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

就在此刻,遠處的天空,突然失去了顏色。

放眼看去,天際之處的虛空在炸裂,一道道身影穿越虛空而來。

他們身上瀰漫著聖人之威,更是有聖王伴隨,大聖坐鎮!

那是三大勢力內,所有的聖者!

他們穿越虛空而來!

一時間,恐怖的聖者之位,鋪天蓋地,日月無光,虛空都在崩碎。

「他們來了。」李瀟輕語,眼帘微微下垂,眼中依舊沒有一絲恐懼之意。

「老大……我怕。」小孽弱弱的說道,肉嘟嘟的小手,抓著李瀟的褲腳。

他畢竟還小,按照龍族的年紀來說,小孽不過才三四歲罷了。

「不怕,有我在。」李瀟撫摸了一下小孽的腦袋,隨即看向遠處,道:「今日,將是我們名動天元大陸的日子!」

「小兒!殺我族聖子,今日你必死無疑!」

「今日哪怕是三鼎聖院院長出面,此事都不能罷休!」

……

這一刻,那群聖者人還未到,怒喝之聲便如驚雷一般,在此地響起。

「諸位道友,有話好好說,何必大動干戈。」

「他畢竟是我三鼎聖院的聖子,諸位道友,可否退一步說話,凡是好商量。」

……

此刻,三鼎聖院內,三大殿主出現了,站在了李瀟的身前。

與此同時,一個身穿灰色麻布衣的老者,也是憑空顯化,站在了李瀟的身前。

此人,正是三鼎聖院的副院長,人稱麻老。

「老夫已經很久不理會世俗紛爭了,但今日,諸位可否給我麻老一個面子,繞過他一回?」麻老說道,大聖九重的氣勢爆發,宛若一尊高山,擋在了眾人的面前。

然而,三大勢力的人,卻絲毫不給面子。

他們很快就衝到了這裡,足足近百個聖者,齊齊降臨在了對面的山峰之上。

一時間,這裡法則狂暴,聖人之威如火山一般爆發。

附近的山川,河流,紛紛崩碎,大地都出現了裂痕!

「麻老,這件事,以到如此,便不可能罷休!」

「今日,我等既然來了,便足以說明我等的決心,望麻老不要插手,以免傷了和氣!」

……

這一刻,三大勢力中,有幾個大聖九重的強者走了出來,與麻老對持在了一起。

一時間,麻老也不再開口,只是重重的嘆了一聲氣:「唉,院長未歸,此事我等也無力插手。」

「副院長,這……難道就這樣算了?」長孫旭神色難看,似乎不想放棄李瀟。

「我三鼎聖院傳承久遠,真的要保李瀟,還保不住嗎?」雪飄搖說道,聲音很柔,態度卻十分堅定。

羅漢山沒說什麼,只是站在了李瀟的身邊,其態度更為明確,更為堅定!

然而,麻老卻是再次長嘆,道:「此乃大事,需要院長定奪,我做不了主。」

「三鼎聖院院長?呵,今日哪怕他來了,也保不住這小子!」

就在此刻,九曲峰峰主出現了,其身穿紫金長袍,頭戴白玉發冠,丰神如玉,氣勢更是絕強,力壓在場的所有聖者!

(本章完) 九曲峰峰主,雖然和麻老一樣,都為大聖九重,但其氣勢,明顯要比麻老高出一截。

而隨著他的出現,麻老眼中的無奈之意,越發濃郁。

說到底,他只是一個副院長,沒有那麼大的權力做主眼前這等大事。

更何況,今日三大勢力的聖者齊聚,連風族族長,金族族長,九曲峰峰主三大頂尖大聖都出現了。

在這種情況下,三鼎聖院的院長未歸,三鼎聖院拿什麼保李瀟?

