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條件。」夜若晞伸出食指輕輕地晃了晃。

凌風看到她有所商量隨即點了點頭,摺扇已經收了起來,看著夜若晞的時候眼神也無比凝重,夜若晞不由得想難不成真的有大用處?

「請說。」

「鐵血傭兵團賣身三年,這三年內聽我使喚。」

凌風微微一愣,倒是沒有想到夜若晞會提出這樣的條件,他微微皺了皺眉隨即道,「雖然我是鐵血傭兵團的團長,但是我沒有辦法決定所有人的三年,我只能答應你,願意留下來和我一起賣身三年的,我們一定竭盡所能。」

夜若晞笑眯眯地點了點頭,「好,沒問題。」

凌風回頭看著他十一個團員,隨即開口道,「雪嶺花是我必得之物,所以我會無條件為這位小兄弟做事三年,這三年你們可以……」

「團長!」鐵勝第一個打斷了凌風,「我老鐵肯定跟著你!我們第一天出來當傭兵就一起了,不就是三年嘛!」

因為鐵勝的話,所有人都紛紛開口,「沒錯!團長,我們都跟著你,三年的時間很快,不過是三年的自由,對我們可沒有妨礙!」

「就是,失去你這麼好的團長,我們哪裡再去找!」

「我們鐵血傭兵團那是南夏國傭兵界的第一,要是散了這第一還不是被人給搶走了!我可是要這個第一的!」

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拒絕,沒有一個人臨陣脫逃。

凌風直接上前對著夜若晞立下誓言,「我凌風願跟隨你三年,三年後契約自動解除。」

腳下的天地規則契約陣出現,夜若晞倒是沒有想到凌風這麼果斷,她微微頷首,「放心這三年我保證你們一個都不會死。」

夜若晞轉頭看了一眼南羽離隨後道,「開始吧。」

夜若晞手握匕首,她也只有這一樣趁手的武器,當看到夜若晞握著匕首的時候,整個傭兵團其實都有一絲凝重。

那些人的心中說不出來什麼感覺,畢竟就這麼賣身,感覺也不是很好,再看到夜若晞拿著一個匕首就去和紅砂虎拚命,他們就更加覺得,他們是不是被人下套了?

「團……」

「別說話,看。」凌風輕輕搖著摺扇,落在夜若晞的身上帶著一抹深思,這個少年雖然看著好像沒有什麼實力的,但是舉手投足之間確實相當的穩重,特別是少年旁邊的男子……

夜若晞六人一出現,紅砂虎就發現了他們的蹤跡,紅砂虎怒目相視,發出狂吼聲。

湛清、雪蝶直接朝著那些五階的紅砂虎沖了上去,雪蝶應付紅砂虎那是綽綽有餘,而湛清確實非常的吃力,她和四階的魔獸對抗,就已經力不從心了,更何況五階。

南羽離對著洛夜和洛天道,「旁邊幫著,不死就行。」

「是主子。」

洛夜和洛天其實非常清楚,只有在絕境中才能夠成長,他們的主子不過是想要湛清儘快地成長,因為只有成長之後的湛清,主子才放心讓她守在主母身邊。

湛清在五階紅砂虎中間嗜殺,每一次嗜殺幾乎都要了她的命,紅砂虎尖銳的爪子直接劈了下來,在湛清的後背拉出一條血痕,淺藍色的衣衫在瞬間被鮮血染紅! 「噗!」湛清已經傷了五臟六腑,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但是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夠放棄,她只有成長才能夠成為小姐可以全身心信任的人!

只是湛清對紅砂虎確實太弱,一旁雪蝶想要幫忙,但是她知道這種情況下,唯有突破極限,湛清才能夠進步,為了不拖累小姐的步伐,她必須看著湛清被迫在鮮血中成長!

而另一邊,紅砂虎的虎王顯然發現了正在靠近的夜若晞,它嗜血的目光從夜若晞的身上掃過,夜若晞的嘴角同樣帶著嗜血的弧度,挑戰這個東西她從來都不害怕!

因為死過一次的人從來不會害怕死亡,只會和死亡抗戰到底!

紅砂虎受到了挑釁,隨後朝著從高處的岩石上一躍而下!

