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小地方怎會養出這般出眾的人兒,莫非是哪個隱世家族?只是隱世家族中,有姓蘇的么。

老者微思了片刻,便果斷的放棄了猜測。

罷了,不管她來自哪裡,日後總是會知道的。更何況,這個問題與眼下並沒什麼關係。

「丫頭,從今日起,你便是我司徒行之的學生了。你打算何時開始學習?」沒有再糾結於剛才那個問題,老者目光灼灼地詢問道。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驗證她的學習能力了。這丫頭資質非凡,心性又遠勝他人,就是不知道在煉藥方面究竟有沒有天賦。

見老者有些迫不及待的問出這個問題,皇甫雲天三人也驚疑的朝少女看了過去。

眼下大賽在即,她哪有時間學習。

「明日吧,明日我會再來這裡一次。」少女聞言,微思了片刻后,開口答道。

「好!那明日老夫就在這裡等著你了。對了,這裡有一本書,你先拿回去看看,明日過來時老夫會先考考你。」老者見她第二日便會過來,心中自是高興不已,當即拿出了一本醫書來。 第735章、逃跑!

最擅長使用報紙的是商人和殺手。商人從報紙的各種新聞和狗皮膏藥廣告中尋找商機。而殺手則從字裡行間尋找到有利於自己的各種信息。譬如組織下發的代碼指示、天氣和環境因素的使用,以及刺殺和逃逸的最佳時機路線。

蠱王得到情報,秦洛的好友米紫安來燕京參加一場商業活動。既然是朋友,那就沒有理由來到燕京后不見面。而他們見面的時候再發生一些曖昧纏綿的故事也在情理之中,那個時候,就是她最好的下手機會——她對秦洛的人品是有一定了解的,也親眼目睹了他在雲滇密林里摟著另外一個大美女所做的那些荒唐事。以這個色狼的秉性,怎麼可能放過大明星米紫安這樣的尤物?

她理所當然的認為秦洛和米紫安是情侶關係。

自從米紫安來到燕京后,她便一直在近距離的跟蹤著。今天她又混進了粉絲人群,這樣即方便掩護自己,又方便她能夠接近米紫安或者秦洛——可是,卻沒想到她對『偶像』的態度引起了米紫安真正粉絲的不滿。

在她們的威脅和『可以找米紫安要簽名』的利誘下,她放棄了把她們全部給毒暈的邪惡想法,也跟著她們大聲疾呼米紫安的名字。

叫了幾聲后,她竟然找到了些感覺,覺得跟著一群傻瓜做一回傻瓜也不錯。

「只是,秦洛,你會來的吧?」她一邊呼喊,一邊謹慎的審視周圍的情況。

密封的奧迪房車裡,一個白種男人和一個身穿緊身黑衣的女人並排而坐。女人坐在駕駛室,手撐在方向盤上,看著不遠處熱鬧的人群,而男人卻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腿上放著的一個古銅色的盒子上。他輕輕的撫摸著盒蓋,像是在撥動著情人的大腿。

「他會來嗎?」黑衣女人找了好一陣子,沒有發現她要尋找的目標,不確定的問道。

「他已經來了。」男人抬頭看了一眼女人,笑著說道。並不英俊的五官因為這清澈隨意的笑容而增加了好幾分的美麗。

黑衣女人想,如果能和他上次床也是不錯的選擇——

「你怎麼知道?」黑衣女人問道。

「我感覺的到。」

「你相信自己的感覺?」

「一個殺手不相信自己的感覺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情啊。」男人笑著說道。他終於捨得收起了那大盒子,從口袋裡摸出一個銅製的煙盒。打開煙盒,取出一根香煙放在鼻子前陶醉的嗅聞著。

「想抽的話,就抽一支吧。」女人看的有些於心不忍,勸慰著說道。

男人毫不領情,竟然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說道:「不要誘惑我。」

「———」黑衣女人相當無語。我穿得這麼性感暴露你沒說我誘惑你,提醒你抽一根煙卻說我誘惑你——難道我連一根香煙的魅力大都沒有?

