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他們都還沒有暴露,不用想,等一下當地的警察肯定很快就回來,都開槍了!能不出警嗎?

「…嘿嘿…賤貨!等會看你怎麼求饒!…」

那個瘦高膽子很大的混子,把手中匕首收了起來,眼光在身邊一轉,其他幾個混子也各自把手中武器全都收起來了,轉過臉,對著嚴研嘲諷的冷笑著說。

https://tw.95zongcai.com/zc/56571/ 看樣子,這個混子是有恃無恐啊!

「…全都給我蹲在原地!雙手抱頭!…快點!…」

嚴研臉色更加難看,手中的五四手槍一晃,示意他們幾個照做。誰知道,那個瘦高的混子,根本對嚴研的話不屑一顧,從口袋裡面,掏出一盒煙,開始發給身邊的幾個混子,在那噴雲吐霧的抽起煙來。

不過呢,他們還站在原地,沒有移動。嚴研也比較鬱悶,她又沒有手銬的說,現在情況真的有點尷尬的說,她又不敢真的開槍,她還真沒開槍殺過人,以前執行任務的時候,那輪的到她衝鋒在前呢?

不過這時,嚴研腦子也清醒起來,自己真是衝動了!自己的任務是來抓潘建軍等人的證據的,怎麼跟著幾個混子搞出了這樣的事情呢?

不過,話說回來,對於正義感很強的嚴研來說,看見這種違法亂紀的事情,那就不能不管,再說了,在發現也只是發現她跟王強而已,其他幾個特工不是都隱藏的好好的嗎?任務肯定可以繼續進行的,嚴研在那自我安慰。

潘建軍等人也趕緊吃飯後,離開了,他們可是很聰明的,不想被牽扯進這種事情當中。

王強知道等會,這個鎮上的警察馬上就回到了,因為他聽到了汽車發動機的聲音,還有開啟的警笛聲,由遠而已極速駛來,而且還不止一輛。

果然,還沒一分鐘,三輛綠色吉普警車,就開到了現場!三輛車上很快就下來了不少警察。

一片燈火通明的街道上,三輛警車的車門先後打開,從第一車上下來一個臉色黝黑,滿臉橫肉,警帽歪戴著的一個中年警察,一雙陰冷的眼睛很快的掃視了下現場的情況,看來此人,也是個極攻心計,心狠手辣的主啊!看人看眼睛就能知其本性了!

「…雄哥!雄哥!…這個瘋女人有槍啊!小心啊!…」

那個中年警察腳一落地,那個瘦高的混子馬上就在哪高呼起來,而且很快就跑到他身後去了,好傢夥!聰明啊!

而嚴研也沒有制止,要知道,公安幹警來了,那幾個小混子也跑不掉了不是?嘶…姐夫嗎?就是你爸爸來都沒用了!嚴研理所當然的想著。

「…警察同志!你們總算來了!…趕快把這幾個敲詐勒索的罪犯給抓起來!….」

好嘛!嚴研朝那個估計是派出所所長的中年橫肉警察點了下頭嚴肅的說,順便把手中的槍收了起來,一隻手也從上衣兜裡面掏出了證件,打算給那個警察。

「…站住!…你是什麼人?把你的武器丟在地上!…」

沒想到,那個中年警察突然,一揮手,喊了一嗓子,在他身邊圍成半圈的警察們全都把手中的武器拿了出來,手中的手槍全都指著嚴研,這一下,嚴研也懵了,不過她楞過之後,倒是把手槍緩緩從腰間拿了出來,丟在地上,接著把證件也丟在手槍邊上,臉上明顯再次出現了壓抑不住的怒容。

因為她看到那個站在中年警察身後的那個瘦高混子,他臉上的一雙小眼睛閃著YIN盪光彩,而且,還雙手她做了個極其下流的手勢,嚴研這下可真的氣瘋了,很明顯,對方那個警察跟這個混子是一夥的!

是什麼雄哥?黑大哥?

不過現在,她還不能真發火,畢竟對方還沒看到她的證件不是?要是他們看到自己的證件后,是不是會嚇得半死呢?