「諸位的好意我心領了,但這一次,我自己能解決。」李瀟開口了,沖著麻老等人一笑,隨即一步上前,站在了九曲峰峰主的對面。

其目光平靜,神態自若,眼眸如星辰一般。

面對諸多聖者,李瀟不曾有一絲畏懼!

「你自己能解決?呵,螻蟻罷了。」九曲峰主輕蔑道:「面對你這等螻蟻,我都不屑與你多說一句話。」

說罷,只見九曲峰主一掌抬起,掌中大聖法則凝聚,宛若一把長刀,朝著李瀟劈來。

大聖的攻擊,以李瀟目前的實力,自然是無法抗衡。

但是,李瀟依舊是無懼。

沒人知道,李瀟為何會如此淡定,甚至眾人以為,李瀟早已放棄了抵抗。

「你敢!」

但就在此刻,歐陽秋怒吼一聲,便沖了出去。

他雖然剛成聖,並清楚自己不會是九曲峰主的對手,但他依舊是出手了。

這一出手,多半是要死了。

可,歐陽秋明白,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面對死亡!

而歐陽秋,更在意的,卻是當初對李瀟的一個承諾。

「身為護道者,怎能退縮!」

伴隨著一道長嘯,只見歐陽秋衝到了李瀟的身前。

其一掌抬起,聖人法則爆發,便要與九曲峰主那落下的手掌抗衡。

「不必出手。」李瀟輕語,在最後一刻,手掌按在了歐陽秋的肩膀上,對其淡然一笑,道:「他們,已經來了。」

「嗯?」歐陽秋愕然,不清楚李瀟在說什麼。

但是,九曲峰主,麻老,以及風族族長,金族族長几個頂尖大聖,卻在此刻神色大變。

尤其是九曲峰主,只見其眼中閃過一絲忌憚,那原本將要落在李瀟身上的手掌,突然抽了回去。

嗡!

下一刻,眾人只見一道佛光,從天而降,化作了一口大鐘,將李瀟,歐陽秋護在了其中。

隨後,一座蓮台顯化,一名身穿袈裟的老和尚,從虛空之中走了出來。

蓮台,在其身後沉浮,佛光,在其身上閃爍。

手中,一桿古樸的降魔杵,傳出一道道誦經之聲。

「空明宗宗主,釋佛!」

「釋佛,你來此作甚!?」

……

九曲峰主神色凝重,盯著釋佛,身影更是後退了幾步,與風族,金族兩大族長站在了一起。

似乎,他有些怕釋佛。

「無量天尊,我這次前來,只想化解眼前這場恩怨。」釋佛輕語道,捏著佛印,佛光普照,看似十分神聖。

然而,就在此刻,虛空中,又是一人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空明宗聖子,無風。

只見他一出來,便是一臉尷尬,急忙走到釋佛身邊,低語了一聲:「師父,你喊錯了,佛門是要喊阿彌陀佛的。」

「額……一時糊塗。」釋佛原本看似很神聖,像是一個得道高僧一般。

但現在,其在眾人心中的形象,瞬間崩塌……

身為空明宗宗主,又是一個大聖級的佛門強者,竟然連佛法都能念錯!

這,也太不靠譜了吧!

「喂,我師父說了,看你有佛性,想要帶你會空明宗修行。」無風看向李瀟,鋥亮的光頭上,佛光璀璨。

其面帶笑容,指著釋佛,道:「我師父很強大,能保住你。」

「佛門不適合他,我看他適合加入我道門。」

然而,沒等李瀟開口,不遠處的虛空炸開,只見長空和一個老道士從中走了出來。

「老牛鼻子,你還敢跟我們搶人!?」釋佛一看到那老道,臉當即黑了,說話之間,也沒有那高僧的風範了。

「什麼叫搶人?」那老道瞥了一眼釋佛,道:「佛門講究蒼生,普渡,慈悲,你看那小子,哪點適合佛門了?不如入我擎天派,修道為好。」

「擎天派宗主,無道!」

「你們兩大宗派,這是來保李瀟的?是要與我三大勢力開戰!?」

……

此刻,九曲峰主,風族族長,金族族長臉色陰沉。

他們雖然忌憚無道和釋佛的實力,但也不是很虛。

更何況,三大勢力聯手,也不見得比空明宗,擎天派弱多少!

