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歸正傳,繼續說第二天的戰鬥,庫茲涅佐夫在凌晨四點重新整理自己的艦隊時,發現四艘重巡洋艦基本喪失了戰鬥力。無奈之下,他只能命令這四艦退出戰鬥,由兩艘暴風號和難忘號掩護向夏威夷方向撤退。此時紅海軍特混艦隊的編成就是兩艘航母、四艘戰巡、四艘防空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實力折損還是比較嚴重的。

所以庫茲涅佐夫要求壓縮陣型,採取比較緊湊的防空隊形彌補實力損失。在早上四點半,也就是天剛剛蒙蒙亮的時候,蘇霍伊一口氣彈射了二十架ro-2進行空中偵察。一方面是為了細化搜索扇面,不錯過每一個可疑的目標,另一個也是這位海軍上將覺得本艦隊位置已經暴露了,多放出一些偵察機,萬一提前碰上了來襲的敵機也可以早做準備。

至於航母上剩下的ro-2也全部掛好了魚雷或者航彈並加滿了油,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立刻投入戰鬥。不得不說。這個決定是非常正確的,正是因為紅海軍特混艦隊準備充分,在迎接日機空襲時才能那麼從容。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在第二天首先被發現的就是紅海軍特混艦隊。前面不是說了,山本五十六要求近藤信竹加強搜索一定要搞清楚西邊的「美畜」艦隊有沒有航母。近藤信竹雖然打仗差點,但是執行命令是沒有問題的,他派出了自己全部的空中力量去搜索相關海域,終於在六點左右發現了明斯克號和基輔號。

這個發現讓山本五**吃一驚,因為這個情況對他們來說太被動了,為什麼呢?因為這說明了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這兩艘航母是大黃蜂和企業號,美國人在中途島海域只有兩艘航母。就算如此,這也不值得高興,因為這說明昨天山口多聞的報告是不可靠的,很顯然他的艦載機沒有擊沉兩艘航母!

甚至這種可能性對日本人來說還是最好的結果,因為誰也無法保證這兩艘被發現的航母就是大黃蜂號和企業號,如果不是呢?那就說明美國人在相關海域擁有至少三艘航母!而且這還是昨天山口多聞沒有搞錯確實擊沉了敵人兩艘航母下的可能。如果山口多聞那裡出了差錯,那麼在這片海域美畜可能擁有四艘航母!

四艘大型航母打兩艘中小型航母,這可是壓倒性的優勢,山本五十六隻要稍微算算賬就知道這個差距太大了,這個仗幾乎沒辦法打。

但是讓山本五十六感到鬱悶的是,此時第二機動部隊的艦載機已經起飛了,第一波五十多架飛機已經飛向了飛龍號,這時候就想取消行動都不可能了。

山本五十六能做的就是祈禱南雲忠一那邊能給他帶來好消息,如果南雲忠一那邊沒有發現美畜的航母,那這個仗還能打,否則……否則只能看老天爺給不給活路了……(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zz120、下雨漏雨、包黑子、游擊隊員、巨人中的巨人、屍鬼吻墨和尤文圖斯同志! 整整一天了!

距離那八個幫派殺進g市,已經整整一天了!

現在已經是期末考完試之後的第二天下午,可劉伯陽仍舊選擇了按兵不動,任由那八個幫派在自己g市地盤上尋囂張滋事,挑釁示威!

那八個幫派自從殺到g市來,就放出狠話來:讓戰魂堂的人出去與他們對話,他們要討一個公道,要為死去的老大們報仇!!

可是劉伯陽一直選擇了迴避,根本就沒有與他們正面對話,甚至連他們派來的那些人各個場子挨著搜查自己,劉伯陽也從來躲著不見,讓他們總是撲空。

那些人揪不出劉伯陽,更加覺得戰魂堂是好欺負的,覺得戰魂堂是迫於自己這麼多人的威壓,迫於心虛膽寒,不敢出來見人了!

於是他們更加囂張,既然到處都找不到劉伯陽,那就開始砸戰魂堂的場子,這一天下來,戰魂堂有好幾家高檔酒店都被掀了桌子,幾家黃色產業被那些人霸王上弓,嫖完了就揚長走人,還放狠話給裡面的老闆聽:如果戰魂堂再做縮頭烏龜,就一把火把所有的場子都燒了!

僅僅一天的功夫,全市好幾家洗浴中心、按摩場所、酒店,甚至連幾家休閑娛樂場所,比如「八神」撞球廳等,都遭受了巨大損失,那些總損失額加起來,恐怕已經達到了七位數!