那麼,到時候,那幾個混子就可以被繩之以法了啊!嚴研心中如是想著。

而這時,在一邊看著的王強開始有點擔憂了,要知道,這可不是京城,這裡是一個荒山野嶺般的小鎮子,這裡的人不用說,肯定是極其野蠻和愚昧的,從剛才發生的事情就能看得出,這裡的警察和混子因該是官匪一家親啊!

而嚴研還天真的認為,對方只要知道了她是總參部的官員,就不敢動她了!

「…所長!…」「嗯!…嘶…總參部?…中央?…我丟他老母!這是什麼來頭啊!??」

一個警察把嚴研丟在地上的手槍和證件撿了起來,遞給了那個叫雄哥的所長,派所長所長雄哥把證件打開一看,倒吸一口涼氣啊!中央情報局總參部的參謀長?…就在眼前這個女人?會不是假的啊?

這個叫雄哥的所長沒啥文化,最大的特點就是會拍領導馬屁,不然,憑他一個小學都沒畢業的角色,也能當上一個派出所所長,怎麼說也是個副科級幹部吧!

總參部他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但是中央情報局這些字他還是認識的,起頭就是中央,那就是京城的官員啊?

京官跑著來做啥?可能是路過呢?不過看樣子這女人又不像騙子,這把槍也是專用配槍!

這樣說來,這個女人十有八九那就是真的京官啊!好傢夥!縣長的兒子彭俊這算是踢到鐵板了!怎麼辦?

京官明顯不能得罪,那麼縣長更不能得罪,要知道,京官是要走的,縣官不如現管不是?就這短短的幾分鐘內,這位雄哥可算是在那絞盡腦汁啊!

「…啊!呵呵…誤會!誤會!…原來是首長到了!…來人!把這小子給我抓起來!…」

所長雄哥馬上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趕緊哈著腰,一副奴才樣的,雙手捧著嚴研的手槍和證件全都給了還給了她,順便還回頭故作嚴厲的對手面的警察吩咐道。後面的警察毫不遲疑的把彭俊等幾個混子全都拷了起來,帶進了警車內,而1彭俊沒有反抗,也沒再吱聲,只是看了眼那位雄哥警察的背影,上了車。 在容嬤嬤的大地領域下,三圈,果然比想象中艱難。

一開始九塵還沒察覺到四周有所變化,直到途中小魚因為壓力太大,氣血不暢,吐出鮮血,九塵才知道,此時的廣場,已經變得不一樣,至於變成什麼樣子,他不知道,因為那些壓力沒有落在他身上,正因為如此,當見到小魚吐血的時候,他心裡非常難受,旋即偏過頭,目光落在小魚的側臉上,九塵嘴巴微張,想問點什麼,卻許久都只不出聲,現在的他,實在太虛弱,已經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我沒事。」宛如知道九塵想問什麼,小魚突然側過漂亮的臉蛋,嘴角上,還掛住血跡,目光堅毅的望著九塵,那種堅毅,讓九塵感到動容。

「九哥,這條路,就算拼了命,我也會走完。」在九塵因為她這種堅毅感到動容時,她的目光一轉,投向前方,那裡,雖已經逐漸黑暗,但在她心中,光明大道才剛剛開啟,旋即她抹掉嘴角上的鮮血,咬咬牙道。

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九塵已久不記得上一次哭是什麼時候,但這一次,他沒有打算忍著,因為在小魚與冷冰冰面前,他們便是一家人。

一圈下來,天黑了,他們也不記得用了多久的時間,只知道,除了累之外,他們全身都疼,那地心重力,實在太變態,他們現在不敢想象,如果與在這種情況下戰鬥會是什麼後果,恐怕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吧。

走完一圈,冷冰冰與小魚沒有打算休息,而是架著九塵,繼續第二圈。

這一圈,速度更慢,時間更久,即便強如冷冰冰,都已經口吐鮮血,有些扛不住,更別說小魚,嘴邊布滿了血跡,如果不是最近修鍊有一點成果,她的身子骨,怕是已經垮掉。

兩人,臉頰蒼白,加上嘴邊沾染的血跡,看起來,有些凄艷。

一步一步,重如千斤,踏下去的腳,彷彿深陷泥潭,想再次提起,艱難萬分。

噗嗤!