「阿彌陀佛,我佛門慈悲,六欲清凈,從不爭鬥。」釋佛喊了一聲佛法,神色莊嚴,又變得神聖無比。

「呵,你就別裝了,誰不知道空明宗乃佛門中的戰鬥佛一脈,你們從不爭鬥?見鬼去吧!」風族族長怒喝道:「今日,不管如何,這小子必死無疑!」

「誰來了,都不好說!」金族族長的態度更是堅決,畢竟金族的聖子,死在了李瀟的手中。

這一刻,無道和釋佛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隨即輕輕點頭。

隨即,只見兩人走到了李瀟身邊,一把抓住李瀟的肩膀。

「今天就保他了!若是要他的命,就來我擎天派取!就怕你們沒這個膽子!」無道沉聲道。

「保定了!有種來我空明宗取他的命!」釋佛的話,幾乎是和無道同時說出口的。

很明顯,兩人今日不打算和三大勢力開戰,而是打算將李瀟先帶回宗內。

只要回到宗內,那就是他們的地盤,到時候三大勢力再想要李瀟的命,那可就難了。

但是,讓人鬱悶的事情發生了。

無道想把李瀟帶回擎天派,釋佛想將他帶回空明宗。

兩人各自拉住李瀟的一隻手,一時間誰都不肯放手,竟然僵持在了一起!

「我說……你們兩位能輕點嘛?不怕把我給撕成兩半了?」李瀟臉色也是相當的難看。

兩個大聖,一人扯著他的一隻手,使勁的往兩邊拉扯,饒是李瀟肉身再強,也有些撐不住了。

再這樣下去,沒死在三大勢力手中,倒是要死在無道和釋佛手裡了。

(本章完) 「你……」趙賢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在生氣什麼。好不容易穩住心神想到自己來的目的地,他爆出青筋面容扭曲,「周願宛,朕已經將你貶到冷宮,你就該好好的待在這裡!」

蘇眉覺得自己很委屈,「大家都可以作證,我自從踏入北苑后就不曾出去過,聖上你可不能隨便冤枉人!」

「雖然我知道你就算冤枉了誰別人也不能說一句你的不是,但是你的良心真的不會痛嗎?」

「我已經是一個孤苦伶仃柔弱可欺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女子,聖上你還覺得不夠嗎?」

重生嫡女很迷人 「難道你是要把我抽筋剝皮千刀萬剮五馬分屍做成人彘才可以嗎聖上?」

趙賢:……

他的腦子一突一突的!

圍觀周願宛花式懟皇帝,瘋狂在被打邊緣唱跳rap的金麗頌:……

老闆你好牛。

你是真的勇士。

「你、你閉嘴!」趙賢氣到手都顫抖起來了,指著蘇眉面紅耳赤,面目猙獰:「周願宛,別以為朕不敢殺了你!你若再敢多一句話,朕就立馬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你在北苑弄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和莫名其妙的規則究竟是為了什麼!你可知你嚴重擾亂了朕的後宮!」

對方眨眨眼,跪在地上裝木偶人。

氣氛瞬間有些尷尬。

趙賢氣的不行,抽出隨行侍衛的一把劍架在她的脖子上,大吼:「說!」

嚇得金麗頌心臟狂跳。

Prev Post
還好,他們都還沒有暴露,不用想,等一下當地的警察肯定很快就回來,都開槍了!能不出警嗎?
Next Post
轉過一條小巷的楊一凡已經帶上了因果箬笠,披上了一件黑色的蓑衣,彷彿和夜色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如同一個幽靈一般飄蕩在人影稀少的大街上,讓人都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