「吼吼吼!」

紅砂虎張開血盆大口,儼然是三個夜若晞那麼大的虎身卻散漫地走著,就好像它是這個濁月森林的王者,任何一個人它都不會放在眼底,任何一個人都會成為死物!

鐵勝看著夜若晞獨自面對紅砂虎,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團長,這個小子是不是不怕死?這紅砂虎好歹也是六階魔獸,不是藍境巔峰怎麼可能對抗,她這不是找死的嗎?」

雖然看不清夜若晞的實力,但是鐵勝已經將實力和她的年齡劃上了等號,畢竟他是絕對不會相信,這樣一個不過十三四歲的小少年,已經是個藍境巔峰的高手了!

整個鐵血傭兵團也很是緊張,他們雖然不甘心自己賣身給了夜若晞,但是他們卻沒有辦法看到一個小少年將自己的命送入虎口,於是乎紛紛對著凌風開口道,「團長,我們要不要趕緊出手,你看他們完全堅持不住了。」

只是凌風的目光先是落在了在五階紅砂虎中被傷的寸步難行的湛清身上,又將目光落在了雪蝶、洛夜和洛天的身上,那三個人對付五階紅砂虎明明綽綽有餘,他們卻不動手,顯然是在給那個已經快不行的少女,拚死抵抗的機會。

而再看南羽離,凌風越是覺得有趣,因為誰都能夠看出來,這個男人足以掌控全局,偏偏他就這麼站在那裡,這是要給這群人鍛煉的機會?

「團長!」鐵勝那是急得都快不行了,而六階的紅砂虎王已經朝著夜若晞直接一躍而上!

「哎!團長你!」鐵勝直接就準備衝上去了,但是卻被凌風一把拉住,「別著急,沒看到他們中間還有一個人沒有動嗎?他們這是在挑戰極限,只有在極限中才更快的提升。」

「啊?!」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驚嘆出聲,「這樣的誰要啊!真是的,這簡直就是不要命的行為,我……」

「我們當年也是這樣的,否則何來鐵血傭兵團。」凌風輕輕搖著摺扇,看著夜若晞的時候不由得露出一絲欣賞,「或許這三年跟著他們並不會無趣。」

鐵勝不由得抽了抽嘴角,「無趣我相信是不會的,可是肯定會被嚇死。」

整天吊著心情看他們這樣,還能不被嚇死嗎?鐵勝瞬間有一種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替他們收屍的想法。

當六階紅砂虎王跳起來的一瞬間,夜若晞已經一個翻身離開,順便一腳狠狠地踹了上去,那一腳正中紅砂虎王腹部最柔軟的地方,而她則穩穩地在不遠處落地。

六階的速度不應該如此,看來這隻紅砂虎王還真當是輕敵。

「吼吼!」紅砂虎王整個身子往後倒退了一大步,隨後死死地盯著夜若晞,彷彿想要把夜若晞拆骨入腹,它朝著夜若晞直接撲了上去,這一次再也不是漫不經心的狀態,一掌下去,就恨不得直接把夜若晞當場撕裂!

夜若晞沒有躲避,而是直接迎了上去,手中的匕首反手握著,在紅砂虎王要撲到她身邊的時候,她整人一個下腰,隨後握著匕首的手從紅砂虎王的腿部狠狠地劃過!

「歘」的一下,所有人都能夠聽到匕首幾乎入骨的聲音,這該是多麼大的力氣才能夠直接穿透紅砂虎的皮毛,深入血肉!

夜若晞緊緊地握著匕首,隨後整個人一個轉身,雙眼生出戰意,她的嘴角微微勾起,「紅砂虎王,不過如此!」

鐵勝嘴角抽動,不由得開口道,「這小子真是不要命了,這種情況下還刺激虎王,他這是嫌命太長了是不是!」

凌風的嘴角帶著一絲興味,從頭到尾一直看著夜若晞。

此時南羽離已經悄然到了夜若晞的附近,因為此時的紅砂虎王完全就是被激怒的狀態,他必須要保證夜若晞的安全。

成長是必要的,但是有命才能夠成長。

從南羽離把赤魂交給夜若晞的時候,就是要看著她不斷成長的,任何人、任何事情,他都不會讓他們阻擋夜若晞成長的腳步。

夜若晞握緊匕首,朝著紅砂虎王沖了過去!她雙目如炬,死死地盯著紅砂虎王,風從耳邊吹過,那呼嘯而尖銳的聲音,卻燃起了夜若晞所有的戰意!