像是察覺了自己的態度過於惡劣,男人笑著說道:「抱歉。是我太緊張了。你知道,我對它沒有什麼免役力——做為殺手,我們不應該在身上留下任何帶有個人因素的味道。香煙的味道太濃了,而且耶穌又對我如此了解,他知道我只抽萬寶路——這太容易暴露目標了。」

「你很謹慎。」黑衣女人感嘆著說道。看來,自己以後也要注意衣服上的飾物和香水的使用了——可是,如果不用香水的話,身上那股狐臭味應該如何掩去?

「你相信有殺手之神的存在嗎?」男人盯著女人黑溜溜的眸子問道。

「相信。」女人說道。心想,你不就是嘛。你從來沒有失敗過,被人稱為殺手之神。

「我不是。」男人說道。「每一次執行任務時,我都把它當做最後一次。我自己都不確定我是否能夠活著回來——所以,我能做的就是儘可能的減少失誤。」

「做我們這行的,沒有必然,沒有絕對的強大和百無一失的計劃,我們有幸運——只是這幸運就是謹慎。」

「既然你這麼害怕,為什麼不退出?」女人不小心就問出這個問題。

問出來之後,她就有些後悔了。怎麼能問讓人聞風喪膽的殺手劍客怎麼不退出呢?或許,是他剛才的溫和態度讓自己忽略掉了他的兇狠。

劍客眼神灼灼的看著女人的眼睛,面無表情,不怒不喜,一幅高深莫測的模樣。

他越是這樣,越是讓女人心生寒意。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摸向小腿,那兒有槍和一把銅狀的匕首。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劍客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的師父是殺手,我學了他的劍術后自然也成了殺手。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退出,也沒想過退出以後要做什麼——」

「————」黑衣女人長噓了一口氣,心想,這男人偶爾迷糊的時候還挺可愛的嘛。

秦洛讓耶穌去星巴克點了咖啡和披薩,然後三人躲在車上大吃大喝。車門和車窗全部都關得實實的,空調開的足足的,所以也不擔心外人看到裡面是一幅怎麼樣的情景。

秦洛在等待著米紫安,卻不知道的是另有兩撥人守株待兔在等待他。

——————

——————

在眾多粉絲的期待和呼喚聲中,米紫安終於出現了。

她穿著一條水洗藍的七分牛仔褲,腳上是一雙黑色布鞋。上身是酒紅色的翩蝠衫,耳朵上和脖子上都戴著帕蒂羅的鑽飾和白銀製品。

因為帕蒂羅品牌面對的主要消費群體是年輕情侶,而這一部份人大多不富裕卻又追求浪漫和懷有相守一生的約定,所以米紫安戴出來展示的物品都不是太昂貴,儘可能的彰顯其精緻和時尚不凡。

她的出場讓現場的氣氛到達高潮,像是在沸騰的油裡面加了一桶水似的,讓那火苗越竄越高,幾乎失控。

重生之我有靈泉 看到米紫安能夠輕易帶動粉絲的激情,舉辦方自然十分開心。華夏國市場部的總經理簡單的致辭后,就把話筒交給了米紫安。

米紫安看著台下的眾多為她趕來的粉絲,心裡也非常感激,笑著說道:「天氣好熱,你們等得辛不辛苦?」

「不辛苦。」台下的粉絲異口同聲的吆喝著。

「本來我是想提前出來的,早些和大家見面然後讓大家早些回家休息。」米紫安笑著說道。「可是舉辦方不同意,我就只好在約定的時間裡出來了。」

看到舉辦方哭笑不得的表情,米紫安終於善心大發的幫他們說了一句好話:「當然,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所有的商家舉辦活動時都是會規定時間的。