那八個幫派聯合起來,作為三十多個幫派的頭陣先鋒,可是奔著毀滅戰魂堂的野心過來的,他們才不會手下留情!越是把戰魂堂打壓的抬不起頭來,把戰魂堂擠垮,他們才越開心!

不單是這八個幫派,還有其他五個城市二十多個幫派,也已經在趕來g市的路上了!它們四面八方圍攻而來,恐怕還不等殺到g市,戰魂堂就已經被八個幫派先給打垮了!

一整天不間歇的打、砸、罵、挑釁、叫板!現在全g市的市民都知道戰魂堂受欺負了,被人家收拾的不敢說話,老大們到處龜縮閃躲,於是市民們已經在背地裡悄悄的非議:戰魂堂要完了!他們的末日到了!真沒想到他們還沒等真正統一g市,就被人家外來勢力給滅了!

可戰魂堂怎麼說也是g市新崛起的一支虎豹勢力,膽小怕事不是他們的風格啊?這次到底是怎麼了,怎麼就這麼窩囊!面對這些外市殺過來的豺狼,竟然連一絲反抗都沒有?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當這些話傳到戰魂堂眾位高層兄弟們的耳朵里,當那些場子像雪花一樣的求告急救信息紛紛送到了每一個分堂老大的手上,兄弟們震怒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這是自從戰魂堂混出名堂以來,最窩囊、最丟人的一次!

眾兄弟們快瘋了,眼看人家都把咱們欺負的連士氣、人心、地盤都到了冰點,可陽哥居然還堅持妥協退讓,忍氣吞聲!他到底想幹什麼?他到底還在等什麼?!

當「蜜月天堂」那邊的最新消息傳來,老貓第一個暴走了,他面紅耳赤怒氣沖沖的跑到「不見不散」地下迪廳來找劉伯陽,一進門就大吼道:「辭了哥哥,我這就去滅了那幫狗娘養的王八蛋!!」

劉伯陽正坐在沙發里喝茶,對面坐著的是莎姐——原來莎姐也正找劉伯陽訴苦呢,不久前一群l市「紅月幫」的人衝進「蜜月天堂」,享受完了之後一頓打砸,把其他所有的客人都轟了出去,還揚言以後誰再敢來戰魂堂的場子消費,就挑斷誰的大筋!莎姐實在忍不住了,就親自來找劉伯陽要個說法。

劉伯陽一直跟莎姐笑著打太極,遊刃有餘,顧左右而言他,就是不提報復的事兒,眼看這都火燒眉毛了,可把莎姐急夠嗆!

此刻老貓一衝進來,莎姐馬上抓住了機會,對劉伯陽道:「陽哥!咱們真的不能忍了,連我一個女人都知道這次咱們幫派太窩囊了,自從那些人進了市,到處找咱們的麻煩,砸場叫板,可咱們連一次反抗都沒有啊!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咱們不表個態啊?讓他們欺負到什麼程度才是個頭?」

莎姐敢用這種質問的語氣跟劉伯陽說話,說明她確實是急壞了,放在以前,她膽子再大都不敢這麼跟劉伯陽用這種態度!

劉伯陽淡淡一笑,「莎姐,別心急,我心裡有數,還沒到時候呢。老五,你也過來坐,別風風火火的,天不是還沒塌下來嗎?」

老貓急的跺跺腳:「我不坐!陽哥我實在沒心情坐!我快瘋了!我長這麼大就沒讓人欺負這麼慘過!陽哥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算盤,可是我實在忍不住了,我看不下去了!!那幫犢子仗勢欺人,我他媽一天不滅了他們就吃不下飯去!陽哥你就說一句話吧,讓我帶領猛虎堂的兄弟們狠狠收拾他們!如果我辦事不利,回來家法伺候都行!」

劉伯陽淡淡瞥他一眼道:「我剛才的話你沒聽見?我讓你過來坐!連我的話你也不聽了?」

「我……」老貓急的抓耳撓腮,回頭對著那幾個義憤填膺的猛虎堂心腹小弟們咆哮道:「滾滾滾!都給我滾出去!陽哥不發話你們就都給我別動!!」

把手下們趕出了門,老貓滿臉憋屈的凝著臉走過來,一屁股坐到劉伯陽身邊,抓過前面的茶壺一口氣就把水喝乾凈了,劉伯陽淡淡看向他,老貓賭氣,把頭轉過去不看劉伯陽,弄的整間屋子裡氣氛異常尷尬,連莎姐都不敢大聲說話了。