紅砂虎王也同樣回瞪著夜若晞,然而讓所有人驚愕的是,在夜若晞的匕首就要刺向紅砂虎王的時候,紅砂虎王突然匍匐在地,隨後兩隻前腳掌抱著自己的頭,一副求饒的樣子。

夜若晞的匕首就停在紅砂虎王的腦門上了,結果就這麼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眾人,「……」

凌風看著這一幕,手中的摺扇直接掉了下來,「……」紅砂虎王臣服了?!

「紅砂虎王臣服了!」鐵勝的表情變得越來越精彩,當他看到眼前這一切的時候,很多話都哽咽在喉嚨中,唯獨只能夠張大著嘴,讓誰都看到了他的震驚。

許久許久,紅砂虎王才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趁著夜若晞呆愣的時候,紅砂虎王直接蹭了過去,用自己的舌頭舔了舔夜若晞的手背。

夜若晞整個人如遭雷擊,為什麼她有一種被一隻靦腆的小貓給舔了的感覺?

紅砂虎王看夜若晞似乎不排斥,又把自己碩大的腦袋蹭了上去,來回摩挲著,那討好的意味那是非常的明顯。

夜若晞自己還是完全的懵逼狀態,她看著紅砂虎王隨後揉了揉它的頭嘆了口氣,「敢情我今天碰到的不是紅砂虎,而是紅砂貓啊……」 前一刻還跟她拼的你死我活,這一刻就變成這幅樣子了,夜若晞只能說兩個字——服氣!

而此時,因為紅砂虎王的突然臣服,其他紅砂虎自然直接停止了攻擊,畫面一瞬間就給變了,眾多紅砂虎就圍著湛清舔舔舔,生怕湛清身上的傷口太明顯,被它們的王看到,到時候它們就會吃不了兜著走。

雪蝶、洛夜和洛天站在一旁,也是被這一群轉變太快的紅砂虎給逗笑了,不過對於他們來說,就更加堅定了他們的主母絕對不是泛泛之輩的想法。

能夠讓六階紅砂虎不戰而降,這其實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越想到這裡,他們的心情也越是激動,他們的主子選對了人,他們一開始也跟對了人!

這麼強悍的主母如果他們不牢牢的跟緊了,以後一定會被主子發配到蠻荒之地去的!

看著這些乖的和小貓咪一樣的紅砂虎,夜若晞是徹底沒了脾氣,紅砂虎王隨後向貓咪似的「吼叫」了一聲,紅砂虎全部都退到了而一邊去,但是因為害怕湛清的傷勢太嚴重,其中一隻幾次流連不已,它絕對是怕湛清傷勢過重,自己被懲罰的!

六階紅砂虎王的臣服,讓凌風看著夜若晞的眼神也越加的異樣,而後心中不由得覺得,之前和夜若晞之間的交易,彷彿是他自己虧了。

原本他覺得跟著這樣一個少年應當很有趣,即使是跟著他三年就權當是玩玩了,但是現在他卻覺得只賣了自己三年是不是虧大了?

而一旁的鐵勝更加直接,「團長,我怎麼感覺我們應該把自己的一輩子都賣給這位小哥。」

凌風聽到鐵勝的話,還真的像是他的名字那樣,徹底凌風而亂……

紅砂虎王已經讓開了道路,夜若晞直接取了銀鷺的魔核,十個魔核換一個雪嶺花,對她來說簡直就是賺了,不過這是一場你情我願的交易,所以不管對方究竟要銀鷺魔核做什麼,和她都沒有任何的關係。

於是乎整個濁月森林之後便顯示出如此詭異的一幕,所有人只看到鐵血傭兵團跟在一個少年的身後,少年的實力眾人已經看了出來,只是所有人不免疑惑。

這不夜若晞正坐在溪流邊,非常愜意地靠在樹上等著鐵勝將美食送上來。

就在一旁,鐵血傭兵團那是忙前忙后地替夜若晞準備吃的東西,又是烤兔、又是烤魚、又是湯羹的。

湛清和雪蝶在一旁,那是完全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洛夜和洛天也是百感交集地看著自己的主子,心中不由得想——主子,看到那麼多男人對著主母獻殷勤,難道你心中都不難受嗎?