又是一口鮮血吐出,冷冰冰咬咬紅唇,口中那抹甜味,並沒有阻止她前行的腳步。

九塵怔怔的望著那張傾國傾城的臉頰,冷冰冰那股執著勁果真絲毫不弱於他,他能感覺到她那顫抖的身體,只是為了他,後者一直不說,那份情義,一輩子難以償還。

冷冰冰似的察覺到他的目光,微微偏頭,道:「我臉上又沒有花,看什麼!」

突如其來的一句趣話,倒是讓九塵意外,畢竟能從冷冰冰口中聽到這種趣話,可是難如登天。

「你比花好看多了。」兩人目光對視,九塵絲毫不避讓,嘴角上揚,笑道。

聲音落下,冷冰冰首先抵抗不住他那火辣辣的目光,將臉頰轉了過去,只是轉過去瞬間,那冰冷的臉頰上,突然有一抹微笑浮現出來。

嘭!

就在她笑容浮現的霎那,小魚雙腿一軟,突然跪倒落地,一股無力蔓延開來,她身體顫抖得可怕。【零↑九△小↓說△網】

「小魚,怎麼了?沒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九塵急切道,只是他現在身體狀況,無法將她扶起,而冷冰冰在其另一旁扶著他,也過不去。

「沒事,我可以的。」小魚身體顫抖持續了一會,她咬著銀牙,用小手支撐著纖細的身子,一點一點的站起來。

這個過程她倒下,站起,重複了無數遍,但她從來沒有放棄,她堅信,她可以的。

這個以前有點勢利的少女,甚至不把九塵放在眼裡的少女。

竟然在這種足以會將一個人活活壓死的地心重力下,做出了這種以命相博的事情。

這一切,只是因為他想走完最後三圈。

九塵掙脫開冷冰冰的攙扶,他要過去,他要幫少女,幫她站起來,即便會被壓死,他也要去。

果然,當他鬆開冷冰冰的玉手,一股恐怖的重力,徒然籠罩而來,他單薄的身影,也在這一刻,木然被壓得跪下來,他沒想到這大地之力如此恐怖,一想到剛才兩女是在這種情況下,攙扶他走完一圈,心中除了震撼,便是難受。

他咬著牙,經過剛才一圈的休息,他總算恢復了一點力氣,只是這點力氣,在這磅礴的重力下,依舊是小巫見大巫,他強忍著懼疼,一點點挪過去,當抱住少女時,後者身體已經冰冷得可怕,

九塵呆住,臉龐上的痛苦猶如是在此刻凝固了一般,他望著懷中那沖著他微笑的美麗少女,身體忍不住的微微顫抖著。

「對不起,是大哥沒用,下一次,下一次,大哥會努力變強,不會讓你再受這樣的苦。」九塵緊緊的摟著懷中的少女,聲音沙啞道。

少女明亮的目光,沒有說任何話,只是安靜的躺在青年懷中,那病態的臉頰,有著殷紅的血跡在嘴邊,凄然而艷麗。

她知道,眼前這個男子與別人不同,執著起來猶如頑石,所以,她無需說任何話語,那份情,那份義,皆在心中。

啊!

再次取出一根銀針,木然刺進大腿,憑藉這點劇烈刺激,九塵一口氣,將小魚扶了站了起來。

咬著牙,忍著痛,三人再次肩並肩,手搭手,只是,這一次,將中間的位置讓給了小魚。

最後的一圈半,三人停頓一會,再次啟程。

隨著腳步的啟動,九塵才真正見識到大地之力的恐怖,那一絲絲重力猶如碾壓一般,每走一步,都能清澈的清楚骨骼碎裂的聲音。

鮮血,在爆裂的血管中溢出,特別是兩女,那纖細的身影,猶如濺血的花朵,瀰漫著凄艷。

九塵眼眶欲裂,血紅的雙目,已經能滴出鮮血,又是一股磅礴力道滲透進他的身體,當即便是有著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但他卻是一聲不吭,摟著身旁少女的手臂,顫抖著卻絲毫不鬆開。

