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上次凌羽救治冷天恆的時候,整個冷家高層的人都以為凌羽是醫道世家的人,當時冷遠擎就有說過,能拉攏盡量拉攏,拉攏這等奇人,對他們來說只有好處,所以冷皓然才會站出來幫凌羽。

就在許吏川打算叫幾個保安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去的時候,又是一道聲音響了起來,但是這道聲音卻不是幫凌羽說話的。

「不過是一個凌家的子弟而已,就算是有資格來參加這場拍賣會,他能有錢買得起原石?我看還是直接請出去吧。」 「不過是一個凌家的子弟而已,就算是有資格來參加這場拍賣會,他能有錢買得起原石?我看還是直接請出去吧。」

冷皓然都已經提出要保凌羽了,這種時候還有誰會跟著冷家對著干?

眾人尋著聲音望去,那是一個穿著正裝的青年,青年的臉上滿是傲氣與不羈。

「沐一陽!」

「居然是沐一陽,這種時候站出來和冷皓然對著干,難不成他們之間有什麼仇恨?」

「他這樣做可是要狠狠抽凌羽一巴掌啊,看來凌羽這次是真的要滾出去了,就算是冷皓然,在沐一陽面前也得乖乖閉上閉嘴。」

圍攻的眾人之間忽然炸了開,瘋狂的討論著,他們還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卻沒想到居然又出現了一個人想要趕凌羽走,而且,其身份還是冷皓然完全比不上的沐一陽。

雖說兩人同樣是四大家族,但是不管怎麼說冷皓然都是旁系,而沐一陽則是嫡系,而且還是沐家家主第一子的,第二個兒子,他哥哥沐子城最近出的負面消息有點多,而且還取消了婚約,甚至還有人覺得以後能夠繼承家主位置的,是沐一陽而不是沐子城,因此沐一陽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是他冷皓然能夠相比的。

任澤帆幾人完全是愣了,從冷皓然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傻了,居然又因為凌羽出現了一個大人物,不管是冷皓然還是沐一陽,都是他們只能仰望的存在,而江浩晨想的就不一樣了,心中暗道沐一陽出現的好啊,總之要凌羽丟了臉面就行了,算是間接給自己報了仇。

見到沐一陽,凌羽下意識的抬起了手,又瞬間收了回去,現在動手的話,太過明目張胆了。

冷皓然則是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會有沐家的人站出來頂自己,而且還是嫡系中重要的存在,不管怎麼說,他都站出來保凌羽了,不能這麼快就退縮。

「呵呵,沐少爺,就算是買不起,看一看總可以的吧?」

「我知道你想保他,但是已經來這裡看過了,東西也吃了,該走了吧?」

看來沐一陽是定要趕凌羽走了,那樣的話,憑他的身份也保不住凌羽了,所以冷皓然只能乖乖的閉嘴。

眾人見到這一幕,不由的搖了搖頭,對圍觀的大多數人來說,冷皓然的地位固然高大,但是沐一陽的地位可比他高多了。

「愣著幹嘛,將他趕出去。」沐一陽對許吏川下令道。

雖說因為家族利益的原因,沐家沒有選擇直接對凌羽出手,但是沐一陽現在看到凌羽就會想到先前在學校的天台上,被廢了四肢的時候,很反感,渾身不舒服,因此,不管怎麼說,他沐一陽今天就是不會讓凌羽好過。

許吏川連忙應了一聲,再次招來了保安,就要將凌羽架出去。

凌羽已經神態自若,鎮定無比。

眾人見凌羽這幅樣子,只是覺得他是在裝裝樣子而已,畢竟從凌羽被人指責開始到現在,他臉上的表情就沒有變過,這不是強撐著是什麼。

就在眾人以為凌羽就這樣要被趕出去的時候,一道嚴厲的女聲響了起來。

「凌先生是我請來的貴客,你們把他趕出去是想做什麼?」

眾人連忙看向門口傳來的聲音。

一個身穿黑色的晚禮服裙,盡顯端莊大氣的服裝,臉上畫著淡淡的妝容,透出一股成熟性感,但臉上卻帶著一絲怒氣,身後跟隨著兩個西裝保鏢,從門口進來,排眾而出。

眾人見到來人的時候,就連一些成熟穩重的中年人臉上都有一絲動容。

貴客?