只是他們可沒有勇氣問出口。

不遠處,一個傭兵團已經將目光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只是聽力極佳的夜若晞,在他們竊竊私語的同時,已經聽到了他們說話的內容。

「你們看到沒,那個就是凌風,鐵血傭兵團的隊長,嘖嘖這是不是為了錢給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子跑腿去了?」

「你們別瞎說,你們哪知道,這個凌風可是誰的面子都不給,此前齊治國的皇帝途徑濁月森林,除了高價給他們鐵血傭兵團,想讓他們保駕護航的,結果這個凌風直接拒絕了。」

「團長,那這個凌風怎麼會跟著一個小子?這小子可不像是皇親國戚的樣子。」

「難不成凌風有斷袖之癖?!你們看這隊伍中,一個少年,三個男子,全都長得貌似潘安的樣子,難不成凌風看上了他們之中的誰?話說,還真沒有聽到凌風喜歡過那個女子,連去青樓都沒有去過……」

議論紛紛的聲音,夜若晞拚命忍著笑,才沒有笑場,原來在別人眼中,這個鐵血傭兵團的團長成了斷袖之癖的人。

然,下一秒那個傭兵團的團長又一次開口道,「天!他當初一定是想要強了我!那天本團長在浴池碰到他,結果……差一點啊!」

「噗哈哈哈哈!」夜若晞聽到這裡,再也忍不住狂笑出聲,而她這一笑,除了南羽離非常明白的看著他,鐵血傭兵團的眾人全都一臉茫然,就是湛清和雪蝶都疑惑了。

洛夜對著洛天拱了拱手肘,「洛天,主母該不是收了這麼多小弟,太高興了吧?」

洛天看著夜若晞那狂笑不止的樣子,微微皺起了眉頭,「應該不至於吧……」

「那萬一真的是這樣呢?我們兩個以後會不會被遣送回去?」

「遣送回去?!」洛天聽到這瞬間感到了危機感,隨即將危險的目光看向了鐵血傭兵團,「我們死守暗衛的位置,誰敢搶直接干翻。」

「好。」

兩個人達成了默契,而鐵血傭兵團成了他們仇視的對象,不過他們的仇視還真是很有道理,因為在很久之後的某一天,他們第一暗衛的位置確實差一點被取代。

凌風看著狂笑的夜若晞,並未多言,鐵勝湊了過去說道,「團長,你說他是不是知道我們以後要跟著他三年,這一高興都笑的魔障了?」

凌風給了鐵勝一個「你懂得」眼神,隨後什麼都沒有說,而是將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傭兵團,那些竊竊私語的聲音,顯然他已經聽到了,而他也非常清楚,夜若晞是為了什麼而笑。

就是鐵勝都沒有聽到這些話,卻被一個他們從一開始就不看好的少年看去了,凌風的嘴角不由得勾起,這筆交易,或許真的餓一點點都不會虧。

而此時,凌風敏感地感覺到一個冰冷的視線落在他的身上,他循著視線看過去,對上了南羽離的目光,明明是一個比他年紀還小一些的男子,若是只有十七十八,也不過還是一個少年,但是偏偏那個眼神讓凌風喘不上氣。

巨星從氪金開始 南羽離的眼神中滿是警告,只是就在凌風覺得南羽離會說什麼的時候,南羽離突然轉開了視線,什麼都沒有說。

「夜漓!你吃吃看,這是烤兔腿,我放了胡椒粉、孜然粉,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椒,所以沒給你放,你若是要我給你添上!」 一直沉浸在「斷袖之癖」之中的夜若晞,此刻在聽到這番話的時候,雙眼立刻放光,「鐵勝大哥,我要辣椒粉!」

