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魂出,滅蒼生!」

伴隨著南宮離一聲沉喝,那激蕩的劍魂竟凝虛化實,旋轉纏繞在他的虎口處,一柄氣旋長劍頓現,看上去比之前他那把古劍粗大了數倍。

嘯!

一劍斬出,空間都彷彿被撕裂,恐怖的劍氣帶著刺耳的音爆聲,如同九天蛟龍出世,沒有半點憐香惜玉,徑直劈向牧玄音那完美的嬌軀。

與此同時,牧玄音的玉指猛然落在琴弦上,一聲枯寂的沉響自她的琴弦上傳出。

嘎———

弦斷,曲終?

此曲不能絕,曲有恨,誓鎮魂!

嘶———

牧玄音的周圍,道道音波氣流漣漪若隱若現。但令人瞠目結舌的是,這些音波氣流漣漪竟不是如波紋一般呈現著不規則的線條,相反,它們道道筆直,就如一把把憑空出現的透明利劍一般,帶著可怕的玄力波動在空中旋轉。

「鎮魂曲!」

轟!

周圍的空氣瘋狂動蕩,萬千音刃撞上那凌厲的劍魂,空間中有著一抹裂痕在若有若現。

此刻,赤炎老祖所結的屏障都在瘋狂顫動,看起來似乎即將面臨破碎。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兩人那底牌對出的白熱化戰鬥中,勝敗在此一舉! 台上,可怕的對碰陡然爆發,交織的劍氣與那鎮人心魂的魔音各自佔據半邊擂台,兩股兇悍無比的力量在瘋狂衝擊著,試圖將對方抹除掉。

這股可怕的對碰,令得空間都在不斷顫抖,看得無數人神色凝重,即便是天空中那幾位巨頭神色都是有些變化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紛紛聚集在那對碰中,因為勝負即將分出。

「幻音谷,鎮魂曲……..」南宮問天眼神中閃過一絲愕然,驚道。

「呵呵,少莊主的劍魂也真是氣勢恢宏。」

「同為靈動境一重天,他兩人的玄力在伯仲之間,只怕一時難分勝負。」

姬無月美目眯起,淡笑著,一時間看不出所想。

砰!

空間終於被兩人強大的攻擊給撐破,一聲刺耳的音爆聲震耳欲聾,磅礴的玄力漣漪激蕩開來,猶如海嘯般鋪天蓋地。

南宮離和牧玄音同時一聲悶哼,身形被震飛了出去,落出了擂台。

廣場上下一片驚呼。

「嘶———」

緊接著,一陣唏噓聲后,人群中瞬間寂靜無聲。

「嘖,幻音谷,聖女殿下果然厲害。在下的劍魂都使出來,居然還是勝不了你。」南宮離嘴角有著絲絲鮮血流出,手腕隨意的擦拭了一二,恭聲道。

另一邊的牧玄音同樣不太好受,她那本來一塵不染的青色羅衣如今有著數道划痕,潔白如玉的雪肌從破碎的口子里裸露出來,若隱若現,襯著俏臉上的絲絲憔悴,平添了幾分風情,令人浮想聯翩。

「咳咳…….少莊主劍道奇才,如此年紀便凝練出劍魂,玄音十分佩服。」少女輕咳一聲,美目中透著釋然。

緊接著她似乎發現南宮離眼中那一閃即逝的炙熱,隨即她忽然想起自己衣衫破碎不堪,春光乍瀉!

「你…….」牧玄音俏臉上陡然攀上一抹紅暈,原本溫婉的美眸中透著羞憤。玉手一揮,一身淡紅色的長袍瞬間將她那誘人的身姿包裹其中。

「哈…哈哈,刀劍無眼,刀劍無眼……..」南宮離尷尬的打了個哈哈,目光移向別處,他能夠感受到少女那恨不得剜死他的眼神。

醉此廟此時也不覺有些好笑,笑著搖了搖頭。南宮兄還真是半點不懂得憐香惜玉啊,給人家好端端的姑娘弄得衣衫盡碎。

「不過…這樣的話,他倆究竟算誰贏。」醉此廟疑惑道。

唐紫璇也同樣在想這個問題,平局的結果應該是不被規則認可的。

天空中,南宮問天和姬無月同時陷入了沉默,

這樣看來,兩人同時掉落擂台,只能算是平局啊,一時兩人都有些躊躇。

「無妨,就讓赤老去評判吧,朕相信他能給兩位一個公平的判決。」皇甫淵自然知曉二人的躊躇,淡笑道。

「…….」半空中,赤炎老祖神色複雜,似乎在衡量兩人的實力。

「這一戰,我南宮離認輸。」

正當眾人猶豫不決時,南宮離響亮的聲音傳出,令所有人心中一怔。

「哦?」赤炎老祖面色驚訝,始料不及。

「呵呵,我已用出劍魂,玄力透支嚴重,即便是勝了,下一場也沒有再戰之力,不如做個順水人情,說不定還能收穫聖女芳心呢。」南宮離爽朗一笑,目光頗有深意地看了牧玄音一眼。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震驚。