凌羽居然和韓雲雪真的有關係?

為什麼一個凌家人會是韓家千金的貴客?

眾人內心的波動猶如潮水上漲,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特別是江浩晨和任澤帆幾人,完全就是懵了,先前他們以為韓雲雪在學校出手幫凌羽只是順手而為,而現在看來,他們的關係根本就不止這樣好吧!

而且凌羽除了了韓家有關係,甚至還和冷家有關係!

要是這樣的話,那他們還怎麼和凌羽斗?他們不過是十大家的人而已,而凌羽就算是十大家最為墊底的凌家,背後有冷家、韓家做朋友,那身份、地位完全就是不一樣了好吧?

那樣一來,反而是他們地位最低就像是地上行走的小人,而凌羽則是天上翱翔的神龍。

要知道,跟韓家攀上關係,就算是一條狗,那也是天雲市最強的一條狗。

桂芙見到幫凌羽站出來的人,地位一個比一個高大,嚇得她那是直接躲到了任澤帆等人後面,生怕引起凌羽的注意,一想到剛才自己對凌羽那般羞辱,她現在心裡是慌得不行。

許吏川連忙叫人住手,冷皓然則是若有所思,沐一陽則是臉上一動,心中驚疑,凌羽什麼時候攀上的韓家?心中雖然驚疑,但是嘴上卻是趕緊說道:「方才我只是開一個玩笑而已,他有人擔保,自然是有在這裡資格,韓千金千萬不要在意。」

要是凌羽真的攀上了韓家的話,那沐家想要動凌羽,還得看凌羽在韓家人的眼中是一個什麼地位了。

韓雲雪冷峭的臉上怒氣依存,這只是開玩笑?

「看來是我們韓家沉寂太多年了,什麼阿貓阿狗都敢來招惹了,現在請你出去,廣宇國際拍賣會不歡迎你。」

威嚴、霸氣,語氣中不存一絲質疑。

很多四大家的人在韓雲雪還沒有轉學回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她的消息了,先前他們還以為這是一個小女人,但是現在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法,這是一個極其霸道的女人,這是他們對韓雲雪的新印象。