直到第二圈走完,三人,包括冷冰冰,直接累倒落地,如同三道血影,在黑夜中,觸目驚心。

這時候,他們誰也走不動了,那丁點力量,都在最後衝刺第二圈時用完了。

「難道就到此了嗎?」

躺在地上,九塵望著兩女也是出氣比進氣少,而他自己也真的動不了,甚至連一根手指都不行,恐怕最後的一圈真的走不完了。

望著已經升起來的明月,九塵緩緩閉上了眼睛,四十九圈也好,五十圈也罷,他要的結果,已經在心中,只是沒有完成最後一圈,略感遺憾,有時候,往往一點遺憾,將伴隨終生。

冷冰冰與小魚美眸也是輕輕閉上,她們都低估了這大地之力的厲害。

而就在他們以為就此結束時,身邊突然多出了很多身影,她們的出現,一點聲音也沒有,猶如幽靈一般,悄無聲息。

「你們!」

睜開眼睛的瞬間,當九塵見到這些身影時,目光中都帶著震驚,這些身影正是那五十四名啞巴女孩,她們說不了話,卻用行動告訴了九塵。

剩下的一圈,她們來走。

冷冰冰與小魚同樣震驚的望著這一幕,雖然不明白她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心中充斥著感動。

婚婚欲睡:腹黑老公好悶騷 她們將九塵三人扶起,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累了就換人扶。

萬古武帝 就這樣,最後一圈,在五十四女孩輪流攙扶下,完成。

當走完最後一步的時候,籠罩在四周的重力徒然消散,所有人如釋重負的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當九塵他們走完最後三圈時,所有人都陷入了昏迷,再次醒來,已經是三天後。

模糊的視線在朦朧的意識中緩緩睜開,入眼,是一間房間,只是這一間房間有些陌生,而且光線昏暗,九塵艱難挪動了一下目光,發現自己躺的地方,竟然是一塊石頭。

石頭呈玉色,映射的光芒,透露著一股暖流,九塵躺在其中,身體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動了動手指,九塵猜想此石絕非凡品,而在這個陶家宅院,能擁有這樣寶物的人,除了那位身份神秘的容嬤嬤,九塵實在想不出其他人。

「小傢伙,醒來?」就在九塵猜想之時,房間外傳來熟悉的沙啞聲。

聽到這沙啞聲,九塵目光一移,門縫射進一陣光線,一道蒼老的身影緩步行進,定眼一看,正是容嬤嬤。

「小子能醒來,還得感謝嬤嬤這幾日的照顧。」雖然不知道過去了幾日,但九塵知道自己昏迷前的傷勢,沒有幾日是醒不來的,而且冷冰冰與小魚,以及那些少女,同樣受了不同程度的傷,能照顧他的除了眼前這位老奶奶,也沒誰了。

「要感謝,就感謝那些女孩吧,如果不是她們,你走不完最後一圈,而那樣,我也不會救你。」容嬤嬤不知道從哪裡搬出一張石凳,坐下來道。

「她們都是我的家人。」當最後一圈走完,九塵也已經將那五十四名女孩,當成了一家人,那份情義,他不會忘掉。

容嬤嬤滿意的點點頭,顯然九塵重情重義這點很對她胃口,旋即抓起手,按住其脈搏,查看他體內的傷勢。

一陣查看后,容嬤嬤鬆開手道:「體內的傷已無大礙,只要再有幾日,便可痊癒。」

九塵聞言,臉上沒有立即泛出喜色,而是轉頭問道:「那不知嬤嬤,我兩個妹妹情況如何,還有那些女孩?」

九塵最關心的便是冷冰冰和小魚,如果她們兩個出了什麼情,或者留下什麼後遺症,他將一輩子不會原諒自己。

見九塵此刻關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容嬤嬤那抹僵硬的笑容笑得更甚,旋即輕聲道:「放心,她們都沒事,只是她們沒有這大地乳心石,還需幾日,才能醒來。」

