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滿臉茫然。

這是發生了什麼?

當其他所有的巨頭們,看著那十道血色光柱,全部聚集在了秦南身上之時,身軀無不一顫。

轟!

整個第三十二小仙域之上,也都彷彿劈下了一道滔天驚雷。

秦南……竟然還是蒼之轉世? 「這怎麼可能!」

永夜天尊、皇雲主宰、李魄聖等等各方大勢力的巨頭們,臉上皆是露出了抹震撼之色,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秦南可是周帝轉世啊!

如今竟然有著足足兩位無上天尊,共同轉世在秦南的身上?

更為關鍵的是,所有人都清楚,周帝與蒼之間,那可是已經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大死敵,互相之間的仇恨,根本沒有任何辦法去化解!

當年那場上古大戰之所以爆發,其中大部分的緣故就是因為周帝與蒼!

這樣的兩位無上天尊,怎會轉世在一人身上?

「吾……吾……吾……主?」

太古禁忌聲音在顫抖著,身形也在顫抖著,眼前這一幕給它帶來的衝擊,要比三葬將之珠靈與另外兩個珠靈一併現世之事,來的更為巨大。

它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它做夢都想要殺死的人,它耗費了無數次手段,曾經還不惜降臨本尊,將之抹殺的人,如今一轉眼,竟然就成為了它苦苦等待數萬年的主人!

「師……師尊……這……」

隱蔽之處的無天魔君,聲音也在顫抖著。

帶孕娘娘改嫁去 他一旁的墨邪,滿臉失神,根本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與他們相同的,還有寄於秦南靈魂深處的周尋道。

不得不說,眼前這一幕,給他們帶來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腦海中浮現出來了無數的疑惑!

他們可是都清楚,秦南乃是周帝和皇甫絕共同轉世,如今竟然還多了一個蒼!

三個無上天尊,共同轉世在一個人的身上?

照這樣下去,那是不是四個無上天尊,都得轉世在秦南的身上?

以周帝和蒼的關係,他們為何會一併轉世在秦南的身上?

難不成,這三位無上天尊,都以秦南的身軀,進行著一場驚世博弈?

還是說,這其中另有奧妙?

而且,現在的秦南,又該稱之為誰呢?

與他們相比起來,唯一較好的,就只有『唐青山』和飛越女帝了。

喲,好巧 『唐青山』剛剛出現在這個世上,根本不想搭理太古禁忌,所以知道的不多,只是稍稍有些詫異,沒想到他剛剛要殺死的青年,搖身一變就成為了他的主人。

當然了,他還有點不解,這些巨頭們的反應,似乎有點太大驚小怪了吧?就這麼沒見過世面?

與他不同,飛越女帝從起初的震驚之後,很快就反應過來,一雙淡藍色的眼眸中,沒有任何的波動,依舊冷冷淡淡,恍若沒有任何的情緒。

對她而言,所有的一切,都很簡單。

無論多少位無上天尊,共同轉世在秦南身上,無論它們有著怎樣的謀划,無論秦南最終會變成誰,在她的眼裡,秦南永遠是秦南。

也只有秦南,才能讓她不惜所有一切,動用全部禁術,擋在秦南的面前,無怨無悔。

「蒼……轉世在我的身上了?」

秦南意識到了不對勁之處,臉色勃然大變。

他一直將蒼視為大敵,如今蒼轉世到了他的身上,他要對付的大敵,竟然是自己?自己把自己抹殺?

就在這個時候,秦南的瞳仁,忽而急劇一縮,他感知到在自己的體內,有著一道血光,不知從何而來,向上浮現,演化出來了八個森然大字。

擅拿此印,必遭道劫!

這一幕,秦南是經歷過的,當初他取得九龍石印之後,正在晉陞九天至尊的關鍵時刻,就被道劫之力所影響,曝光在了天地之間。

他是『周笑』轉世的身份,齊練十二道的秘密,也曝光給了所有人,引來了各大無上道統,還有太古禁忌本尊的降臨,讓飛越女帝施展禁術,只剩一年壽命。

那次道劫的發生,給秦南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原本秦南以為道劫已經渡過了,後來他進入虛零天界之時,再次浮現了出來。

如今,它開始徹底發作了。

「難道,是因為道劫的緣故,蒼才轉世到了我的身上?」

「不對啊,按照周前輩的說法,一個人會轉世到誰的身上,完全是由命運定下的!」

「也不對,周帝和皇甫絕能夠共同轉世在我的身上,他們至少可以做到捆綁在一起!」

「可是現在……」

秦南的思緒,已經變得混亂起來。

唰!唰!唰!