劉伯陽若有所思的敲了敲茶几,問老貓道:「你們猛虎堂的兄弟,都受不了了?」

老貓大聲道:「豈止是受不了了!簡直是快爆炸了!!陽哥你不讓咱們動手,任由外人騎到咱們的脖子上噴糞,這口氣誰能忍啊!現在別說是猛虎堂,就連獵豹堂,毒蛇堂,殺手堂等等所有的堂口,小弟們全憋瘋了,你隨便拎出來哪一個看看,那眼珠子不是氣紅的!也就是我們這些老大狠狠壓著,他們才沒敢出去報復,否則放出去他們都能吃人!陽哥,從小到大你做什麼決定,我都支持你,擁護你,可是現在這件事兒我就覺得你做的不對!你怎麼能不讓咱們反抗呢?你要是再不下命令,咱幫派上上下下的兄弟們可真都寒了心了!」

劉伯陽「哦」了一聲,瞭然的點點頭道:「這樣啊……」

老貓「唰」一下回頭,猛的站起來,兩眼冒光道:「陽哥!你同意我們動手了?!」

「不!」劉伯陽淡淡擺了擺手,「現在還差點火候,你先坐下,老五,我只問你一句話,在你眼中,你陽哥我是那種讓人家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人?」

老貓搖搖頭道:「不是!」

劉伯陽笑道:「那不就結了,給我點信心,我不會讓咱們幫派白白吃虧的,今天欺負咱們的這些人,讓咱們造成的損失,我至少讓他們一百倍一千倍償還回來!」

老貓急的狠抓頭皮:「陽哥,你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啊?能不能告訴我?」

劉伯陽淡笑著搖了搖頭,「你這脾氣,太爆了,我不告訴你,自然有我不告訴的原因,你給我老老實實坐下吧,我答應你,如果真要出兵反擊,我讓你的猛虎堂打先鋒拔頭籌!」 劉伯陽這邊,前腳剛穩住了暴躁的老貓,可後腳虎子又推門進來報信,說是波爺烏塔那幫老大們到了。*劉伯陽心裡有數,他們也一定是來詢問自己問什麼不反抗不爭辯的,自從昨天下午自己強行勒令戰魂堂上上下下都不準反擊以來,就連波爺他們也是一頭霧水,不下三次找劉伯陽要說法,要知道他們之所以留在g市,就是想跟戰魂堂一起並肩作戰的,可劉伯陽的做法實在太讓大家寒心了,他們這已經是第四次來找劉伯陽要說法。

「楊老弟,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我們當初不是說的好好的嗎?為什麼你現在變卦變的這麼快?你把我們這幾個老哥們當成什麼人了?」波爺一上來就極為不滿的質問道。

「呵呵,幾位先別發這麼大火,坐! 女總裁的修仙高手 波爺,你何出此言啊?我什麼時候變卦了?」劉伯陽站起來笑道。

波爺輕皺眉頭道:「咱們當初不是說好了嗎?如果這幫人殺進來,楊老弟你就主動把事情真相跟他們解釋清楚,可如果他們都不肯相信你,心術不正,故意找茬之類的,那咱們就跟他們奉陪到底!現在你一味的忍氣吞聲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壓根就不想反抗了?早知道這樣,我們老哥幾個還留在g市幹嗎?」波爺抱怨道。

劉伯陽呵呵一笑:「波爺,連你們也覺得我這次表現的太熊了點兒?」

波爺道:「熊不熊,楊老弟你自己心裡應該清楚!你可知道昨天賴炳文聽說外市那群人殺過來了,他的表現有多激烈嗎?他恨不能拋開一身的傷病,拔了針頭親自出院來幫你!咱們這群老哥們都多麼的力挺你!我真不知道你還顧忌什麼?!老弟,現在大家都在這兒,你就給句痛快話吧,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要戰,咱們現在反撲還來的及,可如果你不打算反擊了,我們老哥幾個就不跟你們戰魂堂受這份窩囊氣了,趁早今天就離開g市!」

波爺這話一落,也代表了其他幾位老大的心聲,鄔塔等人也全都把目光放在了劉伯陽身上,不單是這幾個外市助拳的老大,就連屋子裡的高震飛、虎子、老貓、莎姐、楊林,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劉伯陽,現在情勢已經很明朗,所有人都憋夠勁,就等劉伯陽一句話了。

劉伯陽深深吸了口氣,看著眾人那嚴肅的眼神,知道自己等待已久的時刻終於來了,他笑著點了點頭,道:「好!既然波爺都這麼說了,那我就給眾兄弟們和幾位老大一個說法!」

回頭對著虎子道:「虎子,給我聯繫一下那八個城市的老大,約他們到『皇天酒店』見面,就說我楊青帝找他們有話說!」

——

「姓楊的龜兒子終於敢站出來說話了?」

市西「金碧輝煌」洗浴中心,原則上這裡是市西最大的一家粉紅場所,在整個g市也能排前三,而且毫無疑問是戰魂堂旗下的產業,可由於劉伯陽的很大精力都放在「蜜月天堂」上,所以儘管這裡無論硬體設施、技師的水平、甚至門面交通都不比「蜜月天堂」差,但在市西的同類產業中也只能屈居第二,排在莎姐的「蜜月天堂」之後。