「大地乳心石?」九塵摸了摸自己躺著的巨大玉石,顯然是第一次聽見這東西的名字,旋即嘴巴喃喃道。

容嬤嬤點點頭,繼續道:「大地乳心石,孕育於大地之下,百年成心,萬年成石,是治癒骨髓之傷的上等寶物,如果不是有它,你體內的傷,恐怕好不了那麼快。」

九塵微微一驚,沒想到自己躺著的石頭,竟然大有來歷,大千世界,果然無奇不有。

「不過這還不是他最神奇的地方。」瞧見九塵震驚的模樣,容嬤嬤笑著道:「除了治癒療傷之外,它也溫蘊一點大地之力,而且由於它是大地之心孕育而出,其靈性包羅萬象,坐在其上修鍊,對領悟天地間的領域之力都有著神奇的效果,正因為如此,在這片大陸,不管是武者還是仙士,都想得到大地乳心石。」

「特別是武者,他們原本便是弱於仙士,只有成功領悟到領域之力,方才有與仙士一戰之力,所以,對武者而言,它的誘惑力,更致命。」

聽完容嬤嬤一席解說,九塵突然覺得心跳加快,大地乳心石,領域,武者,連在一起,不正是他此時最需要的嗎?

有了這些東西,他可以變強,他可以保護小魚她們,他可以抬起頭不再任人捏踩,甚至,他可以再次站在夢紅塵面前,與宋青山爭上一爭。

「容嬤嬤,我想……」咽了一口唾沫,九塵想借用大地乳心石,因為成為不了仙士,他比任何人都迫切變強,而且現在機會來了,豈能不嘗試一下,不過他話剛說到嘴邊,卻被容嬤嬤止住。

「我知道你想幹嘛,只是這條路,將會比任何一條都難,你可想好?」容嬤嬤止住他后,道。

「會死嗎?」容嬤嬤的話落下,九塵沒有直接回答,反而閉上眼睛突然問道。

「那倒不至於。」雖然九塵這個問題問得一頭霧水,不過,容嬤嬤明白他的意思。

「竟然如此,那便不用想,因為……」說到此處,他頓了一下,睜開眼睛,道:「我已經連死都不怕。」

「武者,玩的就是命!」

這是九塵自己對武者的理解,也是往後,他對武道的一種態度,只有捨棄生死,方有一線生機。

「好一個,武者玩的就是命。」望著九塵,容嬤嬤不得不對這個年輕人再次刮目相看,武者,本就是用命去相博,方才有一線生機,單憑九塵能領悟到這點,她便能斷定後者往後在武道之上必然有一番成就。

「嬤嬤,你是一名武者吧。」沉默了片刻,九塵試問道。

「怎麼?小傢伙,這是想拜我為師?」聽見九塵的話,容嬤嬤似乎知道他接下來想幹嘛,當即先開了口,笑道。

聞言,九塵也不遮掩,大大方方點頭,道:「小子確實希望拜嬤嬤為師。」

望著九塵那明顯不知道她與冷冰冰之間賭約一事的目光,容嬤嬤不禁產生了一抹挑逗自己這個弟子的心思,旋即板起臉,嚴肅道:「小傢伙,雖說你很對我老婆子的胃口,但若憑這就想我收你為徒,未免有些天真。」

「那嬤嬤要如何才願意收我為徒?」瞧見被拒絕,九塵並沒有灰心,畢竟收徒這種事,對一些強者而言,那則是大事,所以,人家不願意也是正常。

不過從之前的語氣中,他能聽出一點後者對他的讚賞,所以,他並非毫無機會。

果然,九塵此話一落,容嬤嬤立即改口道:「除非你小子給我一個非收你為徒的理由,否則收徒一事,免談!」

聽得容嬤嬤此話,九塵眉頭一皺,好像在思索一個答案,一個讓後者滿意的答案。

片刻之後,他抬了一下頭,試著回答道:「我想變強!」

聞言,容嬤嬤搖頭,不滿意道:「天下想變強的人千千萬萬,不單你一個。」

Prev Post
此次縱雲卿和葉南開的到來,給宮清影送了不少獎勵,所給的獎勵又比棋藝選拔和武技對抗時多出十倍。
Next Post
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