就在這一刻,那五顆尚未被各方大勢力取走的天帝之珠,像是接到了某種命令一樣,渾圓的珠身上,煥發出了絕世之光,沖入雲霄之中。

鐺!鐺!鐺!

一道道的鐘聲,從冥冥之中,響徹起來。

以秦南為中心,無數條的光紋,迅速向四方蔓延,最終凝聚成為了一副八龍交匯,神秘無比的圖案。

四聲鐘響,八龍圖現!

這是唯有在覺醒前世記憶之時,方能出現的異象!

與此同時,天穹深處的那十輪明月之中,那十道偉岸虛幻身影結出的法印,兀的變換起來,短短一息之間,就結出了足足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

下一息,它們的手掌,同時向著第三十二小仙域一拍,一縷紫色的光芒,就如同一條條太古神龍一般,從中釋放而出,以著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在了秦南的身上。

眨眼間,血光中,秦南整個人像是披上了一套上古帝衣,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與威嚴,更像是突破了亘古的封印,以著無比驚人的速度,向上攀升。

秦南整個人,頓時變得無比矚目,無比璀璨,就彷彿整個大上界的所有一切,包括規則、大道、天地等等在內,在他的面前,都要黯然失色,毫無光彩。

『唐青山』和太古禁忌的身形,如遭雷霆劈中,渾身僵住。

這股威壓,這股氣息,雖然遠遠不如當年,非常的淡薄,但是他們實在是太熟悉了。

「恭迎吾主,重臨九天!」

唐青山毫不猶豫,腦袋磕在了虛空之中。

「恭……恭……迎……吾……主!」

與他相比,太古禁忌仍未回過神來,聲音仍然在顫抖著,只是它的身體,本能的朝著秦南跪下,叩頭行禮。 第二天一早,簫鴆就接到了白晝的電話趕了過來。

一進門,離門口不過兩三米的距離就躺著一具屍體,地面上打鬥痕迹明顯,碎玻璃散落一地,可謂是一片狼藉。

「昨晚事出突然,不過因為太晚了就沒有第一時間聯繫你。」赤陽在一旁開口說到。

簫鴆眉頭輕蹙,繼而問到:「沒有人逃走吧?」

他是擔心有漏網之魚,畢竟昨晚赤陽必定是使用了心法,若是讓幕後主使知道了這件事,怕是會採取其他非常的手段。

此情,逾期不候 還好赤陽搖了搖頭:「一共六個人,都死了。」

簫鴆這才放心的點了點頭。

這時,裡間的客房突然傳來開門聲,而後便看見赤煉穿著一條黑色的真絲睡裙從裡面走了出來,過腰的火紅色長發格外的跳躍張揚,這不禁讓簫鴆微微一愣,似是沒有想到屋裡還有其他人,還是個女人!

赤煉也看到了簫鴆,根據白晝給她的描述,她在第一時間就猜出了簫鴆的身份,當下不禁體態慵懶的挪步到簫鴆面前,精緻的面容上露出一絲淺笑:「你好,我是赤煉!」

「北舞姬——赤煉?」簫鴆微微一愣,面色有些意外。

他曾聽白晝提起過赤煉,因為十二衛之中一共只有兩個女人,一個是使用言靈術的雲步謠,而另一個,則是擁有極強破壞力的赤煉。

眼下在看客廳那扇不翼而飛的落地窗,簫鴆似是有些理解發生了什麼事了。

赤煉輕輕挑眉點頭:「正是!」

簫鴆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但也開口自我介紹到:「簫鴆!」

赤煉妖嬈一笑:「我知道,鬼手天醫嘛,醫天下、定生死,久仰大名!」

話落,赤煉不禁看著周圍的屍體對著簫鴆抱歉一笑:「殘局就拜託你了。」

赤陽今早通知簫鴆的時候已經告訴他讓他帶銷毀屍體的藥水,簫鴆點了點頭,也不言語,而是直接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拇指大的玻璃容器,裡面是無色透明的液體。

打開瓶蓋,在每個屍體上滴入兩滴,不多時,那屍體竟是開始慢慢的濃縮、融化,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一點一點的消失。