外市那八個老大,自從昨天下午進入g市地界的那一刻起,便一路殺了進來,本來想在這市西翻場子翻出劉伯陽的蹤影,可劉伯陽一直躲著不見人,他們氣壞了,便在這「金碧輝煌」落腳,八個老大把這裡設為自己等人在g市的落腳點,現在整個「金碧輝煌」已經被他們控制,里裡外外進出的都是八大幫派的人,「金碧輝煌」已經不做生意了,所有的美女技師都歸他們的人肆意玩弄,一伙人聚在裡面吃喝嫖賭樣樣俱全,連年輕漂亮的女經理都被拖上樓輪了,可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也不敢報警,這八個幫派可是把戰魂堂都欺壓的不敢抬頭,還有誰敢得罪他們?

現在整個「金碧輝煌」,八大幫派所有的人加起來差不多有二百多人,除了老大一級,其他的那些住在這裡的傢伙在各個幫派中也都是地位崇高的,基本都是堂主心腹一類的存在,要是不夠那個地位,你也沒資格跟老大們共住一個地方不是?

除了這二百多個高層,八大幫派這次總共帶了兩千八百多人殺到g市來,現在已經分散到全g市的各個角落,奉老大們的命令,四處侮辱挑釁戰魂堂,打砸玩樂搞破壞!

此時「金碧輝煌」最高檔的一間套房裡,來自三個城市八個幫派的老大正坐在一起,叼著雪茄吞雲吐霧,有幾個好色的傢伙手裡還摟著一兩個漂亮的女人,不時的揩兩下油舒坦舒坦,美女們心不甘情不願,卻又無可奈何……

「約咱們去『皇天酒店』見面?這『皇天酒店』在哪兒?」l市「紅月幫」的老大敖少鋒手裡摟著一個水靈的美女,吸著煙,翹著二郎腿問道。別看這位老大貌不驚人,矮矮胖胖,可在這八位老大中絕對算比較精明的一個,讓小弟們分散到g市各處給戰魂堂搞破壞的主意就是他想的,不久前砸了「蜜月天堂」的那幫人也是他的人,就連眾人在這「金碧輝煌」落腳也是他主張的,你戰魂堂不是在市西起家的嗎?現在老子們就明目張胆的在你家門口打臉!

「聽說在市北,原先李骨白的地盤兒。」b市「14k黨」的老大田伯明也眯著眼睛道。

「這楊青帝是傻逼嗎?咱們現在都在市西,他約咱們去市北見面幹什麼?難不成他藏在市北?」k市「紅磚幫」的老大郭騰飛道。

「你管他藏在哪,那傢伙終於沉不住氣了,被咱們逼出來了!市北就市北,咱們就過去看看他能玩出什麼名堂!他不是要給咱們個說法嗎?我倒要看看他能給什麼說法!」田泊明道。

「話不能這麼講。」敖少鋒兩指夾著雪茄,淡淡道:「我分析一下,你們大家自習想想,你們不覺得這兩天的事兒怪怪的嗎?自從咱們大張旗鼓的殺進來,姓楊的就一直躲躲藏藏的不跟咱們見面,好像是刻意避諱什麼,可他現在忽然又把咱們約過去,你們不覺得蹊蹺?這裡面說不準就有詐啊!」

b市另外一大幫派,「金龍幫」的老大黃世亮不屑道:「老熬,你這人什麼都好,可我就看不慣你總愛疑神疑鬼的!他姓楊的能有什麼詐?咱們這麼多還怕他有埋伏不成?他要是敢對付咱們,早就動手了,還用得著等到現在?要我說啊,他現在就是被咱們逼到頭了,已經退無可退了,所以才想把咱們叫過去和解,狗急了還跳牆呢,你不能不給人家楊老大一個搖尾乞憐的機會!」黃世亮越說越滿意,似乎自己這樣說一切都解釋的通了,拽過坐在自己大腿上的那個高挑美女,一隻大手毫不留情的狠狠抓了抓她的胸部。

屋裡這八個老大,其實彼此之間也不是很合拍,都是倉促之間聯合在一起的,為了共同的目的才殺到這g市來,他們彼此之間其實也有不小的矛盾和看不慣,像黃世亮和敖少鋒,就不是很對脾氣。

