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得最快的是番茄炒蛋,十五分鐘已經賣出了30份。

其次是辣椒炒肉和青椒炒蛋,銷量都是超過了10份。

手撕包菜和宮保雞丁要遜色一些,都是個位數。

前者是賣相不明顯,後者價格太貴。

不過也無需擔心,這手撕包菜雖是最為普通的食材,但經過系統高超的烹飪手法,味道也是極為好吃。

再加了一些罕見的低階靈物作調料,絕對是美味可口,物超所值!

卻說這時,幾位老爺子消化得差不多了,便準備去上機。

作為網吧的終生會員,幾人都是定時開機,預定的五台電腦早在上午十點就已經開始計費。

到這會兒工夫,都浪費了四塊靈石,再不去都虧出一頓飯了。

可葉天哪能放他們走?

趕緊攔住幾人道:「老爺子莫慌,本店今日還有新品,幾位老爺子代為鑒賞一番可好?」

還有新品?

幾位老葉子神情一怔,眼珠子一鼓,他們倒要看看,還能搞出什麼名堂!

便隨著葉天來到收銀台,只見後者一招手道:「小梅,拿幾套『英雄卡』來。」

小梅恭敬應聲:「是,公子~」

早在上午開員工會的時候,各種新品的發布計劃也一同告知了各店服務員,所以聽說「英雄卡」三個字,小梅並未感覺突兀。

「『英雄卡』?」

看著小梅擺在收銀台上的黑色小袋子,溫老等人都是發出疑惑的聲音。

這是一個純黑色的布袋,約兩寸多高,一寸來寬,表面有個金色的「?」號,裡面不知裝的什麼,乍一看像塊令牌。

且袋口用金線纏繞,以金珠為結,整體賣相還算精美。

——別的不說,光這條繩子,就得幾十兩金子。

當然,幾個老爺子沒這麼天真。

這家店什麼時候買過以金子為單位的貨品?最便宜也是1靈石起步。

黃老先耐不住了,拿過一個小袋子在手上掂量,問道:「臭小子,你這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怎麼看著像塊令牌?」

其他人聞言,也都是轉來目光,露出好奇之色。

神醫嫡女 只見葉天點了點頭:「的確是塊令牌。」

還真是令牌?

老爺子愈發好奇,讓葉天快些解釋。

葉天這才說道:「此物乃『英雄卡』,是本店推出的一款周邊產品,暫時只有《三國群英傳》系列。」

「本系列包含《群英傳》各時期武將,共808人,按實力分為六個等級,從低到高,D、C、B、A、S,以及S+。」

「其中,漢族武將715人,匈奴武將35人,南蠻武將27人,扶桑武將31人。」

(崑崙大陸也有扶桑國,就在東海之上)

「這八百零八個武將,全都設計了專屬『英雄卡』,只要湊得其中任意一個組合,就可獲得購買武將『情義技』的資格,而且是半價噢~」

群英傳……英雄卡……情義技……半價?

聽得葉天充滿蠱惑性的話語,五個老爺子齊齊一愣,眼睛都是開始放光。

要知道,他們之所以會光顧這家小店,都是因為溫老爺子想通關《三國群英傳》地獄難度,這才被拉著一起過來,如若不然,都在家含飴弄孫,過著退隱生活。

而基於戰場將領的出身,他們對《群英傳》這款遊戲都是極為喜愛,哪怕後來被拉著打CS,都一直沒有放下,每天都得玩兒上兩三個小時甚至更久。

而現在,居然推出了英雄卡?只要購買就能學到情義技?

五個老爺子確認過眼神,都是脫口而出五個字:「五虎破極!」

五虎破極,是《群英傳》中屬國五虎將的組合技。

只有集齊趙雲,關羽,張飛,馬超,黃忠五人,且達到一定等級才能施展,是遊戲中殺傷力最猛的組合技之一!

一旦施展,幾乎能瞬殺全場所有敵軍!簡直所向無敵!