此言一出,全場掌聲如雷。舉辦方要哭的表情也終於變成了哭笑不得。

接下來是活動安排的必然項目,米紫安現場為大家表演一首歌曲《沸騰》。勁歌熱舞,搖擺的臀部,飛揚的小辮,真的像這首歌的歌名一樣,讓觀眾的情緒沸騰起來。

在粉絲的強烈要求下,米紫安又連續表演了她的經典曲目《類似愛情》和《快動作》。這才汗流浹背的結束了表演退回後台。

「安安,粉絲還在外面等著要簽名呢。要不要你再出去簽幾個應付一下?」經紀人在旁邊問道。

「要簽就全簽,不簽就都不要簽,為什麼要應付一下?」

「——我是覺得人太多,可能沒辦法全部簽完。而且天氣這麼熱——」助理解釋著說道。

「那你去把她們的簽名本收過來吧。帶回酒店,我晚上回去簽。」米紫安說道。

「晚上回去簽?安安,你要去哪裡?」經紀人緊張的問道。

「我約了朋友。」

「現在?安安,現在可是白天啊。我是說——你們為什麼不在晚上見面呢?」黑夜是最好的掩護色。而且,黑夜裡做那種事情不也更有格調嗎?這些年輕人啊,實在是太猴急了。

「我們是朋友,又不是見不得人的關係。為什麼要在晚上見面?」

「可是,舉辦方晚些時候還有香檳酒會。」

「你替我出席吧。」

「安安,要不要帶保鏢?」

「不用。」

米紫安接過自己的包包,從包包裡面取出大墨鏡遮住大半邊臉,又取出一頂毛線帽子把滿頭小辮給塞進去,這才全幅武裝的往商場後門走去。

走到商場門口的時候,她情不自禁的停下了腳步。

舉起袖子在鼻子前聞了聞,確定沒有異味后,這才放心的跑下台階。

她已經看到了停在星巴克門口的房車,也認清楚了那車牌上的『欺負我試試』。

她的心中一喜,快步往那邊走過去。

可是,她的掩飾是徒勞的。在有心人的帶領下,一群粉絲早就聚集在了後門。

「米紫安在哪裡。快追啊。」一個女孩子指著她的背景喊道。

「米紫安——」

「安安——」

「快追啊——別傻站著擋道——」

秦洛瞪大眼睛看著外面的情景,艱難的咽下嘴裡的披薩,對大頭說道:「大頭,快開車。」

「可是——」大頭有些猶豫。他們等的人正往這邊跑來,他卻讓自己開車閃人。

「開車。」秦洛再次吆喝道。

於是,大頭一踩油門,就把車子發動了起來。

後視鏡裡面,米紫安的身影被淹沒在狂熱的粉絲中間。

(PS:今天第一更,求紅票支援。另外,感謝大傢伙的兒童節禮物。明年我就長大了。真遺憾。) 「蘇魅謝過導師!」接過老者手中的書籍,蘇魅拱手答道。

「丫頭無須多禮!」老者聞言,微微一笑。

「對了,老夫雖是你的導師,但見面禮還是要給的。丫頭想要什麼便自己選吧,外面的藥材,只要是丫頭看中的,都可拿走。」

老者雖答應成為她的導師,但心裡其實是將她當成弟子來看待的。今日能收她為學生,老者是既激動又興奮,當即高興的宣佈道。

聽到這番話,楚靈芸二人微微一驚,沒想到他竟如此豪爽。

而蘇魅聞言,也頗有些意外。

「前輩能收下學生,乃學生之幸,學生又豈能接受如此貴重之禮。多謝前輩的美意了!」面對如此豪爽的導師,蘇魅自然頗為滿意。只是自己都沒有上交學費,哪好意思收取他這般貴重的饋禮。

「丫頭不必與老夫這般見外,老夫這些年來,難得收下一名學生,你雖是老夫的學生,但與弟子無異,無須在意,你儘管挑選便是。」老者聞言,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笑著回答道。

見他這麼說,蘇魅也不好意思再拒絕了。

「既如此,蘇魅便謝過導師了!」蘇魅拱手答道。

「出去挑選吧。」

五人出了房間,重新回到了廳內。

「丫頭,這裡除了養神類靈藥之外,可是還有不少好東西的。其中最珍貴的便是萬年碧靈果與七彩冰蓮子。這兩樣靈藥,一樣可以增加百年壽元,一樣可以凈化靈根,都是難得的好東西。」回到大廳后,老者掃了眼四周的展架,似不經意的向她介紹道。