其實說白了,他們算哪門子老大啊,只不過目前被各個幫派推為主事的帶頭人而已,原先各個幫派真正的老大,早就在東方國際被j國人滅了,他們之所以現在來尋釁滋事,打的不也正是那個不著邊際的旗號嗎? 南雲忠一現在挺鬱悶的,原因很簡單,他的偵察機掉鏈子了,雖然從天亮開始他就立刻將能派出去的水偵全部派出去了,圍繞著中途島的北面一通拉網似的搜索,但是效果卻並不好。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中途島北部區域的天氣相當糟糕,一個熱帶氣旋突然光臨了這一片海域,大風大浪和突如其來的降雨以及大片烏雲將天空完全塞滿。

南雲忠一的偵察機大部分都被迫返航,只有那些技術水平最好以及品質最堅毅的飛行員在堅持飛行。只不過這一類飛行員的數量太少了,所以這次偵察真心是差強人意,甚至其偵察結果都不具備太多的參考價值。因為偵察扇面上有太多的空白,而這些空白中都可能潛藏著美國艦隊。

到了早晨六點半,南雲忠一不得不向山本五十六坦白,偵察效果不好,只能等待天氣好轉之後再進行補充偵查。

山本五十六對此也是苦笑不已,因為這是不可抗力因素,真心不能怪南雲忠一不給力,只能說那廝的運氣太糟了。不過山本五十六也必須做決定了,是去打擊那兩艘已經發現的航母,還是繼續等待呢?

這個問題山本五十六隻思考了一分鐘,很快他就給南雲忠一指示:「搶先攻擊!」

山本五十六並沒有說搶先攻擊哪個目標,不過南雲忠一卻很清楚,此時戰場上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西南方向的那兩艘航母。但是對於要不要出手,南雲忠一卻有些舉棋不定。

作為一個謹慎的指揮官,南雲忠一很不喜歡在敵情不明朗的情況下倉促做決定,昨天就因為急吼吼的去攻擊中途島才導致了後面一系列的被動。今天不是不可以去打擊那兩艘航母,但萬一在第一機動部隊東邊還潛伏了敵人的航母呢?如果真是一打四這種最糟糕的情況呢?

南雲覺得現在必須搞清楚敵情。如果確定敵人擁有四艘航母,那就必須馬上撤退,這個仗是毫無希望的。

不過南雲忠一的保守卻遭到了山口多聞的強烈抨擊。這個好戰分子已經等不及大幹一場了。在他看來既然已經發現了敵人的航母,那還等什麼。上去打了再說,哪怕敵人有四艘航母,只要飛龍號能幹掉其中兩艘也算是夠本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山口多聞比南雲忠一更像賭徒。而在山口多聞的不斷呱噪以及山本五十六急於翻本的壓力下,南雲忠一不得不屈服了。他採用了昨天已經計劃好的三段攻勢,先行起飛飛龍號上所有的艦載機進行第一波攻擊,然後給第二機動部隊的那五十架艦載機加油掛彈,之後進行第二波進攻。等第一波飛機返航以及第二機動部隊的九九式艦爆抵達之後再進行第三波進攻。

早晨七點,飛龍號開始放飛第一波飛機,這批艦載機包括8架零戰、六架九七艦攻和六架九九艦爆,這已經是山口多聞竭盡所能搜刮和拼湊出的空中力量了(真心是通過拆下受損戰機上的零件拼出來的)。這二十架飛機徑直向紅海軍特混艦隊飛去,與此同時,紅海軍的ro-2還在不斷地尋找南雲忠一的位置。

不過很有意思的是,蘇霍伊的運氣和南雲忠一差不多,向北搜索南雲忠一的ro-2沒有找到想象中的第一機動部隊,反而是找到了正在緊張向北航行意欲同南雲忠一匯合的瑞風號。

當時這艘小航母僅僅剩下了兩架零戰,真心是沒有任何攻擊力可言。不過ro-2的飛行員卻錯誤的以為其就是飛龍號。所以很高興的向蘇霍伊報告了所謂發現敵第一機動部隊的消息。

這個情報是六點四十五傳到蘇霍伊手裡的,此時,他也像南雲忠一一樣有些猶豫。因為這份情報還是太模糊了。從他和庫茲涅佐夫的推算看,南雲忠一的艦隊應該更加靠北,而這支航母編隊位置太靠南了。蘇霍伊更傾向於這是近藤信竹的艦隊。

那麼打還是不打呢?一番思考之後,蘇霍伊決定——打!