凌羽倒是有些小意外,沒想到韓雲雪還有如此嚴厲的一面。

沐一陽怔了一下。

他完全沒有想到韓雲雪會直接趕他出去。

「我剛才只是開了一個小玩笑而已……」

韓雲雪那冰冷的眼神掃過沐一陽,對許吏川寒聲道:「許總經理,愣著幹嘛?」

許吏川一個激靈,馬上回過神來,連忙就是來到沐一陽的面前:「沐先生,請你出去。」

沐一陽咬牙切齒,心中雖有千萬不滿,但是臉上不敢露出絲毫,甚至還得強行擠出微笑道:「打擾到韓千金了,我這就走。」

旋即,沐一陽轉身就走。

看得眾人一陣唏噓。

韓雲雪臉上的怒氣這才消了一下,連忙來到凌羽面前:「打擾到您了,真是抱歉,是我考慮不周,忘記和這裡的管事打一聲招呼了。」

凌羽淡淡一聲:「沒事。」

「走吧我們邊走邊說。」韓雲雪說道。

凌羽應了一聲。

眾人一陣驚異。

也就是韓雲雪後面幾句話說的聲音不大,沒人聽見,不然的話,圍觀眾人怕不是要炸開鍋。 然而,隨著韓雲雪和凌羽離開,圍觀的眾人還是如同燒開了的熱水,炸開了鍋。

「那個凌家人和韓千金是什麼關係啊,那麼護著他,連沐一陽都被趕走了。」

「那人我認識,是凌家的凌羽啊。」

「什麼?不可能的吧,凌羽這個名字我不是聽說是廢物什麼的嗎?這種人怎麼可能和韓千金認識?更別說韓千金為什麼要護著他?這人是誰都不能是凌羽。」

「那人就是凌羽,我和他同校能認錯?」

眾人瘋狂的討論著兩人,許多先前只知道名字而沒有見識過凌羽長相的人,開始是不相信那人就是凌羽,後來還是被周圍的人給說服了,說服之後,眾人就一個想法,為什麼韓雲雪要幫凌羽,難不成說兩人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當然最後面這句話是沒人敢說出來的。

而江浩晨和任澤帆等人,直到凌羽和韓雲雪走遠了之後才回過神來。

他們以為凌羽會趁著韓雲雪給他撐腰就來搞他們,他們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了,但是發現,凌羽直接是將他們無視了,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一般,當然事實上也是這樣。

這樣反而是讓江浩晨一群人更加的難受了,自己拚命的懟自認為的敵人、對手,但要後來發現,在對方眼中,自己連當他敵人的資格都沒有。

隨後,江浩晨一群人總感覺圍觀的人,時不時在用奇特的眼光看著他們,簡直讓他們坐立不安,最後實在撐不住,一個接著一個告辭,先後離開了這裡。

這下,知道了韓雲雪是真的罩著凌羽的,江浩晨和任澤帆等人,從今往後再也不敢輕視凌羽了,蔑視、侮辱凌羽的話,更是一句都不敢說。

…………

另一邊,韓雲雪領著凌羽穿過人群,和一扇圓拱形大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宏偉的高台,高台下是一排排座位,有點類似於電影院中的排版,只不過眼前這些裝飾、椅子、高台更加的大氣、豪華,細數之下,不少於一千個座位,可以說現在是非常龐大了。

還有就是旁邊兩排本是牆壁被改造成一個個獨立的包廂,其裝修比起別墅級別的房間來,根本毫不謙讓,只是有所區別,看來這些包廂就是特別用來招待貴客的,只不過一排排的包廂,上下被分為四層,近乎兩百個包廂。

韓雲雪就在一旁解釋道:「最下面一層這些比較普通的包廂,交錢就可以進去,第三層則是一些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第二層則是招待一些有影響力的人物,最上面那層就是我們現在要去的。」

凌羽掃視了全場一眼,包廂由下至上,層層遞進的同時包廂數量也各一,最下面那層近乎七八十個、接著是五六十、二三十,最上面那層只有一間,包廂頭頂還刻著幾個金色的大字,天地包廂。

這個包廂凌羽也不過是掃了一眼,倒是其他人讓他感到了一絲興趣,現在近乎兩百個包廂中近乎有一半有人的,然而讓他感到興趣的是,第二層中,好幾個身上散發著濃厚靈氣的老者,還有一些是,身上散發著剛強、蠻橫氣息的青年還有身上散發著陰暗,披著黑衣的人。

他有另一面 看來這場賭石拍賣會引來的修鍊者還不少。凌羽想到。

賭石,一刀窮,一刀富,有些人就是為了發財而來的,而有些人則是出來見識一番或者是好奇的,剩下一小部分就是為真石而來,而凌羽則是為了確定他們口中的真石是不是自己所熟知的靈石。

韓雲雪見凌羽隨意掃了一眼,臉上、眼中沒有任何變化,心中也是讚賞一句,不愧是宗師,這樣的牌面都不能讓他動容半分。

「而拍賣會的規矩則……」

韓雲雪想繼續跟凌羽介紹的時候,凌羽一擺手打斷了她。

「這個之後再說,我要去處理一點事情。」

「好的。」

凌羽轉身便走。

雖說他來這裡是好奇真石是不是靈石,但是還有另外一個理由,他是來處理沐一陽的。

韓雲雪卻是正好想到,先前她打電話給凌羽的時候,凌羽就問起過沐家,現在沐一陽前腳剛走,凌羽就離開,而且沐一陽似乎和凌羽有仇恨,不然剛才也不會直接頂著冷家敢凌羽走了,難不成是凌羽要對沐一陽……