牧玄音方才本來就面色有些潮紅,如今見他居然調戲自己,俏臉頓時再次掠過一抹紅暈。

「少莊主好意,玄音心領了。不過,這場比試,我牧玄音也認輸。」

少女輕柔的聲音落下,所有人面上的驚訝更甚。

「…….」赤炎老祖面色有些難看,一時竟不知如何,目光移向北冥大帝,似要讓他拿主意。

北冥大帝沉吟片刻,目光灼灼。

「哈哈哈,這個小子,總搞些出人意料的事情。不過,你幻音谷的聖女居然也沒什麼鬥志了嗎?」這時,南宮問天輕笑道。

「並非如此,以玄音目前的玄力,鎮魂曲一天只夠她使用一次。下一場,只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姬無月淡笑道,眼中釋然。

牧玄音用出鎮魂曲的那一刻,也就意味著她此番萬宗斗的結束。

「呵呵,既然這兩名天才俊傑都無再戰之意,那不如讓他兩人都出局。」皇甫淵龍目中閃爍著光輝,忽然說道,眾人的目光隨即聚集。

「正巧,如果五人晉級,還需要一輪抽籤,會有一人僥倖輪空,本就有失公允。這樣一來的話,只要下一場晉級一人,就是四強對戰,也就方便了許多。」

「這樣也好,那就依陛下所言。」南宮問天和姬無月聞言皆頷首表示贊同。

其餘諸強自然更無異議,這場比試本就是天劍山莊和幻音谷的對決,主人都贊同,客人豈有不從之理?

北冥大帝皇甫淵緩緩點頭,立刻傳音下方的赤炎老祖。

「此戰,平局,兩人共同出局。」

赤炎老祖接到傳音后,洪亮的聲音頓時宣布了結果。

台下隨即波瀾大起,有些不解。明明兩人平分秋色,雖說勝負難分,但也不至於都被淘汰吧。

不過,皇室已經宣布結果,他們這些旁觀者自然也只能壓下心中的疑惑,表示贊同。

「平局竟然是都被淘汰……這賽制有些奇怪啊。」醉此廟有些意外地說道。

「南宮離和牧玄音都出局的話,那下一場再晉級一人便是四強戰。」唐紫璇清冷俏臉上閃過一絲恍然,淡聲道。

「原來如此…本來晉級的是五個人,想必不太容易安排。皇室是順水推舟,借著南宮離和牧玄音兩人都無戰意,減少了繁雜的晉級制。」醉此廟輕輕點頭,眼中閃過釋然。

「不過,下一場,雷動和冷清雪的對決,估計又是一場惡戰啊…….」

台上,隨著第四場戰鬥的落幕,還未等到赤炎老祖發話,兩道身影已然出現。

紫雲宮,雷動。

一身耀眼奪目的紫發十分另類,瞳孔中透著一股傲氣,挺拔的身軀周圍,似乎有著細微的電流竄動,一股磅礴雄渾的玄力波動隱約釋放。

「冷清雪,你不是我的對手。認輸吧,我這人和南宮離不一樣,我不喜歡打女人。」

雷動淡漠的話語傳出,那台下剛剛調整氣息的南宮離頓時一口老血噴出,什麼叫和我不一樣!我南宮離哪裡招你惹你了,躺著都中槍!

此時,台上另一邊,那冷傲的倩影同樣威勢驚人,霜凍千里的冷意刺骨。

「哼,我雪神宮沒有認輸的弟子。」冷清雪冷顏一寒,美目中透著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意。

兩人分庭而立,空氣中充斥著戰意。

一個是潛龍榜第二的雷動,一個是潛龍榜第三的冷清雪。

紫雲宮與雪神宮同為七大宗,兩者底蘊都極為雄厚,這場比試也隱隱代表著兩大霸主勢力的爭鋒。

「呵呵,好多年了,我紫雲宮的弟子再一次對上你雪神宮之人。」天空中,雷震天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神色複雜。

「記得上一屆萬宗斗,我紫雲宮的代表便是惜敗給了你雪神宮,屈居第三。」

另一邊,那雪神宮宮主澹臺琉璃,玉顏上並無異色,一雙冷眸中古井無波,紅唇輕啟,冷漠道,

「這一次你紫雲宮還會敗。」

「哼,只怕是要讓澹臺宮主失望了。這次代表我紫雲宮出戰的是我兒雷動,動兒此番的對手只有太子殿下一人,其他人都擋不住他的步伐。」雷震天冷哼一聲,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弧度。

「大話誰都會說,雷宮主,我們拭目以待。」澹臺琉璃淡聲說道,並未多言。

她面色依舊冷漠,修鍊寒功之人的道心十分穩固,很難被外界擾亂心神。

兩人的目光聚集到台上,在那萬千瞳孔中的畫面內,晉入四強的最後一戰即將開始。 「第四場,雷動對冷清雪,開戰!」

赤炎老祖一聲重吼落下,比斗一觸即發。

噼啪!