為什麼?因為盟軍方面不像日本人那麼捉襟見肘,擁有四艘大型航母配置的他們可以發動兩次大規模空中進攻。蘇霍伊向斯普魯恩斯建議:「這個目標由我們解決,你們繼續搜索敵艦隊。」

這個建議也獲得了斯普魯恩斯的同意,在他看來這也是個好辦法。能消滅一艘日本航母就消滅一艘,反正他這邊還有相當的餘力,一旦發現南雲忠一就可以投入攻擊。就算他這邊拿不下南雲忠一,蘇霍伊那邊還可以來第二次攻擊。

幾乎也是在七點。蘇霍伊一口氣將所有的能參與攻擊的ro-2全部放飛了,他可不像昨天的南雲忠一。會截留一半的力量做預備。在蘇霍伊看來,必須一波流給敵人帶走,決不能浪費時間來補充攻擊。

大約50架ro-2起飛升空,在大約三十架雅克-3k的護航下直撲瑞鳳號。這一切是日本不知道的,因為此時日本也是忙得團團轉,大約在八點五十五分,第一波從第二機動部隊轉移來的零戰就落在了飛龍號甲板上,速度更快的他們選擇了用最快的速度飛向飛龍號,原因也很簡單,因為此時的飛龍號相當於在裸奔,完全沒有戰鬥機保護的它相當脆弱,零戰的到來多少能增強一點第一機動部隊的防禦力。

這批零戰降落之後立刻開始加油,大約在九點半,後續趕到的九七艦攻也終於飛抵了飛龍號上空。這時飛龍號的空勤人員忙壞了,一面要緊張的收容降落的九七艦攻,另一邊還要準備將剛剛加滿油的零戰放飛。反正他們又重溫了昨天中途島戰役爆發時的那一幕,忙得四腳朝天。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從明斯克號和基輔號上起飛的ro-2順利地找到了落單的瑞鳳號。當時坐在愛宕號上的近藤信竹臉都白了,他雖然有覺悟可能會被敵人發現,但是敵人竟然出動如此強大的一波攻擊波來襲擊他,還是讓他有點想不到。

「難道美畜就不打算攻擊飛龍號了嗎?」這是他當時最真實的想法。

面對黑壓壓撲過來的敵機。近藤信竹唯一能做的是兩件事,一是命令自己僅有的零戰和水戰趕緊前往攔截。他有一點僥倖心理,據南雲忠一和山口多聞反應。敵人的戰鬥機和飛行員都很差,根本不是零戰的對手。雖然他僅有兩架零戰,但是那些水戰也是從零戰改過來的,就是速度差點,玩狗斗還是不怕的。

近藤信竹所做的第二件事就是通知山本五十六和南雲忠一遭到襲擊,不過他倒不是求救,因為此時不管是山本五十六還是南雲忠一都是鞭長莫及,救不了他。他之所以通知這兩人,意思只有一個:「敵機傾巢來襲。必然防備空虛,請斷然予以沉重打擊!」

這個情報讓山本五十六和南雲忠一有些高興,既然敵人的艦載機都去打擊瑞風號了,肯定是防備空虛,甚至南雲忠一還有些遺憾,要是第二機動部隊的九七艦攻來得更早點就好了,那說不定還能趕上這波攻擊,給予美畜最沉重的打擊。

當然,山口多聞覺得現在也不算晚,他親自催促空勤人員加快速度。要用最快的速度給九七艦攻加滿油並掛上魚雷。而這無疑進一步加劇了飛龍號機庫和甲板的忙亂程度,哪怕是暫時沒出什麼事故,但是給空勤人員也是累得夠嗆。

在返回來看近藤信竹這一邊。零戰和水戰很快就沖向了紅海軍的機群,這群嗷嗷叫的野狼滿以為將輕鬆的捕獲大群的兔子,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對面衝過來的竟然是成群的猛虎。

雅克-3k哪怕是加掛了副油箱也足以吊打零戰和水戰,而且請注意蘇霍伊這可是一口氣派了三十架雅克護航,護航機的數量大大超過了日本的攔截機,第一輪迎頭對射之後,就有相當數量的水戰墜向了大海。

接下來鬼子飛行員試圖利用優異的盤旋性能做文章,面對野貓和水牛的時候用這一招他們可以頻頻得手。但是這一招碰上了更能繞圈圈的雅克-3k就等於是送菜了。

反正這場空戰僅僅持續了短短十分鐘,十分鐘後日本的戰鬥機就從這片空域徹底的消失了。而這也讓在愛宕號上觀戰的近藤信竹眼鏡碎了一地。他的飛行員幾乎被打得滿地找牙毫無還手之力,這讓他爆了粗口:「八嘎!」