倆帶著這些人身上的玻璃也被腐蝕的乾淨,最可怕的是,客廳的地面上沒有留下一絲的痕迹。

赤煉還是第一次見識到簫鴆的本事,這等毀屍滅跡的藥水,只要兩滴就能消滅一具屍體,且不留任何證據,也沒有一絲異味,著實讓她有些吃驚。

眉梢輕挑,赤煉眼神之中流露出些許肯定和讚賞。

六具屍體剛剛銷毀完,白晝才一臉朦朧睡態的從卧室里走了出來,見到簫鴆不禁意外的眨了眨眼:「這麼早?」

又看了一眼卧室地面,屍體已經不見了,白晝便笑了:「動作夠快的,這就處理乾淨了!」

簫鴆沒有理會他,而是徑自走到沙發處坐下,赤煉則是對著赤陽道:「姐姐餓了,去弄點吃的。」

赤陽點了點頭,轉身去了廚房。

白晝見被人無視了個徹底,當下不禁尷尬的搓了搓鼻頭,硬著頭皮也走到沙發處坐下。 嗤拉!

以秦南為中心,方圓十萬里原本已經混沌的天地,都染上了無比濃郁的紫色,並且猶如一場巨大漩渦,開始以著驚人的速度旋轉起來。

無數塊大小不一的紫晶碎片,從中不斷的飄出,化作了一道道的光芒,沖入了秦南的腦海,凝聚在一起。

秦南瞳仁,再次一縮。

這種紫晶色的碎片,他最為熟悉不過,這是蒼的記憶碎片所化!

嘩啦!

也在這一刻,秦南體內那股由萬法不侵聖體、不朽上魔真訣、十二門問道之法,凝聚而成的全新力量,開始自主運轉起來。

並且,運轉的速度,眨眼之間,就攀升到了極致。

砰!

突然,這股全新力量,完全分裂開來。

他身軀的左邊,閃耀起來了矚目聖光,是為萬法不侵,他身軀的右邊,穴竅共振,魔影盤膝,上魔規則,上魔之界,懸於身後,魔意滔天,是為不朽上魔!

「嗯?引起它們的抗拒了?」

飛越女帝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只是,讓她始料未及的是,隨著兩道滔天巨響聲,秦南身後的一左一右,皆有一道完全不同的恐怖氣息,向著四面八方的天地,席捲而出。

兩尊虛幻的身影,也隨之浮現!

它們出現的剎那,天下間的所有一切,也同樣為之失色,比起秦南剛開始披上紫光帝衣,所釋放出來的威壓等等,根本不弱於一絲一毫。

砰砰砰!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立刻響了起來。

周帝和皇甫絕的體質,功法,意志,都爆發出來了絕強的抗拒之力,抗拒著那源源不斷湧來的紫晶碎片。

這一幕的出現,合情合理!

但是,這一幕出現的時機,卻太為巧妙了,秦南等人一直隱瞞的一切,就這樣完全曝光,宛如一道絕世之光,劃破了天地間的所有一切!

「這——」

原本已經稍稍平復的永夜天尊,還有各方大勢力的巨頭們,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心中立即掀起了滔天駭浪。

甚至,連靈魂都為之顫慄起來。

「怎麼會?」

『唐青山』若有所感,抬頭看去,雙眼登時睜大。

饒是以他的心智,在此時此刻,也根本無法保持住鎮定!

「萬法不侵聖體,不朽上魔真訣,周帝意志,皇甫絕意志!在吾主轉世之前,周帝和皇甫絕,竟然也轉世到了這個青年的身上?」

唐青山渾身汗毛,都為之倒豎。

這一幕的景象,實在是太驚悚了!

這可是足足三位無上天尊啊!

在當年那個時代之中,三個站在最為頂尖層次的無上巨頭!

「難……難怪堪狼主宰那兩個魔頭……會前去幫助秦南……難怪諸仙第六人親身前去,也被秦南給擊敗……難怪秦南會在通天道樹裡面,取得皇甫絕所留之物……」

「三個無上天尊共同轉世……這可是三個無上天尊共同轉世啊……如果我能夠得到的話,那……」

永夜天尊的心神,在劇烈顫抖著,先前許許多多的疑惑,全部都迎刃而解,同時他想到了某種可能,現在已經完全說不清楚是興奮,還是驚懼,震撼。

Prev Post
一陣沉默之後。
Next Post
「一個條件。」夜若晞伸出食指輕輕地晃了晃。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