聽到老者的介紹,蘇魅心神一凜,當即朝他看了過去。

與此同時,楚靈芸二人聽到這番話,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就連皇甫雲天都微微變了臉色。

這兩樣靈藥,絕對算的上稀有之物。無論是可以增加百年壽元的萬年碧靈果,還是能夠凈化靈根的七彩冰蓮子,都極為少見,堪稱天價之物。這種東西若是出現在拍賣場所,必會引來世人的瘋搶,沒想到這天字閣內竟藏有這種寶物。

蘇魅看過書籍,知道這兩種靈藥有多珍稀。她沒想到老者竟會向她介紹起這兩種靈藥來,心中極為震驚。

不過片刻后,她便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能夠增加百年壽元的靈藥對於她來說暫時沒什麼用,不過對於蘇慕白卻是極為有用的。靈海碎裂不僅僅意味著失去實力,同時也意味著身體的衰弱與壽命的縮減。

這靈藥對於靈海碎裂之人來說,當真是救命的良藥。

「前輩大德,晚輩實難相忘!這萬年碧靈果對於晚輩來說意義重大,多謝前輩厚愛,晚輩便冒昧的接受了。」看出他的用意,蘇魅一臉鄭重的朝老者拱手道。

老者聞言,笑著點了點頭。

「既如此,這兩種靈藥便都贈予你了。」

話音一落,他便朝展架走了過去。

聽到這番話,不僅是蘇魅,就連皇甫雲天三人也都大吃了一驚。

他竟然要將這兩種靈藥都贈送出去!

如此稀有的靈物,他不僅捨得送出,而且一送還是兩份。這等心胸和手筆,絕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

親們:本周五上架會爆更,這兩天暫時兩更啊,子玉得多存點稿才行。嘿嘿…… 這份大禮,簡直比宗門世家的宗主長老招收親傳弟子還要隆重。

真不愧是高階煉藥師,而且還是聚寶閣的高階煉藥師,這等魄力當真令人驚嘆。

震驚的同時,四人都意識到了,這老者的身份恐怕沒那麼簡單。

蘇魅原本只打算接受萬年碧靈果,但見他這麼說,又想到什麼,便沒有開口拒絕。

老者很快就拿來了兩隻盒子。

「來,丫頭,可要收好了。」將兩隻盒子遞給少女,老者頗有深意的提醒了一句。

這兩種靈藥太過珍貴,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定會引來麻煩,他這才特意叮囑了一句。

至於皇甫雲天幾人,他並不在意讓他們知道。首先這三人是跟著丫頭一起過來的,丫頭都不介意讓他們知道自己買了些什麼,他又豈會擔心。其次,這三人品性都很不錯,老者對他們還是抱有幾分信任的。

「多謝前輩!」蘇魅拱手道謝后,接過靈藥,將其放入了空間內。

「丫頭,回去後記得好好看書,明日老夫可是要考驗你的。」待她收好靈藥,老者悠悠的開口道。

蘇魅聞言,點了點頭。

「晚輩還需看看其他靈物,就先告辭了!」買到了需要的靈藥,蘇魅打算再去其它幾區看看。

「去吧。」老者聞言,點了點頭。

「幾位貴客,這邊請!」就在這時,等在一旁的侍者連忙走上了前來。

剛才老者贈葯的那一幕他同樣看在了眼裡,雖然頗有些驚訝,但他卻並未表現出來。相反,他對幾人的態度越發恭敬起來。

Prev Post
兩人認識了這麼久,總是聚少離多。既然如今他們已經身處同一片天地,自然該永久的待在一起。而要想如此,沒有比成婚更加名正言順的。
Next Post
「是這樣的,我是木靈法師,主修治療方向,所以呢,就來學校醫院裡找了個實習的崗位學習經驗。這次被安排來負責照顧你的。」趙曉靜笑著解釋道。接著又問道:「哦,對了,你仔細感受一下,看看身上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