韓雲雪想到這裡的時候,連忙打斷了思緒,不敢再想下去。

…………

整個天宇拍賣會,從外邊看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鳥巢,但是裡面的布局則像是一顆雞蛋,外邊的蛋清裹著中間的淡黃,蛋清則是凌羽先前進入裡面的時候,被分為進餐區、抽煙區之類的各種區域,而中間的蛋黃則是拍賣會現場了。

整座天宇拍賣會坐落在一坐低山上面,只不過山頂被切割掉,成了一個平面,拍賣會是被廣大的金屬圍欄包圍起來的,內外圍都有許多的保安站崗。

拍賣會前面就是一個超級巨大到足以容下上千輛車的停車場。

而沐一陽離開了天宇國際拍賣會,來到外邊的停車場,此時停車場陸陸續續只有那麼幾個人來,出去的倒是一個人都沒有,保安也距離這裡又一段距離,沐一陽這才敢將不滿的情緒表露出來。

「該死的韓雲雪,這個小biao子,要是你不是韓家的人,我一定叫人來搞死你!」

「媽的,沒想到凌羽那廢物居然和韓家搞上了關係,不過不要緊,等尤程一到,凌羽就廢了。」

沐一陽一邊走向自己的高配路虎,一邊罵咧咧,臉上再沒有先前在拍賣會裡面的自然和優雅。

「尤程,那是誰?」

一道聲音突兀的從沐一陽的身後響了起來,沐一陽一個激靈,心中暗道不好,自己剛才的話要是被人聽見了,那可是大麻煩,他下意識的猛然往後邊望去,居然是凌羽。

他什麼時候來的,自己怎麼沒有發現?

原來剛才,沐一陽前腳剛離開拍賣會,凌羽後腳便是打發了韓雲雪,快速的朝著外邊走來,掃視了一眼停車場,好幾百輛車,直接是將停車場給擠爆了,但卻是只有幾個人進出,便是很快就掃到了沐一陽。 沐一陽猛然轉身,卻是看到了凌羽,忽然心中慌了一下,凌羽到底是什麼時候來的,剛才他有聽見自己說的話嗎?

「你什麼時候來的?」有些慌亂的沐一陽問了一句。

「或許是你在謾罵韓雲雪的時候?」凌羽隨意的問道:「尤程是誰?」

同時右手掌背對著沐一陽,掌心向外,暗中凝聚著靈氣與掌心。

此時要是沒有被這些車子擋住的話,幾個靠著圍欄巡邏的保安就能夠看到,此時凌羽的右掌心中有一朵透明的火花在緩緩凝聚,在凌羽調動靈氣的加持下,火花愈發的現在了起來,同時伴隨著夜晚的涼風,隨意的搖曳著。

其實在凌羽殺了沐靖塵的時候,他就已經準備好面對沐家的殺手了。

「你不需要知道。」沐一陽倒吸一口冷氣,居然真的被凌羽聽見了。

瞬間,沐一陽心中就瘋狂的想著,要是凌羽向韓雲雪告狀的話,到時候家族能不能壓下來?要是不能的話,自己會怎麼樣?