誰也不知道近藤信竹這個八嘎罵的是誰。不過南雲忠一和山口多聞的可能性很高,因為正是這兩位的錯誤情報誤導了他。不過說這些已經完全沒有意義了。因為成群的ro-2正從空中撲過來,瞄準瑞鳳號投擲炸彈和魚雷。

一瞬間瑞鳳號周邊的海域就像開了鍋的開水——沸騰了。一枚枚炸彈雨點般的砸過來,水下還有狂飆中的魚雷猛撲過來。哪怕是瑞鳳號艦長左支右擋也無能為力,當場被命中三枚航彈和兩枚魚雷,癱瘓在海面上奄奄一息的掙扎著。

不到十五分鐘,瑞鳳號就完蛋了,這讓紅海軍的健兒們相當的不爽,一大批還沒有投彈的飛行員不得不選擇其他目標發動攻擊。比如說近藤信竹的期間愛宕號就受到了重點關注,誰讓它飄著中將旗呢。所以紅海軍的飛行員們接二連三的向這艘在昨晚的海戰中已經受到了相當打擊的重巡洋艦發動了一輪輪攻勢。

首先出擊的是懸挂魚雷的ro-2,十二架ro-2編成了三個小組,從左右兩舷同時向愛宕號發射魚雷,緊接著從空中俯衝而下的攜帶航彈的ro-2也開始攻擊,一枚枚1000公斤航彈被投下,在愛宕號周圍能看到百餘米高的巨大水柱,當時在司令塔里的近藤信竹被淋成了落湯雞,不過他根本顧不上儀容,面露寒光牙齒咬得緊緊的,是一副要吃人的架勢。

不過這沒有用,造型再好也抵不上真槍實彈的打擊,陸續的兩枚航彈和一枚魚雷擊中了愛宕號,這艘可憐的軍艦遠遠的望去就像一塊燒紅了的烙鐵。

這時候紅海軍飛行員們才心滿意足的撤離了,在他們看來燃燒中的愛宕號沉沒僅僅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但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艘軍艦的生命力是那麼頑強,就像一隻小強愛宕號掙扎著返回了本土,整整修理了一年才返回戰場。不過那時候重巡洋艦對日本人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全面被動的他們只能挨打不能還手。

在蘇霍伊發動的第一波攻勢中。紅海軍的小夥子們摧毀了瑞鳳號並重創了愛宕號,而自身的損失呢?僅僅有兩架雅克-3k和四架ro-2被擊傷,可以說日本人根本沒給他們造成什麼像樣的創傷。

就在紅海軍的小夥子們心滿意足的返航時,從飛龍號上起飛的那二十架艦載機也終於飛臨了紅海軍特混艦隊所在的海域。日本飛行員在發動攻擊之前是很有信心的,在他們看來美畜的飛行員和飛機都不怎麼樣,而且他們還是突然搶先攻擊。算是偷襲,必然能打美畜一個措手不及。

但是這些鬼子完全沒有料到,在100海裡外。他們就被紅海軍的雷達鎖定了,從明斯克號和基輔號上起飛的大約四十架雅克-3k已經是嚴陣以待。如果戈爾什科夫沒有帶著重巡洋艦撤退而是留在戰場上,恐怕又要感慨看不到日本飛機了。

橋口大尉率領的機隊遭到雅克-3k的瘋狂攔截,之所以要用瘋狂來形容,原因是紅海軍的飛行員發現目標太少,二十架敵機都不夠他們分的,這根本就是狼多肉少好不好。

沈先生,請賜教 為了取得戰果,這些俄國小伙一個個屏氣斂息聚精會神地抓住每一個機會發起攻擊。最先遭殃的是那八架零戰,一眨眼的功夫就被20架雅克-3k給淹沒了,可憐的零戰飛行員還沒來得及開一槍。就被鋪天蓋地的彈雨撕成了碎片。接下來缺乏零戰保護的九九艦爆和九七艦攻就是名副其實的活靶子。紅海軍飛行員可以慢慢瞄準從容射擊,這些可憐的鬼子還沒看到紅海軍的艦隊就全部玩完了。

「這就贏了?」蘇霍伊有些不敢相信,因為這實在太輕鬆了。日本人簡直是不堪一擊。

「也許敵人昨天消耗太大了。」這是庫茲涅佐夫給出的解釋。

蘇霍伊只能說太不過癮了,他只能命令自己的小夥子趕緊返航,然後加油掛彈準備下一次攻擊。

就在蘇霍伊這邊大獲全勝之時,南雲忠一收到了一個壞消息,他最後一架堅持飛行的偵察機發現了美國艦隊。一開始消息還比較模糊,南雲忠一和山口多聞還有那麼一線僥倖心理,以為那邊的美國艦隊沒有航母。但是僅僅過了十分鐘,偵察機就再次報告:「發現航母兩艘!」