它還有個初級版,叫「虎嘯滅軍」,威力比終極版要弱不少,但也極為厲害。

五虎將,五個人,組合技……

一想到可以像遊戲中的五虎將一樣聯合作戰,五個老爺子都是迸發出極大的熱情。

「先給我來五個!我要趙雲關羽張飛黃忠馬超!」

黃老爺子大手一揮,十五塊靈石便出現在收銀台上。

「還等什麼?先打開看看再說~」

其他老爺子更是等不及了,莫悠然直接拿起桌上的兩個袋子,便是一一拆開。

打開一看才發現,一個是馬岱,一個是丁楓……聽都沒聽過!

於是五雙目光齊刷刷看向葉天。 「——看我做什麼?」

面對這五道目光,葉天一臉無辜:「我又沒說要什麼有什麼,瞧見這袋子上畫的問號沒?連我都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

莫老爺子眉頭一皺,不通道:「問號?什麼問號?你是說……這個?」

幾個老爺子卻不明白什麼是「問號」,崑崙界整體文化水平還停留在古代,沒發明出後世的標點符號,所有的書籍包括武學功法也全都沒有斷句,只靠留白來表示停頓。

葉天不好怎麼解釋,只好說道:「以您老爺子的智商,我能——」

結果莫老爺子伸手一攔:「行了,你能——」

氣氛尷尬了一瞬,才是接著問道:「快說說吧,這『英雄卡』」什麼名堂?情義技又如何購買?可有使用條件?若是有其他新品,也一併說出來,老夫不差錢。」

不差錢……你早說嘛!

心中鄙視了莫老一番,才是把新出的幾樣東西一一告知。

幾個老爺子恍然大悟,原來這情義技,果然沒那麼簡單。

——首先,全套「英雄卡」一共有808張,如果全部拿下,就得兩千四百二十四塊靈石。

可問題是,這玩意兒是隨機出的,你買了800張,說不定有400張是重複的。

好吧,就算可以交換,也得人家願意花錢啊,而且這卡還分了等級,武力低智力低的武將都是什麼D和C,而想要組合出情義技,卻至少要B。

話句話說,要得到情義技,必須隨機購買大量卡牌,其中有特定組合的B級卡,才算達成條件。

這還只是購買資格。

真要買情義技,遊戲里新出了一個「周邊界面」,有詳細的價格單。

照幾個老爺子估計,像五虎將這麼厲害的組合技,至少也是王級,甚至是鬼級。

因此哪怕半價,沒個二三十萬或者一百多萬隻怕也拿不下來。

於是越想越覺得坑,最後把卡還給了葉天。

「算了算了,東西拿回去,老夫不要了。什麼英雄卡,我看你小子就是坑錢的~」

黃老莫老李老三人一臉失望,紛紛鄙夷葉天。

倒是陳老說了句公道話:「你們啊,就是太貪了,遊戲中的五虎將升到30級,乃是武王級人物,五人組合一擊,豈是飛天之下能擋?必是鬼級武學無疑。」

「如此高深的武學,說句不好聽的,就是白送給你們,你們可學得會?要我說,這卡可以買,要是運氣好,買到便宜又實用的組合技,豈不美哉?反正三靈石一塊,圖個樂呵。」

說完大手一揮,拿出三十塊靈石,看向葉天:「買十張送一張,可對?」

葉天心中一喜,這才是好哥們,沖陳老點點頭道:「沒錯,買十張送一張,買一百張送十張。」

「……」

陳老卻不上當,聞言只是一笑,微微帶著一絲戲謔。

葉天只好轉頭道:「小梅,給老爺子來一套卡。」

單張有單張的賣法,十張有十張的賣法。

陳老付款三十,得到的便是一個水晶方盒,裡面不多不少,放了十一張卡。

「你小子,真會做生意~」

忍不住贊了一句,陳老這才接過方盒,取出裡面的英雄卡,一張張慢慢打開。

要不說好人一生平安呢,第一張就出了「貂蟬」。

只見那水晶卡片上,一名身穿紅衣的絕色美女在雪中翩翩起舞,雖只是彩畫,卻難掩其傾城美貌,絕色妖嬈。

背面還有人物介紹:

貂蟬:S級英雄,武力80,智力88,呂布之妻,絕色傾城,乃三國第一美女,歷史四大美人之一,號稱「閉月」,另有典故「貂蟬拜月」。

特性:扇術、劍術,持扇類武器時殺傷力增強,持劍類武器時殺傷力增強。

特性:媚力,可使敵方少量士兵臨陣倒戈。

必殺技:絕代風華。

燦爛奪目的華麗技能,能激發出七彩光芒,使敵軍非死即痴。

情義技:鬼神烈戟(與呂布)。

將體內鬥氣升華成巨大的方天畫戟,從天而降,重創敵軍!並放出無數彩蝶,可追魂奪魄,殺人於無形。

(註:此為鬼級武學,非化靈境不可修鍊,五折價:50W靈石。)

果然,看完背面的信息,原本還很激動的老爺子們,都是被潑了盆冷水,瞬間低落下來。

昨天才出了一大筆錢入谷,今天又來50W?

就是一座金山也搬空了。

陳玄風也是苦笑。

他就知道沒怎麼簡單,且不說50W這輩子能不能賺到,他也沒化靈境修為啊。

看來只能尋些要求低的組合技了。

可惜的是,開出的這十一張卡片,出了三個有組合技的英雄,卻沒一個要求低。

一個是黃月英,也是S級人物。

和諸葛亮的組合技「八卦滅元炮」,依然是鬼級武學,價格同樣是50W,修鍊要求也是化靈境起步。

祝融夫人雖然是A級,但和孟獲的組合技「炎魔破敵」,要求女方掌握火系術法才能施展,而且必須是四階修士。

還有曹丕,也是A級。

他和甄宓(fu,二聲)的組合技「紫蓋騰龍」,算要求最低的,卻也是雙方都達到凝山境九重,且心意相通才能使用。

這般看下來,幾個老爺子便都是搖頭晃腦,唉聲嘆氣。

自覺是一樣都學不會了。

恨嫁危情撒旦 還學啥?

不是化靈境就是凝山境九重,除了溫老爺子有可能,其他都只能絕望。

一見如此,葉天只好安慰道:「諸位何必如此?這『英雄卡』本就是用來買作紀念,有喜歡的人物就買一個,掛在腰上當玉佩,或者當劍穗使用,情義技只是個奔頭,有則好,沒有亦是無妨,畢竟三靈石,還能給你湊出個免費易學的武功秘籍?」

幾個老爺子一聽,恍然大悟。

原來這才是正理。

仔細一想也是,人家是開網吧的,不是賣功法的,若是王級鬼級武學也遍地都是,他來這兒幹嘛?

說句不好聽的,真要有那麼多武學秘籍,去找個拍賣會拍賣,不是要比開網吧多賺千萬倍?

便都是說道:「那行,給老夫來一套,買回去當個念想。」

最終,五個老爺子一人買了一套,全都打開后,一個情義組合也沒湊齊。

最倒霉的是莫老爺子,連張A級卡都沒有,全是BCD。

不過也看穿了,倒沒覺得很失望。

808個武將,一共才幾個S級?更別說S+……

「走了走了,什麼破卡,沒一張能打的。」

莫老爺子一臉嫌棄的轉身,卻還是將一張廖化的英雄卡掛在腰上,瞅瞅還挺帥,便與其他幾位老爺子一起玩遊戲去了。

「誒——」

葉天欲言又止,他還有另外兩項東西沒推呢,三國武器鍛造和哈根達斯。

想說給幾個老爺子推薦一下,想想又不合適。

賣東西可以,不能總抓著那幾個人搞吧?

Prev Post
「王仙兒,妖女。」
Next Post
蘇沐想到這個,就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周末時間要是讓聞人霆過來的話,怎麼說都是會感覺有點抱歉的。當然這所謂的抱歉只不過是蘇沐這樣想的,在聞人霆那裡卻不會有任何這樣的想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