「是嗎?派來殺我的?」凌羽緩緩一道。

同時凌羽右手掌心的火花,周圍竟自動刻畫著一個小型陣法,刻畫的速度極快,很快陣法就能夠成型。

「你怎麼知道?」沐一陽震驚了。

但其實是現在沐一陽的心中從煩躁變成了驚慌,心中靜不下來,才會問如此愚蠢的問題,換成是平時的話,念頭一轉,他就知道這是為什麼了。

「我殺了沐家的人,難道你們不來報仇?」凌羽又反問一句,右手掌心的火花旁邊的陣法,已經刻畫完畢,旋即,陣法收縮到了火花之中,隨風搖曳的火花隨著陣法的收縮,變成了一個印記般的東西。

「難不成你殺沐靖塵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會被我們沐家報仇,你不害怕嗎?」

沐一陽有點慌,既然凌羽知道了沐家會派人殺他,那他為什麼不逃、不躲,甚至一點都不害怕,難不成他是有後手的? 田園醫女之將軍輕點寵 對了,韓家,一定是韓家!霎時間,沐一陽心中篤定,凌羽和韓家有很深的淵源,不然的話,現在的他應該是害怕到躲在家中顫抖才對,怎麼可能還敢大搖大擺的出來外面。

「是韓家!絕對是!」

「是與不是已經不重要了,你不用深究這件事,因為你的時間不多了。」

凌羽抬起右手拍了沐一陽的肩膀一下,轉身便是離開。

蒼龍的僕人 原本印在凌羽右手掌的火花印記此時轉移在沐一陽的左肩上。

這次沐一陽終於知道為什麼剛才凌羽接近他的時候,他沒有一點發覺了,在他注視下的凌羽移動中的身形猶如鬼魅一般,看似在緩緩走路,但是其速度卻極快,上百米的距離,走了不到四秒鐘,這速度簡直恐怖。

「這速度,是內勁武者?」

「不對,現在不是注意這些的時候,剛才他為什麼要說自己的時間不多了?難道他想殺了我?這也不對,要是他想殺我的話,剛才為什麼不出手?」

種種思緒擾亂了沐一陽,最終沐一陽掃清了這些雜念,快速的按了一下手中的車鑰匙,打開路虎的車門,開車,先是用手機給自己的父親發了一條消息『凌羽和韓家有關係』隨後,便是開車急速穿過圍欄,駛向家族莊園。

「凌羽攀上了韓家,這件事得趕緊上報家主,徹查凌羽和韓雲雪的真實關係,要是凌羽和韓家的關係很深的話,那他們沐家便不能再招惹凌羽!」

離開了廣宇拍賣會的沐一陽,正開著路虎在山路上飛馳,加速朝著沐家莊園而去。

途中,他忽然感覺車內變得有些燥熱了起來,眉頭緊皺了一下,關了窗,打開了空調,按理來說,夏天在山路上開著車,打開窗飛馳,應該是很涼爽的才對,但是現在的沐一陽想不了這麼多。

過不到十秒鐘的時候,沐一陽感覺開了空調還是那麼熱,皺眉一抬頭,就看見自己身後著火了。

「cao!」

沐一陽怔了不到一秒,便在慌張中踩了剎車,減了車速,同時左手猛然拍著背上的火焰,拍了幾下的他發現,這一拍,不僅沒有將火拍滅,反而還把火引燃了左手,然後他右手下意識的拍向左手,還摩擦了兩下,試圖抹滅火焰,卻是發現右手了染上了火焰,火焰就像是附在他的皮膚上似的。

Prev Post
旁邊的人群中,一個同樣年紀的婦女,扶住了暈倒的女子,摸了摸她的臉頰,開口用英語喊道:「我是醫生,她中暑了,請大家幫幫忙,趕緊把她抬出去,她需要流通的空氣和及時的治療華夏的參觀者能聽懂英語的人不多,但看那暈倒婦女的情況,也猜到了她是中暑暈倒,紛紛開始加快腳步移動,往外擴充,爭取給這個暈倒的女子騰出一點空間,讓她能夠趕緊被人抬出展廳。
Next Post
楚天也是無奈的露出一道苦笑來,畢竟當初楚華雄帶著人家女兒私奔,也難怪這個老丈人會這麼的生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