一聲鐵勝大哥,叫的鐵勝那個樂呵,他現在是認定夜若晞不一般了,所以自然是無比的高興。

撒辣椒粉的時候,夜若晞直接湊了上去,「鐵大哥!再多撒點!這裡!翻過來再撒點!」

「小子,你能吃辣嗎?放了這麼多,待會吃不下去可就浪費了!」

「吃得下吃得下!小爺我那是無辣不歡,辣的才過癮啊!」

「行!我給你放!」

整個烤兔腿沾滿了辣椒粉,夜若晞那吃的叫一個開心,轉頭看著南羽離,隨即將自己的兔腿遞了過去,「要不要給你先啃一口?只能跟一小口哦……」

那雙眼睛是滿滿的捨不得,南羽離那是非常清楚夜若晞是多麼的嗜吃,畢竟從臭豆腐開始他就知道,夜若晞對於自己喜歡的食物是沒有半分抵抗力的。

「趕緊咬一口,待會鐵大哥烤的那都是我的,你要吃我可不分給你。」

南羽離湊上前,直接咬了一口,如玉的臉在瞬間染上了緋紅,這辣的堂堂夜帝也完全沒有了半分的抵抗能力。

而眾人在聽到夜若晞那一句「鐵大哥烤的那都是我的」的時候,眾人已經默默地自己去打獵,給自己準備食物,看來指望鐵勝還不如指望自己。

「洛夜、洛天,你們去找幾條蛇剝皮去了蛇膽之後丟到這湯羹裡面,這湯羹就更加鮮美了。」

「對了對了,給羽離準備點水果,他可能辣到了。」

洛夜和洛天憋著笑,隨即點了點頭應聲道,「是,屬下這就去。」

而此前夜若晞將自己那個烤兔腿遞給南羽離啃上一口的時候,遠處的傭兵團團長已經徹底佩服自己了。

「本團長之前不過是猜測凌風是斷袖之癖,看上了這個少年,沒想到這個少年也是斷袖之癖,竟然把自己手中的烤兔腿直接給另一個男人吃……兩個男人共吃一個兔腿,為什麼本團長覺得如此銷魂?」

「團長……您是不是耽美小說看多了?」

「咳咳咳咳咳!」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夜若晞聽到他們的對話,已經處在徹底的凌亂之中,南羽離將手中的水壺遞了過去,夜若晞趕緊接了過來猛灌了起來。

而凌風看著他們兩個的眼神也變得曖昧無比,心中不由得想到,難不成他們還真的是那種關係?

夜若晞現在那是不知道凌風的想法,若是知道該直接被氣死了,不過她自己都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想她已經習慣了和南羽離的相處模式,從臭豆腐開始,就已經不自覺地過起了情侶模式。

【宿主,容本寶寶提醒你,你們不是情侶,你已經名正言順嫁給了夜帝大大,你們現在是標準的夫妻模式。】

夜若晞,【……】請問這個系統為什麼總是在這個時候冒出來?

【宿主,本寶寶一直都在,只是不想成為你和夜帝大大之間的電燈泡,所以本寶寶才乖乖地沒有出來哦。】系統一臉求誇獎的樣子,只不過被夜若晞給無視了,只是夜若晞不知道,她和南羽離已經被凌風貼上了「那種關係」。

雖然他們確實是那種關係,但是絕對不是同性,夜若晞若是知道了,一定會有一種深深地無力感。

一頓酒足飯飽之後,夜若晞便直接回到了傭兵工會,如果是之前她一定會在濁月森林久留,但是現在她心繫著雪嶺花,自然第一時間趕了回去。

傭兵工會看到夜若晞回來的時候,臉上那是一臉「我就知道一定失敗」的表情,因為他們看到凌風一起來的,自然覺得凌風是準備直接接手這個任務的。

「凌團長,等我和這位小兄弟交涉好之後,便把任務直接交給你。」管事的人對著凌風說完之後還不等凌風開口便面色不善的對著夜若晞,「我說你們這幾個少年是搗什麼亂,沒有本事就不要胡亂領取人去,這些任務豈是你們這些年紀的人可以領取的?」

Prev Post
秦南滿臉茫然。
Next Post
「別動,先讓我們幫你做檢查。」其中一個帶頭的男醫生按住劉伯陽的胸膛,讓他躺下去,然後把一個圓餅形的測試儀貼在了劉伯陽的胸口,認真看著上面顯示出來的數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