雷動目光中掠過一道寒光,身形如一道霹靂消失在原地,手中凝聚的雷霆玄力呼嘯聲而出,直直轟向冷清雪。

冷清雪美眸中冰藍色光芒流轉,一道印記瞬間結出,緊接著一股極寒的玄氣陡然釋放,空間的溫度急轉直下。

轟!

雷霆玄力與寒冰玄力碰撞,一聲轟鳴聲隨即響起,電流與冰晶交織在一起,無數細微的能量碎片飛射而出,令人目不暇接。

「哼,雪神宮的天霜訣不過如此。」雷動冷笑一聲手指倏然結過一道印記。

緊接著他那中指之上有著一道紫色的雷球閃爍,以驚人的速度膨脹變大,散發出極其恐怖的威勢。

紫雲宮,五雷聖法!

變異雷霆,紫雷!

「這是之前林驚雷用出的那招……」台下,醉此廟雙目微眯,喃喃道。

雖然同樣是紫雷,但靈動境的雷動施展出這招數,那威勢遠非林驚雷可比擬。

「我丹田內的雷池似乎在共鳴,看來這種變異雷霆應該對我修鍊天雷訣大有裨益。」

「主人,你所想的不錯。不僅是你修鍊的那詭異功法,縱是我若想恢復力量,吞噬異雷都是極佳的途徑。這雷動凝鍊的異雷雖說等級稍低,但對於目前來說也是難得的資源,如果你倆交上手,倒是不妨……嘿嘿。」驚蟄的狡猾的聲音在醉此廟的心中響起,看樣子它也對這雷霆之力十分心動。

此時,雷動手指上膨脹的紫色雷球逐漸浮在空中,他一雙眸子中閃過一絲凌厲,冷聲道,「冷清雪,接好了!」

嗖!

那巨大的雷球帶著毀滅的能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暴射向冷清雪的身前。

「寒霜領域!」

咔咔咔咔咔!

冷清雪柳眉微蹙,一聲低喝,自她那白裙下,層層冰菱驟然出現,蔓延而出。一股令空間都為之顫慄的寒意陡然釋放,擂台上的空氣都在眾人驚詫的瞳孔中化作冰晶。

「呵呵,紫雲宮的紫雷對上雪神宮的寒霜領域,這下有趣了。」南宮問天饒有興緻地笑道,目光閃爍。

「這最後一個晉級者名額,競爭看來有些激烈啊。」

轟!

砰砰砰砰砰!

紫色雷球與無數冰刃相碰,那一道道寒氣逼人的冰刃應聲而碎,似乎如同飛蛾撲火般毫無作用。

然而,冰刃的數量極其多,每一道冰刃都對紫雷造成了微弱的影響,累積在一起,竟然真的擋下了那充斥著毀滅的雷球。

「爆!」

雷動見狀,目光一寒,獰聲喝道。

轟隆隆!

碩大的雷球應聲而爆,令人膽寒的爆破力瞬間席捲整個擂台。

「哼,我看你如何躲!」雷動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弧度,這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之中,他要的就是讓冷清雪避無可避,達到一招制敵的效果。

「這傢伙,還真是狠戾。」醉此廟驚愕道,神色複雜。

雷動方才這招紫雷的力量極為強悍,即便是他全力施展出的雷我寂滅只怕都難以達到這種威力。

「我去…這個雷動,簡直是說一套,做一套,還說本少不懂得憐香惜玉,他這不是直接拿雷劈的?」南宮離嘴角微微抽搐,面色古怪道。

緊接著他面上浮現起一抹笑意。

「不過…單憑紫雷想要敗冷清雪,那還是痴心妄想。」

煙消雲散,爆雷激起的塵埃逐漸落下,一道冰藍色的倩影赫然玉立在擂台中央,一襲白裙依舊無塵,少女冷顏雖淡漠,卻不掩絕代風華。

叮—————

細微的玄力波動聲響起,冷清雪渾身寒氣流轉,靈動境的寒冰玄力極為可怕,比之先前唐紫璇還要冰寒幾分。

咔咔咔!

只見冷清雪身前的空氣忽然斷開,四分五裂化作無數冰礫。

Prev Post
「別動,先讓我們幫你做檢查。」其中一個帶頭的男醫生按住劉伯陽的胸膛,讓他躺下去,然後把一個圓餅形的測試儀貼在了劉伯陽的胸口,認真看著上面顯示出來的數字。
Next Post
聽到這個消息,戰羽的心裡充滿了憤怒。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