知道張寒的性格嗎?

但正如張寒曾經對他所說的,這是他的選擇,選擇從一開始就已經沒機會退出,那隻能把它走完。

弱小是原罪啊。

如果沒有張寒在背後庇護,那麼這個和曾經種族戰場深市同一省份的小城,恐怕早就破敗不堪,或者在後續進化者動亂中灰飛煙滅。

張寒不想生自己養自己的家鄉收到傷害,不想自己曾經愛的人受到傷害,更不想安眠了自己父母的故鄉遭受到毀滅。

所以在他種下虛空樹種子開始,他要走的路就已經決定,只不過這一條路,他走的比自己一開始想象的更孤獨罷了。

張寒沒有回頭,他沿著沿江路,在小城中流淌過的河邊渡步。

源力在震蕩,他每走一步,空間規則就跳動一下,帶動源力在震蕩。

他沒有理會,他屏蔽了自己的感知,用意念隔絕了外界的干擾。

手指輕輕拂過這裡有些年頭的石質護欄,他不想被打擾。

他猶記得,初中剛從老家搬到縣城,剛從農村過來的自己,有點自卑。

每當心情不好時,都會走這條路,聽著河水在河床淌過的聲音,看著不遠處釣魚者安靜的守候,讓自己安靜下來。

他猶記得,當年每次放學,自己都要走過這一條沿江路,走過長長的河堤,然後回家,家裡有等待的熱飯熱菜和歡樂笑語。

他猶記得,在這裡,在某個星光璀璨的夏天夜晚,自己收穫了第一份愛情,讓自己緊張的高中生涯瀰漫上了一層溫馨溫暖。

自此這裡就成為一對小情侶心中最特殊也是最甜蜜的地方,這是一條愛情之路。

他猶記得。

他記得很多。

每走一步,曾經的憂愁,曾經的歡顏笑語,曾經的年少輕狂,都在隨著腳步,一幕幕在浮上心頭。

成熟的代價太可怕。

每一個男人的成熟,都跟隨著失去和悲痛。

張寒一步一步走到自己家的樓下,意念掃過,前面門鎖自動打開,他一步一步的走上樓梯,走到自己家的樓層。

打開房門,曾經的熱飯熱菜和母親溫柔的聲音已經不存在,有的只有整套被塑料布封起來的傢具。

塑料布上灰塵並不多,顯然之前李誠霖答應每隔一段過來打掃的話,並沒有失言。

走進自己的房間,張寒拉開抽屜,一張被相框框好的黑白相片映入他的眼眸,照片上面那對中年夫婦正面帶微笑的注視前方,似乎在對張寒進行安慰……

轟!

張寒神情有些恍惚,那一對熟悉的身影似乎又出現在自己眼前,身影臉上的笑容依舊清晰可見,正圍著圍裙在廚房裡忙活,在為自己的兒子準備放學后的晚餐……

虛空在震蕩,一條條空間規則的鎖鏈在天空上浮現。

異地生存路 做為第一個挑戰規則核心,準備把自己的道融入規則核心的人,張寒的身影,張寒的突破過程,在整個太陽系中被規則投射了出來。

規則投影中,瀰漫的空間道韻中,張寒撕開自己床鋪上封住的塑料布,然後閉上眼睛在自己的床上慢慢側躺下,雙手緊抱住那個相框,雙腿屈起,身體蜷縮著,蜷縮著…… 「張寒……」

「張寒……」

地球各處,接連響起幾聲驚呼。

在這一刻,空間異常的活躍,無窮無盡的空間力量開始往張寒那邊匯聚。

在張雨瓊等人的注視下,張寒家所在那個小區,已經籠罩在一片空間道韻中,視線被阻擋,他們也只能藉助規則的投影來關注張寒的情況。

「張寒狀態不對!」李誠霖瞳孔收縮,注視著投影中張寒的情況。

此時的張寒,根本沒在主導突破,但空間規則對規則核心的挑釁卻已經發出,來自規則的反擊已經開始。

留給張寒的選擇就只剩下兩個,第一就是正面硬懟,強行轟開規則核心,把空間規則融入規則核心中,那麼就算完成突破。

第二就是及時果斷隱去自己的痕迹,用滲透潛入的方式讓空間規則融入規則核心。

畢竟空間規則也是規則體系的一員,只要張寒等頂住,不在規則萬道中迷失,那麼順著空間規則和規則體系的那一絲聯繫進入規則核心也不無不可。

但是,現在問題在於,張寒根本沒在主導突破,他在床上蜷縮顫抖著。

夫人又策我篡位 時間越久,規則體系的反應就會越激烈,張寒暴露的就會更多。

「張寒!」

張雨瓊眼中泛起一絲著急,雙腿一瞪,就要往張寒所在的家中衝去。

「沒用的!」

李誠霖伸手拉住妻子的舉動,搖搖頭。

這個時候,空間規則已經顯現,張寒周圍都被空間道韻和空間規則鎖鏈籠罩,裡面的生靈全部被空間轉移出去,外界的生靈也無法突破這一層空間封鎖干擾到張寒。

「我要過去!」

張雨瓊掙脫李誠霖的手,身上源紋浮現,整個人空中一個接力,就直接衝進那一層空間封鎖中。

然而,下一個瞬間,空間一陣波動,張雨瓊的身形就出現在外面,她被空間轉移出來了。

沒死心,張雨瓊咬咬牙就要再一次衝進去,但剛剛移動還不到幾米她又急忙停下腳步,一臉驚恐望著前方。

咔咔咔……

空間規則鎖鏈一陣響動,張雨瓊被空間規則鎖定了!

「該死!」

下方,李誠霖臉色巨變,連忙衝上前拖住張雨瓊的手,把她拉了回來。

把張雨瓊拖下來,看到剛剛鎖定了張雨瓊的空間規則重新恢復平靜,李誠霖這才深深鬆了一口氣,然後氣急敗壞地對自己妻子吼道:「如果你想要死,想要張寒突破失敗,讓他看到你死在他手下而心境出現波動導致突破失敗,你就繼續上去!」

「可是,張寒現在情況很危險!」

追妻100天:男神的呆萌暖妻 張雨瓊一臉著急,她又不是真的小白,她知道張寒此時正在做什麼,但是這種無意識狀態,別說突破,就連在規則體系的反擊下保住性命都不可能。

「靜觀其變吧,空間規則在本能護住張寒,這一層空間封鎖,除了那幾個人外,其他沒有人能夠突破。」

萬界最強老公 相比較張雨瓊的手足無措,李誠霖還算冷靜。

現在是事態發展已經超出他們的能力範圍,他們能做的也就只有靜觀其變。

「張寒……」

突然,一個靚麗的身影出現在空間封鎖外面,視線透過空間封鎖有些心疼的注視著張寒,微風吹動髮絲,讓人心中有種莫名的心靜和哀傷。

Prev Post
「嘎嘎!沒想到有一天你也變笨啦!嘎嘎嘎嘎!」鴨子嘎嘎嘎的笑道。
Next Post
此次縱雲卿和葉南開的到來,給宮清影送了不少獎勵,所給的獎勵又比棋藝選拔和武技對抗時多出十倍。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