這個消息就像一盆冷水,澆得南雲忠一和山口多聞那是透心涼。最壞的可能性出現了。美國人有四艘航空母艦!而不是想象中的一艘或者兩艘。

就像墨菲定律所說的那樣,人一旦倒霉起來只會越來越倒霉。一直到連喝水都塞牙縫的程度。南雲忠一和山口多聞就是如此,很快水偵又報告給他們一個超級壞消息:「大批美機已經起飛。航向直指本艦隊!」

這個消息讓南雲忠一和山口多聞都愕然了,因為他們一直以為第一機動部隊的位置還是相對保密的,以為美國人還沒有發現他們的準確方位。但是水偵卻明明白白告訴他們:「別做夢了,敵人已經來襲了!」

南雲忠一實在想不通自己的艦隊是怎麼暴露的,他沒有看到一架美國偵察機,怎麼就暴露了呢?

原因很簡單,在這片海域可不僅僅是天空中有眼睛,在海面以下也有那隱蔽的眼睛。美國海軍梭魚號潛艇就活動在這一片海域,在八點左右,聲吶顯示有大批艦隻向其所在的位置接近。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梭魚號潛艇的艇長望著潛望鏡里的景象呆住了,她看到了什麼,大批日本艦艇甚至還有一艘航母。

欣喜若狂的艦長先生立刻就決定發動攻擊,不過在攻擊之前,他將南雲忠一的位置以及艦隊構成發回了中途島以及珍珠港。

而南雲忠一之所以沒能察覺到這艘潛艇的存在,原因很簡單,梭魚號發射的魚雷不是打偏了就是因為引信的原因沒有爆炸,氣得那位艦長想罵娘。

好吧,美國人恐怕還要忍受糟糕的魚雷引信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官僚主義,這個問題長時間都不會得到解決。不過梭魚號對中途島海戰的貢獻還是不小,至少他給了斯普魯恩斯搶先發起攻擊,一舉解決飛龍號的機會。那麼斯普魯恩斯能抓住這次機會嗎?(未完待續。)

ps:鞠躬感謝騎王、飛欣、豬瀟洒2、奧芬、南方流浪者和尤文圖斯同志! 「老黃,你都這麼大歲數了,還是只會用**想事情,現在我知道你為什麼爭不過譚元凱了,他如果沒被楊青帝陰死,你再等個百八十年都別想上位!用你的豬腦子想想,這g市畢竟是楊青帝的地盤,咱們初來乍到,萬一著了道兒怎麼辦?像你這囂張跋扈的,回頭被姓楊的陰死你都合不上眼!」敖少鋒瞥了黃世亮一眼,不屑道。

「你說什麼?!姓熬的你再給我說一遍?」黃世亮登時就怒了,一把推開懷裡的美女,指著敖少鋒的鼻子大罵道。

敖少鋒嗤笑一聲,懶得理他,現在是非常時期,他才沒工夫跟這種腦袋一根筋的傢伙爭辯。

「紅磚幫」老大郭騰飛趕緊站起來圓場:「行了行了!你倆至於嗎?現在大家兵合一處,啥事兒不都得商量著來嗎?吵架能解決問題嗎?都給我老郭個面子,別較勁兒了!」

黃世亮猛把煙頭往地上一甩,用腳踩滅道:「老郭,你看他那個逼德行,仗著自己腦子裡有點墨,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你他媽也不看看自己是啥東西!真有本事你一個人滅了楊青帝啊!在這裡指手畫腳幹什麼?這麼多人還非得都聽你一個人的?」

敖少鋒眯起眼睛冷冷盯了他一眼,剛要發作,卻聽k市「蝮蛇堂」的老大謝榮光道:「都行了!老黃你收收嘴吧,咱們出來的時候咋說的?不是要團結一致打垮戰魂堂嗎?咱們的目的還沒達到吧,你們搞什麼內訌?再說老熬也沒說錯,凡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你知道楊青帝背後耍的什麼詐?對那小子咱們絕不能小視,他是能陰死上任老大們的人,沒點兒手段才見鬼了!」

Prev Post
「那你父母呢?」此言一出,齊空明便後悔了,看這個情形,這孩子的父母不是被幻魔殺死,就是他就是孤兒。
Next Post
「啊!我的肚子!我的孩子呢?!」由加奈連忙坐起身來到處摸索著,就好像是隱形眼鏡弄丟了的人在滿地尋找自己的隱形眼鏡。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